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10:51:29非說book

【 文化女流氓 】


       “
他就是耍流氓!”羅芳的語音忽然拔高,彷佛突然在餐廳扔了個炸彈,將四周安靜用餐交談的客人,全炸啞了嗓子。原本高檔的餐廳,突然一時悄然無語,空氣中盤據著凝滯的氣氛,四周陣陣驚疑的目光,帶著一絲不安,不時往餐廳坐在中間桌位的一男三女望去。

  “我跟你說…”羅芳似乎沒發現,來自四周對她異樣眼光,已帶著嫌惡,正準備繼續高談闊論時; “輕點聲!”羅芳左手旁的女子,顯然比她敏感,所以適時的打斷了羅芳持續的轟炸。

   “…?怎麼?我太大聲了?”羅芳下意識的用手捂著嘴,側頭看了看四周,彷佛偵查敵人。素質!”喻筱微笑著說,“跟你說過多少次,女孩子約會,好歹裝一下淑女,要有點素質!不要老像個女漢子般,大喇喇的;現好了,把男人嚇跑了吧!”喻筱略為轉身換了個坐姿,儀態優雅的像電影上的明星,慢慢端起桌前的骨瓷杯,送到嘴旁,輕啜一口略涼的花茶

置放在她身旁的的品牌包中,已傳來多次來電震動的感覺,但她沒拿出手機的打算。因她知道是母親的來電,但卻故意不加理會,雖然來電已持續了好幾天,造成她情緒上不小的影響,但表面卻裝的若無其事,在座的同事也沒人察覺。

   “他是耍流氓呀~!”羅芳顯然還想持續之前的話題,但已知趣的壓低了大媽般的嗓音, “交往了三個多月,只要跟他提結婚,他不是倒頭就睡,就是顧左右言它…”羅芳似乎又開始情緒激動,聲音有向上提升的趨勢。但當喻筱輕輕的豎起,她細白纖長,及剛做好美甲的手指,放在塗著低調奢華,釉光潤唇的GUCCI唇膏嘴前時,就像個女王發出了號令,羅芳不由自主的降低了聲勢。

   “你沒聽說嗎?不以…,”羅芳似乎掙紮著想將話說完,喻筱已搶先了一步說:“…不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就是耍流氓!對吧!”喻筱看了羅芳一眼說:“你要說的就是這個是吧!?”說完低下頭拿起骨瓷杯旁的銀制湯匙,無意識但緩慢優雅的放入杯中攪動,羅芳的氣急敗壞無動於衷。

他有房嗎?”坐在喻筱左手旁的秀華,冷不防的也扔了個問題,喻筱一聽,內心嘎登一聲,心想要糟,“這不是火上澆油嗎?”喻筱心中正想著。果不期然,秀華話才問完,羅芳身形一挺,彷佛被燙著般,騰的一聲,坐直身子,漲紅著臉說,“?!他哪有房!…”正要繼續發作時,坐在喻筱對面,原本不發一言,只是專注傾聽的劉軍,突然接話說:“他不結婚!又沒房!所以不以結婚為前題的交往,就是耍流氓!而不以買房為前題的結婚,就是耍丈母娘!”“羅芳;他連你媽都耍了!”劉軍開玩笑的同時,瞄了一眼喻筱

哈哈哈…~”彷佛平地一聲雷般,突然橫空出世的幽默,讓原本美好的飯局,從顛簸不堪的路面,回到歡樂氣氛的正軌。四人歡笑的同時,喻筱略為抬頭,剛好與劉軍目光接觸,雖僅電光火石的一瞬,卻讓她心緒一陣波動,她故意低頭假裝整理衣物,避開劉軍感覺帶侵略的眼神。

明早七點來接我!”喻筱從私人豪車後座下車後,已將晚餐時,總裁對員工放鬆的距離收緊。冷冰冰的看著將車門打開的劉軍,下了每日總裁對司機該下的命令後,慢慢的走向自家豪宅大門。

晚風徐徐,酒意開始消退,她覺得有點微寒,下意識的收緊一下衣領,身後卻傳來劉軍親切的關懷。

,晚上天涼,保重身體!”劉軍的聲音,雖溫馨如寒風中的暖流,但她沒有回頭,也沒理會,假裝沒聽見,慢慢的往家門走去。身後傳來關上車門,引擎發動的嘶吼聲,直到絕塵而去的車胎聲,漸漸遠去,她才略為轉身,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留在身後的失落。

