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17:18:00王俞

0015-縮小 Yuan



(photo by 苦中作樂的人)





  從試探開始,自娛娛人是過程,然後表白自己的想法,成了更高層次的坦誠相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也是,閒談中從不透露自己過多的隱私,僅止於心情和分享,我喜歡這樣的,在適當的位置展現適當的自己。 過與不及,或許是負擔、先入為主、拉遠又忽近,別多餘也別防衛過當。


  不曉得怎麼回事,原以消遣娛樂為目的的前提,被時間堆壘成對對方的信任感,開始吐露了煩心的事,像個沉不住氣的十六少年,抱怨著不如他意的戀愛。


  一個資深的熟齡上班族栽在一個資淺的新人手上。
他說: 在她面前我總被貶得很低似的。 喜歡她的工作態度跟能力,邏輯答辯有條理,對公事客觀理性認真負責。 只是...... 原本我也是很重視工作的。 和她在一起後,我的重心都偏移了,我的世界繞著她轉, 常常想著可以幫她做什麼,怎樣才能守住她不被其他人打攪。 
 後來,她說不要了。 她不喜歡感情用事的我。
 而我也只能接受了。 卻還在意,在意她的雙重標準,可以對另一個普通朋友如此慷慨大方,可以對他低頭認錯、可以和他嘻笑打鬧親近,卻對我冷淡不耐煩,我試了又試,還是在想,難道她心裡真的沒有我? 已經沒有我? 是因為我容易感情用事? 太纏太黏? 學歷比她差? 

 
  當局者迷真的是難解的謎。 在提出所有疑問的當下,答案往往呼之欲出甚至一目了然。 而學歷真的重要嗎? 比起論學識高低,更難的是價值觀差異,誰也沒資格說好、不好,憑什麼用學識論定好不好?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面對她,說沒兩句就會起爭執,或者相對無言。 他有點懊惱地說。
  
  我們總被那些自己欠缺的特質吸引,卻又為這特質牴觸自己。 我又何嘗不是這樣感慨著;欣賞一個人的沉著內斂,卻為這樣的無法捉摸而焦慮不安。 而你還是不自覺的一直在意自己口中的小事情,一面嚷著要放下這些一邊又問著我為什麼這為什麼那? 


  總歸還是待時間處理的事。 至少我們能關心問候,謝謝彼此說了這些,解答對方的疑惑也給了自己回答。








上一篇:0014-如 SOY 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