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5 01:29:52陳跡

唯願光明賦予你37---那場聖墓山百年一遇的雨(BL慎入)



陸緋和達麗雅,從舅舅玉門關總兵李原處借得了三百精英,再加上撤回樓蘭城的中原教眾,及服膺陸緋的明教殺手,聖子復仇,聲勢不可謂不驚人!

 

除此之外,陸緋還獻計,趁他反攻聖墓山,紅衣教派駐聖墓山,襄助陸緇的百餘教眾來不及回防之餘,李原再領五百軍剿滅紅衣教總壇。

 

自此,絲路上終於獲得短暫的和平,商隊往來無虞。

 

 

 

陸緇和司裴赫沒有想到,陸緋這麼快就能重整旗鼓,殺回聖墓山。陸緇才剛剛獲得大權,正在穩定情勢,陸緋來得如此之快,倒令他措手不及!

 

陸緇想向紅衣教再借兵,卻傳來紅衣教被大唐部隊剿滅的消息。舅舅那裡已被陸緋佔得先機,沒奈何,只好再向波斯明教借兵。

 

雖然波斯明教應允借兵,但波斯距中土山遙水遠,即使日夜兼程,最快也要十天的時間。

 

只要想辦法撐過十天。

 

 

 

幸好,陸緇手裡,還有陸緋唯一的軟肋。

 

 

 

「把他拖出來!」

 

陸緇一聲令下,周身血污,殘敗不堪的唐藍,從暗牢裡,被拖上光明正殿。

 

「將他綁在光明頂廣場上,著人日夜看守,南辛不退兵,就將他活活燒死!」

 

 

 

意識模糊間,唐藍聽見陸緇說的話。

 

唐藍並不害怕,他已生無可戀,活著,只是想再見陸緋一面。

 

 

 

聖墓山各個角落,不分日夜,火炬通明。火代表明尊,陸緇認為這樣就能受到明尊的眷顧。

 

但看在陸緋眼裡,這不過是陸緇心虛的表現。

 

擔心唐藍的安危,陸緋雙眼布滿連日操勞,馬不停蹄的疲憊血絲,領著他的人,浩浩蕩蕩殺上聖墓山道!

 

火光映著整座聖墓山,血流漂杵!

 

 

 

彷彿為所有死難教眾哀悼著,總是燦星滿天的聖墓山夜空,今晚卻陰鬱不已。

 

陸緋登上光明頂,與陸緇和司裴赫對峙,唐藍渾身是血的身體被高高地綁在陸緇身後的木柱上,基部堆滿柴薪!

 

陸緋心臟猛然一砰,差點從他胸口蹦出來!

 

 

 

「阿藍,我來了,你別擔心,我一定會救你!」

 

陸緋朝唐藍吼道!他急於確定唐藍性命安全,可唐藍卻是低垂著頭,一動也不動。

 

 

 

「歐密德,你對他做了什麼?」

 

陸緋轉向陸緇!

 

 

 

「你放心,你相好的還沒死,非但沒死,哥哥我還好心地照顧了他的需求,派了幾個壯漢,好好地伺候他⋯⋯

 

 

 

這樣的不堪,竟被陸緇,在陸緋面前點破。沒人發現,唐藍的眼淚墜了下來,滲入柴薪之中。

 

 

 

「歐密德!」

 

陸緋再也聽不下去,顫著聲音喝道。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權勢當真這麼迷人,讓你變得喪盡天良?」

 

 

 

「南辛,喪盡天良的人是你!你和達麗雅合謀,對爹娘,我和阿爾曼下毒,想奪得教主之位,天可憐見,我大難不死,不得不清理門戶,替爹娘和阿爾曼報仇!」

 

在場有許多明教弟子,陸緇不能失去他們的效忠,是而睜眼說瞎話,將鍋甩到陸緋身上!

 

「念在你是我親弟弟份上,如果你願意主動退兵,不分裂明教,襄助於我,我可以不計前嫌,不和你兵戎相見,並把唐藍還給你。畢竟爹娘在天之靈,ㄧ定不願我們自相殘殺。」

 

 

 

陸緇的演技,刷新了陸緋的三觀,他無話可說。

 

「死吧!」

 

陸緋又是一聲大吼,衝過去要救唐藍!陸緇攔住他,與他鬥做一處!雙方人馬如潮水般相互撞擊,光明頂上刀光劍影,一片混亂!

 

 

 

戰事沿續將近一個時辰,陸緇的人馬落入劣勢,旁觀的司裴赫見了,示意木柱下的弟子點火!

