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00:30:57陳跡

愛妳,令我重生139---霧都往事








聽見『利令城』這個名字後,迦陵將車熄火,走了下來。

 

下車後,她仍然將視線鎖在利令城身上,不曾移開。

 

原來,利令城長這樣啊!

 

 

 

沒察覺迦陵的視線,蕭緬和利令城自顧吵著。似乎被利令城纏得受不了了,蕭緬一把,將迦陵拽入懷裡!

 

 

「是,我愛她,愛到沒有辦法離開她!」

 

說完,還在迦陵髮上重重一吻,利令城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利令城,我們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就不該有交集,你就回去當你的大少爺,不要再來干涉我的生活!」

 

 

 

⋯⋯這這這⋯⋯演的又是哪齣?我又穿越了?不是吧?

 

迦陵傻住了!待她回神,拚命要掙脫蕭緬,蕭緬卻好像早就預料到了,將她摟得更緊,緊到她動彈不得!

 

聽他們爭吵的內容,這大兩口應該是在鬧彆扭吧?扯到無辜的我身上又算啥?

 

迦陵的白眼都快翻到背後去了!

 

 

 

利令城先是難以置信地看著擁抱在一起的兩人,愣了半晌。而後,慘然笑了起來,對著迦陵道。

 

「小姐,妳瞎摻和什麼?他愛的是男人妳不知道嗎?」

 

我沒瞎摻和,我知道他愛的是男人,但他不放開我,我怎麼辦啊!利令城,你與其那麼多廢話,還不如趕快救我啊!

 

 

 

「誰說的!我愛她,愛得要死,阿陵,走,我帶妳去看夜景!」

 

說完,也不問她同不同意,蕭緬拉著迦陵,將她塞進副座裡,自己走向駕駛座!

 

 

 

利令城搶上前,攔住蕭緬上車的動作。

 

「蕭緬,你真要這樣?」

 

利令城聲音沙啞,迦陵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兩人四目相對許久,蕭緬神情冷淡,和方才跟她聊天時那陽光的形象有天壤之別。

 

而迦陵看著他們,靜默著,一句話都沒說。

 

 

 

迦陵揉揉眼,確定自己不是眼花,她似乎看見利令城一個大男人,紅了眼眶。

 

「不要走。」

 

語調淒婉。

 

 

 

蕭緬還是沒說話,一把將他推開,對利令城的悲傷視若無睹,坐上駕駛座,關上車門鎖上,咻的一聲飆走了!

 

 

 

一路上,蕭緬的表情都很嚴肅,只是握緊方向盤,專心地開著車,一句話都沒說,彷彿車上沒有迦陵這人的存在。

 

知道他心情不好,迦陵啥都沒問,就讓空氣凝滯成一片窒死人的靜默。

 

不久,背後一輛黑色賓利追了上來,迦陵凝神,從後視鏡觀察,還是利令城!

 

 

 

「嗯.......蕭緬,他好像追上來了.......

 

迦陵語氣有些尷尬。她不知道夾在這兩個男人中間的她算什麼。

 

蕭緬似乎也察覺了,當下加速,開得更快,想把利令城甩開!

 

迦陵看著蕭緬的側顏,又看了看儀表板,為了低調,她代步的車只是平民款的TOYOTA,哪禁得起蕭緬這樣橫衝直撞?心疼啊!

 

 

 

不過,蕭緬的開車技術不錯,她的車又不若利令城的賓利笨重,在小巷裡鑽了幾鑽,總算有驚無險地甩掉利令城!

 

她的車安然無恙,真是太好了!

 

 

 

當車子恢復一般常速,蕭緬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在平復情緒。

 

「對不起,阿陵,才剛認識,就把妳牽扯進來。」

 

 

 

迦陵搖搖手,表示不介意,人嘛,總有落難的時候。

 

「他好像很想跟你聊聊,你為什麼不給他機會?」

 

迦陵側頭看著蕭緬。

 

「你今晚遇襲,跟他有關,是不是?」

 

 

 

蕭緬心中一怦!

