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11:24:50陳跡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1---免死金牌





送走伍安朔和伍媽媽後,李疏桐並未像她所說的那樣睡了。

 

她再度走向書桌,打開抽屜,拿出伍安朔送給他的台灣藍寶鍊墜,看著看著,視線漸漸模糊。

 

其實,機會渺茫,她心裡一直知道的,只是不願承認,否則,她也不會從來不戴上它。

 

原本就打算不戀愛不二婚,一切都只是回到原點,不是嗎?

 

經歷過那些看似平淡卻銘心刻骨的快樂,還能回得去嗎?

只是,她還有資格爭取什麼?結過婚被離的是她,生不出孩子的也是她,她能不顧一切地爭取這段感情,讓伍安朔註定一輩子當不了父親嗎?

 

李疏桐喜歡孩子,她覺得伍安朔也一定會喜歡,這麼一想,她又怎忍心耽誤他?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十八歲那一年,她一定不會,不會喜歡上江孟淮,不會想都沒想過,就投身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感情,然後遍體麟傷。

 

李疏桐的手機鈴聲響起。看來電顯示,是李清楠。

 

想來,鳳姐把這幾日的情況,都報告給哥哥知道了吧?

 

李疏桐接起手機,看著窗外,輕拍著砂島的海潮。

 

 

 

「老妹,睡了嗎?」

 

手機那頭響起李清楠熟悉的聲音。

 

這段日子,李疏桐看著伍媽媽的臉色,自己也想了許多,雖然心理壓力很大,但因為早有準備,情緒尚稱平靜。可卻在聽見李清楠沉穩可靠的聲音後,情緒就像大水沖破堤防,氾濫成災。

 

「哥,怎麼這麼晚了還打電話來?」

 

李疏桐沒有馬上回應,啜泣了一陣子,擦了擦淚,自認為可以了,才回答。

 

而李清楠又怎麼會聽不出來李疏桐略帶哽咽的聲音?

 

 

 

「伍安朔他爸媽去妳那裡了?」

 

李清楠劈頭問。

 

「嗯,總會見到的。」

 

李疏桐深吸了口氣。

 

「老妹,等他們回台北,我去伍家拜訪一下,妳覺得怎麼樣?」

 

李清楠等這機會已經等很久了,他甚至連說辭和條件都想好了。

 

「不用了,哥哥,有些事,是真的沒法改變的。」

 

李疏桐咬咬下唇。

 

「我也看開了。又不是第一次,就當作了一場夢,時間會讓每個人都走出來的。」

 

 

 

「老妹,談到錢,總是瀰漫著銅臭之氣。不過妳不能否認,錢真的可以解決很多事。」

 

李清楠道。

 

「我可以出錢讓阿朔開事務所,不用待別人的,另外送你們一棟天母雙拼別墅,再給妳李氏20%的股份當嫁妝,市值五億,這樣阿朔以後的路會好走很多,生活也沒有後顧之憂,我覺得他爸媽一定會答應的,畢竟他們家所有人一輩子合起來收入也不可能這樣多。至於孩子的部分,妳有了五億,就算出國找代孕也行。」

 

「哥,阿朔他們是書香世家,你這樣做讓人家感覺在逼人家賣兒子。」

 

「哪有賣兒子?妳們不是兩情相悅?」

 

 

 

「哥,我知道你關心我,讓我自己解決,好嗎?」

 

「妳都哭了,自己有辦法解決嗎?阿朔的態度呢?他自己的媽,自己不能搞定嗎?」

 

李清楠就是看不得李疏桐受委屈。他也想像其他霸道總裁一樣,講不通就找人把伍安朔他媽揍一頓,威脅她不准反對,不然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可他不能這麼做,萬一日後李疏桐真的嫁進伍家,這樣只會破壞李疏桐和伍媽媽的關係,反而害了李疏桐。

 

 

 

「伍媽媽也是護子心切。哥,如果我一切正常,要嫁個不能生育的男人,你也會反對的,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妳什麼都要幫人著想,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哥,我知道你關心我,但你妹妹並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我也是大風大浪裡過來的。你好好撐持李氏,等爸爸回來,你是我們最堅強的後盾,哥,我以你為榮。」