對於這個才剛進公司,不到一年的年輕私人司機,有這樣的反應,雖令喻筱感到一絲心情波動,但這樣的情緒只是一閃而過,很快的,她就恢復了高高在上的冷靜。因為她是一個近百人公司的領導,坐在這樣的位置上,她很清楚瞭解,跟自己的下屬,該保持怎樣的距離。

雖說劉軍在他眼裡,算是個俊男,不但個子高,而且體格健美,不是那種社會流行,影視圈中名星般的脂粉男人模樣,而且細心反應快,車也開的穩當,所以進公司不到一年,就提拔他兼任自己的特別助理,成為可以與公司權力核心人物,一起用餐的跟班。

但他畢竟是個司機,而且還太嫩! 為什麼呢…?”忽然包包內手機,又震動了一次,喻筱不耐煩的將手伸進包內,直接將手機關機,因為今晚,她特別不想被打擾

返家進屋後,面對富麗堂皇,卻只屬於她一個人的豪宅。拿出手機放

桌上後,將手上的LV晚晏包,甩向客廳中央擺放的義大利進NATUZZI皮沙發,然後彷佛受過長期訓練般,精准的先扭開音樂,然後轉身進浴室,放水,投放香芬,更衣,泡澡。

一陣期待中的山雨欲來後,水蒸氣混著香芬的味道,開始從充滿義大利風格的浴室內竄出。嘩嘩的花灑噴水聲,與室內播放的古典音樂,配合著時有時無的肌膚搓洗聲,在凡賽斯系列,新古典奢華風格的寢室中,幻化出一幅令人著迷的綺麗景致。

一陣香氣流轉後,喻筱頭裹著純綿浴巾,身著純絲細肩帶牙色Marjolaine法式睡袍,呆坐在梳粧檯前,看著素面淨顏的自己。

鏡中顯現的是一個已略見滄桑的形像,“歲月真是無情喻筱輕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輕撫眼角的細紋,低下頭看著化妝臺上擺放的,各式各樣,瓶瓶罐罐,琳琅滿目的品牌保養品。一時之間,她有彷若置身化學實驗室的感覺。

雖已過人生的四十五,但對一個年過中旬的女人來說,她已算對得起上蒼恩賜的美貌,將外觀保養的青春俏麗,風采如昔,成了足以讓許多女子嫉妒防範的美魔女。

略為貼近鏡前,仔細的看著自己,無意識的輕撫了一下,依然充滿彈性的面部肌膚, “朋友說的沒錯,我的五官,確實長的挺端正的!”彷佛自問自答的陷入沉思,好一回兒,直到感覺裹在頭上的浴巾涼了,喻筱才發現鏡中的倩影,其實身後藏著的,是多麼一份巨大的空虛。

夜漸深沉,她依然坐在鏡前發呆,迷茫的眼神,腦中卻不時閃過一個男性的幻影,讓她不由自主的,陷入自言自語的迷思。漸漸降臨的暮色,正慢慢卸下她白日強悍的武裝,一步步將她變回女人。

自從劉軍成了她的跟班,與她漸漸熟稔後,一種莫名的思緒,就彷佛成了微量嗎啡,一點一滴的,侵蝕她原本堅強如鋼鐵般的意志。這種有點期待,但又不知到底期待什麼的感覺,與她凡事都要求塵埃落定的性格不同;她不喜歡不確定的事!

所以每當這樣的情緒開始漫延,她就會強迫自己冷靜理性的,給自己一個模糊的答案, “也許他的眼神沒其他意思,不是偷看我!”然後關上燈,靜悄悄的,在即將來臨的孤枕獨眠中,將真正的答案,帶進全絲絨羽被鋪好的柔順被窩。

黑暗中,絲絨羽被緊貼著她的身軀,將她為了維持身材,以致晚餐什麼都沒吃的曼妙體態,包覆出凹凸有致完美的曲線。閉上雙眼,細滑的絲絨,與她柔順的肌膚產生親密接觸,羽絨絲被輕盈保溫的特性,逐漸在她周身,漫延出慵懶的暖意。

她開始感到渾身放鬆,蒙矓模糊中,產生了彷如自己是躺在一個,溫柔堅實臂膀內的幻覺。她希望早點入夢,因為在夢裡,也許就可以不用這麼的壓抑,她有期待被解放的衝動。

胡思亂想中,她想起了晚間飯局的對話;“耍流氓!耍丈母娘!~!有意思但現在對流氓的定義,似乎也與從前不同!喻筱翻了個身,將可能是自己皮膚太過光滑,而導致已有點脫離身驅的絲絨羽被,重新拉到頸部。半夢半醒間,腦中的思緒如跑馬燈,往事一幕幕,如電影般逐漸清晰的放映著。

似乎回到遙遠的兒時,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常聽鄰人互相咒駡時,嘴裡常吐出的二個字,但現今這二個字,已從年幼時絕對的貶義詞,漸漸異化成了一種說不準好壞的模糊詞!

