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10:03:08陳跡

青衫隱48---命運的絲繩

那夜,失了蹤的玄霄,一直沒有回到瓊華。

就當他是,為玄震的死謝罪吧。

這麼一來,雙修進度擱置,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我真的能不在乎玄霄的死活麼?

真實的自己,原是被自己厭憎著的魘妖,二十年來所信仰的一切徹底崩解,孤身一人的他該如何自處?

 


現在的玄霄,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吧?

身體、心理都受了重傷的他,會去哪裡呢?瓊華是他唯一的家……

他的貼心,他的狠辣,他的脆弱,我到底該關心他,還是將他棄置不顧?

 


想到玄霄,我就很煩,很煩,可以不想麼?

我的腦子無情地拒絕了我,再怎麼掙扎也是惘然。



唯一能稍微轉移我注意的,就是夙玉了吧?

我從懷裡掏出從歸邪身上得來的帝女翡翠,上頭的『鳳凰長離』四個隸字即將大功告成。

取出昆吾刀,做最後的修飾。



我曾落失了一塊一模一樣的,在夙玉與玄霄琴瑟和鳴之時。

這次,夙玉會接受嗎?




.......天青師兄!

夙玉推開門,來到我面前。



…….………….

我不小心劃傷了拇指,昆吾刀鏗然掉落!



........你在做什麼?


夙玉看著我的左手,持一枚碧藍色的玉珩,上頭染著紅色的血跡。

 


.....師兄.....你受傷了?



「沒......沒什麼.......

我趕緊將那枚玉珩藏到身後!



......那是什麼?


夙玉將手朝我身後伸來,我左閃右躲,就是不給她看那枚玉珩!

 


也許,我心底害怕著。怕她不願意接受,到時傷的,也許不只是我的手指。



「沒什麼......夙玉妳別鬧了!

我只剩下一隻手,又得握住玉珩,心裡一急。

......待會又裂了怎麼辦?



「什麼裂了?那是.......帝女翡翠麼?你的手怎麼流血了?

夙玉來拉我還淌著血的右手。

......我都看見了.....師兄你別瞞我......

 


她取出絹帕,擦去血跡,按住我拇指上的傷口,做簡單的包紮,動作及其輕柔,怕弄痛了我。

 

這樣的夙玉,好溫柔。


 

這樣的溫柔,可以為我獨有嗎?



我靜靜地看著她,暖紅色的燭光閃著她的嫣紅的俏臉,美不可言。

 


.....歸邪的,帝女翡翠.....

我將玉珩,從身後拿了出來,遞至夙玉面前。



夙玉遲疑了會,接過帝女翡翠。



「原來是圓的.......



「玉痕、玉珩,妳的名字......

我吶吶地說。



玉痕,玉珩,所以,我將這塊璧,改成了珩。

 



「我曾打破一塊,能夠再得到這塊,真是太好了.....

我苦笑著。




她將玉珩翻過身來,正面,刻了四個正隸字。

鳳凰長離。



「這是......你要送給我的?

夙玉的聲音有些哽咽。


.....不是野君,不是觀諱,總名長離,長相離著......妳永遠不會孤單的......

只要妳願意,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

 



……師兄...........

夙玉握著剛刻成的玉珩,幽幽歎了口氣。

我的血,漫開在字跡的縫隙裡。

與其說是高興,夙玉的神情,有著更多的為難。

我知道原因…….如果我是玄霄,那該有多好,是不是?



......我第一次看見妳,妳就像鳳凰花那樣嬌豔.......我忍不住,刻了第一只玉珩。可惜它碎了......


......怎麼碎了呢?



.....在醉花蔭......我再沒回去過了,不知屍首還在不在。」

我笑得難看,跟心裡一般苦澀。



「師兄...........

也許,她是想起來,我第一次約她去醉花蔭發生的事,霎時紅了眼眶。



「夙玉,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走向窗前,沈浸於月光,沈浸於一段故事。

.....妳眼裡只有師哥.....從妳上瓊華的第一天起......

......只是,我老是出錯……所以,我告訴自己,也許這次,我的感覺還是出錯了,妳其實不喜歡師哥......

.....呵呵.....沒想到這次,我靈感還挺準的.....



「天青.....

夙玉來到我身後,止了步。雖然近得能聽見她的呼吸,卻始終保持著距離。

因為,我不是玄霄吧。



「也許.....玄震師兄說得對,我反對你們雙修,是不是因為內心嫉妒呢?

我仍慘笑,自我解嘲地搖頭。



.....玄霄心裡有個人........對不對?」

身後的夙玉,悠悠開了口。



......…….

當然,我是這般喜歡著她,玄霄也是一樣的。

夙玉也知道,玄霄喜歡著她?原來,玄霄表現得那樣明顯,不像我想的悶。

 

 

 

「天青,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不就是妳麼?

 

我靜默著,沒有回答。

 

 

 

「我覺得,那個人,並不是我。」

 

夙玉聲音發顫。

 

 

 

怎麼會?夙玉的話,讓我心底猛然一砰!

 

但是,我想不到,除了夙玉,還有其他任何的可能性。

 



.....我知道,師哥什麼都好,我比不上他......夙玉.....我還有機會麼?



