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19:57:42陳跡

愛你,令我重生121---最後見的人

 


韶夏國恢復了雲玉笙逼宮前的和平安穩,因為回地球的日期在即,勝曼打算放出雲玉笙,與他做個交接。

 

可當勝曼與徐離劫商量此事時,他似乎為此不悅。


 

「妳知道他對妳回地球的態度,這麼早放他,不怕他來阻撓妳麼?」

 



「我不怕。不是有你麼?」

 

勝曼笑道,抱住徐離劫的手臂。

 

「國事這麼多,不辦理交接,讓雲卿突然接手,肯定措手不及。」

 

「何況,有相公你在,我什麼也不怕。」

 

 

 

對於勝曼撒嬌似地甜笑,徐離劫欲言又止,索性突兀地靜默下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別這麼早放他,可總也不能把他關在那個陰暗潮濕的牢房裡,人家可是堂堂韶夏國太子,未來的勝衣王。」

 

「這樣吧,我把他放出來,讓他住在猗蘭軒,反正你之前把鍋都甩到了雲玉笙身上,雲右相的身分肯定不能再用了,就讓他恢復勝衣王子的身分,我再派重兵嚴加看守,除了交接,不給他任何權勢,你看如何?」

 

勝曼提出這個折衷的方式。其實,她的顧慮也不是沒道理,攸關一國這麼大的事怎能不交接?既然她已經退了一步,徐離劫便沒再說話。

 



就這樣,雲玉笙從牢裡被釋放,恢復勝衣王子的身分,也不用戴著面具了,而雲玉笙那個身分,就此消失在歷史洪流中。

 

除了少數親信,沒有人知道雲玉笙和勝衣,其實是同一個人,朝野對失而復得他們的勝衣王子殿下感動不已。

 

看守勝衣的事,勝曼便交給對她忠心不二的單越負責,擔心藍翔掣肘單越,勝曼升了藍翔的官,讓他擔任大夏尉,大夏城警察局長,雖說是升官,卻是外放,以防他和勝衣互通聲息。

 

原來的大夏尉徐離雁,因為護駕有功,升做從二品鎮國大將軍,兼任兵部侍郎。

 

而藍翔原來的禁軍部隊,便由四門小隊之一,表現出色的齊化門隊長出任,直接對勝曼負責。

 

至此,夏宮中的兵力全都隸屬於勝曼。

 

 

 

「這樣,你可放心了?」

 

勝曼將人事布局交給徐離劫過目,徐離劫終於點頭。

 

 

 

接著,勝曼便忙於和勝衣交接韶夏國事,一天到晚往猗蘭軒跑,知道勝曼回地球之心堅決,勝衣對此事不再置喙,勝曼認為,他應該是想通了,知道留不住我,終於放棄了。

 

只是,禍患常起於幽微,太過愜意的生活,讓勝曼疏忽了久未出現的何獨和步月堂勢力,以及徐離劫的異狀。

 

 

 

這天,輔國公府來了一個令徐離戮想都想不到的人。

 



「徐離劫?你來做什麼?」

 

當徐離戮在偏殿看見這久違不見,名義上的哥哥,頗為意外。

 

 

 

「沒什麼,回來看看。」

 

回到偏殿與徐離戮會面前,去了一趟自己從前居住的竹林院落。

 

徐離戮看著徐離劫的臉,讀不出他的心思。不過,他也早已習慣了,和徐離劫鬥,他總是沒贏過。

 



「坐著聊。」

 

徐離戮延徐離劫坐了,讓侍婢奉上他親焙的春雨茶。

 

 

 

「司功勳策墳上青草都半人高了,你卻能屢仆屢起,到現在仍守著輔國公的勛爵,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

 

徐離劫不以為忤地啜了一口茶。

 


徐離戮瞅著他的動作。

 

「你就不怕我給你下毒?」

 



「給我下毒,怕是連最後的這個輔國公勳爵也沒了。」

 

徐離劫笑道。

 

 

 

「說實話,我的運氣還不錯。」

 

徐離戮也喝了一口春雨。

 

「雖然我賭運不佳,常常壓錯寶,但本身的運勢還是可以的,幾經起伏,故人來來去去,我還是輔國公。」

 

「或許,是我爹當年一念之仁,救下你們母子的福澤庇蔭也未可知。」

 

 

 

「也許吧。我想,你的福氣還在後頭。」

 

徐離劫眉間突然罩上一些陰鬱,道。

 

「徐離戮,我想求你一件事。」

 

 

 

徐離戮眼睛一亮。

 

「這是怎麼回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堂堂左相文韜武略,還有搞不定的事麼?」

 

「就算有,你都搞不定,又怎麼會認為我幫得上忙?」

 

 

 

「借你的運勢。」

 

徐離劫道。

 

「宮中若有變,請你和姑母,無論如何護著陛下。」

 

 

 

「怎麼回事?你說清楚,如今天下太平宮中怎又會有變?」

 

徐離戮忖度半晌,不解徐離劫的話。

 

 

 

「也許不會有,也許會有,雲前右相就是勝衣,這事你知道。」

 

「韶夏王位原本就該是他的,現在卻在勝曼手裡,他若想奪回王位而不利勝曼,這是可能的事。」

 

徐離劫沒有透露勝曼的真實身分,只是籠統地說。

 

 

 

「是有可能。但不是有你嗎?堂堂左相,權傾朝野,你找我幹什麼?」

 

徐離戮覺得今天的徐離劫十分奇怪。平常一切成竹在胸的從容去哪了?

 

 

 

「如果沒有我,能將勢力伸入夏宮營救陛下的,也就是你和姑母了。」

 

「姑母是勝衣僅存的直系長輩,他不會對姑母不利而落下不孝的罪名有損自己的威望,而你是勝衣從小玩到大的兄弟,縱使他對我有敵意,可有你在,就能保住徐離氏。」

 

「做為條件交換,你答應我無論如何護著陛下,我把徐離氏,還有我名下所有產業及勢力全部給你。」

 

說這些話似乎耗了徐離劫許多力氣,當他說完,閉上了眼睛。

 

 

 

「徐離劫,你到底怎麼回事?你要怎麼把徐離氏全部給我?左相是握有實權的人,難不成你要辭官?」

 

雖然他們之間沒什麼兄弟之情,但今天的徐離劫太不對勁了,讓徐離戮莫名慌亂。

 

 

 

「只要你答應我護著陛下,我會成全你的夙願。」

 

徐離劫站起身來,走向門庭。

 

 

 

「我的夙願?」

 

「嗯。十年來,你一直想做的事,成為徐離氏唯一家主。」

 

「有你在,怎麼可能?」

 

 

 

徐離劫停了一下腳步,卻終究還是沒有回答徐離戮的話,邁步離開輔國公府。


徐離戮沒有料到
,他是徐離劫失蹤前,最後見的人







2018-12-06 22:20:59

徐離劫是勝曼的王夫,難道妻子不該知道先生的來去?

版主回應
她在忙交接,而徐離劫是突然消失的⋯⋯ 2018-12-06 23: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