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5 00:05:48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4---路學長

 

夕陽又斜了一些,廢墟裡沒有燈, 原本照進來的暖暖橘光,又就此黯淡了些。

 

林靜鷗抬起頭來,看著布滿灰塵碎石垃圾,不再有人整理,荒蕪的四壁,在這個廢墟裡,不會再有故事,時間就此停止。

 

而她的愛情,也被封印在這座時間的城裡,成灰成塵。

 

 

 

莫水心在車上等了林靜鷗半晌,有些擔心,幸好她爸媽擔心她一個女孩子開車危險,在她的駕駛座旁放了一枝球棒。莫水心將車鎖好,操起球棒,慢慢走向廢墟。

 

「林靜鷗!林靜鷗!妳在哪?」

 

莫水心一面走一面喊,進了一樓沒看見林靜鷗,而二三樓沒法一眼望進,未知讓她有些害怕。

 

 

 

莫水心的聲音,把林靜鷗喚回現實,她撫了撫抽屜底的字,席地而坐,太久麻痺了的雙腿,她困難地站起來,將抽屜裝回梳妝台。

 

原來封印在這裡的一切,就讓它繼續封印。

 

 

 

當莫水心出現在303房門口,看見林靜鷗,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可林靜鷗紅腫著的雙眼,卻又讓她疑雲大起。

 

又是廢墟又是哭泣,這背後肯定有文章。

 

「妳哭了?唉......不是很久都沒想起陸以軒那個渣了嗎?怎麼今天又想起了?又是廢墟又是眼淚的。」

 

莫水心等林靜鷗走出來,念叨道。

 

「不是他。」

 

林靜鷗不喜歡莫水心在海邑旅店裡談到陸以軒的名字。在她和他的共同回憶裡,她不想有別人的名字存在。

 

「不是?那是誰?林靜鷗你不夠意思,瞞我那麼多......

 

莫水心來了興致,擎著球棒,跟著林靜鷗下樓。

 

林靜鷗沒有回答。等她走出了海邑旅店,又回頭望了一眼。

 

「水心,替我拍張照片,好嗎?」

 

林靜鷗拿出手機,遞給莫水心。

 

 

 

「喔,好。」

 

莫水心接過手機,替林靜鷗和海邑旅店拍了張照,並也湊了熱鬧,讓林靜鷗也幫她拍一張。可惜兩個人沒有自拍棒,而路邊經過的車輛都不停的,沒人幫她們拍合照。

 

收回手機後,莫水心還要說什麼,林靜鷗道。

 

「妳想知道的,我會告訴妳。我現在的情緒不大適合講這些,對不起,水心。」

 

 

 

於是,莫水心也沒有勉強她。她們住宿的地點在墾丁大街附近,距離這裡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兩個女孩上了車,把海邑旅店拋在腦後,繼續前行。

 

夜色裡,廢墟又恢復了一片安靜,只剩下呼呼的風,夾雜後方的海潮之聲。

 

 

 

到了預訂的民宿,放下行李,林靜鷗洗了個臉,沖個澡,把海邑帶來的灰塵洗去,休息了一會也到了晚餐時間,兩個女孩背了包包,去逛墾丁大街。

 

雖然大街夜市還是一如林靜鷗印象中的繁華熱鬧,可有一些她和那個人八年前一起逛過的店早就易主了,做口碑的美味小吃,賣紀念品的小店家,因為突然起意來到墾丁,連換洗衣服都沒帶臨時購買的成衣商家,都不在了。

 

兩人買了烤小捲、悶蛤蜊、鹹酥雞、還有養樂多冰沙,不是很健康的吃法,但夜市嘛,誰在跟你談健康呢?好吃才重要啊!

 

林靜鷗發現,墾丁大街上賣當地紀念品的店家幾乎都倒光了,她不喜歡這樣,那是些可以讓遊客將墾丁特色帶回家的商店,現在大街上多是民宿小吃攤,異國風味餐廳。這些,都和墾丁沒有關係。

 

林靜鷗走到一家賣名牌夾腳拖的商店前,老大的比基尼女郎玉體橫陳在招牌上,十分吸引人。

 

可是她記得八年前來時,這裡是一家紀念品販賣店,白沙瓶、貝殼風鈴、風車筆插、鑰匙圈、吊飾造型鉛筆、草帽、泳衣、洋裝都有,上頭還鐫著各式代表墾丁的字樣或圖案、甚至風景照片。

 

