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16:12:25陳跡

聊聊小說中的「梗」



MOBILE








最近因為暑假,所以出得比較快,幾乎是一天一集,也剛好靈感不錯多,沒有中斷之虞。其實本來想先寫「唯願光明」,寫完再接「那年盛夏」,但因為「唯願光明」的題材太小眾,可以接受的人不多,怕老讀者朋友們跑掉,又剛好兩篇篇幅都很短,所以就一起創作了。

 

我在寫小說的時候,每集都會有一兩個,甚至三個主要的梗。如果沒有梗,就像在記流水帳一樣,這會讓我心虛,寫不出來。例如「那年盛夏」19,主要梗就是,李疏桐發現江孟淮並沒有丟了星星瓶,反而十分珍重,甚至自己進化為星空瓶送給李疏桐,還有江孟淮給孩子取了名字並希望和李疏桐再把孩子生回來,以及伍安朔想到對付情敵的辦法,就是找沈之寒來把江孟淮帶回去,一共3個梗。又如「唯願光明」16,主要梗則是,唐藍發現陸緋拿命去五毒換無瑕散,只為了替他去疤,陸緋願意做這種和收穫不成比例的付出,讓唐藍十分感動,然後,就是陸緋想盡辦法讓唐藍願意收下定情信物銀心鈴,一共2個梗。

 

再聊遠一點,「愛妳令我重生」175,徐離劫主動替利令城動手術,所用的梗就是他又騙人了,故意把利令城的情況說得很嚴峻,逼利令城和蕭緬面對彼此的真心。64,徐離劫在燃葉小樓二樓突然問勝曼是不是不喜歡藍色,用的就是藉由他曾經贈與勝曼的藍色香囊,來暗示讀者他已經知道勝曼的真實身分。「十月靈雨」63,藉由朧夜屠殺夜店裡看過夜鷺暴露穿著的人,來凸顯朧夜的魔化。62,玄黃把陰陽兩生訣交給丁懿,暗示他會用分裂陰陽的方式處理神魔合一的朧夜,更深一層的暗示是,他本身也身兼仙鬼二氣,會與朧夜同歸於盡。

 

所以,我在寫小說以外的時間,都在想梗。而大量閱讀或者看劇,甚至是聽歌或新聞事件,都能給我「梗」的靈感。

 

這兩篇小說大概會同時結束,完成後我大概還是會維持兩篇一起創作的模式,因為接下來還是想寫一篇BL小說,為了怕老朋友跑掉,會同時創作一篇BG言情。

 

至於我為什麼那麼奇怪,喜歡BL的題材?第一當然是因為我是異性戀,喜歡帥哥,有兩個帥哥看,誰會想看一個帥哥呢?第二就是我說過的,戀愛的組合,我喜歡男女(攻受)強強的組合,不喜歡雙方有強弱之分,BL雙方都是同性,體型、力氣、各大綜合條件都比較相近,在一起比較不會涉及其他利益糾葛,純粹真愛。不然同性戀在社會上會遇到很多阻力,誰沒事會願意去喜歡一個同性來找罪受?那自然是真愛了!另外BL情侶之間是情侶也像兄弟,大家能力相當,興趣相投,可以一起流浪殺人放火之類的超帶感。兩個男人間的浪漫和男女間的浪漫大不相同,但我相信是情人又是兄弟的BL間,共同回憶會更多。

 

最後,我對愛情的定義比較形而上,著重心靈的契合,肉體關係部分我比較不會去著墨,所以不太會去糾結他們如何發生關係(有人覺得這方面很噁心,但我不是很在意)

 

不過,我不太能接受GL,因為我是異性戀,不會想看兩個美女OOXX

 

除了這篇「唯願光明」,我過去也創作過一篇BL小說「青衫隱」,那篇是仙劍4同人,非常清水,整篇都在曖昧,不像陸緋和唐藍一天到晚滾床單。

 

如無意外,「唯願光明」和「那年盛夏」,應該都會喜劇收場(除非有讀者不支持官配)。三十集內結束。


一天一篇今晚12點「那年盛夏」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