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03:00:06陳跡

射手之箭104—-風中的少女



雪越下越大,韓拓載著可漪,回民宿收拾行李。

 

 

 

「三星期以來........妳住這樣的地方?

 

一陣霉味撲鼻,韓拓進門時,還被門框撞了一大下,眼冒金星。

 

 

「是啊,還好,我嫁到韓家前,住的地方就差不多這樣.......

 

可漪摺衣服,將衣服塞到包包裡,一面回答。

 

 

 

「該死的柯恩太太,知道妳來,竟然不告訴我,讓妳住這樣的地方......

 

韓拓接過可漪整理好的大包包。

 

 

 

「柯恩太太,是你家那位包太太嗎?

 

可漪背起隨身包包,跟著韓拓走出房門。

 

 

 

「什麼包太太?

 

韓拓一手提行李,另一手回過頭,牽著可漪。

 

 

 

「包青天太太......

 

可漪吐了吐舌。

 

「看起來鐵面無私,嚇死人了,我都不敢跟她多說話........

 

 

 

「包太太阿,這名字不錯,比柯恩太太好記,就叫她包太太好了......

 

韓拓笑笑。

 

「其實包太太是個好人,做事一絲不苟,我不在家的時間很長,把家交給她,我很放心........

 

 

 

回到車上,韓拓發動車子。

 

又是那枚,熟悉的肯隆鎖圈。

 

 

 

「為什麼不在家的時間很長呢?

 

可漪小心翼翼地問。

 

 

 

「因為忙.......

 

韓拓看了可漪一眼,似乎有所疑惑,趁隙捏了可漪鼻子一下!

 

「在想什麼阿........以為我去約會,嗯?

 

 

 

「有什麼好忙的?你一個人在英國,有約會很正常......

 

可漪努努嘴。

 

 

 

「好吧,告訴妳,我在英國做些什麼......第一、翔威和BW有合約,我成了翔威在歐洲的代表,也就是,歐洲部經理,所以,前三星期,我得到德國開會。」

 

「第二、我和碩論指導教授合作,研發體育器材,有自己的公司。我是行政上的負責人,職稱是董座,教授是榮譽顧問,所有的事都落到我頭上,為了開發市場,一天到晚出差。」

 

「第三、我的藍海漫遊,小林和孟筠代行其事,但總經理仍是我,那是我的私人產業,所以,我每天晚上九點過後,都得用視訊和小林開會.......藍海漫遊每月穩定獲益,經營體系已經成熟.....下個月我會再到法國馬賽一趟,談收購飯店事宜,循藍海漫遊模式來經營.........

 

「如果妳是我,有時間約會嗎?

 

韓拓苦笑。

 

 

 

「幹麻這麼拚命?你一個人,哪花得了這麼多錢?

 

可漪抱怨道。

 

 

 

「誰叫我喜歡上一個拜金的女人,不多賺些,怎麼把她找回來?

 

韓拓一面揶揄可漪,同時打擋的左手,握住可漪滑膩的右手。

 

「我一直在等機會,做好準備,也等妳回心轉意.......我知道,妳一定會回心轉意,到時,我就接妳過來.......

 

 

 

「就算你流落街頭,我還是會來英國。」

 

可漪抬眼看著韓拓,眼神晶瑩閃爍。

 

「我已經想通了,不再為什麼責不責任綁住自己。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就算大家認為,這快樂是偷來的.......我寧願有你的一天........也不要沒有你的永生.........

 

堅守原則的結果,換來的是韓揚的折磨。

 

這一次,豁出去,可漪早已義無反顧!

 

 

 

「可漪........

 

韓拓情生意動。

 

「如果不是為了開車,我現在......好想抱妳.........

 

 

 

回到別墅,柯恩太太前來應門。

 

見韓拓與可漪手挽著手,柯恩太太臉色稍緩。

 

年輕富有的boss從沒帶女人回來,原來,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既然這位小姐,是boss喜歡的人,柯恩太太也愛屋及烏,對可漪的態度不再冷峻。

 

 

 

 

「來吃烤雞吧.......今天是迷迭香口味的。」

 

柯恩太太綻出一絲笑容。

 

 

 

「謝謝妳,包太太........

 

可漪脫口而出,馬上察覺自己說錯了話,神情尷尬。

 

 

 

「小姐,我姓柯恩。」

 

柯恩太太耐著性子,向可漪介紹自己。

 

 

 

「包太太好聽,包在台灣,是能幹的意思.....

 

韓拓為了圓場,胡謅一通。

 

可漪瞪了韓拓一眼,說謊真不必打草稿。

 

 

 

「是嗎?原來是讚美。那麼田小姐,妳可以叫我包太太。」

 

柯恩太太點點頭,往廚房張羅去了。

 

 

 

韓拓拉著可漪,來到客廳火爐前取暖。

 

走進客廳,可漪呆住了。

 

迎面一幅原木裱框畫,好熟悉。

 

那幅賣了三萬歐元的,風中的少女!

