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15:57:08陳跡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2---都可以開一桌麻將了




聽見江孟淮的聲音,沈之寒轉向江孟淮。

 

「孟淮!」

 

沈之寒奔向江孟淮,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李疏桐她…….她竟然拿紅茶潑我…….我根本什麼都沒做,只是問她你在哪裡……

 

說著說著眼淚竟然掉了下來,這沈之寒是水做的嗎?

 

 

 

看過影片鐵證後,江孟淮再也不會上他的當了,但也不欲和她撕破臉。她的背後還有陳特助,陳特助對江氏瞭若指掌,江孟淮投鼠忌器。

 

就算要處理,也得一鍋端了,才能免除後患。

 

「妳怎麼會來這裡?」

 

江孟淮冷冷地問。

 

 

 

「我去公司找過你好幾次,你都不在,我聽說你是一個人來的,怕你有事,才下來看看你。」

 

在過去,江孟淮看她哭了,定會幫他拭去淚痕,但現在的江孟淮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她只好自己擦去。

 

 

伍安朔不知道江孟淮和沈之寒之間的曲折,看著江孟淮和沈之寒的互動,心想沈小三不是真愛嗎?江孟渣就是這樣對他的真愛?這男人到底有多渣啊?

 

 

 

「妳怎麼會知道,我在異鄉?」

 

江孟淮並未洩漏他來墾丁的住處,他身邊的人只知道他來了墾丁,怎麼沈之寒知之甚詳啊?

 

「我正為了找不著你著急的時候,有人傳了陌生簡訊給我,我就下來碰碰運氣。」

 

沈之寒拿出她的手機,滑開那通簡訊,遞給江孟淮看。

 

 

 

江孟淮看了看簡訊的時間,頓了一下,抬頭,將視線投向伍安朔。

 

伍安朔微笑著坦然接受江孟淮的目光。

 

 

 

「孟淮,李疏桐沒有死,我也很替她高興,可是,你們不是離婚了嗎?你來找她又是為了什麼?你想跟她復合嗎?」

 

沈之寒拉著江孟淮的手臂,泫然欲泣。

 

 

 

真是我見猶憐啊!沈之寒的外型就是那種嬌小可愛的女生,這一哭,李斯都覺得比起冷漠淡定的李疏桐,更激起男人的保護欲啊!

 

 

 

「你說過你要娶我的,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嗎?十年了啊!」

 

沈之寒語調淒婉。

 

「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十年呢?孟淮,你不娶我也不要緊,我願意一直待在你身邊,但你若想和李疏桐復合,是不是就要趕我走?你知道,李疏桐是不可能容得下我的啊!」

 

 

 

李疏桐冷哼了一聲,神情輕蔑,不知道的真會認為欺負人的是李疏桐哩!

 

很少看見李疏桐露出這種不屑的情緒,這讓她看起來更鮮活了,伍安朔不自禁摟了她的肩一下。

 

 

 

「沈之寒,我們之前已經說得很清楚,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我想和誰復合想和誰結婚,妳都不該過問。」

 

伍安朔的動作刺痛江孟淮的眼。江孟淮冷著語氣。

 

 

 

「那是因為,李疏桐剛死,我怕刺激你的情緒,所以答應你的要求。而且,我不願與你計較這樣多,只要你的身邊,只有我一個女人就好。可你現在想跟李疏桐復合,那我怎麼辦?你忘了她和她爸爸對我做的事了嗎?你忘了我們失去的那個孩子嗎?」

 

不提還好,一提到那個賴在他身上的孩子,江孟淮就想起張秘書寄給他沒有剪接過的那個視頻,他真想掐死眼前的沈之寒。

 

但不能打草驚蛇,他還得處理陳特助。

 

 

 

「妳回去吧。我和疏桐的事,不是妳可以置喙的。」

 

江孟淮逼自己冷靜。

 

 

 

「我不回去!」

 

沈之寒突然指著伍安朔,道。

 

「孟淮,你清醒一點,李疏桐她連小狼狗都養了,這種女人值得你在她身上花時間嗎?我才是忠於你的呀!」

 

 

 

伍安朔最討厭人家說他是李疏桐的小狼狗,正待反駁,李疏桐卻快了一步!

 

「沈之寒妳嘴巴放乾淨一點,阿朔是我男朋友,不是什麼小狼狗!」

 

 

 

「疏桐,他怎麼會是妳的男朋友?這小子暑假放完就要回去上學了!妳忘了妳跟我說過什麼?我們要一起緬懷樂樂,我才是最適合妳的!」

 

 

 

又提樂樂!伍安朔真是受夠了!

 

「管你什麼憂憂樂樂的?疏桐的孩子我們會一起生回來!江總裁,你相好的今天來大鬧異鄉是什麼意思?故意給桐桐難看嗎?你知道她這樣一鬧,我們生意都不用做了!」

 

伍安朔道。雖然沈之寒是他叫來的,但他樂得把鍋甩給江孟淮。

 

「你們老倆口自己出去談談,別擾了我們異鄉的清靜。」

 

 

 

「沈之寒,妳先回去,我會再找妳。」

 

江孟淮無意和沈之寒伍安朔糾纏下去。

 

 

 

「不,孟淮,除非你跟我一起走,否則你在哪裡,我也要在哪裡。」

 

沈之寒搖搖頭,一副被欺負得很慘的模樣。

 

 

 

「嘖嘖真是情真意切啊!這樣吧這位小姐,江總裁的房間是雙人房,妳就跟江總裁一起睡吧!」

 

伍安朔促狹道。讓江孟淮和沈之寒,在李疏桐面前睡在一起是多麼大快人心啊!

