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 |收藏 0 |推薦 1
2017-06-19 22:37:37陳跡

漢章金劍53---情敵相見

雖然.安慶緒答應了.與四兒成親.

.四兒心裡有個疙瘩.揮之不去.

---
那個讓她在山林間.冒了一夜風寒的原因.



窗外飄起一陣薄雪.

下雪了.........”

李楣喃喃自語.呵出的氣.全都成了白煙.

---
幽州的天候.要冷過長安.

月白.將窗子闔上........”

李楣命令.札克楚給她找來的侍婢.



.小姐.”

一身粗布短衫.約莫十五六來歲的小丫環月白搓了搓手.起了身.將扉扇闔上.

李楣再度低頭.拿起針線.繼續方才未完的工作.

---
等札克楚回來.給他添上這件冬衣.李楣想.



正縫得仔細.柴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
聲音緩慢沉悶.不像是札克楚敲出來的.

---
札克楚的敲門聲較用力.總是急促而響亮.



是誰???”

李楣喊了一聲.

---
無人回應.



月白.瞧瞧是誰???”



是安將軍嗎???”

月白笑問.安慶緒.已經半個月不見人影了.

打開柴扉.外邊景緻除了白.還是白.

引人注目的.那片清冷的白色雪地裡.立著一位.撐著油紙傘.披著紫紅色狐裘的清麗女子.外頭的寒氣.凍得她膚色白皙.幾乎和雪融在一起.

---
然而.她的輪廓深邃.看來不大像漢人女子.



月白愣了會.回報道.

小姐.是個漂亮的胡姬.”



是麼???”

李楣沉吟了會.

外頭下著雪.請她進來吧.”

---
既然是女子.多半不是安祿山派來的.李楣想.


女子斂起紙傘.一跛一跛走進屋內.一雙深井般的褐眸四下環顧.最後.將視線.落在李楣的身上.

---
女子微微欠身.

李楣亦起身回禮.



我叫徐四兒.是幽州徐家的人.冒昧前來.打擾了.”



原來是徐姑娘........月白.奉上熱茶.......”

聽是幽州徐家.李楣眼前一亮.

---
她聽札克楚說過.只有幽州徐家鑄出的神劍.能夠刺穿安祿山身上的入膝之甲.

忙令月白張羅.並延四兒上坐.



面對眼前情敵.四兒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平靜.坐下的同時.她看見桌上.擱了件厚戎冬衣.還連著針線.不禁眉頭一皺.

---
那冬衣頗大.看來.是給札克楚的吧.



這衣裳作工好細緻.”

四兒撫了撫冬衣的邊緣.

”........
姑娘穿得了這麼大的冬衣麼???”



這當然不是給我自己的........它的主人.還沒回來......”

李楣笑道.

對了.徐姑娘.我們素昧平生.不知徐姑娘今日來意........”


四兒抬起她懾人心魂的一雙褐眸.

妳和安慶緒.很熟麼???”


”.....
徐姑娘今日前來.就是想問我這個問題???”

李楣微笑.


我只是想搞清楚.妳和安慶緒.究竟是什麼關係.”

四兒直言不諱.


李楣回視四兒.在四兒眼底.她彷彿看見一團火.

---
只有女人.女人才看得穿.那是團什麼樣的火!


看來.妳應該是安慶緒的朋友......他沒跟你說麼???”

女人可以委曲求全.在很多時候..此時例外.

---
該宣誓主權時.還是得挺身而出.

李楣挺起背脊.


沒有........”

四兒回答.今日前來.她就是想要個答案.


我是他的未婚妻.......我父親在世時做的主........”

李楣笑道.

怎麼徐姑娘是來找札克楚的麼???他出征去了........”


”.........
妳怎麼也知道他的本名???妳爹又是誰.怎麼做的主???札克楚他答應了???”

四兒倏地站起.柳眉緊蹙.


李楣好整以暇地看著四兒.

