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22:48:38陳跡

漢章金劍56---霹靂木

四兒沐浴後.一襲素衫.不施脂粉.褐色長髮披垂肩膀.看上去.就像一朵盛開在夜闌裡的幽曇.

---
幽曇.向來神秘如斯.明媚如斯.......短暫.亦如斯.



霞光.我要進入冰窖內閉關.祭祖七天.這七天中.不許任何人來打攪我.知道麼???”

四兒吩咐霞光.

這七天.家中大小事.暫委叔公徐庸.還有泰清師哥.一切.等我出關再說.”



小姐.真的不用......給您送吃的麼???”

霞光小心翼翼地問.她感覺得到.四兒將作的.是一件及其重要的事.不容她置喙.

---
可人.真能七天不吃東西麼???尤其.在那個寒冷的冰窖裡.



不能讓世俗榖食濁了我的氣.我只能喝冰窖裡的水.一般人或許不凍死.也要餓死..我是祖宗命定的人選.闖過了這次考驗.才有資格鑄劍.........”

四兒了無懼色.

雖然機會不大.不過.這七天中.如果衛將軍提前達成任務.給我取來霹靂木.妳要好好收藏.等我出關



.小姐.”

霞光領命後.隨著四兒來到冰窖口.目送四兒進入白煙陣陣的窖內.替四兒.關上重重鐵門.



四兒白衣飄然.走到四張牌位之前.斂衽長跪.閉上雙眼.

---
一如她出生之時.四道牌位.泛出凜凜青光!



幽州由他留守.安慶緒明白.他不能離開太久.

幸而幽州並不是主戰場.不若前線兵馬倥傯.勢在燃眉.安慶緒將一干副將喚來.事情交代妥當後.回到李楣處所.

---
月白的家人.住在幽州城郊的一個小農村.安慶緒給了月白家一大箱金子.請他們代為照顧.



楣兒.接下來.我得到武夷山去.”

安慶緒接過月白遞上的熱茶.喝了口.抹抹嘴.

這是上好長白蔘.能固本培元.你長期以來奔波勞頓.不得休息.補補身子........在過去.只有我們皇族才喝得到.功效奇佳.........”

李楣端上她特地.為安慶緒熬煮的蔘湯.

武夷山在福州.很遠.為什麼要去那裡???”


謝謝妳.楣兒.”

曾貴為郡主的李楣給他熬蔘湯.安慶緒有些受寵若驚.這蔘湯.說什麼都要喝完.

---
安慶緒一飲而進.果然一股暖意.從五內向外蔓延.舒服得緊.

兩兩........徐四她答應.替我鑄金劍.可以刺穿入膝之甲的金劍.我得去找霹靂木.給她作劍柄.”


安慶緒說完.李楣沉吟了一會.

---
會有這麼便宜的事???

”......
札克楚.......你是不是答應了她什麼???”



李楣果然冰雪聰明.安慶緒頓了會.

---
反正.楣兒遲早會知道.

”........
我答應她.鑄完劍.我們就成親.......”

楣兒.我答應王爺要照顧妳.這件事.不會因為我和誰成親就改變........”



聽見安慶緒這麼說.月白很緊張.她知道李楣對眼前衛將軍的心意.

上次徐四當家登堂入室.間接證實了她與衛將軍的關係.李楣不說.但月白清楚.李楣是氣極了.也傷心極了.但她的身體.流著屬於大唐皇室尊嚴及好勝的血液.只在衛將軍面前喬裝平靜.

---
徐四肯鑄劍.是報仇的關鍵.她不能要安慶緒背棄對四兒的承諾.對她而言.安祿山死不死一事.同等重要.


”......
札克楚.我知道.現在.你喜歡的.是徐四......我也知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強.....”

李楣紅著眼眶.顫著聲音.

我也知道.就算你和徐四成了親.仍然會遵守對父王的承諾.好好照顧我.......只是.我害怕.........”


李楣的反應.比安慶緒所預期的還要平靜.這讓他對李楣感到愧疚.

---
在遇到四兒之前.他欽慕李楣.他以為.那就是愛.

---
遇到四兒後.他漸漸明白.李楣.是天上一輪明澈無暇的月亮.

---
四兒.是他捧在手裡的一支燭光.

---
當他冷.當他難過.當他不知所措.他所想的.是燃起一支蠟燭.而不是.摘下天上的月亮.



我害怕.徐四會再度.拿刀子.架在我的頸子上........”

李楣的話.直刺安慶緒.對四兒的心結.

---
她知道這一點.連安慶緒都沒法對她作下保證.

---
安慶緒沒法.控制徐四兒不殺人.



李楣的話.讓安慶緒沉默.

---
四兒的個性他很清楚.小時的經歷.身體的殘缺.讓她缺乏安全感.

---
她絕容不下李楣.即使他和李楣清清白白.

---
他能為了一念好惡.就棄李楣於不顧麼???



我會勸她.讓她慢慢改變.等她改變之後.再談成親之事........”

安慶緒原本.就是這樣打算.只是沒在四兒面前說出來.

---
反正拿到劍.報了仇.勸她隨自己離開.不再鑄劍.不再造孽.

---
她曾提過.要自己帶她走.她一定會答應的.



我得走了.......”

喝完了蔘湯.事不宜遲.安慶緒帶上短劍.



札克楚.......”

李楣叫住了他.

”.......
如果沒有徐四.你會愛我麼???........”



札克楚腳步躊躇.

---
李楣的問題.他必須.很認真.很認真地思考.

---
他不想騙人.不想傷人.

---
卻更不想違背自己.


”........
........”

許久.札克楚緩緩吐出這個字.湛藍的眸光依舊清冽.回望了李楣一眼.

