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11:10:47非說book

【 大 師 】

 
一.

   “聽說城裡來了個神奇大師,能幫人實現願望,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但大家都在談論……”
   長生剝開了剛買的砂糖橘,遞給坐在身旁的玉梅。“嗯,好甜!”玉梅從長生手中接過剛剝開鮮桔色的果肉,嘗了一口忍不住入口的甘甜,大聲的稱讚起來。“來,這給你。”玉梅從提袋中拿出一個鐵質飯盒,長生接過來.飯盒的餘溫一下子讓他的內心暖的了起來。
   “怎麼了?”看著長生英挺的面容注視著自己,玉梅白裡透紅的面容出現一絲靦腆。“我要努力趕緊賺錢把你娶回家!我說真的!”“哈,你又來了,別這麼大壓力,我們還年青,一起努力總有一天會存夠錢,不要這麼逼自己……”玉梅邊說邊將紅撲撲臉上沾到的果肉撥開。“廠裡工作這麼重,幾乎天天加班,我們連見一面都很難,你還這麼有心幫我準備吃的,唉,我好想趕緊把你娶回家,至少可以天天見到你,但這一點工資,我常想這如何是個頭?”長生有點懊惱的發著牢騷。
   “這年頭有工作就不錯了,而且國家不是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嗎?日子肯定會一天比一天好,不要想太多,反正先好好工作存錢就是了!”玉梅依然天真著安慰著長生。“這樣存錢真的太慢!”長生感概的說“上個月我爸生病,光醫藥費就去了我一半的工資,那一次我真嚇到了,原來錢這麼不擋用!感覺生活經不起一絲風吹草動,一點小事,可能就頃家蕩產!”長生說的心有餘悸。“生活就是這樣不是?時運不好時,很多人都會受苦,沒什麼了不起,別再想了!”玉梅感覺長生似乎情緒開始不穩定。“才不一樣!前幾天跟幾個以前認識的小夥伴聊天,他們都在外面自己做生意,感覺都掙到不少錢!”長生年輕的野心,似乎開始被外界劇變的環境影響著。“他們可以,我覺得我也辦得到!”長生終於說出了自己的願望。“可是,自己能做什麼?而且做生意要本錢,我們現在那有?”玉梅不安的看著長生。“所以……”長生頓了一下說“我剛才想,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去找這個大師,或許他可以幫我們實現願望!”“啊?不會吧!這麼封建迷信的事你也相信?天下那有這種掉餡餅的事呀?”玉梅對長生的念頭感到不可思議。“別用那樣的表情,我最怕看你失望的樣子!”看著玉梅皺起小臉,長生有點發急“我說過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這是我對你的承諾!我…”“長生!我們日子現過的沒有不好,不要跟別人比!我們過自己的日子,我不要你去做危險的事!”玉梅看長生鑽牛角尖,急得打斷長生的話。
   “見大師一面不會有什麼危險,而且我也想知道傳聞是不是真?萬一是真的,那我們……”不等長生說完,玉梅又打斷長生的話“怎麼可能是真的?外面騙子很多你不知嗎?而且大師在那?怎麼見?見完面要不要給錢?這些問題……”“好了!你不要說了!每次我有什麼想法,你就會潑冷水!”長生被玉梅一頓搶白感到惱怒“那你告訴我,我們要怎樣才能擺脫這種無日無夜,看不到未來的日子?在工廠這麼做下去何時才能買房結婚?”長生開始發火,彷佛要吐盡心中長久的鬱積。
   一陣氣氛僵持的沉靜後,玉梅默默握住了長生的雙手,看著沮喪的長生“我只是希望你安全,我害怕不確定的事!”看著玉梅深情款款的看著自己,長生大受感動,一把將玉梅摟進懷中,情緒激動的說“我每天都好想你,想見你,想把你娶回家!真的!但這樣幾十天才能見你一面,平常只能寫信給你的日子太苦了,我不想這麼過下去!我要出去賺錢,賺大錢!讓你過上好日子!”長生緊緊的抱著玉梅,情緒失控的語無倫次。
   玉梅不再言語,默默的讓懷中這個愛自己的男人盡情發洩鬱悶,但一股不安的感覺,卻在心中揮之不去。她是個安於現狀的人,害怕改變的生活有無法預測的危險,但她也知要改變懷中這個男人的想法有點困難,正猶豫躊躇間,長生似乎也感到了玉梅的這股不安。
   “就讓我先去見大師一面,就算見不著,讓我出去闖闖,見見世面也好,你說是不是?”長生雖語帶安慰但其實心意已決。“我們就這樣過好嗎?你真得不用這麼做,我好怕你這一去就不回了!”玉梅緊緊的抱著長生,眼角已因不安急出了眼淚。“不會!絕對不會!我會出人頭地!會賺大錢回來娶你!你要相信我!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不讓你再這麼暗無天日的待在工廠浪費人生!”長生將玉梅抱的更緊,慷慨激昂的說。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就非要出去闖?你真得不需要為我做這些,我們現在明明過的好好的,為什麼你就是要出去冒險?為什麼?”憂愁交加下,玉梅終於控制不住情緒,在長生懷中啜泣起來。“為什麼你不知道嗎?”長生捧起玉梅哭的梨花帶雨的臉蛋,深情認真的看著她,玉梅搖了搖頭,淚眼模糊下,聽見了此生最令她砰然心動的話語,“因為我愛你!我愛你!”長生的真摯的言語,再度將玉梅惹的號啕大哭,兩個青年愛侶的真情流露,彷佛也感動了天地,遠方一片烏雲正悄悄的蔓延過來,不一回兒,一陣悶雷響過,大地已是一面泥濘狼藉。
   
二.
