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5 13:18:39uni2019

追蹤

 星巴克,午後靠近附近下班族下班的前後,我要了杯水果冰以應付從早到現在一粒未進的體力消耗。挑了個靠正門卻可以以最迅速截往後門的位置翻開當天報紙的體育版。奧克蘭的體育家隊又被德州太空人隊揍了一場,會嗎?前一年我隊才在常規賽裡橫掃了他們。這裡頭一定有蹺蹊。放下報紙,打了個哈欠,我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又看了看在靠後門而坐,低頭盯著筆記電腦,穿淺灰行政外套,碳黑西褲的淩涵櫻的後背一眼。一個上班族的好色男在沒膽的偷瞄專心工作的美女後背。櫃檯後的女店員白了我這種要一杯便宜卻霸著位置一整天的討厭顧客一眼。三點四十五分,咪咪頭戴專業唱片騎師耳筒,手拿應該是剛血拼回來的戰利品,一邊手舞足蹈的跟瑪馨推門走了進來。「我說你沒看到他的後面嗎,哇,真有點腿都軟掉的感覺,你說是嗎?好妹子。」「還用你說?我差點要撇下你跟他說我不認識你!後面?嘿,你看到他的前面就...嘿嘿嘿」「真的!我都想看看那褲袋!」「喂,你說我穿這件會不會太誇張?」你一言我一語的拿過店員遞過的蛋糕咖啡,兩人拿著每人三袋的戰利品又手拿蛋糕的在到處找位置。低著頭的淩涵櫻理了理髮鬢,合上筆記電腦本,看了看腕錶,匆匆的走出了店。「喂,還找什麼,這不是個位置嗎?」「還說,看你不也是思著他的前想著他的後嗎?」「喲,我只不過是說說真話嘛。」兩女七嘴八舌的一把把六個裝的滿滿的手提袋放在淩涵櫻剛離開的檯上一個普通中型白信封上。我慢慢的把報紙疊好放回架上,邁了出門。

左轉就是NORDSTROM的旗艦店。再走就是AMC戲院。我張望著。

「先生,要戲票?」我被淩涵櫻在後一把抱著。

「要看那一齣戲?」我低頭親了親她的前額。

「披著羊皮的人已被馴服了,你說呢?」

「「甜心,我把爸媽縮小了」是不錯的選擇。」

「是啊,有時候孤單的時候我再去看,然後笑笑就好了。喂,剛才我的任務完成的夠出色吧?看那櫃檯小妞看你的神態我都忍不住了。」

「甘拜下風。嘿,難得今天小傢伙不在,要不要吃頓飯才接下文?」

「嘻,你是在約我啊?讓我想想,好吧,一言為定。走吧,森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