 

「妳......妳怎麼知道?」

 

 

 

「你對那些黑衣人,提到了利老爺子。」

 

對感情這種事,迦陵的經驗不如肉體經驗豐富,雖然只談過和徐離劫那段,旁觀久了卻也人精似地。

 

「利老爺子反對你們在一起,是嗎?」

 

 

 

蕭緬望著迦陵,苦笑道。

 

「阿陵,沒想到,妳的智商和妳的武功一樣高強。」

 

 

 

「你騙他你拿了利老爺子的分手費,是為了讓他死心,其實你根本沒拿,委屈的人其實是你。」

 

迦陵拍了拍蕭緬的肩。

 

蕭緬把車,在路邊停下,看著迦陵,卻不知不覺眼眶一熱。

 

她是唯一覺得他委屈的人。

 

他和利令城在一起近七年了,說斷就斷,就連他和利令城的共同朋友,都只見利令城的深情,而指責他的薄倖。

 

「妳怎麼知道,那筆錢我沒拿?」

 

 

 

「你若拿了,利老爺子就不會要人來殺你。」

 

迦陵道。

 

「蕭緬,不要武裝自己,不要把自己困在悲傷裡佯裝沒事,那樣一點幫助也沒有。你想說啥就說啥,想哭就哭,也許發洩過後,你就能想到辦法了。」

 

 

 

蕭緬停車的地方,正是外環道路上,一道河堤旁。兩人便下了車,爬上了河堤,坐在堤防上,看著月亮映在河流上的粼粼波光。

 

月光,河景,一男一女相依偎著,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哪來情意正熾的情侶吧?

 

ohno,不是情侶,她此刻正化身張迦陵,張老師。

 

 

 

「我們是在英國認識的。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有個長輩賞識我,替我出錢到英國留學,我念的是新聞系。」

 

「對一個孤兒來說,留學英國,根本是天方夜譚。可我卻得著了這樣的機會,我非常珍惜,因此,在英國那段期間,我很用功,」

 

「我和Leo念的是同一所大學,他是高我兩屆的學長,他很活躍,人又長得帥,是留學生會長,喜歡他的學姊妹很多,也有學長或學弟。」

 

「我也加入學生會,不過對學生會的活動,我沒有太大的興趣,對Leo也僅只是認識而已。」

 

「後來實習的時候,為了得到好成績,我做了一篇關於當地黑幫的報導,惹上了麻煩。」

 

沉浸在過去的回憶裡,蕭緬笑得很帥,可見那段回憶應該是很美好吧?

 

「一個留學生獨在異鄉,孤掌難鳴,我的安全遭受威脅,我不知道誰能保護我。」

 

「同學讓我去找他,他是會長,不說別的,人脈肯定比我強,也許他認識可以解決這事的人。」

 

 

 

「那......你去找他了?」

 

迦陵想,原來利令城留學時是學生會長啊!挺有才的。

 

 

 

「沒有。我自己捅的漏子,不想連累別人。」

 

蕭緬回答。

 

這下,迦陵知道了,這個蕭緬並不如他看起來的樣子陽光,相反的,是個什麼都往肚子裡吞的傻孩子啊!

 

 

 

「但,他不知道哪裡獲得的消息,來找我了。」

 

「那段日子,我連出門都不敢,他就像一尊高大的神祇,突然降臨了我的世界。」

 

「他把我藏在他住的地方,那是倫敦一棟保全系統非常完備的豪宅大樓,叫我別擔心,他會擺平。」

 

「我雖然不想麻煩別人,但其實很惶恐,性命是其次,我只怕辛苦得來的學業成就毀於一旦。」

 

迦陵聽了點點頭,她知道蕭緬非常珍惜這次留學的機會。

 

那麼,利令城也一定知道吧?