 

李疏桐安撫了李清楠。

 

「不錯。我把李氏做好做大,李氏企業的千金就算是二婚,追求者還不是台灣頭排到台灣尾嗎?老妹妳也別委屈自己,沒有伍安朔沒有江孟渣,妳的選擇還有很多,就算不選擇,老哥也養妳一輩子,當公主,不,當仙女養著!」

 

「是啊,哥哥要比老公強太多了!」

 

李疏桐破涕為笑。

 

 

 

伍安朔躺在幾張椅子疊成的克難『床』上,看著天花板,一點也睡不著。

 

椅子真的太難睡了!

 

明天,明天他一定要跟伍爸爸聊聊,叫他把他老婆帶回台北,不要妨礙他追老婆!

 

 

 

「還沒睡啊?」

 

伍安朔沒想到半夜來關心他的,不是他媽他爸,也不是李疏桐,而是李斯。

 

交這朋友真是值了啊!

 

 

 

「你怎麼也還沒睡?今今不是在嗎?」

 

伍安朔坐了起來,問。

 

「她睡了。」

 

李斯道。

 

「反正我也睡不著,出去聊聊?」

 

「好。」

 

伍安朔覺得自己好像走進了死胡同裡,也需要李斯的蒞臨指導。

 

兩人各點了一支菸,離開異鄉,朝砂島走去。

 

 

 

半夜一兩點的海風有些涼,潮聲隱隱,砂島的礁岩岸上已經沒有人。伍安朔和李斯找了個不硌屁股的位置對面坐了,抽著自己的菸,也吸著對方的二手菸。

 

墮落的大學生啊!

 

 

 

「我今天探過你媽的口風了,很難辦啊!看樣子,就算你一意孤行和李老闆在一起,她也進不了妳家的門。」

 

李斯道。

 

「這種情況,我不知道李老闆會不會介意。」

 

「她自己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跟我去登記。」

 

伍安朔吐了一口煙。

 

「不然就拖著吧,拖個十年二十年,等你七老八十了,你媽可能就會答應了。」

 

李斯講風涼話似地。

 

 

 

「你說我媽為什麼這麼固執?孩子的事,現在醫學那麼發達,方法一大堆,怎麼還會有人因為這樣而反對?」

 

「不只是孩子的事。」

 

李斯想起逛大街時,伍媽媽把李疏桐嫌到不行。

 

「她比你大八歲,你又是剛失戀時遇到她,馬上投入另一段感情,你媽擔心你被她騙了,以後清醒了後悔莫及。」

 

「呵,被她騙了?我又不是智障。」

 

伍安朔冷哼一聲。

 

「你媽說你剛失戀心靈脆弱需要安慰,剛好她在你身邊溫暖了你,但,這是愛情嗎?當你走出失戀,不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她失去作用,你還會喜歡她嗎?」

 

「其實這點,我記得你自己也曾經懷疑過,不是嗎?」

 

 

 

「是啊,我想過了,所以這不會再是問題。我對桐桐不是因為受傷而需要慰藉,我喜歡她,很喜歡。」

 

「然後,你爸媽都是教授,書香世家,家世清白,可李老闆她爸,好像還在坐牢。有個坐過牢的親家,你媽很難接受。」

 

李斯清了清喉嚨,繼續道。

 

「做生意的人難免資金周轉不過來,坐牢又怎麼了?她爸爸也不是因為作奸犯科才坐牢的。」

 

伍安朔菸抽得更兇了!

 

「最後你也知道,江孟渣還在糾纏她,你媽沒法忍受她的媳婦還跟別的男人不清不楚。」

 

李斯道。

 

「所以我才急著想跟她結婚啊!她們又反對!」

 

伍安朔啐了一口。

 

「你媽覺得就算你們結了婚,江孟渣也不見得會放手,你整天就在那裡,煩李老闆是不是又跟前夫連絡的事就好了,工作也不必做了!」

 

「伍安朔。」

 

李斯帶著憐憫的眼神,拍拍伍安朔的肩。

 

「老實說,我覺得你媽是魔王等級的,我都差點被她說服了。」

 