  “流氓!?倒底是什麼意思?”真是貶義詞嗎?喻筱忽然認真思考了起來,但沒翻過《詞源》,只能自己猜測,這個詞形成的前因後果。;應該是流動的意思。氓呢?是亡跟民的結合,應該就是亡命之徒的意思。所以流氓的真正涵義,應該是到處流竄的亡命之徒!沒錯的!”

黑暗中,喻筱感覺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很滿意自己解出的答案。但隨即想起,自己不也被人叫女流氓嗎?!”而且因為名字的關係,她還被冠上了家喻戶「筱」的女流氓!”這樣令人難忘的稱號! “! 家喻戶曉的女流氓!”,這是商場上,對手給她取的外號。

想到這裡,喻筱突然在黑暗中笑出聲來。假如流氓是方才自己想出的那個意思,那自己豈不成了到處流竄,家喻戶曉的女亡命之徒?不過成名要趁早!”張愛玲得這句名言,她覺得說的真太對了!在商場上,自己確實已是小有名氣!“喻筱一剎時,忽然想起了她如何努力奮鬥,才有今天這個地位的過往。

自己當然不是亡命之徒!喻筱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性格。而且什麼叫亡命之徒?歷史上那一朝的開國君主不是亡命之徒?”成王敗寇本就如此,所以流氓不定也可當個褒義詞也難說。喻筱已感到睡意消退中。

自己會被冠上,那樣女爺們的稱號,其實只是因為長時間要在商場上,與男人拼博的結果。這是環境逼出來的,不是我的本性!”喻筱想起兒時幻想自己考上大學,而且念的是文學,然後畢業後,要當個標準文青,用文化的力量,改變世界。但一場家變,卻將她的夢想整個翻轉。

她內心其實真是個愛好文化,懂點文藝的人。但為了求生存,有時會逼的她用點手段。不怕流氓多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她想起小時候聽人罵人流氓後,接下的另一句進化升級版。雖然這句也不是什麼好話,“但為什麼流氓有文化後,變得比只有是流氓更可怕呢?”喻筱忽然覺得這句話說的正是自己。!這倒是真的,讀過點書,處理事情的手法,就是與那些大老粗不同。我就是個有文化的女流氓!哈哈!”

至此喻筱已全無睡意,索性掀開絲絨羽被,坐起身來,但因動作過大,造成氣流擾動,一股淡淡茉莉花香,混著她身上麝香保養乳液的味道,在空氣中漫延,形成一道彷若午夜情挑的電影場景。

伸手摸向床頭擺放香煙的位置,略為探索,讓熟悉的物品順利到手後,“的一聲,黑暗中突燃起一股烈焰,灼向原本如同罩上黑幕的房間一角。接著火光一滅,均勻的吞吐聲,將房內流淌出如黑森林中,漸漸興起的迷霧,然後將自己帶入當年,自己因何轉變至此的沉沉回憶。

那是一場無預警的大規模強制拆遷,那年她才初中,一紙命令下來,一夕之間,家就這麼沒了!彷佛被連根拔除後,拋向天際的野草,從此一家人就如飄蕩空中的浦公英般,東飄西蕩,四處流浪。想到這裡,喻筱搖了搖頭,將手中的香煙推入口中,深吸一口後,狠狠的用力吐出,彷佛吐盡了口中的煙,就吐盡多年前的憤怨。

為了重新建立一個家,父母只好帶著她到處漂零打工求生,成長的過程,童年就是一場只有生死拼博的記憶,那是她一生都無法抹滅的黑暗童話。

那個年代,滿街都是流氓,跟本沒一個好人!”喻筱想起強迫她舉家遷離的土地開發商文安生,”他就是一個拿著雞毛當令箭,假藉政策發展名目,卻強拆民房圖私利,徹頭徹尾,貪婪無恥的流氓!”這雖然這已是多年以前的事,但如今想起,依然是壓在她心頭的一塊陰影,滿腔都是想報仇雪恨的憤怒!

