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5 22:06:41陳跡

唯願光明賦予你2---唐白(BL慎入)

一支押著近十車錙重的隊伍,在郊道上緩緩前行。隊伍速度極慢,可見所運送的內容物十分沉重。

 

但見押鏢者,各個穿著明黃色長袍,罩黑色半臂,黑黃相間的組合十分顯眼。更引人注意的是,他們的背上,那柄鑲嵌著金色銀杏葉的重劍,長度幾乎有成人身高的一半那麼高。

 

金色銀杏葉,藏劍山莊的家徽。

 

自然界,顏色越顯眼的動物,越是危險,藏劍山莊這身行頭,可不像極了老虎嗎?

 

敢捋虎鬚的,自然是不要命的人。

 

 

 

經過龍門山腳下,一支為數幾乎有上百人的黑衣土匪截了道。

 

而藏劍押鏢的莊眾,也不過十來人而已。

 

原來人數那麼多,難怪這些土匪,敢向武林名門藏劍山莊叫板。

 

利之所在,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虧本的生意沒人做。

 

 

 

唐藍站在一棵樹上,這是附近的制高點,一個長滿樹的小山丘,小山丘,是龍門山的支脈。

 

照原來的計劃行事,戴著面具的唐藍,按兵不動,只冷冷地觀察藏劍莊眾和龍門山土匪們的一場搏殺!

 

藏劍絕招,山居劍意力度沉猛,殺傷力強,十來名莊眾相輔相成,進攻、防守、走位毫不含糊,龍門山那群烏合之眾,轉眼間血洗郊道,只剩了二三十人眾。

 

而藏劍莊眾,只折了兩三人。

 

一群飯桶,難怪只能當土匪,一輩子當土匪。

 

唐藍在心裡暗暗啐道。

 

這樣一來,他就得辛苦些。

 

 

 

藏劍莊眾對那二三十名土匪,進入了收尾的階段。那群土匪想退,然而藏劍莊眾攻勢綿密,不讓他們離開。

 

要杜絕他們,可能回去搬救兵的任何機會。

 

而現在,也是唐藍最好的機會。

 

他舉起千機匣,瞄準葉瀾的背心,偏左,那是心臟的位置。

 

葉瀾正專注地剿匪,無暇分神!

 

搜的一聲,一只驚羽箭脫弦而出!

 

 

 

葉瀾在箭來時聽見了聲響。他靈巧地側過身子,那只驚羽箭並沒有傷著他,反而解決了他眼前的黑衣土匪!

 

 

 

「該死!

 

唐藍攜箭上膛,從樹上躍下,朝葉瀾飛奔!

 

而後,是讓葉瀾毫無喘息機會的十枝連環箭!

 

 

 

「敵人在那裏!保護少主!

 

藏劍莊眾放下黑衣土匪,形成人牆,朝葉瀾圍了過來!

 

黑衣土匪得此空隙,不敢再戀戰,紛紛棄械逃竄!

 

 

 

「我來!

 

葉瀾既驚且怒,手執重劍,朝唐藍的方向奔去!

 

唐藍雖奔往葉瀾的方向,卻不靠近,不即不離,保持平行數十呎的距離,相準時機,暴雨梨花針如漫天針雨朝葉瀾射出!

 

這次,唐藍的確要得手了,可他低估了莊眾的護主之心,兩名莊眾棄了重劍身形敏捷,擋在了葉瀾面前,為他擋下大部分的梨花針,因此葉瀾只受了點輕傷,卻折了兩名莊眾!

 

葉瀾怒不可遏!

 

 

 

「唐門的殺手⋯⋯到底是誰想殺我?」

 

葉瀾將重劍豎在身前,喝問!

 

「我唐門殺手只認錢,不認人,你的問題,等見了閻羅再問!」

 

反手千機匣又是一枝驚羽箭!緊接著三枚化血鏢!

 

 

 

葉瀾再度提氣,揮起重劍,重劍的劍氣擾動周邊氣流,帶起一陣陣狂風!

 

 

 

「風來吳山?」

 

唐藍退了幾步,他發現,風來吳山的威猛氣旋讓他的暗器全失了準頭!