   寧靜的小村,因村中的老王中獎暴富後,一夜之間燥動了起來。老王似乎突然之間成了宿命論者,開始到處宣傳他的好運來自一位橫空出世的大師,“人世間的一切都有因果報應!要不然我怎麼可能這麼好運?”老王開著豪車回到了村裡,見人就說自己奇妙的經歷。“不要先排斥,這絕不是封建迷信!等見過大師聽聽他怎麼說,也許你的一生會因此改變!不信你看…”老王邊說邊展示自己的豪車與一身名牌,比手劃腳的同時,原本粗俗痞的模樣,似乎也隨著中獎暴富後改進不少。
   “這個大師是那來的?他真可以幫你中彩票?”看著老王一身的行頭與名車,村民有點動搖,但又半信半疑怯生生的想知道更多。“喔~這呀…說起來,還真要有點機緣,不,該說是仙緣才對。”此話一出,村民中開始出現騷動,“老王你得了吧!又想騙人!去年你也說同樣的話,騙大家買什麼仙丹妙藥,結果差點害死幾個老人家!大家別上他當!”村民的聲音已出現憤憤不平的燥動。
   “唉唉!別說去年的事,去年是去年,去年我藥不是假藥,是作業疏失的問題。”老王邊說邊搖著手“但今年我說的是真的!真的!不信你們看”老王急忙從背包中拿出一張A4黑白列印的圖片,然後舉的高高的,讓所有村民能看清上面的圖像。村民前推後擠,個個伸長了脖子,看到老王手中展開的是一張放大的彩票圖片。“看到沒?這是上個月開出的頭獎彩票,你們可以查查看這組是不是頭獎號碼?”看著村民目瞪口呆的模樣,老王似乎重新受到了鼓勵,講話又開始大聲了起來,“我中獎後特別用相機拍下列印出來,目的就是要找機會與村裡同鄉分享寶貴經歷。說真的,這世上真的有能改變你一生的大師!你們有興趣繼續聽我說下去嗎……”
   正當老王口沫橫飛的將圍在他身旁的村民,鼓動的幾乎快完全相信他時,忽然一個不知從那冒出的中年男子,一把扯住老王的衣領,力道之大,差點讓老王停止呼吸。“你誰呀?幹什麼呀?我有欠你錢嗎?”好不容易掙脫突如其來的襲擊後,老王氣急敗壞不自覺的脫口而出窮途潦倒時的口頭語。“大師在那?快告訴我,我想見他!快告訴我,怎麼找他?”中年男子似乎對老王的惱怒視而不見,只一股腦的自顧說著自己的問題。
   “見大師?搞什麼呀你?大師是你說見就見?有你這麼見大師的嗎?”老王雖氣不打一處出,但心中已暗暗盤算怎麼利用這個局面,替自己創出更大的優勢。“那要怎麼才能見到大師?我找他好久了!”中年男子似乎恢復了一點理性,說話口氣明顯緩和不少。老王一聽喜出望外,因為他的計畫原本設想先打造出一個神話,然後再借這個神話的力量,進而達到背後的目的。現一聽居然有人自動上門要做他的活廣告,不禁大喜過望,“只要能善加利用他,再用他吸引更多人,不愁吸不到油水!”老王心中竊笑著打著如意算盤。
   “要見大師其實說難也不難,但說簡單也不簡單。”老王說的如深山中的雲霧“只要追隨大師,相信大師,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抱歉我比較急,所以直接問重點,就是大師真的可以讓人實現願望嗎?”中年男子單刀直入問著老王。“這個問題有點淺,追隨大師的目的絕不止實現願望!大師懂得東西很多,有些比心願達成還值!而且能不能實現夢想,得你自己問大師才行!”老王故作神秘的回答。“那要怎麼才能見到大師?”中年男子的迫不急待正中老王下懷,“要安排,而且要先拿你的八字及基本資料給大師看過後,他才會決定與你有沒有仙緣”老王愈說愈玄。“喔!那好,所以只要八字及基本資料通過了,就可以見到大師?大師現在那?”中年男子又開始焦躁起來。“喔,這我也不知”老王頓了一下接著說“大師雲遊不定,想見你時他自然會出現!”“這麼神秘?”中年男子聽老王故弄玄虛,已有點火氣“那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大師是怎麼讓你中獎的?他真得有很大的法力可以解決任何事嗎?”“我有仙緣呀!”老王依然賣著關子,但看著中年男子情緒快發作,老王趕緊岔開問題。“等下把資料留一下,然後……”老王伸手從手提包中取出一塊名片大小表面鍍金的佛牌“把這個放在身上,每日三次默念‘大師有事相求,’記得要誠心,一周後大師自然會收到你的默禱,然後與你聯繫。”