---
她想的.果真沒錯.

---
這次第.誰沉不住氣.誰就得.敗下陣來.

---
而四兒.卻是關心則亂!


過去在西域.札克楚是我爹的手下........我是李楣.”


李楣的回答.轟得四兒的腦子嗡嗡作響.


”.......
.....不可能......妳不是個舞妓麼???”

四兒指著李楣.顫聲問.

---
如果是其他人.四兒一點也不放在眼裡.

---
可她卻是李楣!讓札克楚從西域到幽州.一路念玆在茲的李楣???



”.......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們.曾經見過面.....那天是妳替我求的情......”

李楣想起了那天筵席上.四兒以客卿身分出席.一身劍師裝扮.英姿颯爽.和今日清麗的模樣多有不同.

我真該謝謝妳.......多虧了妳.我今日才有命活.也多虧了妳.我才能和札克楚久別重逢.........原來徐姑娘.正是我們倆的大恩人.........”

李楣舉起桌上熱茶.

徐姑娘.今日我李楣以茶代酒.多謝徐姑娘仗義相助........”


李楣說的.四兒是她與札克楚兩人的大恩人.這話刺得四兒不舒服.

---
四兒沒有舉杯.


”......
如果.妳真的是李楣.就該知道.札克楚接近安祿山的目的.”

四兒別過臉去.她不想看見李楣得意揚揚的神情.

---
儘管.她覺得李楣並非故意.但瞧著就是不舒服.



知道.札克楚待我情深意重.說什麼.都要替我.殺死安祿山.為我爹報仇!”

李楣的情深意重這四個字.在四兒腦海裡飄來旋去!



”.........
妳贊成他這麼做???”

四兒離開桌旁.一跛一跛.吃力地走近李楣.

這是很危險的事!如果事跡敗露.妳以為札克楚有命活麼???”



看四兒吃力的模樣.李楣的眼神.流露出些許憐憫.夾雜著勝利.得意.似在說.

---
可憐的傢伙.連路都走不好.只能成為人家的包袱.學人談情說愛麼???

從小到大.不知領受過幾回.這種眼神對四兒來說.再熟悉不過.

---
四兒咬著牙.心雖痛.此刻.卻不是認輸的時候.



札克楚足智多謀.武藝高強.他不會有事的.......”

李楣信心滿滿.

我希望他替我報仇......只有他能替我報仇.....”


連他的死活都不顧麼???.........札克楚跌進報仇的深淵裡.還沒殺成安祿山.雙手已先沾滿血腥........他現在.就像陪在老虎身邊.安祿山隨時都能要他的命......”

四兒一拍桌子!


”........
徐姑娘.這是我和札克楚的事.和妳似乎沒有關係........”

李楣離開座位.走了三四步.故意和四兒保持距離.

---
以四兒的腳程.要挪動這三四步.又得露出一跛一跛的醜態.



怎麼沒有關係???札克楚說了.他一從潼關回來.我們就成親!......我才是札克楚的未婚妻!”

四兒顫著聲音.

這是札克楚親口說的.他喜歡的是我!”



”......
是麼???如果他這麼喜歡妳.就該聽妳的話........妳自己去告訴他.要他別報仇........”

雖然相信札克楚不會這樣說.但李楣聽見四兒的話.仍不覺慍怒!



”......
......他不聽我的.......”

四兒壓低了聲音.

---
這是示弱麼???也許.帶著點心虛.在李楣面前.札克楚對自己的愛.是不是那麼堅定???四兒沒了信心!



”........
妳不是說.他喜歡的是妳???怎麼會不聽妳的???”

李楣回應.雙方大有箭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態勢!



”......
他是為妳報的仇.如果妳叫他別報仇.他也許會放棄!”

四兒抬起頭來.

”.......
如果妳真的對他有情.就該勸他放棄報仇.讓他遠離危險.......”