她很喜歡逛紀念品店。她記得和那個人來逛大街時,走進了這家店。

 

然後,看中了那條項鍊。

 

那是一條藍珊瑚墜鍊,藍珊瑚短枝旁,鐫著一顆圓潤的小珍珠,相偎相依。她站在那條項鍊前面,看了很久很久,她拿起來試著在鏡子前比劃,最後卻又放下。

 

他的名字裡有個「南」字。她覺得藍珊瑚就像那個人,珍珠就像她。

 

「喜歡就買吧。」

 

身後,那個人的聲音響起。他的右手插在牛仔褲口袋裡。

 

他是叫她買,卻好像沒有買來送她的打算。

 

林靜鷗自我解嘲地想,買什麼?帶回去看著刺心嗎?

 

「不喜歡。」

 

說完,林靜鷗始終,還是將項鍊放了回去。

 

此後八年,她再也沒有見過同款的項鍊。不論在風景區、在專櫃、在網路賣場。

 

 

 

「喂!林靜鷗,妳傻了?」

 

莫水心叫了她很多次,林靜鷗都沒聽到,索性掐了她一下。

 

「喔.......沒什麼,只是想起八年前,這裡是一家紀念品店。」

 

林靜鷗看著那名比基尼女郎,有些暈眩。

 

「又是八年前?那是咱們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吧?妳是不是想起,那個妳不想告訴我的男人了?」

 

莫水心的語氣有些吃味,這倒逗笑了林靜鷗。

 

「走吧,難得出來玩,咱們走到街底,買一杯星巴克,回到民宿,我再熬夜跟妳說吧。」

 

林靜鷗一轉念,其實,有什麼不能講的呢?那個人對她來說已經是過去式,她們也不可能再相遇了,說給莫水心聽也不過像說格林童話一樣,就只是個故事而已。

 

「好啊好啊.......咱們大學念不同校,妳有什麼秘密都從實招來吧!」

 

好奇心能被滿足,莫水心笑道。

 

「只有我嗎?莫水心,妳也得從實招來,真心話大冒險,這才公平啊!」

 

林靜鷗推了推她,兩個人迎著墾丁冬季飄來油炸烤肉味的夜市之風,朝門庭若市的星巴克走去。

 

 

 

回到民宿又洗了個澡,為了讓假期舒服些,她們訂的,是面向大灣的海景房,三天兩夜。

 

陽台正朝著海,海的那頭很暗,就連白色的浪都隱隱約約,但海潮聲細細傳來,沁人心脾。

 

海灘上,有人拿著手電筒,正在夜遊。

 

 

 

兩個女孩穿著舒服的睡衣,披上外套,坐在陽台的海灘椅上,聽潮聲,喝咖啡,平靜又愜意。

 

「好吧。我洗耳恭聽。妳那個海邑男的事。」

 

莫水心八卦了起來。

 

林靜鷗笑笑,拿出手機,滑開相簿,看著今天在海邑旅店拍的照片。

 

招牌上四個大紅字如同新的,牆壁也恢復了潔白,駝色的大門和窗框用的是上好的檜木,他黑色的重機就停在白牆的旁邊,坐墊上並置著兩頂安全帽。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高一的時候。」

 

「高一?我是妳同學耶!都沒講,林靜鷗妳就不夠意思了。」

 

莫水心埋怨道。

 

 

 

「他是我家附近巷口的鄰居,我高一的時候,他跟他媽搬到我家那條巷口。那時妳還記得吧?咱們念女中的,對他們一中的男生,總是會多些注意。」

 

「他是一中的學生?」

 

莫水心想,學歷上,倒是門當戶對。

 

「我注意過他制服上的名字和年級槓,他大我們一年,高二。」

 

「高二,學長啊!那對小學妹的撒嬌哪有招架之力啊?」

 

莫水心笑道。

 

「那,他叫什麼名字?」

 

 

 

那時的高中制服,男生是會繡姓名的。所以林靜鷗可以很容易知道他的名字。

 

「他叫路南。姓路,名南。我都叫他路學長。」

 

林靜鷗想起那青蔥的年歲,有些苦澀,卻也帶著單純的甜。

 

 

 

「又姓陸?一個陸南一個陸以軒,林靜鷗妳上輩子到底欠姓陸的多少錢啊?」

 

「不是啦,他的路,是馬路的路,路程的路。」

 

林靜鷗解釋著。她覺得,後來的她,接受陸以軒的追求,陸以軒的姓,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吧。陸以軒比她大兩歲,剛追求她的時候,她也是陸學長陸學長這樣叫著,光這樣叫,林靜鷗就會覺得很滿足。

 

現在想想,似乎有些對不起陸以軒,她是把他當替身了,所以她後來被陸以軒甩了,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嗎?