   老王說的煞有介事,但中年男子卻很配合演出似的,表情相當認真的看著老王手上的佛牌。但當中年男子伸手要拿佛牌時,老王卻將手縮了回去,出聲阻止:“對不起忘了說,因大師是仙門中人,佛牌相當於出入證,所以拿佛牌,需要人間一點供奉,以示誠心。”“要多少供奉?”中年男子詢問著。“兩萬!”老王語氣堅定,彷佛不容還價!“兩萬?這麼貴?”中年男子似乎被驚呆。“假如像我一樣中了獎,你還覺得貴嗎?”老王看著中年男子,彷佛談的就是生意。
   只見中年男子掏光了所有口袋,但卻只拿出了不到一千元,然後再經過一陣子無意義的全身摸索後,顯然無法再從一無所有的身上,找到多餘的一絲一毫。“這是我所有了!先拿著,等我見到大師,我一定會把剩下的給你!拜託了!”中年男子語氣已近哀求。但老王接過錢後,卻依然堅持需全部付清才能見到大師。
   一陣僵持後,中年男子忽然絕望的低著頭開始全身顫抖,接著忽然抬起頭發出了一聲怒吼,把老王及周遭的民眾嚇了一跳。“你、你要幹嘛?別亂來呀!”老王害怕遭到攻擊,邊說邊往後退,但卻聽見“噗通”一聲,中年男子沒做出讓老王擔心的事,反倒是跪倒在地號啕大哭,向著老王一邊不斷的磕頭,一邊嘴裡念念有詞,但語聲嗚咽悽楚,聽不清說的是什麼。看到這樣的場景,老王卻松了口氣感覺放心不少。“我還以為那來的兇神惡煞,原來只是個窮要飯的!!想訛我呀?門都沒有!”老王心中暗罵。
   “這位爺呀,你起來說話別跪著好嗎?我又不是你爸爸,跪我幹嘛?”老王語氣帶著貶損,但也慢慢聽出中年男子在不停的磕頭中,嘴裡哽咽念著的話:“求求你,求求你,我找大師好久了,請大師救我老婆!我老婆腦梗後成了植物人,沒有醫生醫的好她,請你帶我見大師,請大師救救她,求求你,求求你!”終於聽懂後,老王皺著眉一派厭惡,對著跪倒在地的中年男子不耐煩的說道:“求我什麼呀?生病找醫生去呀!我又不會醫植物人,醫院要是沒辦法,我又會有什麼辦法?”“請帶我去見大師,大師神通廣大,一定可以幫我醫好我老婆,求求你啦,求求你啦!”中年男子情緒失控,磕頭如搗蒜般,聲淚俱下近幾哀求哭訴的請老王幫忙,那種發自內心真實痛苦的哀鳴,令一旁路過之人都聞之鼻酸,但老王卻不為所動。“對不起!沒辦法!見大師就得繳供奉!供奉不夠就拿不起佛牌,沒佛牌你就見不了大師,這是規矩…”老王看著四周已出現異樣表情的民眾,咽了一下口水後故做鎮定的接著說:“規矩不是我定的,是大師定的!所以別怨我,不幹我的事!”雖然知道眾怒難犯,但想趁機宣傳的想法,依然讓老王狠著心腸,面對哭的已傷心欲絕的中年男子。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看著中年男子依然長跪不起,老王口氣開始不悅“你想訛我是嗎?我說過了,見大師有規矩!要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那豈不壞了大師定的規矩?起來吧!我不可能幫的了你,找別人去好嗎?”說到最後,老王幾乎想用強硬的手段,將中年男子從地上拖走,但中年男子不為所動,依然跪著磕頭,不斷哀求老王。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呀?真莫名其妙!!算了!怕你可以了吧,你不走我走行了吧!”看中年男子似乎想耍賴的模樣,老王決定擺脫糾纏,正想轉身離開,沒想到不知是否這樣的舉動,刺激了跪倒在地的中年男子,只見他忽然起身一個箭步沖上前抓住了老王的肩膀,然後紅著眼彷佛要殺人般,對著老王怒吼著說:“帶我去見大師!帶我去見大師!我老婆就快死了,我一定要見到大師!帶我去!帶我去!今天我要是見不到大師,我就跟你同歸於盡!”原本跪倒在地,彷佛不堪一擊的中年男子,忽然瞬間成了一條隨時會吃人的猛獸,但老王似乎也被激怒了,開始猛烈反抗掙脫控制,“什麼玩意呀?老子怕你不成?想耍流氓是嗎?好,老子陪你!”說完朝中年男子臉上一拳揮去,一場大混仗隨即展開。