 

 

 

伍安朔說完,沈之寒竟然認了真,眼睛一亮。

 

「真的嗎?孟淮,我一到墾丁,打聽的結果,其他飯店民宿都客滿了,你知道現在是墾丁的旺季,沒地方住,我可以住下來嗎?」

 

江孟淮臉色鐵青。

 

沈之寒知道江孟淮生氣了,卻也不想放棄。

 

「不然,李疏桐妳還有房間嗎?孟淮,我可以另外住,但,你讓我待下來吧!」

 

 

 

哈,這麼熱鬧,都可以開一桌麻將了,李斯想。

 

 

 

「看到門口那張 『今日客滿』了沒?沒房間了,不是真愛嗎?我們老闆成人之美,你們一起睡吧。」

 

伍安朔道。

 

伍安朔就是一直消遣江孟淮和沈之寒,而李疏桐身為異鄉老闆卻一句話也不說地縱著他。

 

 

 

雖然他很想挽回李疏桐,但現在的情況很不妙,江孟淮想。

 

如果沈之寒待下來,就算不是待在異鄉,她若每天來異鄉站崗,李疏桐每天看著沈之寒,一定會把氣撇在他身上,對他們的關係有害無益。

 

而台北公司還有個陳特助,雖不知道他涉入多深,可李疏桐的贍養費他肯定有份,現在沈之寒知道李疏桐沒死,那麼陳則一也會知道。她們更清楚自己對這件事絕不會善罷干休,定然狗急跳牆,有可能做出對公司造成損害的事。

 

這點他必須制敵機先,不能讓陳則一取得先機。

 

萬一公司有個三長兩短讓他焦頭爛額,就更沒有心力去挽回李疏桐了!

 

至於伍安朔,他以為把沈之寒弄到墾丁來趕跑自己,他就有機會了?沒聽過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麼?

 

江孟淮已經想好對付伍安朔的辦法。

 

權衡之下,他知道他必須先回台北一趟,並帶走沈之寒。

 

 

 

江孟淮走向李疏桐,擋在伍安朔和李疏桐之間,用小到李疏桐和他之間才能聽到的聲音,對李疏桐道。

 

「疏桐,我的調查已經有了眉目。家裡監視器的畫面被剪接過,是沈之寒拉著妳的手去推她自己,我都看見了。另外,郵輪上的事我還沒放棄。沈之寒和陳特助有勾結,我怕他狗急跳牆不利江氏,不得已,我得回台北處理。妳放心,我一定還妳公道。請妳等我。」

 

他沒有要李疏桐的回應,轉身又走向沈之寒。

 

 

 

「走吧!回台北再說。」

 

江孟淮徑自走出異鄉,也不管沈之寒。沈之寒得意地瞄了李疏桐一眼,便跟著江孟淮出去了。

 

行李,則稍後由保鑣前來收拾。

 

 

 

終於把江孟淮這尾大不掉的禍患送走了。

 

「桐桐,這下妳可清靜了!」

 

伍安朔笑道。

 

 

 

江孟淮的話讓李疏桐怔然良久。

 

原來,他已經知道真相了嗎?

 

那又如何呢?這幾年來她身上的傷,能因為真相浮現而得到撫平嗎?

 

 

 

「桐桐,為了慶祝甩掉那個大麻煩,我們明天去爬南仁湖吧,聽說很安靜很美,我都沒去過。」

 

伍安朔歪著頭看著李疏桐的表情,怎麼一副很哀傷的樣子?

 

李疏桐回過神。

 

「阿朔,對不起,我又冒用了你的名號,說你是我的男朋友。」

 

 

 

「我本來就是妳的男朋友,以後不要再道歉了。」

 

伍安朔不想再糾結李疏桐的糾結。

 

「明天,一起去?」

 

伍安朔在網路上查到,大部分的時間南仁湖幾乎都沒有人,這太適合他和李疏桐增進感情了!

 

 

 

「不了,你去吧。我要顧店。」

 

李疏桐婉拒。

 

她一定又陷入『我配不上你』、『長痛不如短痛』的思考漩渦裡了!

 

 

 

伍安朔朝李斯和今今使了個眼色。

 

「去嘛李老闆,我跟李斯也要去耶!我們四個人一起去也有伴啊!」

 

今今盛情邀約。

 

「對啊李老闆,我在這裡住這麼久,咱們都沒一起出去玩過,妳們如果不去,今今就不跟我去了!」

 

李斯也敲著邊鼓。

 

這兩個人真是伍安朔的好損友,一起去,正好放鬆李疏桐的心理防備。

 

大家輪番上陣,盧了半天,李疏桐終於答應了。

 

 

 
一開始入山,大家有說有笑的,直到看到第一隻斯文豪氏攀蜥,今今忍不住尖聲大叫!

 

她最怕壁虎蜥蜴類的東西了!

 

南仁湖很安靜,遊客很少,今今的尖叫聲讓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更不用說南仁湖有一堆斯文豪氏攀蜥,第二隻第三隻第四隻十幾隻一直出來打招呼,聽見今今的尖叫聲又嚇得到處亂竄,今今簡直要暈倒了!

 

 

 

「這樣吧,我先帶她出去,免得她暈倒在這裡…….

 

今天伍安朔和李斯是騎他們的重機來的,伍安朔載李疏桐,李斯載今今,兩組人分開行動其實也是可以的。

 

李疏桐還想說什麼,但又覺得硬要離開好像很刻意,只好目送李斯和今今離開,和伍安朔繼續剩下的行程。








(斯文豪氏攀蜥本人,去爬南仁湖時,覺得牠很可愛,就把牠寫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