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1-14 17:50:52陳跡

是愛暖了少年涼22---救世主





 

方令媛主演的一部片子剛殺青,這段時間清閒在家,準備好好休息,原本想打電話找葉寧來一起打打麻將消磨時間,但葉寧人正好在大陸,接電話的是沈雲,她便乾脆邀了沈雲明天去逛知名百貨貴賓室,沈雲剛好沒課,當然一口答應。

 

這天,沈雲穿得很端莊,真珠橘襯衫上衣,卡其色過膝裙,色調也柔和,老劉載她到藍家去等方令媛。畢竟有點年紀了,雖然方令媛的身材還是維持得很好,她穿上的是一套米黃色的香奈兒套裝,一身貴氣。

 

兩人坐著藍家司機開的賓利出門,方令媛道。

 

「今年L牌的秋裝有幾款很搶手,款式年輕,待會雲雲妳挑個幾套,乾媽送妳。」

 

「謝謝乾媽。不過就算款式年輕,乾媽妳的外表和氣質也是撐得起來的。我上次看您演的那部豪門宅鬥電影,那個演妳女兒的新人演員雖然比您小了二十歲,看上去比您還老。」

 

「那是,否則我怎麼能到現在還是演女主角呢?雲雲妳也行的,我上次從國外帶回來給妳我用的那兩款日夜霜,雲雲用了如何?」

 

「超好用的。我上次在藍天當導演的那場舞台劇裡當女主,乾媽您知道舞台劇就是現場演出,沒得剪接也無法柔焦的,同學都說我的皮膚看起來飽滿有光澤,我也跟她們推薦您那兩款日夜霜呢!」

 

「真的嗎?我啊!最得意的就是這張純天然的臉和這副運動保持來的身材,完全沒有動刀,妳知道觀眾眼睛可刁著呢!動了刀看上去年輕緊實無皺紋,可那副膠感是騙不了人的。」

 

「我知道,乾媽,如果不是這樣,那些記者也不會給您 『純天然氧氣美女』這樣的稱號了,您有藍天這麼好看的兒子,證明您根本就是從母胎裡美到現在。」

 

說著說著,兩個女人就保養交換心得,沈雲還年輕,其實不怎麼需要保養,但為了投方令媛所好,她對這方面也沒少下功夫。

 

 

 

 

到了百貨公司地下停車場,方令媛和沈雲便搭了電梯直接上了VIP室。一個是知名女星兼集團總裁夫人,一個是沈氏企業千金,L牌服飾的經理早已等在那裡,兩人在華貴舒適的沙發上坐了,百貨員工立刻上了紅酒和點心塔供兩名貴婦取用,L牌秋冬新款一套一套送到眼前來,兩人一面評頭論足,若是看見喜歡的,就當場試穿,滿意了就買下來。藍偉業在外花天酒地,方令媛花他的錢可不手軟,一來一往間,她和沈雲消費了上百萬。

 

 

 

「今年C牌換了設計師,加入許多創意,雲雲咱們明天再來看看。」

 

買得差不多了,閒雜人等離開後,方令媛和沈雲還不想走,便坐在VIP室裡喝酒聊天,看走秀視訊。

 

 

 

「對了,那天妳和天天一起出海,怎麼樣?有進展了嗎?」

 

方令媛拍拍沈雲的手,竟然八卦起自己的兒子來了。

 

「進展?」

 

沈雲臉一紅,不知道方令媛的問題該怎麼回答。

 

 

 

「雲雲啊,我是妳乾媽,天天是我兒子,也不用不好意思了,妳們……牽過手了嗎?」

 

方令媛知道她兒子冷情,但他肯單獨帶沈雲出海,證明他對沈雲是有好感的。

 

沈雲頓了一下。教她開船的時候,藍天握過她的手,這樣算嗎?

 

「嗯……有吧?」

 

沈雲低下頭。

 

「那……擁抱過嗎?」

 

 

 

「有。」

 

雖然那是沈雲要求的。

 

「那接吻呢?難道,上床了嗎?」

 

方令媛看上去很開心,眼睛亮亮的。

 

「沒有啦乾媽,藍天不是那種人。」

 

沈雲暗暗嘆了口氣,卻又幫藍天說話。

 

「我倒希望天天就是這種人……我常跟他說,天天你不積極一點,萬一雲雲那麼好的女孩子被追走了怎麼辦?」

 

「那,藍天怎麼說呢?」

 

「他說,順其自然。這種事怎麼能順其自然呢?雲雲妳說,我這兒子做什麼都那麼積極那麼優秀,怎麼在感情上就這麼消極不開竅呢?」

 

 

 

「也不一定。看人吧。我覺得藍天對星星還不錯。」

 

如果方令媛通靈,她應該可以看見沈雲背後的惡魔翅膀。

 

今天,答應陪方令媛,沈雲早就打定主意,她要和方令媛說些什麼。

 

藍天對星星很不一樣,她不能讓星星老是在藍家悠轉。

 

 

 

「那個星星?天天不過看她可憐,當她妹妹而已。雲雲妳可別誤會。」

 