                   公安趕到時,現場只剩因扭打導致全身狼狽的老王,中年男子已不知去向。問明事情的前因後果後,公安將老王帶回了警局,以意圖用詐術行騙拘留十天並罰款伍仟元。“嘻嘻,聽說是一個瘋子打了一個騙子!真是打得好!”關在拘留所的老王,不時聽見警局內部人員傳來的對自己的嘲笑聲。“哈!聽說他還用列印再塗改的低階騙術騙人!真是搞笑!騙子都不讀書的嗎?這麼爛的技術還想騙人?不知世上已有「視窗95」電腦可以修改圖片嗎?現看他租來的那身行頭怎麼辦?這種智商當騙子真糟蹋了,應該去當公務員才對!等著明天上社會版頭條吧!哈哈”警局的人員依然對老王冷嘲熱諷!“媽的!不要被我堵到!等老子出去弄死你!”雖然老王心中恨聲不絕,但被關在拘留所內,也只能無奈等著被釋放。

三.

   志工阿文細心的將盤中炸過的魚肉挑出魚刺,然後將魚肉搗碎伴進熱騰騰的稀飯裡,魚肉因忽然受熱被逼出了本身的油氣味,將一間老人贍養院弄的滿屋子都是魚肉的膩香。“爺爺!吃飯了!今天精神好不好?”阿文端著餐盤,將餐盤中伴好的魚肉稀飯,送到一個坐在輪椅上已半身不遂的老人面前,但老人卻只是看著天花板,似乎若有所思,對阿文親切的關懷置若罔聞。“爺爺昨天有沒有睡好?今天精神怎麼樣?有沒有去量血壓?”阿文以為老人耳背,沒聽見自己的問候,於是再問一遍,而且問的比上次還仔細。
   “昨天,喔不對,是前天…”老人似乎還是沒有回應阿文的問候,彷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前天怎麼了?”阿文覺得老人有問題想問自己。“對!是前天!”老人雖說話顫危危,但語氣是肯定的。“我聽你用手機跟朋友說“有個大師來到我們這裡,他可以幫人實現願望,能幫我找到到他嗎?”雖然老人的眼神帶著認真,但阿文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天呀!爺爺!那是最近手機網路上流傳的一個謠言,說有個不知那來的大師,會三不五時的出現在人類社會,要是有緣份遇上了,他就能幫你實現你這輩子的心願!但這一看就知是騙人的謠言,我前天只是跟朋友聊天拿出來開玩笑的話題,沒想到你當真了呀!”阿文邊說邊幫老人圍上圍巾,準備伺候老人用餐。
   “不!我不要吃飯,你先幫我找到這個大師,我老婆不見了,我想請他幫我找我老婆!”“老婆?”阿文眼神忽然出現一絲憐憫,但很快就掩飾過去。“這個謠言已在網上傳了很久了,從沒聽過有誰見過大師,也沒看過有誰拍下大師的樣子,我覺得那一定是網友編出的故事,反正網路上希奇古怪的事每天都有!所以爺爺不要太相信那些謠言,把自己身體照顧好才是真的!”阿文耐心的勸著老人,但老人卻忽然像犯了孩子氣般情緒開始激動,一面喘著氣不斷要求找大師,一面不斷耍賴拒絕進餐。雖然阿文是個有經驗的志工,知道這是所有老人都會犯的幻想症,這時千萬不要勸他,只要順著他,讓他鬧一陣子累了,自然就會沒事了。但今天的情況卻似乎不如他所料,老人不但絲毫沒有要消停的感覺,反倒是情緒愈來愈激動,除不斷要求阿文幫他找大師外,更將桌上的杯盤食物全翻倒在地,整個贍養院也因老人失控的舉動,攪亂了原有的安寧與平靜。