 

 

 

「然後呢?」

 

莫水心又問。

 

「那個路南長得帥不帥?妳知道那些很會讀書的男生,有很多都長得歪瓜劣棗的。」

 

 

 

「好看。」

 

林靜鷗笑道。

 

 

 

「喂,林靜鷗,妳就給我兩個字?妳是言小作家耶!怎麼不用多一點的形容詞形容一下妳那個路學長?什麼完美如同雕像,刀刻般的輪廓鮮明之類的......

 

「因為在我心底,他最吸引我的地方,並不是外表啊!」

 

「林靜鷗,妳這麼說就太鄉愿了,如果那個路南長得像李阿醜,妳會記他記這麼久嗎?而且妳那個前男友陸以軒長得是帥,可見妳這個人妥妥的外貌協會,說什麼愛他的內涵不是外表,這個我絕對不相信!」

 

「妳覺得陸以軒好看嗎?」

 

「可以算妳們學校校草等級了啦!」

 

莫水心是看過陸以軒的。

 

「那我覺得路南比陸以軒好看......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個人的情感障蔽吧.......

 

林靜鷗並不想糾結在路南長得如何這件事上,偏偏是莫水心感興趣。

 

「女中和一中在同一條線上,我們出門的時間差不多,常常搭同一班公車上學,不過,不管在公車站牌下等車,或者上了公車,我們幾乎都沒講過話。可能是趕著上學,也可能是公車上擁擠,我也不知道。我會在等車時、坐車時背單字、背年表,假裝很用功,等覺得大家都沒注意到我時,偷偷抬起頭來瞄他一眼,再把視線飄回書本上。」

 

「他都沒看我,只是看著窗外街景,所以我想,他應該不知道我有注意到他。」

 

林靜鷗嘆了口氣。

 

「不過,他都沒看我,我想他也沒有注意到我吧。」

 

「那時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女中傲氣,覺得自己成績這麼優越,就算是一中的學生也不一定配得上自己,再加上剛考上真的很挫敗,從國中時班上第一落到高中班上二三十名,只想著追成績,也沒心思想那些情情愛愛的。沒有交集就算了,也是件好事,我可以專注讀書。」

 

「更何況,水心妳知道我家庭狀況,我要照顧我媽,我真的沒心思想其他。上放學看一眼,就已經很滿足我了。」

 

林靜鷗說著說著,突然想到什麼似地,眼眶又紅了。

 

「直到有一天,我們家巷口那盞路燈壞了,里長去催了好幾個禮拜都沒人來修。」

 

「我有晚自習的習慣,回家都晚上九點了,那時,真急壞我了,我們那裏是都市邊緣,如果沒有路燈,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小弄裡、路樹後,會不會躲著壞人?這都是有可能的事。」

 

林靜鷗說著,喉嚨一緊,啜了一口咖啡

 

 

 

uni2019 2020-11-06 20:39:49

Election 2020 Results and Live Updates
Presidential Electoral Results
91% of Expected Vote Reporting
Exit Polls »
J. Biden
J. Biden
253
270 to win
D. Trump
D. Trump
214
73,738,164 votes
69,655,389 votes

uni2019 2020-11-06 15:04:59

其實直接看版主回應就是一樂!轉校生=problem child?很嚴重的嗎?連坐法嗎?你快去寫出來,鳳目柳眉倒豎一定是票房冠軍的保證!吶,我唔理你,你係咁意都要有個交代~不關我的事,是鐵齒星馳逼我說的!真的!

其師兄好!我這邊的大白快要變大敗了。他現在要起訴各個反對他的州!就好像去玩牌,輸了要告莊家?他是我要贏但贏不到我還是要告到贏為止的活看板。孟家大小姐回江湖的日子是指日可待?

版主回應
所以是拜登要贏了? 2020-11-06 15:24:45
陳跡 2020-10-27 08:38:05

最近因為小孩要月考
還有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身邊有國中老師的大概都知道轉學生是啥意思)
所以沒啥心情創作
就先破梗好了
大家大概也都看出來了
這篇故事的主梗是
[我愛你妳不知道妳愛我我也不知道]
簡稱[雙向暗戀]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