 

 

 

可漪奔向畫前!

 

 

 

「怎麼會在這裡?

 

可漪不敢相信,仔細端詳,真是出自自己的手筆!

 

 

 

「因為,我就是買主。」

 

韓拓從背後擁住可漪,一齊站在畫前。

 

「我記得這幅畫,少女是妳,男孩是我。這是屬於我們的畫,怎麼可以讓別人買去?

 

 

 

「你......你瘋了麼?我的畫,怎值三萬歐元?

 

可漪口中罵著,卻感到無比窩心。

 

 

 

「回憶,是無價的......三萬歐元又算什麼?

 

韓拓在可漪耳邊輕道。

 

「我想妳的時候,就對這幅畫說話,問它,妳什麼時候才會答應,來到我身邊...它這麼靈驗......三萬歐元便宜了我.......

 

 

 

包太太從廚房走出,看韓拓與可漪兩人站在畫前。

 

boss是怪人,老對著那幅畫說話。

 

帶回來的田小姐也是怪人,兩人一起對著畫說話。

 

 

 

boss,田小姐,烤雞好了,快來吃吧。」

 

包太太將烤雞移到客廳來,大家可以一面吃,一面取暖。

 

 

 

好久沒吃過這麼豐盛的一餐了。可漪老實不客氣地狼吞虎嚥,韓拓不以為忤,更多的是感動。他知道,為了等他三星期以來,可漪是餓壞了。

 

 

 

這晚,韓拓與可漪相擁入眠。

 

韓拓的床好大好軟,可漪在韓拓懷裡,睡得香甜。

 

一方面是累了,一方面,自從田鵬離家後,心中有陰影的可漪,從沒睡得這樣沉,這樣舒服過。

 

在韓拓身邊,什麼也不用想,不用去擔心。

 

 

 

接下來的日子,可漪申請進入倫敦大學就讀藝術研究所,成為韓拓的學妹。

 

可漪專心地上課,準備論文,過著單純的學生生活。不再濃妝豔抹,一張素淨的臉,綁著兩條辮子,就像個清純女學生。

 

不久,韓拓的客廳,掛滿了可漪的畫。

 

韓拓再忙,都會親自開車,送可漪去上學。如果時間允許,也會抽空載可漪回家,再回公司上班。

 

若沒空,可漪也有她專屬的司機兼保鑣,一位從蘇格蘭場退役的菁英刑警,總之韓拓不放心,讓可漪一人獨自行動。

 

 

 

 

彷彿為了彌補過去的空白,韓拓即使延遲工作,總會抽出時間,帶著可漪到處去玩。

 

法國的羅浮宮美術館,蔚藍海岸玩風帆,米蘭Shopping名牌,羅馬競技場,巴塞隆納鬥牛節,北歐看極光,還有愛琴海景的豪華酒店,三天三夜不出房門......歐洲各地名勝,都留下他們的足跡。

 

韓拓會將沿途的美景用V8拍下來,更重要的是,拍下那個只知道笑,不懂得哭的可漪。

 

然後,在客廳裡放著看,一面回憶途中有趣的事,而後相視而笑。

 

 

 

和小林視訊會議時,可漪會坐在韓拓腿上,和小林及孟筠打招呼,告訴他們,自己過得多快樂。

 

忍到開完會後,韓拓就會迫不及待,把可漪抱上床。

 

 

 

田小姐來以後,boss快樂許多。

 

包太太想。

 

再加上,可漪會做菜。時常和包太太交流心得,有時乾脆讓包太太休息,可漪親自下廚,做給韓拓和包太太吃。

 

韓拓工作忙時,家裡就剩包太太和可漪,兩人相處機會也多。

 

家裡氣氛不再冷清,一片和樂融融,不知不覺,把可漪當成女兒一般看待。

 

 

 

離開台灣,已將近一年的時間。

 

時間在平靜與滿足間流逝。轉眼間,韓拓的事業版圖,多了間馬賽藍海漫遊酒店,可漪也即將修完學業,取得碩士學位。

 

 

Joseph (子樵) 2017-12-12 12:46:02

ˊ這篇真是浪漫甜美感人。
這種芬圍妳也寫得很好。
真不想看預告的悲劇收場。

林步竹 2017-12-06 09:59:20

陳跡真是天才美女作家,感謝妳的指教。他﹝林步竹﹞中等身材,是個東方美男子,二十六歲,濃眉、大眼、高鼻樑。

版主回應
26歲啊⋯⋯年輕真好。 2017-12-06 10: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