   正當阿文發覺事態比想像嚴重,準備制止老人持續破壞的舉動時,老人卻彷佛抽筋般,突然漲紅了臉,用力扶著輪椅想從椅上站起身,但半身不遂的軀體因突然失去平衡,無法支撐老人這般劇烈的舉動。說時遲那時快,當阿文沖上前想扶助老人避免摔倒時,老人已從輪椅上摔落地面,一時之間,尖叫呼喊聲四起,整個贍養院彷佛遭受空襲般一團混亂。等駐守在贍養院的醫護人員趕到時,老人已仰天躺在地上,僅剩一絲微弱的呼吸,正逐漸失去意識。
   此時醫護人員開始進行一連串基本的醫療搶救,迷離朦朧間,躺在地上的老人,隱約聽見醫護人員邊搶救他邊問“爺爺還有沒有家人?”,接著聽到“沒有!爺爺唯一的老伴已于幾年前過世了,但他好像失智了並不知道……”接著就突然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四.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突如其來的強光,將老人從昏迷中喚醒。睜眼起身後,老人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除了精神變好,耳目恢復靈光外,他還發現自己居然可以站起身走路了。“這是怎回事?”我是活是死?”。低頭看著自己的身軀,老人卻看見自己的身體,被一團光影壟罩,根本看不清自己現在長什麼模樣,詫異間轉頭四處張望周圍的環境,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充滿白色光芒,卻廣闊無垠,看不到邊界的巨大空間裡。
   “這是什麼地方?是天堂還是地獄?還是我被外星人綁架到了外太空?”正胡思亂想時,忽然一個金色圓球,由遠至近,逐漸飄到了他面前。但當老人想看清飄過來是什麼東西時,金色圓球忽然開始在他身旁,不快不慢的開始打轉,而且旋轉間,金色圓球也由一個乒乓球大小,逐漸變化成了一個金色人影模樣,但只有光影,沒有具體的形像。
   “你是誰?是人是鬼?這是什麼地方?”老人雖然一口氣提了一串問題,但金色人影卻似乎不著急回答,只是依然圍著老人忽快忽慢,忽遠忽近的轉著圈。“你是人還是什麼?這倒底是什麼地方呀?有沒有人能回答我!”看著金色人影只是打轉不回答,老人乾脆大聲吼了起來。此時金色人影突然停了下來,站在離老人不到一米處,老人瞇眼看去,只見也是一團金光包覆著一個金燦燦卻不刺眼的人影。空間中原本白色的光芒也因人影出現而漸轉柔和,四周雖一片寂靜,但此時老人心中並不感到害怕,反感到一陣前所未有,溫馨如沐春風的幸福感。
   “你找我做什麼?”忽然一聲彷佛從金色人影傳來的話語,震憾了老人的心神。“你說什麼?我那有找你?”老人雖面露疑惑,但似乎出現了還差一步就想起來的模樣。
   “你找我做什麼?”金色人影又說了一次,這次老人聽清了,彷佛福至心靈後大喊一聲:“大師!你就是大師!我終於找到你了!”老人激動的幾乎跪倒在地。
   “你找我做什麼?”雖然老人激動的控制不主自己,但金色人影似乎沒有太多的情緒,只是語調平和的又問了一次。
   “我、我找你好久了!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我……我……”老人的情緒雖逐漸緩和,但一開口,彷佛又像遇上失散多年的親人般控制不住。“你是不是可以幫我完成心願?幫我找我老婆!”老人終於在逐漸恢復的理智中,找回說話的條理。
   “找你老婆?”金色人影重複了老人的話。“對!找我老婆!我老婆不見了!她……我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她是我僅存的一切!我什麼都可以不要,但請你一定要幫我找回她!”老人雖說的顛三倒四,但目的很明確。“這麼多年我只有她了,所有的人都拋棄了我,離我而去!只有她……只有她不離不棄,一直守在我身旁!我不能離開她,但她不見了!我好心急,好心急,好難過,可不可以幫幫我找到她,大師求求你!求求你了!”老人急得幾乎要下跪。