 

現在,唐藍發現他進退維谷。他的暗器失靈,也欺不近葉瀾的身,與他短兵相接,想退,其餘的莊眾不知何時已將他的後路包抄起來!

 

一群藏劍,一同使出風來吳山,造成的風力十分驚人!

 

他想使用機關翼脫身,卻發現機關翼連張都張不開!

 

此時,有藏劍相準了唐藍的窘境,重劍朝唐藍削了過來!

 

藏劍山莊的劍術力度沉猛,而唐門身法輕巧,卻不善使劍,唐藍收起了千機匣,用上了短劍,但唐門殺手一但使劍,勝算其實不大!

 

 

與重劍短兵相接,震得唐藍虎口破裂,血流如注,根本拿不住劍!

 

難道,我今天真要折在這裡了?

 

藏劍莊眾攻得綿密,朝唐藍頸子削來,唐藍退得狼狽,雖成功保住頸子,卻一個踉蹌地倒在地上!

 

葉瀾重劍寒氣跟著逼上,唐藍朝側邊一個翻身,另一名莊眾劍又砍下!

 

唐藍避無可避!

 

 

 

 

千鈞一髮之際,數道雷霆萬鈞的箭朝葉瀾方向射來,那箭唐藍識得,若不閃開,葉瀾身旁的人都會有事!

 

那是裂石弩!

 

唐藍一抬頭,看見空中那道張著機關翼的帥氣身影!

 

 

 

「師兄!」

 

唐藍一陣振奮,低身從葉瀾身邊滾開,裂石弩一落地,葉瀾,連著他身邊四五名莊眾,俱應聲倒地!

 

 

「師弟,你沒事嗎?」

 

唐白在空中焦急地問。

 

 

「我還好。」

 

唐藍一面回答,一面再度擎起千機匣,與唐白陸空夾殺,無懈的默契將餘下的莊眾狙殺殆盡!

 

藏劍雖強,他們同時面對的,可是夜榜排行第二和第十的殺手!

 

不能留一個活口,免得讓藏劍山莊知道,後患無窮!

 

 

 

當藏劍最後一名莊眾倒下,唐白朝唐藍飛了過來,挾著唐藍的腰,帶著他飛離了現場!

 

 

 

在附近龍門山上覓了個山洞,確定安全後,唐白才降落下來,將唐藍輕輕靠著岩壁放下。

 

「你受傷了?」

 

收起機關翼,唐白忙著檢視唐藍周身,發現了他還在滴血的虎口,忙握住他的腕。

 

「不礙事。對手是葉瀾,這點傷算幸運了。」

 

唐藍看起來真的很不痛地笑道。

 

「總不讓人省心!」

 

埋怨後,唐白拿出隨身攜帶的金創藥,替唐藍輕輕糝上,解下衣帶,替他克難地包紮了傷口。

 

唐藍看著唐白的動作,仔細小心,深怕弄痛他的模樣,讓唐藍感到滿足。

 

他曾因爲孤兒的身份自怨自艾,但,自從遇見唐白,他便覺得,沒有家人,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了。

 

唐藍入門比唐白早,照理說,他該是唐白的師兄,但唐白比他足足大了五歲,因此唐藍讓了他當師兄,而唐白各方面資質都比他強,入門不到兩年的實力,已經是他待了十年的功力都無法比擬的了!

 

事實上,唐白也是千機堂最出色的弟子,他當師兄是實至名歸。

 

因爲資質差,唐藍常常受傷,都是唐白耐心地替他包紮,照顧他的傷勢。

 

唐藍覺得,唐白對他的呵護,家人都不一定及得上。

 

唐白的存在,很大地彌補了唐藍生命裡的缺憾。

 

 

 

「阿藍,別再當殺手了。」

 

替唐藍包紮好,唐白在他身邊坐下,聲音低沉。

 

「我會擔心。我擔心,萬一你身陷險境,而我也出任務無法馳援,你會有危險。」

 

 

 

唐藍微微一愣。

 

其實,他也不是很願意當殺手,之所以成爲殺手,都是爲了能和唐白比肩,做個能配得上他的人。

 

但現在,唐白卻不要他當殺手?