沉靜,籠罩上我的背,很久。

 


夙玉沒有回答,連敷衍都沒有。


 

好吧,我明白。

我不能強迫妳喜歡我,就像你無法強迫我不喜歡妳一樣。



......收下它,笑一個,表示喜歡…….就當獎勵我的辛勞,好麼?

我回過頭,強迫自己笑得淡然,彷彿不曾介懷。

這樣,夙玉也會舒坦些吧?我不願意自己成為她心裡的負擔。



……師兄……對不起,我不能…….

她將玉珩還給我,卻不敢看我,掩面奔出房門!



我不想逼她,靜靜將玉珩收進懷裡,將那顆送不出的心,貼肉收藏。



次日,一如往常,瓊華派所有弟子在早課期間齊聚正殿,聽師父的訓示。

夙玉的眼睛腫腫的,也許是昨晚沒睡好。

 


師父說什麼,我一句也沒聽進去。心裡只想,課後再向夙玉道歉吧,是我害她沒睡好,一定是的。



早課進行至一半,師父如蒼蠅般嗡嗡不停的訓示,突然停了下來。

我抬起頭看師父,只見他朝著諸弟子背後,正殿大門的方向,直直地望。

 


一些認真的師兄弟早察覺師父的異樣,循著他的視線回頭。


正殿引起一陣竊竊私語的騷動!



我跟著好奇地回過頭看,站在正殿門口的,是一道在我認知裡,不可能出現的身影!

是玄霄!



「玄霄……玄霄回來了……..

殿上許多師兄弟禁不住喊了出來,就像看見心目中的偶像或英雄那樣興奮難抑!

玄霄殺光山下的魘妖,回到瓊華來了!



我定定地看著毫髮無損的玄霄,身體顫抖。

有驚訝,也有憤怒…….或許也跟其他師兄弟一樣雜著一絲興奮…..我不知道。



玄霄走向殿前師父的方向,步履從容,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他一直看著師父,旁若無人,直到來到我身前,才施捨了我一眼,若有深意。



「徒兒多日未歸,讓師父擔心了,特此謝罪。」

玄霄朝師父深深一揖。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為剷除魘妖盡心盡力,何罪之有呢?

師父扶起玄霄,又對著諸弟子,大大褒揚了玄霄一番。

一個特意掩蓋,一個裝聾作啞,配合得天衣無縫,這裡到底是瓊華派還是梨園?



師父讓玄霄歸隊。玄震的位置現在由夙瑤頂替,玄霄站在夙瑤原本的位置。

在我身邊。


 

我真想一走了之,煩死了!

這下,我開始聽師父說話。等他說完,就衝出瓊華正殿,一刻也不願待下!




散會後,我御劍,朝捲雲台飛去!

就讓下頭的人去熙熙攘攘吧!捲雲台人最少,此刻的我,不想聽瓊華派任何一人說話!

躺在捲雲台上,今天的風很大,天空卻沒有一絲雲,是明朗的天青色,這會讓我心情好些。



「天青。」

玄霄的聲音,在我上頭響起。

我最不想見的人來了!

側過身子,我假裝睡覺。



「還在氣我?

我身邊的草窸窣地動了幾下,玄霄這傢伙,忝不知恥地坐在我身後。



「氣?那可是一條人命,是生氣可以解決的嗎?

我仍背對著他閉眼,不想看見他。

「我求過你。」



「我沒有其他選擇。」

玄霄道。



「你不需要解釋,我說過不會原諒你!」

我冷笑一聲。

「在眾目睽睽之下,你還敢回來?你就不怕我把玄震的死因公諸於世?



「不怕。」

玄霄將手,搭在我肩上。

「很奇怪,這麼嚴重的事,我得知後,想到的卻不是自己。」



我將玄霄的手揮開,不耐煩地坐起。



「自己的真實身分,竟然是二十年來最深惡痛絕的魘妖,我應該天旋地轉,風雲變色,不是嗎?

「可是,我竟然沒有……..



不要說玄霄自己,他對這件事態度的平靜,我也很意外。

 


「得知後,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你。」

玄霄仰望青天。

……..你會不會背叛我?



我怔了一會。

我的態度如何這是小事,你是魘妖這件事才值得崩潰啊!



「在以前,我不會。」

我理智地回答。

「但你殺了玄震……我說過不會原諒你,你還敢回來?難道不怕我已經把玄震的死因公佈,你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叛徒?



.....不怕.....我把我的命交給你。」

風吹不散玄霄的聲音。

……….你隱瞞,我生,你背叛,我死........決不後悔。」



「你………

我倏地坐起身,看見玄霄的眼神,是一派執拗的澄明。

………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不耐煩地站起身,不明白玄霄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把命懸一線的絲繩,交到我的手上?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只是一直抗拒著不去明白……

玄霄抓住我的手腕,眼神熱切,閃著渴求的光。

「天青,不要看別人……我就在這裡在這裡,你看見了麼?



這麼大一個人我當然看見了,這是什麼問題?



……..你瘋了麼?


 

我重重甩開他的手,退了幾步,與他保持距離。

此刻的玄霄,很危險很危險。下意識這麼告訴我。

 

 

 

再不走,他也要把我弄瘋了!

 


……..夙玉她,很擔心你的安危,去見見她吧………




玄霄的心意,我也許明白,也許不明白。但此刻,我只想逃離這一切!

我祭起長劍,將他丟在風勢峭急的捲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