”......
只是.......有了兩兩的札克楚.......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札克楚了......”



---
回不去那個抱了.就會愛上的札克楚???

安慶緒的答案.讓李楣恍了神.



不知不覺中.安慶緒的身影消失在屋子裡.徒留一陣蔘香.



武夷山向陽坡.

這是安慶緒第一次來到江南.李楣說過.即使北方早已冰凍三尺.江南仍是鳥語嚶嚶.花紅柳綠.

只一件不好.不同於戈壁的乾熱.江南的溼熱.讓安慶緒頗不能適應.


霹靂木的消息.武夷山上的樵夫.應是最清楚的吧.


安慶緒一身便裝.步行在武夷山的幽徑上.喬木參天.從山谷裡升起一陣隴雲.罩得山頭如夢似幻.無法瞧清山嶺全貌.這讓安慶緒有置身仙鄉的錯覺.

他已在武夷山腳下打聽了三天.也連著兩天上山.沒人知道哪裡有霹靂木.

安慶緒不死心.他並非急躁之人.若非四兒願意為他鑄劍.在無計可施下.就算要他從伊水中撈出漢章金劍.他也肯做.



這天.安慶緒在山間小徑裡.遇上一名年輕樵夫.



小哥.你知道哪裡有霹靂木麼???”

安慶緒上前問道.

那名年輕瞧夫.看了安慶緒一眼.

“………
看你的樣子.不是劍師.也不是方士………..打探霹靂木做什麼???”


看年輕樵夫的反應.應該知道霹靂木的事.安慶緒心頭一振!


一定要劍師.或者方士.才能找霹靂木嗎???”

安慶緒問.

霹靂木吸收了天地正氣.除非你要斬妖除魔.否則一截烤焦的木頭對你來說.有什麼用???”

年輕樵夫理所當然問.



我的朋友.準備鑄一柄神劍.能降妖除魔的劍.需要霹靂木做劍柄.”

安慶緒回答.



這就對了………我爺爺是武夷山年資最深的樵夫.霹靂木的事.曾聽他提過.我帶你回去見他老人家.他也許知道………”

年輕樵夫點點頭.引著安慶緒往山下走去.

---
背上籮筐裡.木枝兀自晃了晃.發出喀喀聲響.在深山裡迴盪.



樵夫的家.是幢簡陋的木屋.頂上覆著茅草.



就是這裡了.”

年輕樵夫延安慶緒入內坐了.一面朝內大喊.

爺爺…..爺爺……….”



什麼事阿???阿光???”

一陣老邁的聲音自內室傳出.那個叫阿光的樵夫連忙走進去.將爺爺攙扶出來.

爺爺.這位兄弟.他說要問霹靂木的事.”



老人自內室而出.身型因年輕時長久負重而痀僂.滿臉皺紋.可雙眼卻綻出一絲光彩.與樵夫身分不盡相符的.智慧的光彩.


霹靂木???年輕人.你為何要問霹靂木???”

老者走到几旁.與安慶緒相對而坐.


晚輩的朋友是名劍師.她想鑄劍.降妖除魔的神劍.”

安慶緒回答.

鑄劍???她是……徐家人麼???”

老者藏在眼紋理的目光.顯得更加明亮.


前輩英明.正是徐家人.”

安慶緒明白.他是找對了人.


是這樣阿…………….距離上次.徐家鑄出神劍.已經六百年了………”

老者嘆了口氣.

這六百年來.徐家盡出市儈之輩.貪生怕死.重利輕義.眼見蒼生殘於戰火.卻不曾盡一份心力.反而助紂為虐………”



前輩……您知道入膝之甲的事???”

安慶緒試探的問.



當然知道………..徐天磐的漢章金劍.上頭嵌的霹靂木.是我陳家先祖陳實.在武夷山上等了三年.才等到一陣驚雷.不偏不倚打上山頂巨木.從巨木上取下來的.”

老者道.

霹靂木上.除了神木精氣.還有天地正氣.借助它的力量.可以加深神劍威力.”



那麼……前輩.哪裡可以找到霹靂木呢???”

安慶緒心中.因為激動.語氣有些顫抖.



想鑄神劍的是誰???”

老者問.


徐家現任當主.徐四.”


原來是徐四啊…….和徐天磐一樣,她的名字.值得流傳……既然她都願意慷慨鑄劍.我又何吝於一截霹靂木呢???”

老者回過頭.對阿光道.

阿光.你到內室裡.將那只黑色寶盒取來.”


阿光轉身入內.不久.捧出一個長三尺許的黑色木匣.


“……
這次.不必等三年了.我三十五歲那年.山上那株兩千年神木遭受雷擊.雖不確定能否再有人用到它.我仍取下一截霹靂木保存著………蒼生有幸.總算派上用場………”

老者打開木匣.是一截不甚起眼的乾黑木料.他要阿光遞給安慶緒.

你取走吧.這節木頭遭雷殛過.早脫了水.沒有腐朽之虞……….”


安慶緒捧過木匣.不敢相信事情竟會如此順利.


得到霹靂木並不難.有人願意鑄劍才困難..........”

老者似乎讀出安慶緒的心思.撫了撫灰白長鬚.

“……….
生靈塗炭的蒼生.不會忘記她的恩澤……..就像遭受入膝之怪肆虐的黎民百姓.永遠不會忘記徐天磐的恩德……..人的肉體會死.但劍師的精神.將隨金屬劍身不朽…………”


是阿.也許這場戰爭.會隨這柄劍的鑄成而結束……….”

這麼說來.四兒的確居功厥偉了.安慶緒這麼解讀老者的話.

---
由四兒與他合力完成. 這將是一件轟轟烈烈.改變歷史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