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1:05:23陳跡

玉半彎11---不會只是兩人世界(BL慎入)




驅逐了葉聿銘父子後,莊主之位還牢牢握在葉聿鋒手中,這是慕容世家所樂見的。繼承人之位一夕變天,葉暮雲從二小姐變成了二少,成了名正言順的莊主繼承人。

 

但慕容世家反對葉暮雲繼任少主,只是礙於天策軍的勢力,他們的反對顯得蒼白而無力。

 

原本支持葉聿銘的家老,同時也是反對慕容家的勢力,雖然他們對葉暮雲的才性存疑,但基於葉暮雲反對慕容家的鮮明立場,他們對葉暮雲的崛起沒有太大的反彈。

 

只一會之間,原本暗潮洶湧的藏劍內部鬥爭似乎平息了下來。

 

 

 

會後,長老們及一干外人盡皆散去,只留下葉聿鋒和葉暮雲父子。

 

「為了把莊主之位掌握在咱們嫡系一脈,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我必須支持你。」

 

葉聿鋒嚴肅著神情,看著眼前的俊美少年,眉宇之間,似乎有著崔寂寂當年的影子。

 

「但暮雲,你告訴爹,天裔的死,和你到底有無關係?」

 

 

 

葉暮雲沉默了一會,當場下跪道。

 

「沒有。爹,葉聿銘想為自己脫罪,您莫要聽了葉聿銘的挑撥。」

 

葉聿鋒問了幾次,葉暮雲依舊極力否認。

 

 

 

「好。為父相信你。我會把少主該有的權勢給你,天字號劍爐及其收益也給你等我百年,莊主之位也會是你的。但暮雲,我要你承諾,天裔已經死了,你不准對清秋和朝霞下手。」

 

葉聿鋒這麼說,顯然並不信任葉暮雲。

 

「兒子明白。」

 

葉暮雲朝葉聿鋒一拱手,表現乖順。

 

 

 

「好,你去吧,我有些累,想一個人靜靜。」

 

葉聿鋒閉上雙眼,坐在莊主之位上,按著太陽穴,眉頭緊蹙。

 

 

 

葉暮雲退了出來。

 

葉天裔的死,的確是他對葉聿銘下的指令。但他死也不能承認。因為目前的葉聿鋒騎虎難下,非立他為少主不可,若葉暮雲承認,會讓葉聿鋒陷入縱容骨肉相殘的痛苦之中。

 

父親,你我立場不同,有些事我非做不可,與其讓您心頭雪亮,不如蒙在鼓裡心安。

 

慕容清秋的重病,表面上是為了葉天裔的死而傷神,這其中也少不了葉暮雲的手筆,湯藥裡的慢性毒藥,漸漸掏空的慕容清秋的身體。

 

半個月後,慕容清秋死了。

 

葉暮雲大仇得報,自然,在葉聿鋒面前,慕容清秋之死,就同葉天裔之死般,他一概不認。

 

而葉朝霞突然失蹤了。看在葉聿鋒的份上,葉暮雲放了葉朝霞一馬,沒有再去追查她的去處。

 

 

 

公務忙一段落,也已經是晚上了,西湖畔月上柳梢,葉暮雲回到他的房間,突然一陣強力襲來,將他死死地按在牆上!

 

「暮雲......

 

黑暗中,李怯低沉沙啞的嗓音,在葉暮雲面前響起。

 

「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想怎麼謝我,嗯?」

 

 

 

月光透過窗隙透進房間,映在葉暮雲那張過份俊美的臉上,葉暮雲妖冶一笑,勾住李怯的頸,吻上他溫暖的唇瓣。

 

「這樣,如何?」

 

葉暮雲歪著頭看他,淺緋色的唇瓣飽滿濕潤。

 

「這怎麼夠?」

 

李怯緊緊摟過葉暮雲的腰,葉暮雲站立不穩,朝李怯身上倒去,亢奮讓李怯腳下顯得虛浮,兩人便這樣摟著滾上了榻,不一會兒衣衫盡褪,撥雲撩雨,滿室旖旎。

 

 

 

葉暮雲挽留了他。這讓李怯知道他對他並非無意,便順水推舟,趁此邀功的機會,讓他們的關係更進一步。

 

此後,李怯帶著天策軍順理成章地進駐藏劍山莊,和葉暮雲同進同出,同寢同食,因為李怯,就算沒有飛卿和銀練,葉暮雲的睡眠品質更好了。

 

藏劍山莊上下都覺得奇怪,照道理說,葉暮雲是男兒身,他們的婚約就該作廢,怎麼隨著葉暮雲真實身分浮上檯面後,兩個人反而更親密了?

