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22:51:44陳跡

漢章金劍57---魄凝秋水

七天後.四兒出關.霞光捧著安慶緒帶回來的霹靂木.在冰窖外候著.

窖門轟的一聲開啟.一身雪白.和窖裡的冰幾無差別的四兒.緩緩走出鐵門.

霞光仔細端詳著四兒.

---
臉色蒼白了些.瘦削了些.除此之外.沒有什麼改變.

霞光鬆了口氣.



妳看什麼???”

雖然寒意凍僵了臉.唇色蒼白.四兒仍努力擠出一抹微笑.

我以為......在裡面待七天.不死......也得半條命.小姐你沒事.太好了........”

霞光抱緊了霹靂木.


四兒瞥見霞光懷裡.黑黝黝的一截木材.

”......
霹靂木???”

四兒接過霹靂木.輕輕撫摸.

”.......
札克楚的動作還真快.........”



衛將軍原本想等小姐妳出關.可安大人突然返回幽州.衛將軍先回節度使府.”

霞光道.

衛將軍說.小姐妳出關後.先休息休息.別急著鑄劍.鑄劍很累人.......小姐得保重身子.他會盡量抽空.來看小姐.......”



......霞光.衛將軍請我鑄劍之事.別讓其他人知道.”

四兒交代道.

讓安大人知道.對衛將軍和徐家都可能不利........”



我知道.其他人問.我都回答.小姐進冰窖.是初任家督.為了慎重起見.虔誠祭祖.”

霞光點點頭.



聰明.......霞光.......”

說完.四兒捧著霹靂木.往她專屬的.除非允許.不得擅入的劍坊坤爐而去.

到材料室裡.替我取五行金來!”



小姐......妳才剛出冰窖.不聽衛將軍的話.休息一下麼???”

霞光上前阻止.



拖得越久.我身上的氣越弱.霞光.取五行金來!”

四兒冷著聲音.下完命令後.逕入坤爐劍坊.

雖然四兒看起來有些虛弱.但她飭令如山.霞光不得已.只好到材料室的密室裡.取來鑄劍界頂級鋼材.五行金.



小姐.五行金在此.”

霞光進入坤爐.將五行金捧至四兒面前.

此時.四兒早已換上鑄劍時.所穿的黑色匠服.額繫白色綾帶.英氣逼人.

她看了眼前的五行金.與霹靂木一眼.

---
鑄劍行頭都已齊備.


很好.霞光.即刻開爐!”


坤爐劍坊的器械運作了起來.烈火炎炎.將五行金融成液體.再灌入劍模.有了長劍的雛形.接著.冷卻成半固體後.流水帶動鋼錘.反覆捶打劍身.

---
這個步驟重複越多次.劍身質地越純.



而在冷凝的過程當中.每重覆一次.四兒就會咬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在劍身上.泛起一陣腥熱的蒸氣!



小姐.....別這樣........”

與四兒鑄過不少劍.卻沒見過這樣鑄法!霞光驚駭地睜大眼睛.想阻止四兒的自殘行為!

四兒不理霞光.自顧這樣做.這是鑄劍重要程序之一.

---
以劍師的血肉.賦予寶劍靈氣.是有這樣的說法.難道小姐鑄的.正是這樣的寶劍???

---
因為染了四兒的血.冷凝後的銀色光澤.漸漸變成赤金色!


四兒在烈火中揮汗.凝神專注.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霞光想.自從出了冰窖後.向來話不多的小姐.變得更沉默寡言.

她只知道.小姐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她也只能盡力.替小姐服她不方便的勞役.幫助小姐鑄成寶劍.

---
衛將軍要的寶劍.這對小姐來說極其重要.

---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衛將軍.值得小姐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麼???

---
對四兒來說.沒有值不值.只有要不要.


慶應.慶延等.已經拿下長安.朕這趟回來.是為了準備遷都.......到長安去.......”

稱帝後的安祿山.一身扎眼的黃色龍袍.意氣飛揚.英姿勃發.一回幽州.忙命安慶緒來見.

慶緒.遷都的事.就由你負責籌備.越快越好..........”

大燕軍勢如破竹.大唐宗室甚至逃到川中去.無怪乎安祿山看來春風得意.


安慶緒眉頭一蹙.

---
這樣下去.天下將會落入安祿山之手.不行.我得加快腳步.......


.....義父大人.”


還叫義父大人???”

安祿山斜乜了安慶緒一眼.


”.........
.父皇........”

安慶緒機警地立刻改口.安祿山龍心大悅.拍拍著安慶緒的肩.

.我諸子中.就你慶緒最得我心.你又是我當眾冊封的長子.大燕太子之位非你莫屬......好好替朕策劃.朕的江山.也就是你的江山.知道麼???”


安慶緒沉默.


怎麼.不開心麼???我就喜歡你這樣.不忮不求.不把世俗名位看在眼裡.這樣的人.很難被收買.自然不會出賣我.......和我其他的義子.是大不相同哪.........”

安祿山暢笑道.

可別怪父皇不像厚賞其他義兄弟那樣........沒有給你任何賞賜.這太子之位.就是最好的賞賜了!”


安慶緒依舊沉默.安祿山對他越是討好.他越感到厭惡.

---
厭惡安祿山的鄉愿.還有.自己的無能.....


---
魄凝秋水.血鑄金劍.

四兒心裡.默讀著徐家最高劍境口訣.

---
而進度.也越來越接近完成.

手裡的金劍.已經反覆捶打千次.到達極精純的境界!

千次的冷凝.耗損了冰窖裡泰半萬年寒冰!

血氣的耗損.令四兒的氣色更顯蒼白!


劍芒越趨精亮.四兒容色越是黯淡.

---
我只是累了.

為了安定霞光的心.四兒總是這樣說.


好幾次.霞光看不下去.希望四兒住手.但四兒手下不停.甚至.幾度想把霞光轟出劍爐去!


冬去春來.雪盡蹄輕.劍爐焰中日月長.不知不覺.半年過去.最後一次冷凝.當四兒提出金劍.劍映火光.竟令滿室生輝!


霞光........”

清澈的劍身.映著四兒憔悴的臉.她的頰邊.闌干熱淚.

”.......
.....我終於成功了..........”

說完.激動之餘.體力耗盡的四兒.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