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6 23:40:05陳跡

月夕花朝7---雲度山上最時尚的活動

 

蘭花醒來的時候,除了山頂上還白著頭,其餘的雪都融化了,包括雪松爺爺身上的雪塊都不見了。

 

原來春天已經到了。

 

為了增加自己的修為好離開生長地,蘭花依照雪松爺爺說的蟄龍法,熱中於睡覺。不知道是不是這項法門奏了效,這次蘭花醒來,覺得身體比以前輕了許多,他站起身來,試著往前走,走了兩三步,毫無窒礙。

 

果然,蟄龍法的修練法門,要比一般的修為進境快了三四倍。

 

他有些開心,回頭看看雪松,雪松也對他笑著,告訴他再試試。

 

蘭花繼續往下走,走進一片樹林裡,那樹林針闊葉混合,樹種比較多,裡頭也有不少的動物。他看見一隻老是去雪松爺爺身上磨牙的松鼠,還有一匹喜歡吃他身邊雪底嫩苔的鹿。牠們看見蘭花都顯得很訝異,熱情地打著招呼。

 

「咦?蘭花?你可以離開了啊?有空要多來走動走動啊!」

 

蘭花笑著和牠們打招呼,這是他第一次離開他生長的地方,對這座雲度山充滿好奇,他想去找找薛盈夕住在哪裡。

 

距離他上次見到薛盈夕,已經一百多年了,她會不會已經離開人世了?

 

如果真是這樣,他要找到薛盈夕是困難了些。但也不會找不到,他認得薛盈夕身上的氣,就算她離開了人世,他也可以在茫茫人海裡,找到第二世、第三世......無數世後的她。

 

 

 

蘭花漫無目的走在山裡,是看見了幾戶隱樵人家,但薛盈夕都不在那裏。

 

正心不在焉地走著,突然有一團軟軟的,暖暖的東西,朝蘭花懷裡鑽去!

 

那是一隻正在哭的狐狸。

 

 

 

「蘭花救我......

 

這隻狐狸是普通的狐狸,並未修成精怪,沒法躲避人界獵人的捕殺。狐狸的皮毛價值連城,紅狐狸身上的毛皮油得發亮,在人類眼中是上品。

 

果然遠方一名獵人追了上來,拉滿弓,一箭朝狐狸這裡射了過來!

 

 

 

狐狸躲在蘭花懷裡,如果箭射中了狐狸,勢必也會射中蘭花。雖然蘭花並不怕人界的兵器,但狐狸危險啊!

 

一招『春泥護花』,蘭花捲起一地落葉,祭起一圈強大的氣場,將自己和狐狸護住,但見獵人的箭矢一道道射不穿落葉,竟垂直萎了地。

 

 

 

「鬼...............鬼啊!」

 

獵人見他射出去的所有箭矢全部落空,覺得眼前那名穿紫衣,能操控落葉的少年肯定不是鬼就是妖怪,越想越惶恐,也不顧漂亮的狐狸皮了,轉身便往山下逃走!

 

 

 

蘭花把狐狸放了下來,叮嚀牠以後小心一點,狐狸見蘭花似乎正在趕路的樣子,問他想去哪裡。

 

蘭花說他在找薛盈夕的家,問狐狸有沒有見到。狐狸問,這座山牠跑來跑去都很熟了,薛盈夕的家長得什麼模樣呢?

 

蘭花想起來,薛盈夕告訴過他,她家附近有很多梅花。

 

 

 

狐狸說,牠知道有一幢四周種了許多梅花的小屋,讓蘭花跟牠走。

 

狐狸在前面走著,一面和後方的蘭花聊天,牠對蘭花說,他其實也想修練,像蘭花一樣,不被天年所限,可惜苦無慧根。

 

蘭花說,慧根是可以創造的,改天讓狐狸來找他,他願意教牠。

 

兩者聊著聊著,來到一片背風的坡地。坡上有一片梅花。春天不是梅花盛開的季節,只枝頭懸著殘餘的兩三點,綠色的嫩葉倒是慢慢抽出了芽,花叢中一幢木屋已經頹敗,門上還灑著褐色的斑點,看得出已經許久沒人住了。

 

蘭花跨進了木門,在庭院的角落裏,他看見一柄小斧,早已蒙塵。蘭花長袂一揮,灰塵退散,露出小斧原來的樣子。

 

他認得,那是薛盈夕的小斧。

 

 

 

「你為什麼要找這個,名叫薛盈夕的姑娘呢?」

 

狐狸跟在蘭花腳邊,問道。

 