 

 

 

「過了一個禮拜,他告訴我他擺平了,我可以自由行動了。我對他是很感激的,但我那時還不知他付出了什麼。」

 

「我不但重獲自由,那篇報導得了獎,還沒畢業,就得到倫敦時報正式記者的聘書。」

 

「由於對他的感謝,我到他住的地方找他,卻發現早已人去樓空。去他們系上找他,才發現他被退學了,因為暴力犯罪事件。」

 

「他找對方出面談判,談判破裂,對方不肯放過我,他就帶人將對方勢力一鍋端了,因為這件事,他不但被退學,還被驅逐出境,終身不得再入英國。」

 

 

 

迦陵靜靜地聽著,對利令城處理這事的方式不是太意外,她知道,利氏本來就是個灰色企業,黑白兩道的生意都有牽扯。

 

不過,以利老爺子的性格,退學加驅逐出境,利令城的腿沒被打斷才真是奇怪。

 

 

 

「後來,我一直聯絡不上他。畢業後,我沒有留在英國執業,就回了台灣,我知道他是利氏企業的小開,回國後接了總經理,便去了利氏的新聞部應聘,以我的學經歷,被錄取也是意料中的事。」

 

蕭緬淡淡一笑,來自河上的晚風吹拂著他的蓬鬆短髮,看上去舒適又愜意。

 

方才的陰鬱一掃而空。

 

迦陵知道,接下來肯定是重頭戲了。

 

「在利氏,我們又遇上了。為了那聲多年說不出的感謝,我請他吃飯。他答應了。」

 

「那晚,我問他,為什麼要那麼幫非親非故的我?妳知道他說什麼?」

 

「什麼?」

 

迦陵十分好奇,好奇利令城這個公子哥兒到底多會撩?

 

 

 

「他說,那時的他,只是想圓一個夢。」

 

「呃.......蕭緬,你好像臉紅了.......

 

迦陵將手掌貼上蕭緬的臉,果然,燙得很。

 

「對不起,每次想起這段過去,都會這樣,我失態了。」

 

蕭緬撫了撫自己的雙頰,要幫它們降溫。

 

「我知道。我也有喜歡的人。」

 

迦陵釋然一笑,表示理解。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說,在學生會裡,他注意我很久了,其他同鄉留學生知道,也會跟他聊我的事。可是在英國的時候,他真的沒想跟我怎麼樣,因為,他是有未婚妻的人。」

 

聽到未婚妻三個字,迦陵尷尬地動了動坐姿。

 

「聽到我的事,他一方面為我擔心,可一方面他也開心,終於能為我做件事,保護了我,圓了一個夢,也了斷了一場緣份。」

 

「可是代價卻是退學和驅逐出境,值得嗎?他說,沒有值不值得,只有願不願意。」

 

 

 

是,利令城那個三世祖,哪能把退學和驅逐出境看在眼裡?英國行不通他還可以去法國德國美國,也只有窮苦出身的蕭緬,會捨不得他的付出。

 

和利令城背景相似的迦陵,也覺得這樣撩到了真愛,比完成學業還值。

 

 

 

「後來,我們在一起了,因為,兜兜轉轉,當年的感動還是存在,而且,聽說他的未婚妻失蹤了,他不再有婚約的束縛。」

 

蕭緬一面懷想,一面下意識轉動他無名指上的一枚火燄形戒。

 

那應該是他們的定情戒吧?


未婚妻失蹤了......迦陵清了清喉嚨
,咳了幾聲

 

 

 

「後來,你們的事,被利老爺子發現了。利令城是利老爺子最看好的利氏繼承人,肯定不能接受他喜歡男人。」

 

後面的虐心情節,迦陵都能想像得到。

 

而且,對利氏這麼大的企業來說,領導者是同性戀,對企業形象也會產生一定損傷。

 

上流社會檯面下男盜女娼玩得瘋狂,但檯面上卻重視形象到走火入魔的程度。

 

而且,利氏不只利令城一個繼承人,這樣的醜聞足以令董事會否定他的身份,讓他失去所有。

 

所以,利老爺子才會那麼生氣,軟硬兼施,就是要蕭緬離開利令城。

 

 

 

「你不想耽誤利令城,寧願他恨你,也要離開他,是嗎?」

 

迦陵將溫熱的手掌,覆上蕭緬的大手,示意安慰。

 