他不肯聽妳的???妳又說他喜歡的是妳???不覺得矛盾麼???”

李楣冷笑.

”......
徐四兒.據我所知.我父親死在安祿山的軍隊手下.那支隊伍用的.是妳們徐家兵器.說起來.我們還是仇人........上次妳出言相救.咱們算扯平.札克楚和我好得很........妳想攪局.只是自取其辱!”



什麼???”

四兒不敢相信.李楣竟然說她自取其辱???



我一定要報仇........為了殺安祿山.我可以當個舞妓.....只要能殺他.我不惜一切代價........”

李楣突然目露凶光.佈滿血絲.

從西域.到幽州.我一個人.妳以為.我是怎麼度過這段日子的???.......司徒敬將軍護我殺出重圍後.身受重傷.撐不了一天就死了.黃沙漫漫.寸草不生的戈壁裡.只有我一個人......四五天找不到一滴水.我昏死在沙漠裡.任太陽烤著我.風沙掩埋我.我以為我就要死了.........”

”.......
如果我死了.和父王團聚.也未嘗不好......可惜.我沒死.......一覺醒來........卻成了.馬賊頭目的小妾..........”

在賊窩那半個月來我過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每天.害怕夜晚的來臨......妳知道那種煎熬麼???”

彷彿跌進無法自拔的泥淖深淵.李楣眼眶含淚.恨意灼人!

四兒沒料到.會從李楣口裡聽見這些慘事.大受震撼.向後跌了幾步!



當我最無助的時候.沒有人伸出援手.....後來賊窩遭到圍剿.我才逃出生天.......一個人在沙漠裡流浪.一無所有.後來被商隊所救.輾轉被賣到舞團裡.隱性埋名.看盡那些商賈巨富的臉色.受他們欺負........我原本想死........可我不甘心......我從雲端一下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這一切.是誰造成的???.......”

徐四兒.妳們徐家正是幫兇!還想要求我.勸札克楚停止報仇???”

李楣熱淚欄杆.她的指責.彷彿告訴四兒.她沒有半點資格.要求李楣和札克楚不能報仇!


---
劍師.與生俱來.罪孽深重......


”.........
聽見這些....很抱歉.........可札克楚是無辜的.......”

看李楣的模樣.同為女人.四兒也不禁紅了眼眶.


這世上.沒有人是無辜的!包括妳.....徐四兒......妳走吧......別讓我下逐客令!”

李楣狠著語氣.



為了報仇.妳可以看札克楚去送死???妳根本不愛他.妳只是利用他!”

四兒不死心.走到李楣面前.拉住她的衣袂.

---
今天.沒說服李楣阻止札克楚報仇.她是不會走的!



我怎麼不愛他???我什麼也沒有了.只有他........”

李楣狠狠甩開四兒的手.讓四兒差點跌倒!



妳要他去報仇.讓他去送死.妳根本不在意失去他.妳只在意妳自己.妳自己的恨!”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不要讓仇恨.讓妳變成一個可怕的人........我可以替妳安排很好的生活.以我們徐家的財力.妳可以恢復以前的富貴生活...........”



”.......
過去了???說得倒輕鬆!妳給我住嘴!我不需要妳這個殺人兇手的假慈悲!”

李楣朝四兒狠狠一推.怕跌倒.四兒扶住桌沿!



李楣.算我求妳.別把札克楚扯進來!”

四兒忍住氣.放低姿態.

---
要命的是.報仇這件事.札克楚完全不聽四兒的.李楣是她最後的希望.



妳現在是怎麼著???向我宣示.妳有多愛札克楚???妳越是這樣.我越不答應!”

四兒的態度激怒李楣.


”........
.既然妳是鐵了心.我也不怕說醜話.等我和札克楚一成親......我不會再讓他來見妳........妳好自為之........”

四兒身子站得挺直.眼神冷冽!



”........
想和我搶札克楚.妳做夢!”