   “找你老婆是你唯一的心願?”金色人影詢問的語氣,如長者關懷般平和。
   “是!找我老婆是我現在唯一的心願,可以幫我嗎?”老人再度瞇著眼,似乎想努力看清金色光影中的人影。
   “這麼多年你找了我許多次,每次心願都是一樣?”“是,但也不是!”老人回答金色人影的話有點自相矛盾。“我這一生總共找了你三次!”老人彷佛回想起什麼似的,語氣開始變緩。
   “第一次是年輕的時候,那是改革開放的初期,也是人人向上,都努力想脫貧的年代,我也是其中之一。但那時我的條件只能進工廠掙錢,工廠雖然辛苦待遇低,一個月有時連三百元都不到,但我卻在那個時候認識了我老婆,那真是一段幸福又令人開心的時光。”彷佛回到了美好的從前,老人語氣變得溫柔和緩。“我那時就想找你!”老人對著金色光影說。“因為認識她後,我們很相愛,雖然那時工廠常加班,一個月見不了幾次面,但我們心中都有著彼此,無時無刻不想念著對方,每次見面都難分難舍,不願分開!我想娶她,我那時好想娶她!而且時間愈久,我想娶她的念頭愈強烈,但我太窮,工廠那一點工資跟本無法讓她家人接受我!所以我想離開廠,但離開後要做什麼?我沒有方向!所以那時聽說世上有你這樣一位大師,可以幫人完成心願!於是我就想找你,想找你幫我完成心願。”老人的記憶隨著空間內白色光芒的起伏,一點一滴的正在恢復。
   “但她不同意!不相信世上有什麼大師,怕我冒險,不希望我離開!但我告訴她,讓我到外去找找你也闖闖看,而且我答應她,不要多久,我一定會功成名就,賺大把鈔票回來,將她風風光光的娶回家!”美好的過去,似乎讓老人臉上依然綻放著當時年輕充滿鬥志的神采,空間內原本只有白色的光芒,似乎也隨著老人的好心情,變幻出七彩眩目的光影。
   “但我失敗了!”老人失落的語氣,讓空間內的光影也一下子黯淡了下來。“不但失敗,而且欠了一屁股債!”老人的語氣開始出現痛苦的聲音。
   “因為離開工廠後問了好多人,也見了很多所謂的大師,但沒有一個是真的!這些大師不但沒幫到我,反騙我掉進許多直銷的陷阱,讓我欠下了好多錢。”老人緩了口氣後接著說.“後來錢真的還不上了,我只好逃回農村,躲在鄉下不敢見人。但那時她不但沒離開我,還幫我還了不少賬!她也只是工廠的一個作業員,但她卻對我的失敗沒半句怨言,默默的替我承擔一切!!我真是虧欠她太多,但我還是想娶她,可是這種情形下,她的家人更不可能接受我,所以就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深夜,我們私奔了!我們真得私奔了!”隨著老人的的語調,空間內的光芒,也彷佛幫他們慶祝似的,突然光華四射的照向遠方。
   “賺錢的目的是為了改善生活,而不是因為賺錢將生活搞的更糟!”金色人影突如其來話語,讓老人嚇了一跳,“是大師,你說的沒錯!但這些道理,到老了我才明白!”老人感慨的同時繼續說著未完的過往。
   “後來我與她逃進了城裡,靠打零工及做小販維持生計,但城裡消費高,恰巧又遇上「宏觀調控」的國家政策,社會經濟一夕掉入穀底,日子愈發艱難維持。”老人已完全恢復記憶,如數家珍的訴說著過去。“但也就是在個時候,她因長期營養不良加上勞累過度,在一個暴雨的夜晚,她突然腦梗中風,全身癱瘓,成了植物人,要不是那時我剛好在家,我可能早就失去她了!”老人回想起驚險的一瞬依然餘悸猶存。
   “也就是那一次,聽說你又出現在城裡,那時我正為她的病情發愁,所以那是我第二次想找你,只是希望你能救救她!”老人的語氣因想起傷心的往事開始哽咽。
