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23:08:10F醬

【佐櫻】我有的明天,你沒有……《03》

《03》

  櫻握上了佐助的手,她這輩子從未被他如此溫柔的對待過,彷彿那是一場夢,有時候她會懷疑眼前的佐助是不是記憶中那個冷峻如山的他,櫻細看著他的背影,突然有一瞬間她感覺到一陣暈眩和耳鳴,她的步伐慢了起來,視線也開始蒙糊,櫻甩了一下頭來,她輕眨眼睛,暈眩的感覺依舊存在,下一刻,她便眼前一黑,站也站不穩的倒了下來。

  佐助轉首一看,心裡立即慌了,他把她抱在懷內,他輕拍她的臉頰,不斷喊她的名字來,佐助把手探近她的鼻息,生怕她連呼吸都沒了,在知道她尚有呼吸之際,他背著她快速的瞬身跳躍,他一個箭步的往木葉的方向跑去,腳一踏進醫療室他便朝綱手的方向走去,他說:「櫻,幫她檢查看看!」

  「時間真的不多了,快勸她做手術。若果不是忍者的話,怕是別人早就死了。最理想的時間是下周一,佐助給你四日的時間。」綱手凝看著佐助表情凝重的說著。

  櫻每次一昏就昏倒好幾個小時,佐助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好端端的一個人會得了腦癌,佐助在綱手離去先前他拉住了綱手,一個勁地尋根究底的追問著她櫻到底是因為甚麼原因而觸發了腦癌這個疾病。

  綱手凝看著他,最後說道:「是內傷所觸發的吧!櫻有次出任務為了保護一個下忍的孩子,頭被硬物擊中了。她真是把自己當是超人,被擊中後只是輕輕包紮了一下,也不進行檢查就開始平常的工作。其實,你也擺脫不了責任,這孩子怕是寄情於工作了,為了不在寂寞的時候想起你。」

  佐助聞言後瞬間的啞然,他走到櫻的身旁,伸手輕拂她的臉頰,她會就此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嗎?

  不,他不能夠接受這個結局。

  櫻不知道這一次自己又昏睡了多久,在她睜開眼睛後只看到佐助那神色凝重的臉,她凝看著他,她最不喜歡他用這種眼神來看她,櫻努力的擠出一抹笑來,她說:「我沒事,你就不要這個樣子吧!」

  佐助上前來,他扶起了櫻,他突然於她耳邊說道:「櫻,我們明天去約會吧!」

  櫻把頭倚在他的胸口上,她淺笑而語:「我們這幾天難道不是在約會嗎?」

  「嗯……」佐助不再說話了,她的臉色看上去如此的蒼白無力,櫻闔上了眼來。

  「我有一件事要求你。」櫻雖然閉目憩息,可她的意識還算清醒,

  「甚麼?」他問,他的內心惴惴不安著。

  「明天以後,我們不要再見了。」櫻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來,她淡然的說著,好像他於她來說已經無關痛痒的那樣,可佐助知道那只是她的逞強,為的是要讓他忘了她。

  「不行,櫻,我跟你說。明天不會是最後!」佐助緊抓著她的雙肩,他終於害怕她於他生命裡流逝的那一瞬間,或許,從前的他執迷於復仇之中便能對她無動於衷,可現在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當她說他想伴他一起於這贖罪之旅中不致於太寂寞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她對自己的愛慕超出了他的預想之外。

  他依然記得自己把指尖落於她額頭的瞬間,她那種錯愕又帶點歡愉的表情,佐助深信著這個世界不會有比她更加愛自己、包容自己的人出現了,非要說的話,其實幸運的人是他。

  櫻垂下頭來,她低頭苦笑,最後落於床邊往窗外走去,她說:「聽說,人死後都會幻化成蝴蝶。可蝴蝶這種生物那麼的脆弱,只要用力一握便會粉碎。所以,如果到了孟婆那邊我不會喝下忘情湯,也不要過奈何橋。我們下世最好不要再相見了!」

  佐助看著凝看著窗外的櫻,他沉默了好久,他覺得自己不熟悉如此憂愁善感的她,櫻或許並不是他想似中如此的強大也說不定。

  「不要說了!我不想聽。」佐助忽然從後拉起她來,猝不及防便吻上了她來,櫻的雙手被他單手高舉按著並緊緊地扣在她的頭頂上,他親完一遍又一遍,似乎連喘息的機會都不留給她來,他頭一次有想要占有她的衝動,他感覺到體內有一股躁動似是帶著魔咒般於他腦海裡肆意的侵占,佐助伸手拉下了窗幕,一吻離別後,他把她壓在牆壁之上,她能夠感覺到他的下身有種硬物緊緊的貼在她最敏感的領域之間。

  櫻錯愕的抬頭看他,佐助玄黑的瞳目細細的與她對視,他說:「我有反應,櫻我並不是同情你。」

  櫻的大腦一瞬的空白,她緊張得不懂得回話,她要就這樣讓他為所欲為嗎?