不過那個年代雖然窮,但好人壞人是分得出的。因為社會單純,流氓都是土龞,沒什麼腦筋,只會打打殺殺,圖點小利,很容易分得出是非善惡!”,喻筱腦中思路似乎愈來愈清晰,房內煙塵漸濃,但眼睛似乎已漸漸適應黑暗,已無先前那般伸手不見五指。

但現在的社會,網路手機太方便,大家都變聰明瞭,連流氓的定義都亂了套!從土龞成了什麼智慧型罪犯! …而且不只流氓,似乎什麼都亂了套! …什麼小三,網紅,裸貸,小鮮肉以前哪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社會都被這些東西搞錯亂了!”

但是想到小鮮肉,劉軍的身影瞬間又閃過腦海,喻筱感到心神一震,下意識的用力再吸了口煙,但卻因忽然失神,憋氣太久,導致煙氣回嗆喉嚨,忍不住大聲咳嗽起來。好一會兒,才慢慢舒緩過氣,深深吸一口氣後,喉頭才稍感舒緩。

按熄了手中的煙,她本想起身,但捨不得這份難得的自我省思寧靜,於是索性轉過身摸起酒瓶,將原本放置床頭上的酒杯斟滿,然後一飲而盡。漸漸滲入身體的痲痹感,再度將她的意識,沉入因微醺而浮現的更多回憶。

成長過程真是太苦了!”喻筱咬著下唇,讓意識牽引回想著從前。所以成年後,她就立志一定要做一個有權有錢的女強人。在這個強大意志力推動下,她義無反顧的一腳踏入了商場。因她已深刻明白,漸成形的資本主義社會,除了錢,其他都不重要!

從此她就加入了以男人主導的商業戰場,一路拼殺,不再回頭!因回頭也無路可走,所以只能一股勁往前沖。但男人所建立起的商場遊戲規則,豈容一介女子挑戰?

戰就戰吧!”喻筱想起這幾年,一路上明槍暗箭,在商場的艱辛。弱肉強食,豺狼般男人的世界裡,要存活,本就要具備過人的本事有機會,要把握機會!沒機會,要創造機會!”這已是高強度競爭商場上的金科玉律!社會都在進步,流氓當然也要進化!“所以現代的流氓,耍的不是逞兇鬥狠,而是耍奸鬥滑!”喻筱下意識的,對自己的見解,邊想邊點著頭。

但回想起這些年,能幫她在商戰中,長時間挺住戰果的,貴人是有幾個,但並不多,而且也都不具關鍵作用的角色。真正幫她多次挺過難關的,反是因她念的書夠多,才讓她在一次又一次的關鍵決策中,因策略運用得當,手段高人一等,才順利打敗對手,成為最終贏家。

這似乎不得不歸功於,自己平日打下的文化底薀,但也因此落得了一個文化女流氓的稱號!文化女流氓又如何!?多算勝!少算不勝!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這是《孫子兵法》上的名言,那些商場老粗那懂這個?”喻筱驕傲又嘲諷,得意忘形似的,有點自得其樂。

~!男人~!其實一點都不難對付!”也許是酒精產生的亢奮,她忽然有股不可一世的虛榮感。老娘只要兩腿一夾!哪個男人不是乖乖就範,手到擒來?!”喻筱似乎放開了腦中的封印,想起那些曾經有過的道德底線,早已因無日無夜的生存鬥爭,成了過眼雲煙。只有在偶然憶起的瞬間,才會忽然喚醒她的記憶,回想起自己曾也是多麼有理想的小女孩,想成為對國家社會,貢獻一己之力的紅領巾。就算無法一生一世學雷鋒,但至少也做個有抱負,有節操,成為社會中流砥柱的知識份子。

但物種不斷進化的原動力,就是來自競爭!這是天地萬物,大自然無法擺脫的生存天則!物種如此,人類當然也一樣! “!道德!?”喻筱似乎深受道德所害般,有點不屑的嗤之以鼻! “父親就是一個封建保守的頑固份子!”她想起小時候,父親教她待人接物的價值觀,常常把道德掛在嘴邊。

