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20:15:42陳跡

忘土94---裸女



沉溺在鮮血的滾燙和撕天裂地的創痛中,也許是習慣了,也許是知覺隨著生命能源漸漸流逝,天誅視線由紅轉黑,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黑暗中不停往下墜,這暗淵沒有底。

從絕望,而麻木,而完全失去知覺,完全得,彷佛這個叫做霞色或天誅的靈魂,從未出現在人世間。


刑戚死了,死得如此突然。他生前未立儲君,各權臣蠢蠢欲動,希望自己所擁立的皇子能取得白帝之位,確保自己的權力不墜,趁機除去政敵。


也因此,沒有人想在這一場奪嫡之戰中缺席。隨刑戚遠征北原的諸臣這麼打算,當然包括原本鎮守北原的刑刃。


為了挾兵自重,諸臣將軍隊全都帶回西嶽,以防情勢生變,手中尚有軍隊作為籌碼。


刀劍就是實力,軍隊就是權力。



當西嶽軍浩浩蕩蕩從北原回師,南荒大君神照深知其鋒不可觸的道理,將南荒軍從忘川邊撤回,並給了西嶽一個明知是鬼話,卻不得不接受的答案。


知道白帝親征北原,並為在北原死難的皇弟神無復仇,南荒軍特來共襄盛舉,助西嶽一臂之力。


內部衝突一觸即發,現在不是和神照衝突的好時機,對南荒,只能安撫,只能接受。


一切等新白帝即位再談。




黑雁軍不可置信的狐疑神情尚未褪去,就得開始投入重建昧谷的工作。




「叔公曾卜卦,卦象顯示復國大業,將成就在壬氏手上,或許,就是這個意思.......


舞影知道癸明為天誅的狀況心急如焚。雖然西嶽極力封鎖刑戚死因,但她和癸明都清楚,除了天誅,沒人殺得了刑戚。


「癸明......你去吧,這裏,我應付得來......




「謝謝妳,公主.......


癸明跨上雪熊,朝西嶽軍的方向奔去!


打從獲悉刑戚死訊的一刻,癸明就想離開昧谷,直闖西嶽營寨!


可為了北原,為了雁翱,在情在義,他不能丟下舞影不管!


直到西嶽軍完全撤退,證實刑戚死訊並非虛假,黑雁軍解除了危機,他才跨上雪熊,直闖西嶽險境!




癸明跟著開明獸的爪印和軍隊車轍一路向西,都不見天誅的蹤影。


如果天誅活著,那真是共工庇佑,不論用什麼辦法,癸明也要將她帶離西嶽軍隊!


但以天誅犯下弒殺白帝的罪名來看,前者希望似乎渺茫。


如果,為了報仇,他們殺了天誅,那麼死要見屍,如能來得及將她的身體送進水裏,就有重生的機會!


如果,來不及將她送進水裏,天誅因而死去,那麼,忘土之上,再不會有癸明這個名字!

 

 


她的天地一片黑暗,沒有半點光,沒有任何生物、形體、聲音,只有她自己。


這,這是哪裡?

她站起身來,在黑暗中四處摸索。她的手接觸的儘是空虛,摸不到盡頭。


自己是站著,但腳仍舊踏不到地,在這片神秘幽靜的黑暗之中,她毫無依靠。


只有她自己。




這,到底是哪裡?其他人呢?


她開始惶亂奔跑,漫無方向地跑,希望能跑出這片黑暗。弄清楚,這沒頭沒腦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漸漸的,在一片寧謐的黑暗之中,出現了聲響。那是她激動的心跳與喘息聲!


然後,她聽見一陣潺潺,類似水流的聲音。起先模糊,越來越清楚,甚至,掩過她巨大的心跳聲!


她定下身子,仔細辨識水流聲的來向!


繼續,她向水流聲的來向跑去,突然,一陣白光刺破黑幕而來,紮得她睜不開眼!

 

 

 

「唔........


她起手臂,擋在面前,想擋掉那陣令她雙眼極度痛楚的光線,孰料雙眼的不適解除後,臂上卻傳來一陣溫熱的刺痛!

 

 

「啊!


她下意識地跳開!接著,她立定,腳下,卻有堅硬的踏實感。

 

 

張開眼睛,身旁是隨水漂流的柔軟水草,還有魚蝦,腳下踩的,是堅硬的卵石。


她捂住上臂疼痛處,一陣鮮紅如同夕暉,在水裏迅速暈染開來!

 

 


「痛........


她捂住自己的傷口,放下手臂,卻見與自己相對而立,是一名全身赤裸的少女。


她下意識地看看自己,發現自己同樣一絲不掛。


她們都在水裏,黑色長髮像黛青色的水草,溫柔地逐水而流。


她看看自己的手,空無一物,除了手臂上不斷湧出的血。

 


對面那名少女,右手拿著一把刀!



「是妳......是妳砍的?


她舉起手臂上的傷處,向著裸身少女問。


裸身少女沒說話,沒表情,用雙手舉起刀,朝她頸子削來!


但來勢軟弱無力,她懷疑,若不是水中浮力,憑裸身少女的氣力,能不能舉起這柄刀都是問題。


她搖搖頭,輕易地推開裸身少女的刀,只輕輕用力。

 

 

但裸身少女卻辟易數步,倒在河床上!


裸身少女看著她,眼神無力,她無法判讀那樣的眼神代表什麼心緒。應該說,裸身少女虛弱得無法從眼神中表達情緒。


只是,握著刀的手,始終不放!




「妳想殺我?......自不量力.......


她憐憫地看著倒在河床上,卻掙扎著爬不起來的裸身少女。


......我問妳,我是誰?又怎麼會在這裏?

 

 


裸身少女沒發出聲音,但她原本緊閉的唇動了幾動。


不知道,看那唇形,似乎是這三個字。




「那妳打算怎麼辦?

 

她又問。



「殺妳......

 

裸身少女又綻出唇形。




「想殺我,然後,完全取代我?可惜.......妳太弱了,殺不了我.......

 

她搖搖頭,連與裸身少女談談都懶。於是,朝河對岸的方向走。




......我到底是誰.......我到底是誰......我到底是誰.......

一面走,一面喃喃自語,直到浮出水面,消失蹤影。



上一篇:忘土93---血洗

下一篇:忘土95---尋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