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3 15:59:40陳跡

細作4---路見不平

淥州麒麟山腳下,有個臨淥城。臨淥城的的規模不大,卻是麒麟山腳下最熱鬧的城。街上行人來來去去,路旁店鋪,攤販么喝聲,絡繹不絕。因為地近邊疆,甚至有不少來自異族的皮件、兵器販子,形成各族兼容並蓄的特異畫面。

一名俊美的華服公子,神彩雋朗,步履沉穩,在臨淥城裡街道上信步而行。

出眾的樣貌,在臨淥這樣鄉下地方吸引不少目光。

「這就是臨淥城......雖然比起州治淥陽城還差了一些,人口也少些,還算是個熱鬧城鎮......選擇隱居在這裡,也許就是古人所說的,大隱隱於市吧......

華服公子自言自語著。

為了某種目的,他來到臨淥城。

其實,他的秘密任務已經進入尾聲。



突然,一陣呼救聲,劃破嘈雜的市街。

華服公子放眼望去,前方,圍了群漢子!

百姓似乎對這樣的情況已經司空見慣,機警地紛紛走避。

而呼救聲,似乎是從那群漢子身前發送出來的!



「這傢伙,要你拿了錢走人,在市集喳呼什麼?不識好歹!給我打瘸了!叫他一輩子爬在地上,翻不得身!

領頭的漢子一下令,四周壯漢們圍上,拳腳朝倒地年輕人直招呼!

那年輕人渾身是傷,早已站不起身。在壯漢們的拳腳下推來倒去,口中卻兀自不屈。

「做官的......就可以殺人麼?.........我妹妹在縣衙裡......死得不明不白......錢,都是那個貪官搜刮來的民脂民膏......我才不要........我要真相......要一個公道........

雖然壯漢們的拳腳么喝聲很大,但年輕人的聲音卻十分清楚。

.....那貪官為何要給錢安撫.......莫不是心虛了.......怕事情鬧大......我就偏要....偏要鬧大事情........



華服公子一旁靜立了會。從年輕人口中,大概知曉了事情的緣由。

他是州治淥陽人,關於臨淥縣令為人如何,他略有耳聞。這年輕人說的話十分可信。再加上這群以多凌少,濫用暴力的漢子,讓他的心更偏向年輕人這頭。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此乃大丈夫所為。


「住手。」

華服公子開了口,聲音沉穩,雖不是大么大喝,卻十分清晰。如果不是有內力修為的人,斷不能如此。



聽見制止的聲音,毆人的壯漢們停下手,不知所措地看著首領。


「小子,少管閒事才能活得長。」

那漢子首領不悅。抬起下巴,傲慢地朝華服公子道。

觀察到這傢伙身上沒有兵器,只一柄摺扇,讓漢子首領有恃無恐。

狗仗人勢,有縣令那麼強硬的後台撐腰,自然目中無人。



「是嗎?人生於世,憂患實多,在下也不想活太長就麻煩各位高抬貴手,給在下個解脫.......

華服公子搖動手中摺扇,從容笑道。



漢子首領見公子神情,威脅無用,氣得脹紅了臉,當下喝道。

「連大人的事也敢管!來人,先解決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當下眾人轉移箭垛,朝華服公子湧去!

但見華服公子也不動手,左閃右避,以扇格擋,眾人無法得手,攻得更急!

對手一急,更顯得華服公子從容不迫!



混戰之中,沒人注意到,一旁的暗巷口,有一雙水盈盈的美麗眼睛,將視線朝這場混戰投射而來。

「小姐,妳看得出來,那公子的武功是什麼路子?

暗巷裡,年約十五六歲,穿著灰藍衫子,還梳著雙髻的丫環問。

丫環明白,小姐雖然身為醫術世家的千金小姐,受的是大家閨秀的教育,平時與江湖無涉,但對於武功招術,江湖軼事頗感興趣,只是在老爺夫人的反對之下,不敢表現罷了。

「不知道,他只是閃,沒能看出招式。」

穿著嫩黃衫子,年約十六七歲的美貌姑娘,目不稍瞬地回答。



「這種小地方,哪會有什麼達官貴人,武林高手到訪,真是奇怪。」

丫環自言自語。

「阿陵,話多了些。」

小姐制止了她,繼續專心地,將視線鎖在華服公子身上。



時間一久,漢子們體力消耗泰半氣喘吁吁,依舊沒能得手。

華服公子氣定神閑,臉不紅,氣不喘。

「來呀!拔刀!給我砍了他!

無法得手,漢子們拔出腰間的刀,痛下殺着!

公子只有一柄摺扇!

見情勢轉危,小姐眉頭蹙了一下。



華服公子身法極快,不一會兒,扇柄將眾人大刀打落在地!

漢子首領心有不甘,拾起大刀,朝華服公子身後猛力突襲!

公子聽聲辨位,一揚扇,扇中飛針,刺中了漢子手腕,長刀應聲落地!




「雪地銀針!是唐家堡的人!

小姐與漢子們,幾乎同時叫出聲來!

在淥州,誰不認得唐家堡的暗器?



「唐家堡的人......不能得罪,快走......

雖是朝廷的人,對江湖勢力仍有所了解,何況現在的唐家堡首領凝雪夫人背後,更有朝廷齊王的勢力。漢子們見狀,扶起首領,七手八腳,步履慌亂地想離開現場。



「等等!

華服公子毫髮無傷,喚住了眾人。



「公......公子,小人有眼無珠,衝撞了公子,公子饒命........

漢子們面面相覷,索性跪地求饒。

不說朝廷勢力,要是中了唐家堡暗器,痛癢潰爛事小,沒命是常態。

唐家堡的人,是惹不起的毒蠍。



相形於方才凶神惡煞的嘴臉,華服公子見眾人求饒的窘態,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跑得這樣快,血行加速,毒發更快........不要命了麼?喏,這是解藥.......

將解藥擲到他們跟前,漢子們連連稱謝,逃命去了。



公子朝負傷頗重的年輕人走去,將他扶起。

「兄弟,你怎麼樣?


年輕人喘著息,說不出一句話。



「附近有大夫麼?

公子撐著年輕人,朝路人問道。

鮮血染紅了他的長袍。



見惡漢遠走,鬆了口氣,黃衫姑娘從暗巷走出。

「我就是大夫。」

姑娘盈盈笑道。


上一篇:細作3---圓桌會議

下一篇:細作5---唐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