在過去,她有很多喜歡同性的朋友,在現實環境的逼迫下,就沒幾對是順遂的,她知道他們心裡的苦。

 

 

 

「我已經想了很久,我覺得這樣對他來說,是最好的。他說過願意為我放棄利氏,可我怎能讓他這樣做?」

 

蕭緬反手握住迦陵的手,很緊,緊得像他此刻扭結的心。

 

「利氏是他的一部份,如果愛我不能讓他做自己,這樣的愛還有什麼意義?」

 

 

 

「可是,我看得出來,即使他誤會你拿了利老爺子的錢,他還是沒法放下你。」

 

迦陵道。

 

「他是真的喜歡你,你讓他做自己,可他也許做自己做得很痛苦,正渴望你的救贖,你,要拋棄他嗎?」

 

 

 

迦陵的話,觸動蕭緬心裡最柔軟的一塊,他紅著眼眶,看向迦陵。

 

「拋棄........

 

這麼殘忍而令人心痛的字眼,他對利令城做的事,說穿了,就是這兩個字嗎?

 

 

 

「蕭緬,也許事情還沒走到絕望的地步。」

 

迦陵眸光流轉。

 

「反對你們的,是利老爺子,可據我所知,他老人家已經八十歲了。」

 

「我並非詛咒利老爺子,可如果你們願意等,再沒幾年,你們就可以毫無阻礙的在一起了。」

 

「當然,目前利老爺子不肯放過你,這也是個問題,我想他老人家找人殺你這件事,利令城估計是不知道的,你要不要告訴他?」

 

 

 

「不能.......

 

蕭緬搖搖頭。

 

「他會找老爺子拼命。他們兩個脾氣都硬,毫不妥協,我怕碰撞到最後,兩敗俱傷。」

 

 

 

「你退出,利令城就不傷了?」

 

紅娘迦陵又上身。

 

「蕭緬,如果你信得過我,我來跟利令城談,好嗎?」

 

 

 

「我不能再麻煩妳,妳我原本素昧平生,今晚妳為我做的夠多了。」

 

蕭緬誠摯地看著迦陵。

 

「我很感謝妳今晚為我做的一切,只是,我真的不能再麻煩妳了。」

 

 

 

迦陵凝視了蕭緬,半晌。

 

「剛才是誰說,想跟我做朋友的?你所謂的朋友就一個晚上,天亮後就翻臉不認帳?」

 

 

 

「不,當然不是,我真的很高興認識妳,我的救命恩人。」

 

蕭緬用他兩隻溫暖的大手,包覆住迦陵冰冷的小手,給她溫暖。

 

 

 

「我也許有辦法幫你們,反正情況也不能再糟了,讓我試試。」

 

迦陵笑道。

 

「替我約利令城出來,如何?」





口愛的伊 2019-01-13 18:21:43

推推13
謝謝來訪
晚安 ^^

2019-01-13 13:03:12

有啊、有啊、台長。只是思緒還在華胥界,還沒完全回來,那個徐離劫是怎麼回到現代版的?我心疼勝衣,我選 5。

版主回應
徐離劫怎麼回現代的.我後面在他們重逢時會交代.現在要保持神祕感.我其實有考慮給勝衣配個新人~~~迦陵和徐離劫也可能還會回去華胥界,畢竟回去又不難:D

大家應該已經知道哪個是徐離劫了吧?
2019-01-13 16:50:06
陳跡 2019-01-13 10:47:26

寫完"愛妳令我重生"的本文後(雖然還很久).我可能會想寫番外.可惜新聞台沒有投票機制.不然很想辦個投票.大家想看"愛妳令我重生"裡誰的番外???

1.震餘和真勝曼
2.震餘和洗凡
3.桑弧和時雨
4.楊擎
5.勝衣和??
6.徐離劫和真夜
7.北宮逾恆和真夜
8.蕭緬和利令城
9.蕭緬和??
10.杜康和迦羅

??是還沒出現的人物~~~


唉.本文寫完再說了~~~不知道現代篇有沒有人在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