方令媛也不喜歡星星,以沈雲的家世,若為了那個一無是處的星星而失去沈雲這個準兒媳,那她們藍家的損失可不只一星半點。方令媛也感覺得到藍天對星星不一樣,說藍天冷情,他在星星面前卻顯得很積極,這並不是她樂見的,她得先把沈雲安撫下來才是。

 

「其實星星很討人喜歡,如果藍天喜歡的是星星,我也可以理解。」

 

沈雲紅了眼眶。

 

 

 

雖然演過舞台劇,那也是為了投藍天所好。沈雲並不是很會演戲的人,她的心裡有很多事,很難投入別人的劇本裡。但她一直給自己心理建設,就像演舞台劇前一樣,她會給自己很多天的心裡建設,自我催眠,投入感情。

 

為了紅這回眼眶,沈雲從昨晚就開始對自己心理建設了。

 

「不可能。那麼寒磣的女孩,怎麼配得上我們家天天?」

 

 

 

「琴姨在藍家幫傭,她身體不好,星星自然常常去陪她,也免不了和藍天有所互動。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所以乾媽,就順其自然吧,我沒關係的。」

 

沈雲又上演了一幕強顏歡笑。

 

「琴姐身體不好,星星來陪她?那就請琴姐另謀高就,星星愛怎麼陪就怎麼陪,也省得一天到晚在天天面前晃漾。」

 

星星和藍天的互動,方令媛從老穆處也聽到了不少,越聽越覺得星星這女孩子就是有目的接近藍天。

 

 

 

「不,乾媽您別這樣,琴姨身體不好,離開藍家她還能做什麼呢?」

 

「雲雲,你這女孩子就是太善良了,竟然還幫琴姐說話?那對母女在我們藍家工作還敢不安分,萬一天天和星星真的有什麼,妳說那些媒體會怎麼寫?寫星星,是麻雀變鳳凰,這還不怎麼難聽,可天天呢?身為少爺,被家裡的女傭勾引,什麼飢不擇食的難聽話都會出來。他可是蔚藍集團的接班人,一步都不能走錯。」

 

方令媛臉色很難看,看上去是動了真氣了。

 

「乾媽,您對我這麼好,我自然是要向著您,向著藍天的。雖然我對星星的印象不錯,不過,乾爹外面那個住在帝珍園的那個小三,好像也有一個兒子十幾歲了,我是怕他動搖了藍天的地位。」

 

沈雲說著,表情誠懇。

 

「乾媽,您那麼好的人,在婚姻裡的委屈我都看在眼裡,替您心疼。如果連繼承人的位置都要讓給小三的兒子,雲雲真的替您不值啊。」

 

沈雲說的每一個字,都站在方令媛立場,打中方令媛的死穴。

 

 

 

方令媛的臉色很是難看。早年她應該少和藍偉業置氣,直接把心力耗在對小三斬草除根,才不至於落入今天這樣的窘境。

 

沈雲的話,簡直一語驚醒夢中人。

 

 

 

「乾媽,對不起,惹您不開心了。我也是最近因為媽媽那邊的親戚出了點事,有感而發罷了。也許事情不至於發展到這樣的程度,畢竟,藍天是嫡子啊!」

 

沈雲晃了晃杯裡血紅的液體,啜了一口。

 

「出什麼事了?」

 

方令媛在反覆咀嚼事情的嚴重性,對沈雲的話倒有些恍神。

 

 

 

「我媽媽那裡有個遠房表哥,經營地產生意的,他有個兒子,放著家裡替他安排好,門當戶對的婚姻不要,而愛上一個貧窮人家的女兒。那個女孩長得漂亮也很上進,學歷很高,他們是在校園裡認識,進而戀愛。」

 

「那女孩家裡不但窮困,還負了不少債,她爸爸哥哥都濫賭,但在我那表哥眼中,那女孩簡直就是出淤泥而不染,他堅持要和那女孩在一起,甚至還幫那女孩還清了家裡的債務。表舅知道了很生氣,要表哥和那女孩斷絕關係,表舅甚至斷了表哥的金援,但表哥還是鐵了心要和那女孩在一起。」

 

沈雲有編劇的才華,說得活靈活現的。

 

 

 

「鐵了心要在一起,然後呢?」

 

方令媛還在思索,她一面聽著沈雲的故事,一面想辦法。

 

 

 

「其實天下父母,哪有贏得過子女的呢?因為表哥的心很堅決,表舅也只好同意他們的婚事了。但表嫂入門後,因為不是表舅表舅媽合意的人選,自然無法給她好臉色,再加上表哥對表嫂的愛,無止境地幫表嫂的家人還債,她的家人還以表哥的岳父大舅子的名義,在外招搖撞騙,表舅和表哥,成天處理這樣的事處理不完。」

 

「後來,表舅下了最後通牒,不能沒有停損點,要表哥表嫂離婚,除了表哥不願意,表嫂那個爸爸和哥哥還侵門踏戶,說什麼,赤腳的不怕穿鞋的,要是逼他女兒離婚,他們就跟表舅沒完,雙方還打起來,表舅進了醫院……..上次我還陪媽媽去醫院看了他…….