   “救她?是希望我給你錢?還是把她治好?”金色人影聲音雖有點悠遠,但卻是相當清晰。
   “當然是把她治好!我不是找你要錢!”老人語氣出現一股硬漢的氣息。“那個時候是我最苦的時候,為了龐大的醫藥費,什麼活我都肯幹!不管是到工地扛水泥,還是到污水口掏糞!只要是能掙錢付藥費,什麼活我都願意接!只要能讓她好起來,只要能讓她多活一天!什麼苦我都吞得下!但你知道嗎?人在苦難的時候,反會遇上一些讓你更痛苦的事。為了找你我又被騙了一千元你知嗎?那是我連搬了一周的磚頭水泥,拼盡了所有才攢下來的錢!但那個人就這麼騙走了!好狠呀!人心為什麼那麼壞呀!”說到這裡老人顯得哀痛欲絕。
   “那個人後來不是伏法了嗎?惡有惡報能讓你感覺好點嗎?”金色人影似乎想幫老人舒緩心情。
   “我知!我後來有看到新聞!但短了那一千元,整個月我都無法再買補品給她吃,我餓著沒關係,但看她日漸消瘦的軀體,我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嗎?我窮得幾乎一無所有,只有看著她好點,才能讓我對生活不那麼絕望!”說到這麼老人已泣不成聲,空間內的光芒似乎也感受到哀傷的氣息,變得有點黯淡。
   “生活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是?接下來呢?日子怎麼過的?”金色人影彷佛安慰老人般溫和的問著。
   “接下來我還是努力的工作,用我所有的生命照顧她!”老人抬起頭抹了抹臉,似乎重新振作了精神。“可日子一天天過,我也一天天老,照顧人很吃力,漸漸的我也覺力不從心。但我還是努力的每天喂她吃飯,幫她洗澡翻身,直到有一天我也中風半身不遂進了醫院,但等我出院後她就不見了!就這麼消失不見了!我不知她去了那裡,急的不知怎麼辦!後來家裡忽然出現了許多政府的社工人員,把我帶進了贍養院,然後…然後不知過了多久,雖然我不斷問贍養院的人,我老婆去了那裡?但就是沒有人願告訴我!沒有人願跟我說清楚!所有的人都在騙我!”老人聲音透著些許憤怒。“直到前幾天我聽到阿文提到你,然後……然後……我就不知怎麼來到這裡了!”老人的語調愈說愈低,彷佛終於道盡了一生的悲苦,而空間中的光芒也似乎配合老人的情緒般,一閃一爍,時而光明,時而黯淡。
   “其實你早知道她去了那裡,你跟本沒失智對不對?”一剎時,空間中的光芒突然陡然綻亮。“我……我……”老人驚訝語塞的口氣,象徵謊言突然被拆穿。“你只是不願面對失去她的事實,不願接受一生的努力轉眼成空!雖然你知她已離開這個世界,但你還是自己騙自己,相信世上還有一位大師,能施展起死回生的本領,讓你心中的美夢能繼續下去!這就是你第三次想找的目地!我說的沒錯吧?”雖然揭穿了秘密背後的真相,但真相的背後是什麼?其實只是一份不願與摯愛分離的不舍癡心。

“我不能失去她!我不能沒有她!她是我的一切!她沒有走!她不能離開我!!”彷佛心防終於被突破後的全面崩潰,老人開始抱著頭痛哭失聲。“大師!大師!我求求你,求求你啦!幫我把她找回!把她找回來!我是個失敗者!一生從沒做成什麼事!我已一無所有了!請不要把我僅有的也奪走!你一定有辦法找她回來!求求你!求求你了!”老人說到最後已是跪倒在地,只是不斷的磕頭,彷佛希望人生最後的一絲期盼,能透過這種折磨自己的方式得到實現。
   “來,起來我有話告訴你!”金色人影不知用了什麼方式,讓老人忽然覺得有股溫馨和暖的力量,將他從地上托起。看著滿面淚痕的老人,原本被一團金光壟罩的大師身影,彷佛也出現了溫和慈愛的面容。
   “你不是個失敗者!你也不是一無所有!相反的,其實你已在你的人生中學會了一件事!”金色人影忽然像個母親般,慈詳和藹的對著老人緩緩勸說。
