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6 08:00:00Tinkle

想讓世界更平和,就得「不重視」這幾類人



武漢肺炎疫情自過年期間到現在已持續2個多月了,這次釀成全球危機,人心惶惶,但撇開感染疾病的風險來說,這個事件的發生,其實帶給我們不少省思,也讓人看到許多太平盛世下看不見的事物。

相較於歐美、日韓等其他各國,台灣已是較平和的狀態,雖然仍有戒備,但不至於影響太大,目前算是有效控制中,但很奇怪的是,打從疫情一爆發,上至官員(尤其在野黨),下至平民百姓,無所不酸不罵,當然每件事都有正反兩面,不是每個措施政策一定是最好,但只要當下狀況利大於弊,我想這是可行的。無奈就是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亂,他們的心思與眼界並非放在全國人民福祉上,而是他們自私的心。



說實在的,這次衛福部長陳時中已經做得算好了,不然也不會後來以部長身份兼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甚至還傳出國外網民連署要他替代WHO總幹事譚德塞,不過我們不用過度的造神與歌功頌德,平心而論,他已經不是踩及格線,而是有可圈可點之處,台灣民眾也是看在眼裡的,外國也多有讚揚,但社會仍然有所動亂,亂源就在於有幾類人,他們平時就是小小的麻煩製造者,一旦大事發生,可能會造成更大的阻礙及毀滅性的扭曲走向!

我這麼說並不誇張,想想如果當初那些惡意的口水淹沒了台灣人的理智,或是促成部長被換,或是指揮官不知換成了誰,今天台灣還能這樣安然嗎?不只是疫情期間,其實平時這類人我們就該敬而遠之(這是比較禮貌但卻消極的做法),甚至應該給予機會教育,讓對方知道這樣對待他人是不被允許的,這樣對整體社會才有真正的幫助,而我所說的那幾類人包括:

 

一、什麼都要嫌

代表人物:上至諸多在野黨政客、下至貪便宜怕麻煩的一般人民、某部分返台台商



還記得一開始疫情爆發,陳時中身為衛福部長壓力一定最大,不只身心俱疲,在記者會上一度哽咽落淚,令人心疼。然而最初武漢包機也被罵、口罩限量也被罵…每每一個決定、一個政策,是經過多少絞盡腦汁的考量及內心糾結的拔河才落下的判斷(一些很瞎且欠缺基本水準的政策不在此討論範圍中),我們可以在事後根據實際狀況來反映、來修正,而不是一推出就罵東罵西,結果事後證明,各國還得拿我們的防疫政策當參考,真的是大大打那些人的臉!

至於台商真的是因疫情發生而成為幾乎與「政客」同樣令人厭惡的黑名詞,雖然不是所有台商都這樣,但因為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社會觀感不是很好,再加上有的台商被隔離還嫌東嫌西,嫌便當不好吃什麼的,抱怨被當成犯人…這些話語都讓人想翻白眼,不少民眾很想叫他們不要回台,就直接留在中國算了(我也是這樣想的)

另外還有不尊重藥師及醫護人員的刁民,我雖然不是醫護人員,但可以感受到他們真的很累很辛苦,去領口罩時我都會說「謝謝」、「你們辛苦了」,我們只是在排隊等候,他們卻得忙得不可開交,而且是每天忙,真不懂為什麼有人忍心對他們雪上加霜的謾罵、羞辱?(看到有人要藥師下跪只因拿錯健保卡,真的很無言…這是把別人看低到什麼程度,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只能說這類人就是那種「你做再好都要嫌」:等一下也要嫌、太慢領不到也要嫌、改成網購也要嫌…這類人如果我們都一一在乎他的要求和感受,真的很累,不如把力氣留在去做更重要、更有意義的事。



二、明明沒有弄懂事情全貌,卻自以為是的批評

代表人物:某些藍營政客、親共藝人、范瑋琪及其護航親友團



武漢肺炎爆發沒多久,行政院長蘇貞昌在1月底就立即宣布口罩限制出口,當時引起不小的反彈,尤其是把「口罩限制出口」和「冷血無情」牽連在一起的那些人,說實在,這兩者我覺得沒有關係,「口罩限制出口」是一種緊急狀態,如果我們今天是全球口罩供應大國可能就說不過去,但今天我們是一個小小的島國,人力有限、資源有限,就好比你把梵蒂岡和美國、俄羅斯來拿比,完全不是一個平台,這樣怎麼比?

