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0:35:16陳跡

愛妳,令我重生138---麻煩精蕭緬



2018.11.18







那名長島冰茶帥哥,似乎喝得很醉,以至於後方六七個黑衣人緩緩靠近他都沒有發覺,只是跌跌撞撞地在人行道上走著。

 

走到一個缺乏路燈,昏暗的轉角處,黑衣人加緊速度,圍住了他。

帥哥想繞道,試了幾次,發現自己走不出黑衣人包圍,這才酒醒,冷聲問道。

 

「我又不認識你們,你們擋住我的去路……是什麼意思?」

 

黑衣人中為首者,獰笑道。

 

「不認識我們不要緊,你只要心裡清楚得罪了誰,知道今晚就算死在這裡也不算冤枉。」

 

 

 

聽到『死』這個字,帥哥酒醒得更徹底了!

 

「是……是利老爺子?」

 

黑衣人沒有正面回答。

 

「是不是,你問閻王去吧!

 

 

 

六七個黑衣人一擁而上,缽大的拳頭往他身上招呼!

 

那名帥哥伸出手臂格擋,雖然黑衣人是職業打手,但他身手也不差,彈腿肘擊,當下也撂倒了兩名黑衣人!

 

只是,他喝得很醉,無法俐落地控制自己的肢體動作,若是清醒著,撂倒三四個人沒問題,但現在的情況,面對七名敵人,他很快地居於下風。

 

黑衣人查覺情況不如他們料想的順利,想到上面的指令是死活不計,當下亮出匕首蝴蝶刀等兵器,攻擊帥哥!

 

情況凶險無比!帥哥躲得狼狽,腰上的襯衫被劃破了口子!

 

幸虧沒到肉,卻也嚇出了他一身冷汗!

 

 

 

迦陵躲在暗處觀察了一陣子。她並未第一時間就上前救援,她在觀察,這些人之間恩怨的來龍去脈。她想,若帥哥是作惡之人,她便撒手不管。

 

可看上去並不是,倒像是有金主買凶殺人,連兇器都亮出來了!

 

 

 

迦陵在華胥界時,拜了步月堂第一高手藍翔為師,又接受過獵技訓練。儘管因為女王身分的關係,身邊一堆禁軍侍衛,動手的機會不多,但畢竟也殺過人,回到現代世界後還是能充個練家子!

 

她奔向那名帥哥,將一枝電擊棒丟給他!

 

「接住!這是強力電擊棒,小心一碰就暈!

 

而後自己拿著球棒,準備與帥哥並肩作戰!

 

電擊棒和球棒她是隨車攜帶的。想對付杜康,怎能不做好萬全準備?

 

 

 

帥哥拿著電擊棒愣了一會,黑衣人見半路殺出幫手,還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花拳繡腿以為拿了球棒就能和人幹架,嗤之以鼻。

 

「小美人深夜寂寞難耐,出來找樂子?放心,哥哥們待會就滿足妳!

 

黑衣人語氣輕浮。

 

「少廢話,不上就滾!

 

球棒一揮,迦陵霸氣道。

 

「小……小姐,我跟妳換兵器吧,電擊棒威力要比球棒強…….

 

對迦陵的路見不平,帥哥覺得感激,可她一個弱女子拿球棒,卻把強力電擊棒讓給他,這不是道理,他在迦陵耳邊輕道。

 

 

 

而迦陵的狂妄激怒黑衣人!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大夥上,把她抓回去,讓她知道多管閒事的下場!

 

黑衣人拿著兵器一擁而上!

 

 

 

眾人混戰成一團,迦陵寶刀未老,將球棒使得虎虎生風,避過對方要害,專攻手臂、肚子、關節、背部,這是個文明社會,殺人得接受法律制裁,她也不欲鬧出人命,只想救人。

 

帥哥手上的電擊棒殺傷力強,黑衣人有所顧忌,劈手要奪,三四個人夾攻帥哥,衝突間,電擊棒失手掉落!

 

黑衣人首領一喜,正要去撿,迦陵一迴棒,朝黑衣人首領手臂上狠狠砸下,ㄘ的一聲,臂骨當場斷裂!劇痛的慘叫聲畫破寧靜的深夜!

 

見首領受傷,黑衣人士氣大挫,沒想到這美女看上去嬌滴怯弱,卻是個練家子!

 

 

 

「敢得罪我們降龍幫的勢力!有種留下妳的姓名!」

 

嘍囉們搶上扶住他們的首領,朝迦陵怒道!

 

降龍幫她耳聞已久,和許多巨富企業家都有掛勾,要是讓他們知道名字,那可後患無窮啊!

 

 

 

「抱歉,小女子我沒種。今晚暫且饒過你們,再敢跟上來,他就是你們的借鏡!

 

將球棒指向哀嚎中的首領,迦陵撂下話,拾起電擊棒,將球棒扛在肩上,威風凜凜地朝帥哥道。

 

「我們走。」

 

 

 

那些嘍囉急著送他們的老大就醫,又忌憚迦陵手中的球棒和電擊棒,果然沒再跟上,那帥哥經過這一番折騰,酒也醒了,邁開長腿,快步跟上迦陵。

 

「謝謝妳。如果不是妳,我可能死了。」

 

帥哥與她並行著,有些無以為報的躊躇。

 

「我幫妳拿球棒和電擊棒吧!」

 

迦陵沒拒絕,將兵器交給他。

 

「車在前面,你住哪?我順便送你回去吧?」

 

這真是送佛送上西了!帥哥感動無已。他今晚沒有開車,原本就要去夜店借酒澆愁的。

 

 

 

上車後,繫好安全帶,迦陵發動車子,馳騁在冷冷清清的深夜街道上。

 

「妳的身手真好,人也好,我叫蕭緬,可以跟妳交個朋友嗎?」

 

坐在副座的蕭緬看著她的側顏,一臉期待道。

 

這麼直接?這蕭緬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和自己有一段年齡差距。迦陵笑笑,她又想起勝衣。難道,自己這麼有弟弟緣?