  「所以,明白了嗎?給我康復過來,以後每晚夠你難受。」佐助鬆開了手來,他轉身故意挑個離她最遠的位置張開雙腿坐下,他尷尬得垂下頭來伸手扶額遮臉,可櫻看著他紅透的耳朵,最後不知覺的噴笑出來:「噗!」

  佐助聞聲,立即抬頭看她,他說:「有啥好笑的,我又不是被閹了!」

  櫻凝看著他,雙目含笑,她說:「好像做夢一樣。」

  如果有人跟她說,這是月讀裡的世界,她或許真的會相信。

  佐助聽見後,他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他說:「不是夢,櫻。我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蠢,難道由現在開始我就不能待你好?」

  櫻聽見他所說的話,她第一次感覺如此的緊張,她不熟悉這種場景,最後他只是說了一句:「佐助君,你果然不需求說情話。」

  佐助被她如此一說後,出乎意料的他並沒有迴避她的視線,他說:「是的,情話一直由你來對我說的。以後都只能是這樣,現在是給你的優等待遇,你可別得寸進尺。」

  櫻聞言後不敢再看他,臉一下子就刷紅了起來。

  佐助看著她不知所措地別開頭來,他的唇角便輕輕的勾起,佐助站起身來,他朝櫻逐步的走近來,櫻轉過身來背對著他,她完全心慌起來,直到佐助走到她的身後,他伸手搭在她擱在窗架上的手背,十指緊扣的捉緊她的手來,他的胸膛朝她的後背貼近,他故意於她耳邊吹氣,用那沉實又富有磁性的聲音於她耳邊輕喚著她:「櫻!」

  櫻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不受控制的越跳越急,櫻想要把手抽回來,可他握得極緊,櫻感覺自己似乎並不能夠輕易的逃出他的制爪之下,她垂下的頭垂越低,她櫻色的髮梢也隨而向前垂落,佐助看著她雪白的後脖,最後他埋頭於她脖邊空空的親吻了一下,櫻感覺到從他唇上傳來的溫度,敏感的身軀不由得的細細顫抖,下一刻她才有了害羞的反應,櫻猛然的把手抽開,她轉身凝看著他,伸手捂著剛剛被他親吻過的位置,臉變得越發的嫣紅,她從沒想過佐助會如此的積極,佐助凝看著顯得吃驚的她,他眉於一挑,唇角勾勒出一種癲倒眾生的弧度來,看來他今天也鬧得太過了,今天先放過她好了。

  佐助知道櫻並不習慣這種距離,他向後退了幾步來,他伸手牽上她來,他說:「走!」

  「去那?」櫻感覺自己還沒有力氣走動。

  佐助終於也察覺到了她的疲倦,他睨了後方的她一眼,突然一把將她拉到身旁橫抱起她來,他說:「吃東西!」

  佐助不再看她,語畢後便逕自的一躍而去,櫻靠在他的胸膛之間,就算他說他喜歡她,可她根本就沒辦法去相信,一切美得醉生夢死,可越美的夢卻讓她越發的感到不安,仿如灰姑娘的魔法會在十二點前讓這些一切打回原形。

  她的生命正在急速的倒數著,佐助知道並不是如此會浪漫氣氛的人,他這個人從來理性得顯得木訥,而感性比他高的櫻就像能填補他缺失的那個缺口一樣,彼此互補不足。

  櫻早就知道沒浪漫細胞的他沒把自己帶到兵器店內已經相當不錯,只是她沒想過他說帶她吃好看的就是吃一樂拉麵,櫻坐在位置上看著端在自己前方的那碗拉麵,她心底嘆了一口氣,佐助這個人太難攻陷了。

  佐助看著她從旁嘆息,他不明所以,最後只問了她一句:「櫻,還記得我們一起吃拉麵時是怎麼時候了嗎?」

  櫻淺笑揚聲,她說:「這是第一次只跟你在一起吃拉麵,最上一次已經是七班,我們還是下忍的時候。」

  「嗯,要試一下嗎?回到我們下忍的時候,來一場這樣的約會吧!」佐助突然如此的說著。

  櫻驚愣的轉首盯著他的臉看,久久沒能言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