 

 

「李斯,你以後是要開庭的人,怎麼可以這樣就認輸?」

 

伍安朔念叨道。

 

「問題很多沒有錯,但哪對情侶,那對夫妻之間沒有問題?決定了在一起,那就一起解決,有些問題甚至不用刻意去解決,時間就會解決一切。桐桐的爸爸坐牢你覺得那是問題嗎?我覺得不是。江孟渣的糾纏是問題嗎?我也覺得不是。就像我不會再理向子珊,桐桐也不會再理江孟渣,他江氏總裁是有多閒?整天追前妻,都不用辦公了?」

 

「但你媽覺得是問題,所以你要說服你媽。對了,你爸ㄌㄟ?為啥不叫他出馬?」

 

「我爸那裡不是問題,不過他也說服不了我媽。」

 

伍安朔皺眉道。

 

「我想明天叫他把我媽帶回去。快開學了,我想多爭取一些時間,穩住桐桐。」

 

 

 

「也好。我說伍安朔,你怎麼那麼情路多舛呢?好好的路不走,非要去撞牆。」

 

李斯朝夜空吐了一口白煙。

 

伍安朔則是開始抽第二根,抽得比李斯還兇。

 

「可能我前半生過得太爽了,老天爺覺得這樣不行,要多多磨礪我。」

 

「嗯,也許喔伍安朔,這是好事,磨完了,你就會變成男人中的男人!」

 

說完,李斯自己笑了起來。

 

 

 

「那你ㄌㄟ?老忙我的事,你跟今今ㄌㄟ?回台北後,你打算怎麼辦?」

 

反正他的事是死局了,他把話題轉向李斯。

 

「你老是說玩玩而已,我看不像。」

 

 

 

「伍安朔,你知道我有一點不如你。」

 

李斯道。

 

「你可以談感情,我不行。所以,就真的只能玩玩而已。」

 

 

 

「你是說你那個不成材的叔叔?」

 

伍安朔想,就真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麻煩啊!也不只他跟李疏桐而已。

 

 

 

「你知道,吸毒的人六親不認。就算他在監獄裡勒戒成功,出獄後朋友邀了還不是很快就淪陷?一個家庭裡有個吸毒的人,就像埋了顆不定時炸彈,是很可怕的事。」

 

「不是已經解決一個了?」

 

伍安朔回得很順。

 

「是啊,等全部解決再說吧。」

 

聽李斯的語氣,他好像有辦法。

 

伍安朔相信,他不問。

 

要說霸道總裁的手段,身家過億的李斯也不遑多讓啊!

 

 

 

第二天,伍安朔和伍爸爸聊了聊,其實伍媽媽對待李疏桐的態度,他也看不過眼,加上伍安朔跟他求救了,他和伍媽媽溝通過後,伍媽媽也不能不賣他面子。

 

伍媽媽答應回台北,但她提出兩個條件。

 

第一、 她想跟李疏桐聊聊。第二、伍安朔得跟他們回去。

 

伍安朔當然不能接受,他會回去開學,但現在,還不是離開李疏桐的時候。

 

三方討價還價後,伍媽媽讓步,伍安朔可以不用立刻跟他們回去,但,她要跟李疏桐談談。

 

伍安朔連這點都不想答應。可李疏桐覺得,她總不能一輩子都不跟伍媽媽說話。

 

 

 

「桐桐,不管我媽跟妳說什麼,妳要記得妳答應我的事。」

 

伍安朔拿出桐桐給過他的免死金牌。

 

「不可以分手。」

 


李疏桐一愣。

 

她想起那天晚上在頂樓,她勸伍安朔要好好跟伍媽媽溝通,不要衝動,伍安朔卻提出了不能分手做為交換。

 

只是,情況是不是能任她控制,她沒有把握。

 


「桐桐,說了要一起努力,如果妳想放棄,那我也放棄,放棄學業,放棄回台北。」

 

看出了李疏桐的游移,他必須給她打強心針,也給李疏桐和他媽談判的籌碼伍安朔重申。

 

 

 

陳跡 2019-08-13 16:21:02

下一集
伍小朔打怪記
兩大魔王正面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