 

「你為什麼會被人追殺?」

 

迦陵沒有正面回答,邊開車邊問道。

 

問題一出,蕭緬的臉拉了下來。

 

「對不起,這是你的隱私。你不想講我也不勉強,我先送你回去。」

 

迦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唐突了,便靜下來不說話。

 

 

 

「我得罪了人,那人要我死。他很有權勢。我鬥不過他。」

 

蕭緬籠統地說了,神情失落。

 

「這跟你借酒澆愁有關係?」

 

迦陵問。

 

「嗯。我不知道要怎麼做他才會滿意。」

蕭緬輕嘆一聲。

 

 

 

「人生很難,大家都有各自的難題。既然你說他不會放過你,這枝電擊棒送你防身吧!

 

迦陵沒有追問,點到為止的安慰,讓蕭緬覺得她很貼心。

 

而且,還只是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啊!

 

蕭緬接過電擊棒,接受了她的善意。心想若有機會,得好好回報她才是。

 

 

 

「對了,今晚對方都帶了兵器,情勢危險,我都覺得自己死定了,我們萍水相逢,妳怎麼願意冒那樣大的危險幫我?」

 

蕭緬又問。

 

「在Light up的時候,你就在我旁邊喝悶酒,我也是一個人來喝酒,突然覺得,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迦陵笑道。

 

「嗯。同是天涯淪落人。沒想到,妳還是個性情中人⋯⋯妳心情也不好嗎?」

 

蕭緬關切道。

 

 

 

迦陵回過頭,看了蕭緬一眼。蕭緬相貌白淨,輪廓柔和,但從側面看又帶著一股英氣,若他出道演偶像劇,都沒那些韓國歐巴什麼事了。

 

而他是她回歸故鄉後,第一個關心她的人。

 

「你可以叫我陵姊。」

 

迦陵道。

 

「我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卻不知從何做起。今晚,就是到Light up想這件事。」

 

 

 

「我不想叫妳陵姊。妳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這麼叫,把妳叫老了。」

 

「你真會說話。我已經三十歲了,怎麼會跟你差不多大?」

 

「我也二十八了,跟妳差不多。」

 

蕭緬側頭笑看她。

 

「妳三十歲?真看不出來。」

 

「你有二十八?好吧好吧,咱們都是童顏一族。」

 

迦陵也笑了。

 

兩人談得投機,渾然忘了方才經歷過一場生死交關,車內氣氛輕鬆自在。

 

蕭緬不想叫她陵姊,便改叫她阿陵,迦陵也沒拒絕。

 

迦陵想,蕭緬這樣活力十足的年輕人,不知怎麼會淪落到酒吧獨自喝悶酒,又被人追殺的慘狀。

 

 

 

大概半個小時車程,迦陵依循蕭緬的指示,將他送到一處大樓樓下。

 

「今晚謝謝妳了,妳要不要上來我家坐坐?我一個人住。」

 

蕭緬邀請道。

 

「我幫妳泡杯蜂蜜水醒酒?」

 

 

 

畢竟認識第一天,雖然印象不錯,但她對蕭緬不是那麼了解,不願冒險。

 

「不用了,我本來就喝不多,很清醒,改天吧。」

 

迦陵婉拒。

 

「嗯。那妳一個人上路可以嗎?還是我送妳回去,再坐計程車回來?」

 

蕭緬是真的為她擔心。這麼深的夜,又是孤身一名弱女子。

 

他倒忘了方才迦陵幹架那股狠勁!

 

 

 

「你是在為我擔心,還是在為那些壞人擔心?」

 

迦陵玩笑道。

 

「外頭冷,你快上去吧,我走了。」

 

 

 

「好。」

 

蕭緬也笑著,將臉貼近車窗,朝她揚揚手。

 

「路上小心。」

 

 

 

迦陵點點頭,正要發車,卻從後視鏡裡,看見一名穿著風衣,英挺有型的俊美男子,走向蕭緬,抓住他的手腕!

 

蕭緬猛力甩開他的手,兩人似乎發生激烈爭吵!

 

蕭緬不想跟他說話,那男子硬是攔住了他,又頻頻朝迦陵處望來。

 

這蕭緬是麻煩精嗎?又有人找他麻煩?

 

 

 

「你拿了我爺爺的錢離開我,就是為了跟她雙宿雙棲?」

 

蕭緬要走,那男子雙眼發紅,長臂一伸,攔住他的去路,指著迦陵的方向憤然道。

 

 

 

「利令城,我以為我上次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分手了,和任何人無關,我已經不愛你了!

 

蕭緬冷冷地回答。

 

 

 

那名叫利令城的俊美男子,似乎受到很大的打擊。但他不願意放開蕭緬,急切道。

 

「好,你說,你已經不愛我了,那為什麼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你不敢看我?」

 

 

 

迦陵沒走,車窗也沒拉起來,所以,蕭緬和利令城的對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利令城?

 

這個名字像個鐘槌,狠狠地敲擊了她的心鐘,發出轟天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