時代早就不同了,還抱著那麼陳舊封建,迂腐不堪的觀念,只有被人欺負的份!”她想起了父親,也想起了與父親最大的一次衝突。

父親是個念書不多,只會種地的農民。強制拆遷後,舉家被迫遷移到離縣城比較近的另一個鄉村城鎮。但他只會種地,原本的土地沒了,所以只好打零工,四處幫人幹農活,日子過的比原來還要辛苦。

那時自己初中畢業,通過中考,也收到縣城中學的錄取通知。但家中一窮二白,自己又是女孩,一家有時吃喝都出問題,更不要說還要騰出餘糧,供女孩念書。本來自己也是斷了,繼續求知向上的期待,打算就在這個窮鄉僻壤,陪著父母,窮終到老。

但一次父親幫人幹農活時,意外的掘出幾十塊,漢代陪葬的羊脂古白玉。當時她剛好陪在父親旁幫忙,突然看到從黑糊糊的土地中,挖出白花花的石頭時,一時之間都懵了。等回過神來,才在四周漸漸聚攏,吵雜驚呼的人群聲中,聽出父親挖到的是寶物。

~!羊脂白玉!要是放到現在,那就是個天價!哪會是當年那個價格!?”喻筱已完全回到,剛剛改革開放時的無知歲月。當她幫著父親,將一塊塊挖到的羊脂古白玉,從父親手裡接來清理時,過程中,她看到的不是白玉上,逐漸浮現精美絕倫的藝術工藝,而是從此一家人,不但終於可以脫貧,過上好日子,而且自己求知若渴,繼續升學求知的夢想,也可以實現。

但父親無視家中的經濟狀況,居然要將辛苦挖掘出來的「全家希望」,上繳國家!? “為什麼?!難道你忍心一家挨餓,也要這麼做?!”喻筱感到心頭一緊,想起母親問父親這句話時,自己躲在破敗的房門後偷聽時,心情是如何的與母親一樣感到絕望!

這本來就是國家的!而且不是我們的東西,怎麼能拿!?這是不道德的…!”又沒人看見!有什麼道不道德?!你是不想讓一家活了是嗎?!”母親依然不放棄的,想說服父親,但父親不為所動

道德是約束自己,不是約束別人!況且這是墳裡刨出的東西,不吉利的,拿了不但犯法,還犯誨氣,我們家還過得去,不要…”喻筱的父親話還沒說完,母親就發瘋般撲了上去, “過得去!?哪裡過得去?!你看看這房!你看看這家!都破敗成什麼樣了!?一年肉都吃不上幾回,還有女兒…”喻筱母親發狂般的,哭喊著與父親撕打著,那樣聲嘶力竭,淒斷人腸的場面,在一個北風呼嘯,蒼茫天際,已開始落下點點冬雪的夜晚,現在想起,喻筱還有不寒而慄之感。

家被非法強拆,父親毫不反抗,說要配合國家政策,這已讓愈喻筱對他的不作為感到不解。而挖到寶物,不改善家計,任由妻女挨餓,也要將明明是自己挖出的寶貝,上交給國家?這樣奇怪的邏輯,喻筱一度懷疑,父親是否真的愛自己?愛母親?愛這個家!?

想到這裡,喻筱已有點坐不住,站起身來,又點上一根煙,狠狠的吸了一口,彷佛想強迫自己,克制住按耐不住的情緒波動,但似乎無濟於事,於是只好緩緩的,將剛吸進的煙,慢慢的吐出,希望能藉此,緩和腎上腺素上升的速度。

接著無意識的又吸了幾口空煙後,才頹然無助的坐回床上。但此時,思緒已如脫韁的野馬,跳崖般無法控制的,讓記憶墜入她心中最不願觸碰的痛苦深淵。

就在父親意志堅定,準備隔天將挖到的數十塊古白玉,上交給村委書記的夜晚,喻筱悄悄的偷走了其中兩塊。她準備將它賣給一個曾上家門,希望父親將古白玉賣給他的,那個專門轉賣古物到海外的中間商。

那是一萬塊呀!”在當時還以毛錢計價的農村,「萬元戶如同首富一般的年代,一萬塊不只是個想都不曾想過的天文數字,而且其中還包含了自己可以繼續升學,努力脫貧的夢!喻筱想起這幾年,自己努力進修,及一飛沖天,再也回不了頭的物價,搖了搖頭,剎時有不勝欷籲之感。

