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0
2017-08-12 20:22:10古殤

【刀劍亂舞】永銘於心(藥宗)



#刀亂舞台劇相關衍生,不喜勿入

#CP=藥研藤四郎X宗三左文字


================================================


夜幕已深,月色悄聲從窗檻滑入,為張張流連夢鄉的睡顏蓋上一層薄紗。

 

藥研藤四郎輕蹙眉頭,凝視著塌上戀人沉睡的側臉,眼底滿是擔憂,雖清楚初到本丸的不動行光不可能造成甚麼嚴重傷害,但手入完面容仍顯蒼白的宗三左文字卻讓他怎麼也放不下心。

 

明明就是一副對世事漠不關心的病懨模樣,提到從前的主人卻比任何人都上心,其實根本不是所謂受困於前主的鳥籠,而是那樣的負面心思經年累月變成了枷鎖吧?看著這個人,藥研藤四郎偶爾會浮現諸如此類的想法。

 

明明是一把溫柔的刀呢……

思及至此,藥研藤四郎忽地扯開嘴角輕笑起來,抬手撩過宗三左文字額間的櫻色髮絲。

 

不過這個人的溫柔,除了左文字兄弟外,只要他知道就夠了。

 

……藥研?

「抱歉,吵醒你了?

眼睫輕顫,方醒轉的鴛鴦眸流轉著月光,身旁傳來的陣陣暖意令宗三左文字不自覺勾起一抹淡笑。

「又麻煩你了呢。」

「應該的,別這麼說。」

握住對方從棉被中伸出的手,藥研藤四郎稍稍鬆了口氣。

「呵呵……

藥研藤四郎不滿的板起臉,輕啄了下戀人纖細的指尖,對突然笑出聲來的宗三左文字嘀咕道。

「笑什麼?

「只是在想藥研也會有這樣的表情阿,」宗三左文字撫上藥研藤四郎微涼的臉頰,輕輕的摩娑著「平常總是愛裝模作樣呢。」

「不是說了,我最擔心的是你嗎?

見那張恢復血色的顏又輕輕笑開,藥研藤四郎胸口一直懸著大石才終於放下,在宗三左文字的要求下將對方扶到自己懷中,就這樣靜靜地賞著幽深的月光。

 

「不動行光和長谷部……應該有好點吧?

「恩,早上一起去做了馬當番,長谷部從早到晚都在嘮叨叫不動一定要好好跟你道歉。」

「呵呵,太過認真也不是好事呢。」

躺在藥研藤四郎懷中,任憑粉色髮絲被疏弄著,鼻腔內都是對方脖頸間傳來的淺雅藥香,宗三左文字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安心感。

 

他的歸宿,就是這裡。

即使是個牢籠也無所謂。

 

沉寂了半晌,當藥研藤四郎以為對方又進入夢鄉,想伸手拉過被褥的當下,那對薄唇才忽地發出聲來。

……我這麼做,好嗎?

「什麼?

「對於不動行光……

眼簾落寞地垂下,本就鮮少開心的宗三左文字整個人又蒙上了一層灰,抿著唇往藥研藤四郎肩上蹭了蹭,撥弄起顫抖的指尖。

「我是不是管得太多了呢?

……

「但看著對那個人對魔王盲目崇拜的不動、與從生理上牴觸的長谷部,我卻無法不管他們……

「可我回答不出魔王在我心中,倒底是甚麼樣的存在……這樣不是非常矛盾嗎?連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還讓你跟江雪哥為我擔心,又怎麼有資格說他們。」

宗三左文字的話語漸漸染上絲絲哭腔,本一直默默聽著藥研藤四郎心頭升上一股酸楚,索性抬起戀人的臉,低頭堵住那雙形狀姣好的唇,防止那些苦澀的音調再次洩出。

 

一陣纏綿悱惻的濕吻,直到那對鴛鴦眼閃爍起水氣時,藥研藤四郎才不捨的放開彼此,並在額頭與眉間烙下數個親吻,將人緊緊地擁入懷中。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藥研?

感受到藥研藤四郎稍顯激動的情緒,宗三左文字將手攀上對方的腰桿,回應著這個比他要來得嬌小的戀人。

 

「其實前主於我而言,雖然舉足輕重,但卻不用牽掛在心頭,你這樣一直惦記著,反而讓我有點吃味。」

磨著櫻色的髮梢並惡意嚙了下小巧精緻的耳垂,將宗三左文字的輕顫收入懷中後,藥研藤四郎才覺得心中的波濤稍有平復。

「老實說他們倆個要鬧不合還是怎樣我都無所謂,我只擔心你、只希望你能夠從前主的束縛中走出來,好好地看著我。」

將額頭抵上宗三左文字,藥研藤四郎專注地繼續說道。

「看著我、我是藥研藤四郎,跟你一樣是把斬人的刀,不是別的誰。」

似乎可以在深邃的灰色眼瞳內看見濃濃的情意,宗三左文字忽地想笑,剛剛覆蓋心中的陰霾也一散而去,沒好氣的捏著對方的臉頰。

「這種時候真像個孩子。」

拉過手覆上自己的左胸,宗三左文字沉穩地道。

「這是魔王的刻印,是強加在我身上的詛咒,一輩子都去除不掉。」

「宗三……!

藥研藤四郎的話尚未說完,就被宗三左文字塞回口內,他征楞的看著戀人主動索吻後露出的邪魅笑容。

「但是藥研藤四郎這把刀,已經連刀柄都深深銘在我的心深處,比詛咒還要深刻。」伸手環上藥研藤四郎的脖子,宗三左文字彎著眼繼續說道。

「所以你說,裡面還容得下誰呢?

耳邊響起如珠玉落盤般的低笑聲,藥研藤四郎無奈的嘆了口氣,將人重新按回床禢上俯視著。

「宗、三、左、文、字。」

「我可是傷患喔。」

雖然有股不顧一切佔有對方的衝動蜂擁而上,但藥研藤四郎還是壓抑了下來,只拿掉自己的眼鏡,緊緊摟著宗三左文字縮入被窩,兩眼一閉。

「好了,不管是人還是刀,都要休息才能恢復,趕快睡吧。」

宗三左文字假裝沒發現漸漸傳來的那股燥熱,淡淡的勾起唇角。

「晚安。」

 

只是不知道誰又會一夜無眠了。

 


















FIN.

大家晚上好這裡是考試前才在寫文的阿古
其實這次也有畫圖
只是不太匹配就不獻醜了(?
而且是值得紀念的本子最後一頁(仰

必須說我真的一開始是想寫玻璃渣的!!
但後來還是變成蛀牙文了
看來我真的後媽不起來

喜歡這種相互需要的感覺~
江雪哥表示你們不要再撒糧了他很飽
寫到最後覺得有點OOC於是決定就這樣繼續歪下去了(欸

最近嚕圖的進度是池田屋
嚕不過就不能極化(躺
然後今天我的非洲程度連朋友都驚呼了(??
沒錯我就是玩到現在四花太刀還只有江雪哥的嬸嬸!!
(遠

下篇應該是老樣子的爺被

所以要繼續~
鍵閱感謝
留言愛你
同好大大大歡迎!

極度需要肉滋潤(躺倒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