2017-12-06 03:13:14vsouth44

不食人間煙火 完


GUILLERMO DEL TORO: AT HOME WITH MONSTERS
On Now - AGO

當你的每一天
都只是起床與就寢之間
那一大段的空白
發呆
其實是很棒很棒的消遣
時間沒有了意義
太陽告訴你
誰才是這裡的老大

喜歡躺在獨木舟裡
仰望著天空
總覺得這是棺木裡的視角
真的沒有太大的需要
只是眼前的天空
井底之蛙也許真的快樂?
知道太多是個壓力
宗教哲學科學
追求人生的目的
我的很簡單
成為地球營養的肥料

不食是件奇怪的事
對我而言
我知道身體狀況正在改變
可是卻沒有太多進食的慾望
也許饜食症就是如此?
我想我還好
因為我還考慮著
牛排的厚度
生魚片的種類
心理的態度
是支持的力量

很享受這樣的情況
不被進食綁著
老實說
真的不餓
有咖啡有茶有熱水
時間真的不用考慮吃什麽?
飽暖思淫慾
飽足感的模糊狀態
清心寡慾成為自然的推論

練刀是一天唯一的例行
握刀揮刀收刀
切割空氣間的芬多精
彷彿曾經出現的場景
也是野林
也是一把刀
也是一個人
回聲告訴你
你不是一個人

事情在第十天有了轉折
腳踝開始有些疼痛
心想應該是每天走太遠所造成
泡了熱水早早休息
希望疼痛它會遠去
次日醒來
疼痛感轉移至腳姆指
我知道這個感覺
它是痛風!

心想著
吃東西絕對沒有問題
因為我根本沒有東西吃
疲勞的因素?
可是到也還好啊
因爲心情是極度的放鬆

接下來的日子
疼痛越來越強烈也擴散了開來
起床時我必須撐扶著拐杖才能起身
開始加電解質飲用
也加大飲水的份量
心中想著該如何改善情況?

第十二夜
三點
疼痛中醒了過來
因為木板床的過硬加上側躺太久
壓迫過長痛風的左腳抗議的抽痛
起身企圖找水喝
才發覺水杯放在木桌而不在床頭
用力撐起自己
痛是個壞蛋
它用盡辦法阻止我全身的站起
我幾乎痛的癱瘓
心想必須一定要喝到水
否則脫水會更加重疼痛
雙柺外加靠牆而立
人勉力而起拖行的走到兩米外的桌
水剛入喉
人整個收縮
那個感覺就是關老式電視時
螢幕上的影像瞬間收縮成爲光點的瞬間
人的全身系統正在關閉
幾乎是無法站立
可是卻有個感覺
不能倒下!
拐棍成為我撐住自己的唯一堅持
就這樣三點頂立的恐怖平衡
想起口袋裡緊急應急的蜂蜜糖
在許多情緒逐漸幻化的時候
咬破了一顆
連它的玻璃的紙袋


也不知道怎麼辦到
人俯躺在床上
旋轉的感覺慢慢褪去
剛剛的不適
隨著血糖的提升
人恢復了清楚
難到這是我追求的Reboot ?
重新開機?
還是只是單純的血糖過低
如果要我形容
我想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刻
沒有感覺到恐懼(很好^_^)
有的是值得回味深思好多的情緒
該怎麼說?
像是你玩著雲霄飛車
雖然經過多少的旋轉俯衝
但是你知道
它終究會停止
不管你願不願意

清晨泡了杯蜂蜜水
思考接下來的動作
沒有思考太久
堅持要走完15 天
原因很簡單
反正我也沒帶糧食
但是把自己對蜂蜜的攝取
程度上的開放

疼痛幾乎是最後幾日的作息
尤其是起床前後的掙扎
了解到絕食抗議人的需要攙扶
或許不是因為虛弱
而是因為關節的疼痛

十五日
把木屋該關的關把該釘的釘
把心思留在湖畔
把心不甘情不願的軀體擺回卡車
往一個紅塵裡開了回去

六小時外的小鎮
買了盒麥片
跟店家要了開水
泡了十五天來第一份早餐
其實覺身體的還可以
除了疼痛以外
但是想想事情章節總需有個逗點
何況還有12小時要開車

就這樣一路喝著類似稀飯的麥片
回到了多倫多



事後的研究
那真的是痛風
但是原因跟平常的痛風不同
這回是因為短時間體內大量脂肪流失
而造成原本身體尿酸代謝受到阻礙
平常的痛風也許是飲食不節制而引發
這回很簡單
身體忙著代謝脂肪沒時間處理尿酸
所以就疼了

重新閱讀了日本藝能人的30天不食紀錄
才發覺對方是30天夜宿醫院
然後在醫生的監測中進行

必須改變身體酸鹼值的代謝
如何在不食中讓尿酸能正常排謝
是我自己接下來的課題


茹鷁 2017-12-07 22:45:56

痛風惹。。。

版主回應
痛山拜 2017-12-07 23:24:20
茹鷁 2017-12-07 22:45:53

痛風惹。。。

版主回應
痛卵拜 2017-12-07 23:24:12
茹鷁 2017-12-07 22:45:23

痛風惹。。。

版主回應
痛基拜 2017-12-07 23: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