 

 

 

「後來呢?」

 

方令媛問。

 

 

 

「後來,我也不知道。不過因為這姻親影響商譽,被媒體披露了,表舅家的股票跌了不少。」

 

沈雲道。

 

「其實我那表嫂真的人很好,但是兩人相處我想,不是人好就行,有很多周邊的人事都會牽扯到。您提到藍天的聲譽,我才突然想起這件事。」

 

 

 

「妳那表舅人太好,亂麻就要用快刀去斬,還容得這樣的親家侵門踏戶?」

 

方令媛道。

 

「我回去,便讓老穆辭了琴姐,免得夜長夢多。」

 

 

 

「可…..可是乾媽,琴姨年紀也大了,找工作不容易,星星還在念書,不如,口頭勸勸就好了吧?」

 

方令媛的答案讓沈雲著實興奮,但,她必須維持她善良的形象。

 

「雲雲,妳總是替人著想,以後嫁給天天要怎麼綁住他的心呢?乾媽的做法妳學著點,我這是在為妳鋪路呢!妳以後會感謝我的,不用替他們母女說話了,就這樣吧!」

 

方令媛雷厲風行,家裡的人事藍偉業通常不管,既然方令媛出聲,那麼琴姨是走定了!

 

 

 

兩天後的晚上,沈雲在房間裡寫劇本時,接到了星星的電話。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沈雲冷笑幾聲,這才滑開接聽。

 

「怎麼了,星星?…….妳聲音怎麼了?妳哭過啊?」

 

電話那一頭,星星啜泣得厲害,沈雲怎麼聽怎麼舒坦。

 

「妳等等,電話裡說不方便,我過去找妳好了!」

 

聽到她啜泣,這怎麼夠呢?最好還能親眼看見她哭,這樣,沈雲的心就滿了!

 

 

 

坐著劉叔開的車,沈雲來到星星的家。那是一幢老舊公寓二樓,星星帶沈雲來過。那公寓老舊到一樓的大門都關不上,沈雲直接推門而入,來到星星的家。

 

 

 

來應門的是星星,她的眼眶紅紅的,顯然哭過了,一進門,琴姨坐在破了皮的沙發上,唉聲嘆氣。

 

沈雲帶來了一盒進口蘋果,放在漆色斑駁的茶几上,佯裝糊塗道。

 

「琴姨,星星,妳們怎麼了?」

 

「我媽……被夫人辭退了,雲雲,我家沒收入了,可是我媽還要治病吃藥,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星星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下來。

 

 

 

「什麼?怎麼這麼突然?夫人為什麼要辭退琴姨?」

 

沈雲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夫人的理由是精簡人事,可我私下問過老穆原因,她覺得星星和少爺走太近,覺得星星動機不單純。可星星還小,也才高二,有什麼好動機不單純的?」

 

琴姨嘆道。

 

 

 

「這件事,藍天知道嗎?」

 

沈雲問。

 

「夫人說就不用讓少爺知道了,我們也沒什麼立場去找少爺,這樣只會讓夫人更生氣。」

 

對於這天降橫禍,琴姨眼眶紅了。

 

 

 

所以,她們沒敢找藍天,而是先找我?

 

這正中沈雲下懷。她要繼續以救世祖之姿施捨星星,讓星星依賴她,藍天感激她。

 

這方令媛,簡直就是她的神隊友啊!

 

 

 

「乾媽有給妳們遣散費嗎?」

 

沈雲問,現在這種情況下,錢是最重要的。

 

「給了二十萬,不多。沈小姐,我們找妳並不是為了錢,而是希望妳能不能在夫人面前美言幾句,讓我回去工作,我們星星不會再去了,星星還在念書,我們也需要生活,還有醫藥費,我不能沒有這份工作,拜託妳了沈小姐。」

 

 

 

讓妳回去?我又不是頭殼壞去。沈雲心裡OS

 

「琴姨,我知道您和星星的處境。只是乾媽的個性您也知道,她認定的事很難改變,如果讓她知道您還有想回去的企圖,她還不知道會把星星想成什麼樣子。」

 

沈雲沉吟了一會,道。

 

「這樣吧!星星的學費和您們的生活費,暫時由我來負責,您慢慢找工作,若找到了再慢慢還我,若沒找到,等星星完成學業出來工作了再慢慢還我也不遲,不定時間表,妳們也不需要有負擔。」

 

 

 

「這……這怎麼能呢?這豈不成了我們母女都靠沈小姐您養了,這絕對不成…….

 

琴姨猛搖頭。

 

「我和星星是朋友,不是嗎?而且怎麼會是我養妳們呢?總要還的不是嗎?人總有急迫不順的時候,互相幫忙罷了。」

 

沈雲握了握星星的手,星星覺得她的手好溫暖。

 

 

 

「謝謝妳,雲雲,就算我們是朋友,我也一定會還妳錢的。」

 

星星顫抖著聲音,總算解決了眼前燃眉之急了。她覺得她前世一定拯救了地球,不然,怎麼上天會派給她這樣像姐姐一般的天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