「小狐狸,你剛剛談到慧根對不對?我也不是有慧根的植物,只是碰巧寄生在雪松爺爺腳下,另外,就是這個名叫薛盈夕的姑娘對我做過的事。」

 

蘭花走進角落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張書案,還有三張牆壁全是書櫃,滿滿的書。

 

「看到這些嗎?薛盈夕她常常拿書過來念給我聽。小狐狸,你知道當倉頡發明文字時,天雨粟、烏白頭、馬生角、鬼夜哭......文字也是有力量的。她用文字開啟我的智慧,使我不再只是一株植物,我有了靈性,有了思想。」

 

「小狐狸若想修練,就到這裡來,我可以念書給你聽。這裡的書我差不多都讀過了。」

 

 

 

「好啊好啊!」

 

狐狸聽了很是高興,牠幫著蘭花把薛盈夕她家整理修繕得煥然一新,又找了許多山林裏的同伴,一起來聽蘭花讀書,蘭花每天都會來,他在屋子的四周又找了不少同伴在這裡落腳,院子裏一片花海,配上琅琅讀書聲,這一方天地簡直成了人間仙境。

 

雲度山上的動物最時尚的活動,就是去薛家聽蘭花說書。這也讓山上許多動物開啟了智慧,生出了仙緣。

 

蘭花有時會在這裡睡覺。他想像他睡著的這張床上,薛盈夕也睡過。

 

那些動物精怪常常來聽蘭花讀書,無功不受祿,也會幫蘭花打理附近的環境。

 

蘭花覺得現在薛盈夕的家已經很好看了,要是她回來看見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個臨海的小村子,地理位置極佳,旁邊是個灣岸,原本已經發展成一個小港,兼具漁業與商業功能的。

 

可惜現在的海灣裏,一艘完整的船都沒有,只飄著船殼的破片。

 

走在村里的小路上,兩邊的房子也大多傾圮,有幾具白色的骸骨散落在路邊,還有房子裏,看來連收屍的人都沒有。

 

這個村莊叫做遠來村,原本是個兩三百人的聚落,兩年前突然傳出鬧妖怪的消息,死了幾個村民後,大夥散的散,逃的逃,死在當地的也無人收屍,看得出大夥走得很急。

 

事情並未因村民的遷徙而結束。有時異地不知情的商旅經過,也會被抓進村子裡,就此失蹤。

 

地方衙門十分頭痛,因為遠來村這個地方海陸位置都好,是南北交通的要道,要封閉這裏不讓商旅經過,另開道路那是不可能的。

 

縣令上純陽派求助,希望能夠解決遠來村妖怪,讓遠來村恢復往日盛景。

 

 

 

「是滅了一個村的傢伙,還是大型的村落,盈清,妳去吧,順便帶著妳親炙的幾位師弟妹,前去開開眼界。」

 

純陽真人聽了縣令的描述後,將這個任務交給盈清。

 

他知道他這位高徒和他一樣,嫉惡如仇,有她出馬大可放心。

 

其實,純陽並不知道,盈清並非嫉惡如仇,在那場無疆道境之前,她急於殺妖升仙,是為了找到莫遠。

 

而無疆道境之後,寂遠上仙那席無情的話,讓盈清更堅定升仙的信念,她一定要升仙,她想知道,是不是真要棄情絕愛,無情無義,才能成為上仙。

 

她和莫遠的那段感情,對莫遠來說只是他萬千歷劫中的一個。可對盈清來說,那卻是她的一生。她還因此失去了她的父母,失去生育能力,她賠了一輩子,卻換來寂遠的一句太上忘情。

 

說到底,她傷得太重,她不甘心。

 

 

 

盈清站在遠來村口望氣。

 

「師姊,看出什麼了嗎?」

 

背後一名穿著兩儀道袍,背著長劍的師弟悄聲問。

 

「師弟,你今天背的,是泰臨劍嗎?」

 

盈清問。

 

「是,師姊讓我去府庫裏找泰臨劍出來,師弟不敢怠慢。」

 

「好,玄誠師弟,等一下你打頭陣,看到任何會動的東西,就用泰臨劍砍它,不會有事的。」

 

「是。」

 

玄誠領命。

 

 

 

「因為遠來村位於海邊,我猜想此妖有很大的機率是從海裏來的。現場觀氣,見其氣與這片海相應,果真如此。此妖屬性為水,土剋水,泰臨劍屬土,所以我讓玄誠師弟你打頭陣。進入遠來村後,盡量使用土系術法,靈霄師妹,黃色符紙帶來了嗎?」

 

盈清轉向跟她一起來的另一名師妹。

 

「帶來了。」

 