你怎麼當小偷!?我怎麼教出你這樣的女兒!?”父親拿著藤條,氣的混身發抖,悲愴含淚對著喻筱痛斥。在那個說謊都不會的年代,她這樣的行為很快就被父親發現。那一晚凜冽的北風,在屋外嗚嗚的低吼著,如千軍萬馬衝鋒時的對戰,狂嘯震動著已近殘破的門窗屋瓦。但在屋內,父親猛烈的咒駡抽打,混雜著喻筱號啕哭喊,淒慘哀鳴的聲聲討饒,硬生生的將屋外,轟然凜冽的風暴結界,扯開一個缺口,控訴般的,向一片蒼茫無情的天地,散落無間。

多少年來,北風都吹不散的父女親情,卻擋不下,父親道德的鞭撻!毫不留情的,將這座破屋內,僅存的一絲天倫,撕的粉碎!

喻筱下意識的輕撫著左手臂膀上,一個已不太清晰的疤痕,這是

當時留下的。後來母親撲過來,為了保護她與父親扭打,看著父母,在昏暗的燈火中,猛烈交錯的身影,喻筱忽然失去了理智,奮起身來,大吼一聲後,沖向父親,將他用力推倒在地。

她永遠忘不了.父親倒在地上,震驚的看著她,那種失望哀傷的眼神,但她回敬的,卻是滿臉淚痕的深深怨恨。屋外北風依然呼嘯,將殘破屋瓦震的嘎嘎作響,但屋內卻靜默的,如墳前大悲之後的悄然無聲。父親還想努力維繫最後的尊嚴,顫微微的拾起藤條,卻被她一把奪下後,將這個像征「道德」的權杖,從殘破的窗戶,奮力拋向屋外。

父親呆立之中,卻依然不願面對,女兒性情驟變的事實,舉起抖動無力的手,指著她悲憤的說:“我怎麼教你做人的!?你怎麼變成這樣!?偷國家的東西!?忤逆…”但不等父親說完,喻筱痛哭失聲,反而決堤似的,淒聲著質問父親,為何要因莫名其妙的道德觀,讓一家人過著,窮的沒尊嚴非人的日子!?

你憑什麼教我做人!?”喻筱對父親哭吼著,你寧願讓大家餓死,也不願放棄你的道德!你根本不愛這個家,你只愛你自己!去他的道德!我再也不要呆在這個偽善的家!”說完話,不顧屋外凜冬寒風刺骨的季節,也不顧母親追逐出門,在她身後聲聲的呼喚。喻筱毅然決然的逃家!從此,家就從她內心曾有過的依戀,成了只在深夜的回憶,再也沒有回過老家,也沒與父親聯繫過。想到這裡,喻筱看了一眼放在化妝臺上,靜默無聲的手機

教我做人!?!人有什麼好做!?窮人才學做「人」,成功的人要做的是「人物」!我再也不要當窮人!”況且,“窮人在十字街頭耍十把鋼鉤,鉤不著親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掄木棒打不散無義的親朋!”這是老話,也是社會現實!喻筱深深的吸了口氣,環顧了四周,豪奢屋中自己努力打拼來的一切,將數十年來,艱辛奮鬥的過往,彷佛像昨天的事般,錐心刺骨的又複習了一遍。

逃家後,喻筱找到一家網吧,呆了幾天,認識了一個大她十多歲做裝修工程的,兩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從此她跟著哥闖南走北,一腳踏進工程界,淌進了這池龍蛇混雜的江湖。

幾年下來,恰逢國家掘起,經濟建設發展的大潮,喻筱跟著,賺了不少,她今生未曾見過的金錢數字。只是沒想到人生的難以預料,是用這樣的方式,讓她在難以想像的機緣下,得到破繭而出前的修練。當然經濟狀況改善了,思想觀念也會跟著轉變,只不過是往哪個方向前進罷了!

雖然有一段時期,哥的形像,如同天神一般,高高在上因為啟發她認識資本主義社會,贏者全拿觀念的是他,帶她體驗三教九流,搶標爭鬥,廣拓人脈的也是他。當時喻筱哥又愛又崇拜,而且認為他就是自己此生的摯愛,不可能再愛上旁人。但哥是個已婚有家室之人,雖然在那時的社會,已是逐漸開放的改革年代,這樣的事比比皆是,喻筱不在乎,覺得自己是認真的!