李楣怒極.啪的一聲.在四兒頰上.烙下熱辣辣的掌印!



”.......
敢打我.......妳敢打我........”

四兒氣瘋了.她堂堂鑄劍名家家督.豈容人近身相欺?當下從懷裡掏出一柄短劍.架上李楣粉頸!

答應我不再報仇!否則我殺了妳!”


”.......
妳殺了我.札克楚會恨妳一輩子!”

李楣冷笑.四兒的焦躁正反映了.佔上風的.依然是她李楣.



恨我一輩子.總比要他送命好!”

四兒的劍抵得更近.李楣粉頸上的嫩肉略略凹下.觸感冰冷.



”......
妳幹什麼!”

正相持間.柴門碰的一聲被推開.朝聲音來向看去.

---
門口站的.竟是安慶緒!



---
潼關情勢安定.他連想都不肯多想.便兼程趕回幽州.風塵僕僕.為的.是見四兒一面.以解相思!

---
到了徐家.四兒不在.便直向李楣處探望而來.



可眼前的一幕.令他難以置信!

---
四兒竟然.連李楣都不肯放過!


四兒愣住了.手上的刀亮的扎眼.一時間.她忘了解釋.


”.......
妳又想殺人???”

見四兒侵逼李楣.安慶緒簡直要氣瘋了.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李楣豈不就得死在四兒手中???

---
連自己的親哥哥都能殺.李楣算什麼???

安慶緒扳過四兒的肩.將她甩開.連忙去扶李楣!

---
李楣一附驚魂未定的模樣!


四兒原本就站立不穩.安慶緒這一扳.更是讓她慘跌在地!


然而.安慶緒只看了她一眼.憤怒的一眼.卻連伸手來扶都不願!



妳沒事麼???”

安慶緒扶李楣坐了.上下打量著她.徐家劍利.怕她出了什麼差錯.



札克楚..........我只是.......”

安慶緒的動作.讓四兒的心又酸又痛.

---
他一定.一定是誤會了.我要解釋清楚.........

她舉起短劍撐著地.困難地想站起身.



妳走.......別再出現在這裡!”

看著四兒的動作.安慶緒心裡疼痛.可更令他痛的是.為什麼四兒就是不肯改.



我沒有惡意.我只是來看李楣......希望她勸你別報仇........”

四兒緩著聲音.她希望安慶緒能聽進她每一句話.



”.........
要她勸我???需要用到妳的徐氏匕???”

安慶緒搶上.緊緊握住四兒的雙臂.緊得她好痛好痛.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妳的嫉妒心這麼重.........重到必須殺人......妳讓我...讓我.......”

情緒激動.安慶緒喉頭哽住了.說不出話來.



....我沒有要殺她.札克楚你相信我.我們就要成親了.我不會做出讓你失望的事.......我只是嚇她......我不會傷害她的........你相信我.......”

四兒卑微地懇求.



成親???和妳成親.讓妳繼續嫉妒.欺負楣兒???.......我不會這麼做的.”

安慶緒深吸了口氣.

我答應過王爺......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楣兒........妳走吧.......”

他放開四兒.背對著她.



”.......
你說你喜歡我.要跟我成親.難道是假的???在你心中.李楣比我重要???...........”

安慶緒的背影.讓四兒絕望.她緩緩地退.退到柴門邊.淒然問.



---
怎麼會是假的???為了見她一面.他跑死了三匹馬.未曾休息.

---
正因為不是假的.此刻他心裡的痛.更是真實不偽.

---
為什麼.為什麼長生天.要讓我愛上這樣的妳???



”......
我恨不得.......從來不曾遇見妳.........”

安慶緒的話.讓四兒的心幾乎粉碎!



”......
.........”

再也忍不住.四兒崩潰大哭.哭著逃出小屋.逃出那個.只屬於安慶緒和李楣兩人的世界!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
路痕 2017-06-20 10:31:47

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