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1
2017-04-20 08:00:00Tinkle

看全聯總裁引發出「進擊的小編」事件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失言成萬矢的。全聯總裁徐重仁近來應該有最深刻的體會吧!打從一句「年輕人很會花錢」,引發一場大戰,說實在的,這就像感冒一樣,必須要有病毒、傳染途徑和虛弱的人體才會引發,徐重仁的失言,加上媒體的斷章取義及渲染煽動,還有一些不知為何成為「憤青」的年輕人,於是一把燎原火就這樣燃燒了。

我在看全聯Facebook粉絲頁,那篇道歉文底下的留言,我只看到一堆人在刷存在感,以及一堆人隨之盲目起舞,吵著加薪,也引出各行各業的小編冒出頭來,小編他們自己覺得辛苦想加薪就算了,但其他人吵著加薪不知是何道理。如果真的要為徐重仁的話生氣,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汙衊了努力的年輕人,那喊的應該是「還我清白」才是,而不是「我要加薪」,由此看出,那些在吵的人,多半說不出自己的努力付出與功勞(不是苦勞喔)。

我討厭慣老闆,但也不喜歡軟爛年輕人。

徐重仁做錯的是,他依然用以前的經驗(歷)來看現在年輕的人,可是時代環境不同,真的不能比照;但他也說對了一個事實,年輕人太會花錢是真的,雖然不是全部,但就我看到的,至少超過一半都是太會花錢的人,花錢沒關係,但有種花錢就不要哭窮只會叫老闆加薪。

就好比每個人在牌局上(人生)拿到不同的牌(背景),有的人拿到好牌,有的人拿到爛牌,拿到爛牌的人不謹慎一點打(人生規劃),反而一直亂丟牌,說是要及時行樂,因看不到希望(不會贏得第一),然後亂打加速掛點,再哭哭說你們要給我好牌呀

講一個更實際更直接的,我常聽到銀行和債務人的事,針對債務人,當然我們很容易看到他處境是比較窘困的,也比較容易產生同情,但銀行會說債務人借了錢卻不還,害他們呆帳是壞壞,債務人會說銀行逼他們還債是逼他們去跳河燒炭更壞壞。

其實銀行有時嘴臉真的很壞,但也有的銀行不會;有些債務人是真的很可憐,情有可原,但也有花錢笑嘻嘻、等到要還錢就一哭而鬧三上吊的無賴。你說誰有問題?兩個都有問題,一個放款前不謹慎審核好(信用卡隨便辦隨便刷都可以),一個不知節制自律性差(賺少花多只有兩個字:穩死!就算有金山銀山也會坐吃山空)。

同理,徐重仁失言有錯,但那些愛花錢又哭窮的人也有問題,因為那些人多半只看到別人領多少薪水,卻不看別人付出多少努力才有這樣的成就,也許他們覺得自己也很努力呀(到底是不是自我感覺良好我不知道…@@),但如果你很努力但老闆就是看不見,那你還要繼續待下去嗎?你一定會說:「傻瓜才會吧!」所以你繼續待就是傻,你真的有能力還怕沒人看見嗎?就算全世界老闆一個瞎兩個盲,三個四個五個甚至一百個總有一個看到吧!所以會繼續待的,要嘛就是有難言之隱的苦衷,要嘛就是其實就是沒能力(我相信大多應該是後者),那沒能力還叫什麼?有老闆會給沒能力的人加薪嗎?如果你當老闆你會嗎?永遠只會當鍵盤魔人,拿不出功勞說嘴,那到底還要別人怎麼樣?

的確,22K是低薪,這是政府失責,是慣老闆的惡習,可是一個有能力的人,是不會一直22K的。當你覺得自己很努力卻不得志,請看看那些出身比你更差、資源比你更少的人,還是有人會獲得更好的待遇,也許你所謂的「努力」,其實只是那些憑自己實力成功的人(富二代、靠爸靠媽族不算)努力的十分之一吧。(講難聽一點就是吃不了苦又愛享受)

而且,雖然徐重仁說「年輕人 」,但我不會對號入座,也不會動怒,因為我不是他口中說的「很會花錢」的那些人。想起我們剛出社會,七年級被冠上「草莓族」的稱號,我是七年級,但我一點也不care這個字眼,因為我從來沒被別人說是草莓族,也不會被當作草莓族看待,相反的,我得到的評價是「有抗壓性」、「積極主動」、「有想法」等等,這是由於我本來就不是草莓族。所以,那些惱羞成怒的人,你們又是什麼心態呢?(是被說中,而慚愧轉生氣嗎?呵呵)

而且,台灣的情況真的很慘嗎?和以前比起來的確是,但其他比我們情況還糟的國家,他們有放棄希望嗎?如果說買房成家無望,就放棄一切而盡情享樂,我覺得這樣的心態十分不可取,是一個消極的心態,就好比面臨世界末日大危機,有的人選擇放棄等死,有的人選擇力挽狂瀾,所以沒有誰害你,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要讓自己沒有明天、沒有希望,也是自己選擇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無論是貧是富,自己都要擺正心態,否則就算中樂透也是會亂花,終究淪為不好的結果。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