~!認真個屁!只是小女孩的早戀,跟本什麼都不懂!”喻筱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完全放任思緒,讓它自由的遊走,在各個時空的旅途。

哥的元配打上門來,喻筱哥還在睡夢中。從沒遇上這樣的事,先是嚇傻,後覺理虧,不吭一聲的,只能由著哥老婆謾駡羞辱。直到哥老婆忽然出手,滿街撒潑般的,毆打咒駡她是個不知羞恥,沒人教養,道德敗壞的賤貨時,不知是否「道德」二字,觸動了她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喻筱突然暴走失控,撿起地上半塊磚,用力一砸,哥老婆當場打的頭破血流,但接下來,換來的,卻是哥沖過來,一拳將她無情的擊倒在地。

哥的那一拳,徹底將她打醒!也徹底將她對人世間的愛情,僅存的一絲幻想打碎!始作俑者的,明明是男人!但為什麼感覺做錯事的是自己!?兩個倒地受傷的女人,倒底爭的是什麼?!剎那間,她忽然明白,屬於自己的東西,要保護好,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想得到,就得用手段去搶!

沒有拆不散的姻緣,只有不夠努力的小三!”。人生的逆境,已漸將她的價值觀偏移,因為退無可退下,往往會逼的人,往極端的一方傾斜。

 “要是當初把事鬧大,去公安廳、上媒體、走法院、或威脅哥要把公司黑資料曝光,鹿死誰手,未必可知!”喻筱似乎有點後悔,當初自己為何只是傻傻,一聲不吭的默默離開要是現在誰敢得罪我,~!雖遠必誅!”彷佛勾起了當年的恨意,深深的再吸了口煙後,惡狠狠的吐出。

  不過也還好離開了,因為離開了,才能真正開始只靠自己,打開一片全新天地。工程界雖是個撈錢的好地方,喻筱很清楚,時代在變,這個處處走後門,講關係,全由男人主導的行業,註定不是她這個女人久待之處。她必需另起爐灶,才能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之所。

想到哥老婆,黑面黃牙,滿地撒潑,粗口穢語的模樣,喻筱覺得沒文化,似乎真的挺可怕,連抓個婚外戀,都這麼有勇無謀。她感覺到當時圍在四周看熱鬧的吃瓜群眾,眼神中透露的,似乎是對她投以比較多的關懷,瞬間明白,原來人性中,天生崇拜同情的,會是看起來比較有「素質」的人。但那是當時,要是在工程界再麼混下去,也許哪天,在地上撒潑耍橫的就是自己。

所以補足自己學識上的不足,是她首先想到該做之事。哥那一拳,除了給了她感情上的覺悟,也徹底打穿她的道德底線。

她開始想方設法,甚至不惜動用原始本色,終於攀上了一個學術界的高枝。在他的照顧護航下,不但順利進入想就讀的學校,完成之前人生中,繼續升學的夢想,而且還運用與那位學術高層的關係,搭上了國家重點發展,網路新創產業的頭班車。

彷佛海中層次分明的魚類生活圈,她終於遊到了,屬於能讓她徹底發揮所長的同溫層。

網路新興產業,恰好與她獲取的學識,與年輕一代的同學相結合,不但成功開拓了她的眼界,增長了她的智慧,也燃起了她早想自立門戶,做一番事業的雄圖野心。

於是她利用現有資源,找到了一個,當時商場上的老粗們,還搞不太懂的,名為「文化創新」,實為利用「文化」這面大旗,大玩圈錢遊戲的高利潤項目。

幾年後又恰逢股市井噴的大行情,她抓緊時機,利用發行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機會,很快的搖身一變,不但成了網路事業大亨,更藉「文化創新」頭銜,順利打進入了文化圈。在其中長袖善舞,剷除異己,並大搞古董文物買賣,借機幫企業或官員洗錢,以文化掩護非法,甚至與海外宗教團體結合,大搞靈修,禪修的斂財活動。

先天的美貌,與高層良好的關係,加上為達目地的不擇手段。這些旁人可能一生,都無法結合的完美條件,讓她迅速的,就在這個以文化為標榜的職場,名利雙收,成了不折不扣的「文化女流氓」。

眼看自己一步步平步青雲,身邊也開始流言四起,有愈來愈多羡慕嫉妒恨的人,在暗處對她放著冷箭。商場上的對手,私底下都刻意謠傳她是靠美色,靠男人,才有今天這個地位!”喻筱想著,臉上浮現著勝利者的微笑。