「很好。畫定海符。看到會動的東西就給它一張。」

 

 

 

「可是,我們會不會枉殺了老鼠啊狗貓啊鳥之類的?」

 

靈霄問。濫殺也是傷福德的事。

 

「不可能。遠來村妖氣甚重,在這樣的妖氣籠罩下不可能有活物,會動的,必是妖孽化形!」

 

盈清神情篤定,將事情分配好後,便由玄誠打頭陣,一行人互相掩護,走進遠來村。

 

 

 

經過第一戶人家後,門扉裏有隻灰兔子跳了出來,眾人下了一大跳,但兔子煞是可愛,大家便呼了一聲放鬆了戒備。

 

「玄誠!」

 

盈清殿後令道!

 

玄誠這才回過神來,泰臨劍一劍刺去,哪還有灰兔子的身影?化成一道煙飄空而去!

 

大家這才更加確定,盈清說的是對的。

 

 

 

「妖孽擅長化形,看見的東西再美再可愛,都別被迷惑了!」

 

盈清訓道。

 

 

 

眾人繼續往前走,前方又飛來了一隻蝙蝠!

 

這次玄誠記得了,泰臨劍一拿起來就是砍!蝙蝠慘叫一聲化煙,但慘叫聲卻引來了更多蝙蝠,黑壓壓的一片,朝三人籠罩而來!

 

量太多了,不管劍砍還是符咒,都沒法一一處理,盈清當場取下她背上的幽獨琴,彈奏了一曲『虎嘯龍吟』,琴音鏗然真如龍似虎,朝蝙蝠群裏席捲而去!

 

啪的一聲,蝙蝠群消失得不能再消失。

 

 

 

在過去,當她思念莫遠的時候,她就會彈幽獨琴,這是莫遠留給她唯一的念想,慢慢的,她將己身意念灌注到琴音裏,竟也練成了琴音屠魔的絕技!

 

 

 

「繼續走,正主還沒現身呢!」

 

面對著師弟妹看著她一副崇拜得不行的星星眼,盈清乾咳了一下,催促她們繼續走。

 

「師姊啊!妳這招琴音屠魔的絕技估計連師父都不會,回去教教我們好嗎?」

 

靈霄撒嬌道。

 

「那也得有命回去才行,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盈清說完,催促她們繼續走。

 

 

 

之後,或是民宅裏的刀斧,或是路旁的白骨,被操控著偷襲師姊弟三人,都讓泰臨劍和定海符化解了。

 

最後,他們來到村末的一口井。

 

 

 

盈清頓了一下,從靈霄手中抓了一把定海符丟了進去!

 

忽聞一聲震天裂地的巨吼,一條黑色巨蟒般的身影,從井內竄出!

 

 

 

「原來是隻不入流的水龍妖!」

 

盈清退了幾步,七星劍在手!

 

「師姊......龍不是聖物嗎?怎麼會有龍成了妖?」

 

靈霄見這架勢,往盈清身邊靠了靠,都快嚇尿了!

 

 

 

「仙界都能有敗類,龍怎麼不能墮落成妖?」

 

盈清無心地脫口而出,自己都嚇了一跳!

 

她這是把寂遠當成敗類了嗎?

 

 

 

這一耽擱,玄誠一個人拿著泰臨劍獨鬥妖水龍,雖然師弟道行不高,但兵器與妖水龍相剋,還是撐了一陣子,盈清手持七星劍趕上去接應!

 

靈霄也很快恢復神智,將手中定海符朝空中拋出,喃喃持咒,定海符便急速運轉起來,帶出的風形成繩索,將妖水龍慢慢困住!

 

妖水龍的動作越來越遲鈍。身體的不適讓它不住地狂吼,方圓百里無生物敢靠近!

 

見機不可失,盈清一橫劍,施展凌空身法,朝妖水龍七寸處砍去!

 

 

 

「吼.........

 

妖水龍身首異處,它的頭被盈清抓在手裏,遠來村附近的海面上揚起一陣海嘯!

 

 

 

「此妖修為三百年,三十年修為入袋。」

 

盈清落地後,舉著龍頭,朝師弟妹宣布道。

 

「是,師姊,那我就有兩百年修為了!」

 

靈霄師妹很是開心。

 

「玄誠也有兩百三十年了,對嗎?」

 

盈清朝玄誠笑笑。

 

「師姊妳也滿五百年了!」

 

三人將現場收拾收拾,滿載而歸。

 

遠來村龍妖事件,就此平定。

 

 

旅人 2020-06-28 16:10:25

謝第一推荐紅樓補妝

午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