 

 

 

青龍旗的戰事宣告底定,天策軍拔營回洛陽,李其晟知道了葉暮雲是男兒身的事,兩人的婚約自然作廢。他要李怯跟他一起回洛陽,李怯卻以三千柄長槍還沒交貨為由,延長他留在藏劍山莊的時間。

 

至於真正的原因,自然是兩人目前難分難捨,李怯走不開。

 

於是,李其晟先離開了。

 

 

 

寧蘭從銀練的口中聽說葉暮雲大仇已經得報,恢復了男兒身,也得到山莊少主之位,照道理,他應該更能來找自己而毫無罣礙。

 

可她已經三個月沒有見過葉暮雲。

 

問飛卿和銀練原因,他們兩個遠離葉暮雲來伺候自己,也沒法說出所以然來。

 

 

 

西湖白堤,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此時的洛陽,應該是白首龍門山了吧?」

 

葉暮雲披一身華錦狐毛斗篷,斜靠在船舷上,舉著一壺酒,閒適不羈地飲著。

 

李怯撐著篙,低頭看著他,笑了笑。

 

「是啊,洛陽的九月就會開始下雪,這會大雪封路,不方便行軍,我帶著這兩百名天策軍,最快也要等到明年春天,雪化後再回去了。」

 

言下之意,我還能再陪你三個月。

 

「再過一個月,大雪封湖,還能在上頭冰嬉呢!李怯你的七秀輕功身法第一,可冰嬉,你就不見得滑得過我了!我可是在西湖畔長大的呢!」


葉暮雲笑道

 



「冰嬉,不如你教我啊!」

 

李怯放下他手中竹篙,來到葉暮雲身邊,摟住葉暮雲的肩,度了葉暮雲口中的酒。

 

「我在藏劍山莊除了以天策軍壓陣,沒什麼事做,大家都說,我是你的男寵.......你總得找些事給我做,我的二少......

 

 

 

「堂堂天策府李怯將軍給我當男寵,可是我葉暮雲天大的面子啊!」

 

葉暮雲將酒壺隨手一扔,跨坐在李怯腿上,捧著他的臉,吻將起來。

 

船到湖心,不見遊人,兩人便吻得更加放肆了。

 

李怯將手伸入了葉暮雲衣服的縫隙,葉暮雲的前襟鬆脫了,露出結實光潔,線條優美的裸胸。

 

李怯緊緊地抱住他,吻住他的胸,一隻手在他脊柱線裡細細比劃,延伸至臀線。

 

天氣寒冷,熊熊燃起的欲望難以壓抑。

 

 

 

回到岸上,看見飛卿正在岸邊候著葉暮雲。

 

葉暮雲有些意外。

 

「你怎麼回來了?寧蘭出了事?」

 

葉暮雲話裏的著急,讓李怯臉色一暗。

 

「不是。少爺,寧蘭小姐,正在後院等您。」

 

飛卿一面說,一面注意著葉暮雲身後,李怯的反應。

 

 

 

「我去瞧瞧。」

 

葉暮雲這才想起,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去找寧蘭了,心中閃過一絲愧疚,正要走,李怯伸手拉住了他,臉色很難看。

 

「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葉暮雲推開李怯的手,領著飛卿走了。

 

 

 

即使和自己朝夕相處,葉暮雲在乎的依舊是寧蘭。

 

其實,葉暮雲都說過的,他一定會娶寧蘭。只是李怯,一直不願去想起這一點。

 

葉暮雲的意思是,他會娶寧蘭,也會維持和自己的關係。

 

李怯不能接受。

 

一個人怎能同時喜歡兩個人?如果不能,葉暮雲的心意究竟如何?

 

他愛的是自己,和寧蘭好,只是為了報幼時之恩?

 

他愛的是寧蘭,和自己好,只是為了天策軍勢力?

 

 

 

「暮雲。」

 

李怯攔住葉暮雲,道。

 

「報恩有很多方式,你不一定要娶她。」

 

 

 

葉暮雲看了李怯一眼,眸中流轉著一絲痛楚。

 

「她孤苦無依,我答應了她,要照顧她一輩子。」

 

 

 

「暮雲。如果你堅持如此,我會成全你。」

 

李怯顫聲道。

 

「我明天就走。」

 

 

 

「你......

 

葉暮雲躊躇著。李怯不能走,不管因為他現在的心境,還是天策軍,他都需要李怯在他身邊。

 

「李怯,我回來再跟你聊。」

 

 

 

葉暮雲穿著藏劍山莊的銘黃色長袍黑褂,身披錦裘,朝寧蘭走來,端的一貴氣美少年。

 

「蘭兒,妳怎麼來了?」

 

葉暮雲見寧蘭穿著單薄,忙解下身上的錦裘,為她披上。

 

「仔細著涼了。」

 

錦裘上,還有葉暮雲的體溫,十分暖和舒服。

 

「你已經好幾個月沒找我了。暮雲,你是不是忘了我?」

 

寧蘭紅著眼眶。他想做的事都已經做到了,不正該履行諾言,與她成親嗎?