 

因爲殺手生涯的淬鍊,陸緋的武功造詣高過陸緇,之所以一直無法獲勝,是因爲陸緇戰略奏效,他利用唐藍擾亂了陸緋心神,讓陸緋即使在對戰之時,都不可控制地要把注意力分給唐藍!

 

因此,當木柱下的弟子準備點火,陸緋一聲大喝,月刀出手射向那名欲點火的弟子,那弟子一陣慘嚎,手掌登時被削斷!

 

但同時,他右掌所持的火把,也落入了乾燥的柴薪裡,火勢很快地延燒起來!

 

 

 

「阿藍!」

 

陸緋目眥欲裂,想奔至唐藍身邊救他下來,陸緇卻纏鬥不休,陸緇是非贏不可,陸緋是關心則亂,竟一時無法突圍救唐藍!

 

 

 

感受到身下的熱氣漸漸升騰,唐藍內心反而平靜。他已經見到陸緋,了了一樁心願,之後的死,是死得其所。

 

他的身體已蒙不潔,連自己都覺得噁心。他無法以這副軀殼,再度面對陸緋。

 

烈火炙痛了唐藍的眼。

 

 

 

不知是清溪河神有靈,明尊庇佑,或者三生樹下,因緣不滅,此時有一兩滴清涼的水,落在了陸緋臉上。

 

聖墓山上,百年難得一見地,下了一場雨。就像大漠的天空,也為了這場慘烈的兄弟鬩牆,還有唐藍和陸緋的命運,哀哀哭泣。

 

唐藍腳下的柴薪,被這場大雨淋濕了,再也燒不起來。

 

 

 

陸緋一陣振奮,刀勢漸長,陸緇眼看就要敗下陣來!

 

司裴赫見狀,乾脆自己持了刀子,奔向唐藍,朝他胸口捅去!

 

 

 

「司裴赫,你敢!」

 

陸緋撩倒陸緇,朝司裴赫衝去,攔腰一刀!

 

司裴赫癱倒地面,動也不動!

 

 

 

人群中,達麗雅手裡拿著刀,走了出來。

 

她走向司裴赫,滿臉是淚。

 

 

 

陸緋心中一窒。

 

他知道也許達麗雅會恨他,但他別無選擇。

 

一夕之間,所有責任都落到他的身上,一切的巨變讓他顛狂,不在乎多扛一件。

 

 

 

陸緋走向唐藍。怕傷著他,戰戰兢兢地將他放了下來,摟在懷裡。

 

「別怕,阿藍,我在這裡。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他伸手撥去唐藍臉上散亂的髮,替唐藍理一理不整的衣衫,發現他的周身血痕,還有軟軟垂下,無法施力的手腳。

 

唐藍沒有睜開眼睛。原本白淨的臉上,血淚和雨水交織。

 

他捧在手心疼的唐藍⋯⋯陸緋心痛得快要窒息了!

 

 

 

 

「歐密德!」

 

陸緋一聲大吼,要把滿心的痛苦和憤懣傾洩而出!

 

「殺了他!殺了歐密德!」

 

 

 

陸緋令下,明教教眾一擁而上,陸緇雙拳難敵四手,陸脩替陸緋完成了最後一刀!

 

陸緇頹然倒地,鮮血隨著雨水,滲入光明頂的地磚裡!

 

 

 

南辛陣營獲得勝利!明教教眾亢奮無已,歡呼著南辛的名字!

 

 

 

陸緋不在乎勝利,只是緊緊抱著唐藍。

 

「阿藍⋯⋯阿藍⋯⋯

 

他喃喃地叫著唐藍,希望唐藍能給予他回應。

 

 

 

「陸緋⋯⋯

 

過了很久,陸緋的懷裡,響起唐藍微弱的聲音。

 

 

 

「阿藍!」

 

陸緋低頭看著那張慘不忍睹,卻依然是他所深愛的臉,抹去自己臉上的雨和淚,強笑道。

 

「阿藍,你醒了?我帶你回房間。幫你洗洗,咱們好好睡個覺⋯⋯真的只有睡覺⋯⋯

 

 

 

「陸緋⋯⋯⋯⋯求你⋯⋯一件事⋯⋯

 

唐藍的聲音微弱,斷斷續續。



「什麼......」

陸緋急得眼淚混著雨水止不住
,他幾乎聽不見唐藍的聲音了


 

「求你⋯⋯給我⋯⋯一個痛快⋯⋯

 

「給我⋯⋯一個痛快⋯⋯

 

 

 

昏迷前,唐藍不斷囈語著。重複的,都是這樣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