   “世上大多數的人都覺得自己過的不好,其實他們跟本沒看過多少痛苦,也沒體會過多少苦難。”“可是我過的還不夠痛苦嗎?”金色人影的勸說顯然沒有說服老人。“你不是過得不夠痛苦,而是你連什麼叫快樂都不知道!”金色人影堅定的語氣,讓空間內的光影也驟然眩亮。
   “什麼叫快樂?大師你能告訴我嗎?像我這樣一事無成沒有用的人,能熬過日子就不錯了,那還能奢求快樂?”老人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不!你錯了!因為你終於學會了一件事,所以從此以後,你會是最有資格享受快樂的人!”金色人影說的好像即將有獎品要頒發給老人的前兆。“我學會了什麼事?”當老人還想不清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時,金色人影忽然飄到老人面前,一陣沉默後說了一句:“你能見到我是有原因的!”說完後,忽然一瞬間化成點點金光,暴發性的向空間四周散去,而空間中的光芒也忽然由眩目變成七色光采,照的老人眼睛都睜不開。迷離蒙矓之間,老人似乎從亮如白晝的光影中,看到一個人影慢慢走出,接著人影由模糊變清晰,從清晰變真實,然後一張白裡透紅,臉上依然沾著砂糖甜桔果肉的紅撲撲小臉,出現在老人逐漸看清周遭的眼前。“玉梅!我的玉梅!我終於見到你了!玉……梅……我好想你呀……!”朝思暮想的人終於出現,老人激動之下,悲從中來,放聲大哭,而空間似乎也感受到了這股悲喜交集的氣氛,微微的震動了起來。
   “長生不哭!不哭!我在!我都在!我從沒離開過你,你為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再也不會離開你,我們再也不要分開!”被長生的情緒感染,玉梅也顯得悲喜交集,但表情是歡樂的。
   “大師!謝謝你!謝謝你!我就知你能幫我完成心願!謝謝你!”長生雖然依然心情激動,但心中充滿了感謝與幸運,不停的對著已無大師身影的若大空間鞠躬道謝。
   “不用謝我!這是你應得的!讓壞人受到懲罰,讓好人獲得獎賞,本就應該的不是嗎?”長生抬起頭四處張望,但空間中只傳來大師的聲音,不見大師的人影。“很多人一輩子什麼都學不會,什麼都做不好,但你卻用盡一生學會了一件事!這樣的人,當然該受到獎勵不是?”空間中大師彷佛真得已變成了會說道理的大師。
   “我學會了什麼?”長生不解的問著,“你學會了怎麼愛一個人!而且也用盡了一生報答這份愛!這點真是難能可貴!”一剎時長生忽然大澈大悟,終於明白了過來!原來一切的苦難,一切的犧牲,只是大師為了讓他在人世間澈悟真愛的磨練。
   “難怪你說我能見到你是有原因的,原來這一切就只是為了讓我明白!我懂了!我懂了!你真不愧是大師!我什麼都懂了!”長生激動的流下了感激的眼淚。
   “其實我不是大師,世上也沒有大師,真正的大師只在你心裡!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大師!懂了吧”大師說完後,空間也彷佛產生了變化,忽然一陣光芒大作後,空間逐漸愈縮愈小成了一個光點,接著遠遠望去成了生命儀器上的一個更小光點,然後再成了一條直線,然後“嗶”的一聲長音後,一直監看著生命儀資料的醫生搖了搖頭,讓護士緩緩的將白布蓋上了老人的面容。
   “爺爺!辛苦了!黃泉路上,一路好走!”看著醫生盡力了,守候在老人身旁的志工阿文,也不禁流下了不舍的眼淚。
   一旁看著白布蓋上的兩個幸福靈魂,緊握著雙手互視一笑後,扶持依偎著走往天際忽然開啟的光明大道。 彼時念念如落瓣,今日落瓣化念念,重溯歸源憶當時,重塑繁華一枝豔分離後的相遇,只是久別重逢,大師終於對兩個磨難一生但始終真摯相守的愛侶,給了最佳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