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10:36:51lonely planet

66道上小悟

月初,我滿66歲
 生日越來越簡單,
小孩堅持要來個生日餐,挑了南港車站,後來才知因要順便去UNIQLO買皮帶
女兒和我兩人都忙,就在我去接外孫女上學時,給我張情文並茂的卡片和紅包
最好的兩個朋友,特意在新食代浣花食堂找我吃飯,滿桌佳餚,整間只5個客人.
在生日前後會接到一些會員優惠,以前會雀躍地思考要買甚麼犒賞自己,沒錯,是想要犒賞自己,但是現在都沒這念頭,只想能夠清閒一點,隨心所欲一點.哈,因為那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學廣論6年,離婚8年,這些都是人生旅途的重要里程碑.
我從中得到了甚麼,失去了甚麼,我還想要甚麼,我該放掉甚麼?

起頭是把廣論當書讀,當理論看,當文言文想,是個完全嶄新的理論開展在我眼前,它說可以解決一切人生的問題,而我當時有問題無解,所以一頭栽進去.
很認真地念,認真念的動機是踢館,是要證明他是錯的,我的苦怎麼可能去除?念久了,真的能去苦,
因為書裡說那不只是我的苦,凡是人都難跳脫這苦,
如果不自知,會整生都在這自以為的苦樂裡沉沉浮浮,而自以為掌握了樂.
而當以一個更高視野的苦樂來看來替換,我以為的苦都不是苦,放掉他得到更大的空間,何樂而不為?

但是這些並不是一次就ok,
我知道了,
從自己的憂戚無伴 懊惱仇恨伴的另外有伴,轉變到讀廣論帶廣論做長者共餐服務大眾,以為自己通了.
其實沒有,
我心裡深處,社會習性給我的長深影響:要有伴這個想法還是隱伏在內,在離婚的前幾年不是隱伏,是明白盤據我心,會想找個人當伴,我想要有伴,可以聽我說,陪我走,
幸好沒成,
如今回想,雖然偶而還是會懷念那個時候那個情境,還好沒成.
我並不是那麼想要有個伴,我只是心裡不健康,有錯誤的想法,希望有個伴可以補上那個缺口.
我一昧地想要有個伴,那時虛妄地以為一定要有錢讓我無憂晚年,一定要可以陪我走東走西,
謝謝上天的安排,出現的都似乎是吻合的,卻又慢慢[或是突然]出現ending.
後來也讓我想:到了這年紀,還要煩惱情事,對嗎?不太對吧.等於一邊念廣論,要出脫,一邊腦裡又想著世俗事.

當歷經大大小小情事困擾脫困後,不動這個念頭,沒有人再出現時,是表示我的心裡已經清澈如水?
錯.
我還是有雜念,只是雜念深藏在心,藏的如此深密,最近才被發現,
也許應該說,自己早就暗暗知道,但不想面對,不想承認自己有錯誤的發心.

念得越久,越知道那個是錯誤的發心,但是也因為這個發心,我學了很多原本我不擅長也不知道自己會去學的伎倆,硬著頭皮學下去的,有兩個理由:不信自己那麼笨學不來,也喜歡那種學習氛圍,有人可以問可以跟的感覺.

無論在家裡在義工領域,我都期望有歸屬感,因為如此,所以有失落感.

數數尋思,原來要改變自己的習氣是如此難,
難怪阿羅漢已經破除煩惱障,卻仍有習氣纏身.
我這個要有伴的習氣經過33年的串習,要去掉也不是短短6年辦得成,
慢慢來,想清楚了,每天進步0.01就好,
慢慢放下自己貪著的心,要慢慢自己和佛菩薩直接連線,

給自己的願:月底之前把書清理乾淨,給自己一個獨立空間,
兒女已然婚嫁,可以當他們的支援,但是不必希求他們的陪伴,
在義工領域方面,要時刻注意自己的發心,不要走歪了,
我已經66,即使可以活到100,還有多少年可以身心自如,隨我使喚?

習性難破,但還是有方法可以破,
相信上師,相信佛菩薩,唯有他才是永遠的依靠.






上一篇:世界變了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