 

 

 

唐門共分五堂,『霹靂堂』管理熱兵器,『千機堂』研發冷兵器,『墨羽堂』負責製毒,『長生堂』研究藥理,各置一堂主。而最高領導是『總堂』,直隸於門主,掌握唐門經濟和刑殺大權。

 

五堂中除了總堂,就屬千機堂的地位最高,它是唐門立門之根。而霹靂堂因爲熱兵器殺傷力強,逐漸有壓過千機堂的態勢。

 

唐門收入主要來源,除了販賣機關兵器,再來,就是殺人接單的收入最多。因此唐門弟子中,能夠擔任殺手的弟子,擁有崇高的地位。

 

而藥堂和毒堂屬於後勤堂口,若淪落進這兩堂,則此生出頭無望。

 

 

「師兄,我之所以能夠留在千機堂,就是因爲,我是個殺手。如果我不當殺手,就會被貶到長生堂或墨羽堂去。」

 

唐藍的聲音恍恍悠悠。這樣,我和你,就成了一個天,一個地,我只能仰望你,無法再與你並肩,這是唐藍沒說出來的。

 

 

 

「我寧願你去藥堂或毒堂,起碼你能平安一生。我這輩子別無所求,唯願你平安無憂。」

 

唐白伸長了一隻手臂,摟緊了唐藍的肩,深怕失去他似地。

 

 

 

「師兄,你怎麼了?我又不是第一天當殺手,也不是第一次受傷,更不是傷得最重的一次,你今天怎麼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

 

唐藍一面笑,一面將頭,靠著唐白的肩。這個動作,讓他很有安全感。

 

「我是個男人,我也想証明自己的實力,在這點上,你就別管我了,好嗎?」

 

 

 

「阿藍。」

 

唐白將唐藍的肩扳了過來,與他面對。

 

他的眼神裡,閃動著什麼,那是唐藍從未看過的。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要永遠在一起。你不會離開我的,對不對?」

 

唐白看上去,是如此渴求唐藍的答案。

 

 

 

「我不會離開你的,師兄。」

 

唐藍微笑。對他而言,愛著唐白已經是種習慣,習慣成自然,自然得承諾都能輕易脫口。

 

 

 

唐藍的答案,似乎讓唐白十分激動,他長臂一伸,將唐藍擁入懷中,挑起他的下頷,一個熱烈而濕潤的吻印了上去。

 

他吻了很久,很久,彷彿就這麼吻去,他與唐藍,就能走到天長地久。

 

 

 

和唐藍如膠似漆地在長安待了兩三天,唐白和唐藍的師叔初接千機堂,待處理的公事很多,唐白必需回去幫忙,他要唐藍跟他一起回巴蜀。唐藍也想和師兄一路同行。但,他更急於確認葉瀾死後,他在夜榜上的名次。於是,他要唐白先回去,他隨後就到。

 

長安城郊,唐白騎著一匹驪馬,叮嚀唐藍萬事小心後,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唐藍目送唐白的身形走入西風,漸漸消失,可他的心卻是滿滿的。

 

 

 

再度來到渝陽當舖,唐藍叫出了夜榜,果然,一個葉瀾,讓他上升了兩個名次,來到第八。

 

 

「有你的天樞卷。」

 

唐朝奉遞出一個白信封。

 

「我最近想回巴蜀一趟,你找別人接吧!」

 

唐藍搖搖頭理了理護腕,準備離開。

 

 

 

「沒辦法,這樁生意,金主指名要你。」

 

唐朝奉道。

 

「是門大生意,成了,你的夜榜名次,至少上升五個等級。」

 

他的語氣魅惑。

 

 

 

唐藍停住腳步。

 

上升五名,那就是第三?

 

第三是他終極所求。他想與唐白比肩,卻不要越過他去。

 

第三最好。

 

 

 

極度誘惑,讓唐藍接過天樞卷,從信封裡抽岀一個名字。

 

那個佔據夜榜第一很久的名字。

 

陸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