 

 

 

「怎麼會?我只是初任少主,事務繁忙罷了。」

 

葉暮雲說著,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忙到沒空找我嗎?暮雲,你以前並不這樣。」

 

寧蘭哽咽著聲音。

 

「你是不是有了別人?」

 

 

 

有了別人?葉暮雲心裡一怦!女人的預感竟如此靈驗嗎?

 

「我才恢復男兒身,能有誰呢?」

 

葉暮雲強笑,撫了撫寧蘭的髮道。

 

「別多想,妳先回去吧,我過兩天去找妳。」

 

 

 

「飛卿說,你方才在遊湖。有什麼事,不能現在說?」

 

葉暮雲現下並不忙。寧蘭審視地看著他,她的眼神讓他極端不舒服。

 

那便是心虛的感覺吧!有時間遊湖,卻沒空找她?

 

可目前的他,不能失去天策軍的支持。他現在是少主身分,每一個動作都可能牽扯到家內局勢,他不能為所欲為。

 

不能失去天策軍,不能失去李怯。

 

 

 

「蘭兒,聽話,先回去,改天我再跟妳解釋。」

 

葉暮雲有些不耐。

 

 

 

「我今天就要答案。」

 

寧蘭很堅持,她在葉暮雲還是女子身份時就等著他,難道不能要一個結果?

 

 

 

「蘭兒,我會娶妳。」

 

深吸了口氣,葉暮雲道。

 

「我的承諾沒有變。」

 

 

 

「然後呢?」

 

葉暮雲的語氣,讓寧蘭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既然寧蘭想知道,不如他就把事情說清楚了。

 

這是他的決定。他希望不管是寧蘭還是李怯,都能接受。

 

「夫人的位置留給妳,然後,我還想和另一個人在一起,希望妳能接受。」

 

 

 

「你.......你說什麼?」

 

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聽見葉暮雲親口說出來,寧蘭腦中一片暈眩!

 

 

 

「蘭兒,以後我會繼任莊主,有個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妳必須接受和我在一起,不會只是兩人世界。」

 

葉暮雲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和李怯的關係,他試著用寧蘭能理解的說法,告訴她。

 

「但妳是正妻,不會改變。」

 

 

 

「如果我不接受呢?」

 

寧蘭這才知道,原來葉暮雲一直以來的想法,就沒想過只忠於她一人。

 

 

 

「那麼,我不想強迫妳只能換個方式照顧妳。」

 

葉暮雲重重吐了口氣,道。

 

「我把飛卿和銀練給妳,把妳現在住的那棟宅子給妳,再給妳五千兩黃金,此後,婚嫁隨妳。」

 

 

 

「葉暮雲......我怎麼不知道,你原來是這樣的渣呢?」

 

兩行清淚,從寧蘭雙頰間落下。

 

「你既然做不到,當初又何必給我承諾?」

 

 

 

「蘭兒........

 

寧蘭的眼淚,讓葉暮雲很難受,他想替寧蘭擦去眼淚,手卻被寧蘭揮開。

 

「就算形式不同,我會照顧妳一輩子,這承諾沒有改變。」

 

 

 

「不用了。」

 

寧蘭站了起來,就讓眼淚這樣流淌著。

 

「我不想再見到你,就這樣吧,葉暮雲。」

 

 

 

說完,披在身上的錦裘砰的一聲悶響落在地上,寧蘭逕自走了。

 

 

 

 

「飛卿.......

 

葉暮雲胸口,如同梗了一大片冰塊般,麻痛難當。

 

「拿著五千兩黃金,我另外再給你們五千兩,和銀練好好照顧她,有什麼困難,立即回報給我。」

 

 

 

「少爺.......您真要這麼做?」

 

飛卿看葉暮雲的樣子,那份痛苦不似作偽。

 

「雖然慕容清秋死了,但我爹還在,慕容世家的影響力就在,那些親慕容世家的長老蠢蠢欲動,而反對慕容世家的長老們對我雖然沒有意見,卻也不能完全信任我,我不得不倚靠天策軍來鎮住場面。」

 

葉暮雲道。

 

「我不像葉天裔沒有背景,只能做出這樣的選擇。你們替我好好照顧寧蘭,以圖後來,知道嗎?」

 

 

 

飛卿想,聽少爺的語氣,並不是真的想放棄寧蘭小姐。

 

可天策軍李怯那裡又該怎麼收場呢?

 

他不知道葉暮雲想怎麼做,身為部下,執行命令就是。

 

 

「是


領命後,飛卿拿著銀票去了。





旅人 2019-12-04 22:34:25

謝第一推荐紅樓鹽

晚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