不過說這種話的人不只范瑋琪,但為什麼范瑋琪被罵得比較慘?除了她的字眼粗俗激烈(沒錯,她短短一篇訊息就用了「低俗沒人格」、「臭流氓」、「我他媽的」、「狗官」、「王八蛋」、「泯滅人性」這些字眼罵蘇貞昌,真讓我瞠目結舌!),和她以塑造的形象落差甚大之外,主要原因就是她的道歉重點錯誤,因此引起民眾更大的反感(我當時也明白了為什麼早年就有人說她假掰,一個人戴面具戴久了,總有一天面具會壞會現出原形,而且裝再久也不會是真的)。


三、換張臉易如反掌,毫無節操的雙面人

代表人物:黃安、劉樂妍



這類人和牆頭草很像,但比一般牆頭草更令人討厭。牆頭草是「哪裡對他有利就哪裡去」,但這類人是「你對他無利,其實離你而去就算了,偏偏他還踩你一腳、啐你一口」,黃安和劉樂妍就是這類人,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不屑台灣,往大陸發展,結果出了事回來用台灣健保,真的是「呷人夠夠」!

而這種「事不關己時萬分鄙棄,當危害到自己時就貼臉抱大腿」,這種人比和你對嗆勢不兩立的敵人更可怕呢!不要說重視他們,根本巴不得讓他們消失在眼前才是真的。

 

四、我的自由我最大

代表人物:返台台商、旅客等諸多隔離N度脫逃者、帶團出國的里長們



武漢肺炎病毒傳染力強、潛伏期長,防疫期間不斷宣傳呼籲居家檢疫、隔離等應遵守事項,但還是有人明知故犯,其中一名自廈門返台的桃園29歲李姓男子甚至4度脫逃,外出購物逛街,因此被罰100萬元;屏東內埔也有一名澳門學生隔離期間外出高達8次之多,詢問之下竟是為了買便當!(奇怪隔離不是會有人到府送便當嗎)台中市也不遑多讓,光是2月下旬違規外出者就有18件,且都說是外出買菜、洽公、用餐、領取快遞等理由;另外同樣在桃園也有一名陳姓男子只因在家太無聊,而外出買遊戲光碟!至於里長還帶團出國就更扯了...

這些外出理由都不是什麼迫不得已的事情,這類人不是不知道規定,而是心中沒有重視「別人的事」,他們大多只在乎自己的感受:「我好無聊」、「我想出去」、「我想做什麼什麼」,而不是「別人會怎樣怎樣」,這類人的可怕程度也是不容小覷。

 

五、錯的永遠是別人,該檢討的也是別人

代表人物:中國政府及部分中國民眾


早在台灣宣布口罩限制出口時,中國政府及部分民眾痛批台灣冷血,真的好想問台灣遇到災難是誰在阻礙他國協助台灣、排擠台灣進不了WHO的又是誰,還有台商包機又是誰在亂塞人扯後腿?而且台灣此舉是「自保」,並沒有「害」別人,中國隱匿疫情再是害人吧!不只害了自己人民也害到世界各國,卻沒有感到抱歉,反而中國政府在3月時的震撼發言,說「病毒是美國帶來的」、「美國欠我們(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甚至一度指稱日韓防疫不力,還說台灣是「野蠻粗暴的一刀切防疫,毫無技術含量可言」,我們先別急著反駁(對這類人反駁也沒用),就看各國會怎麼說(茶~)。



我們不該歧視別人,但不該完全的「一視同仁」,仁,是一種善行,善是有條件的,不是無底限的濫好人,因此,也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重視(這和「尊重」一樣,是需要一個條件及前提,不是每個人都能理所當然獲得他人的尊重)。而這五類人已侵犯到他人的自由與安全,他們的心態十分可議,我覺得這不完全是教育問題(因為真的太誇張了,極可能已無法教化…),而是一種心理缺陷。

當然我們還是要見不賢而內省,首先自己絕對不要成為他們那樣,若身邊出現這些人,也要遠離、規勸、嚇阻,悶不吭聲或順他們的意,只會讓事情更嚴重,對於他們一些無理的意見,絕.對.不.要.聽!也不要為了他們而生氣、難過(我知道他們都很傷人,但我們真的盡量不要被影響)。

 

雖然沒辦法完全根除,但如果遇見了至少也給他們一個應當有的教訓,才不讓他們得寸進尺、有恃無恐的繼續造成更大的危害,這樣也是造福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