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6 21:44:34瀟雨

在每一次的悸動裡

每每回顧過去寫的較佳作品裡,我找到許多感動 。  一如既往的日子裡 , 有了心性上直白的書寫,  留在一張張宣紙上頭 ,宣紙上頭有對日子與人生輕微觸動  ,攤開宣紙,除了是一種生命的存在紀錄,也同時是自己對於生命意境的嚮往與提昇。 

在臉書上閱讀作品,回歸到生命本身 , 當時悸動的書寫,再凝望與凝視之後,回饋給自己是生命感動的疊加 , 從感動、實踐到迴響 ,感覺貼切的存在感 ,亦如王羲之蘭亭序的心境,後之人視之,亦將有感於斯文 。 每個生命的燦爛,留下的方式或有不同,但都是對於自我超越實現與高歌 ,曲水流觴 ,或赤壁泛舟 ,都是無比豐富的生命之宴。  

我尤其佩服蘇東坡 ,客亦知水與月乎 ,蘇東坡在赤壁找到了知音 ,蕭聲寂寥, 其聲嗚嗚然,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犛婦 , 生命的變與不變 , 一場歷史的改變與生命的讚嘆,都讓人感動甚至感慨 。

蘇東坡寫下赤壁賦 ,人們留下一曲曲動人樂章 ,都是對於我們人生精神上的昇華,留下見證,那是生命的探索,也是詠嘆,也是對於宇宙之無窮,與對自我之渺小,所做的一次又一次自我生命的提昇。   寄蜉蝣於天地之間,渺滄海之一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