本來還想花錢僻謠,趁機反擊對手。但後來發現,根本不用浪費力氣,因為謠言從不會止于智者,謠言只會止於下一個謠言!”她有的是辦法,可以利用媒體,不但轉移焦點,而且反向利用媒體,造出更大不利對手的謠言,將他置之身敗名裂的窘境。

共和國建立的社會,雖早已掃除封建迷信,不信鬼神,也不信因果報應。但曾有真正的修行高人,希望她廣修佛法,得饒人處且饒人,與對手解冤釋怨,莫增業障。

彎弓豈射回頭箭?”殘酷的商場爭鬥,那來的得饒人處?一但踏入這泓深不可測的江湖,只能有進無退,有我無他,將對手擊倒為止。所以這些遊走法律邊緣,得來的一切,都是她堅如剛鐵般的戰勝執念換來的,她覺得贏的理所當然,心安理得。

~!這些蠢貨般的男人,競爭上沒什麼能力,但抹黑,抹黃我,倒是能力十足!”喻筱嘴角微揚,輕蔑的回想著一步步,攀上人生的頂峰的經過。

一次又一次的明爭暗鬥,已把她由一個不懂事的女孩,強行鍛煉成了一個商場上的女戰士

而且,“老娘就算是靠美色,又如何!?”喻筱毫不掩飾自己的自信。我就是有這般先天的好條件,男人就是吃這套!我就靠這套,怎麼樣?這世界,要成功,本來就得努力,創造自己的價值!上天即然給我給這樣的優勢,好好運用有什麼不對?!“寧我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我!”從此,她欣賞如曹操般的真小人,

按熄了煙,站起身來,喻筱慢慢走向豪奢寢室,巨大的落地窗前。緩緩播開了厚實講究的遮光窗簾後,18層的高樓,往下俯視大街上,漸漸熄滅的道路街燈。各式交通工具聲響,正由遠漸近,喚醒著這座,已沉眠了一宿的城市。

眺望遠方,天際已現晨熙。她輕摟著自己的雙肩,木然的從窗內往下看著,街道上縮小如群蟻般,開始往來穿梭,為生活奔走的人群。一剎時,她感到強烈的孤獨感!只不過那種孤獨感,是站在人類社會食物鏈頂端,已徹底脫離底層,螻蟻般人群生活的那種孤獨感

文化女流氓的本色,至此已毫不保留展現,但只有在黎明前的暗夜,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顯現出如何修練成精的原形

商場上的幾無對手,已讓喻筱感到厭倦與一絲寂寞。直到最近劉軍的出現,才讓她如久經戰場的殺戮戰士,首次放下屠刀時,猛然想起,為何自己會忘了如何愛一個人?人世間應該可以互愛,不需這般彼此憎恨。  

雖然「愛情」讓她覺得,已是個遙遠想不起來的名字。但她還是依稀記得,自己曾是個深情無悔的女人。只是時至今日,愛情反成了她人生奮鬥中,刻意遺忘的選項。是因為澈悟愛情的本質,會讓人失去理智,做出錯誤判斷?還是因受傷過深,導致從此硬生生的痛下決心,變態般的將自己轉變成一個冷靜理性,只為利益,冷血無情的人?

模模糊糊的記憶裡,彷如夢境般,看不透,也想不清,索性隨著最原始的知覺,將自己帶入人性迷茫的五裡霧中。感情對她來說,只剩遊戲,再也不曾有過刻骨銘心,及不顧一切的生死相許。

也許自己本性真就是個女流氓!”喻筱歎了口氣,感覺心中如失去主心骨般,空蕩蕩的找不到歸屬。清晨的陽光,光輝燦爛的,已從窗外灑進房中,但她內心長期的陰影,似乎還有陽光照射不到之處

默默的將桌上的手機,拿起開機後,迅速傳進來,幾十條母親留的訊息。父親病危,希望能回家見最後一面!”她早知這事,但她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這個她人生中最難以抹滅的傷口。回家成了她的創傷症候群,只能選擇性忘記,所以只看了一眼後,還是決定狠下心來,暫不回復。

雖一夜無眠,想起不多時,就可見到劉軍,剎時讓她感到體內賀爾蒙一陣燥動。方才對愛情,反復思量的愁腸,對親人不知如何因應的窘迫。都被突然高漲的情欲,及窗外傳來的都市燥音,遮蓋的煙消霧散,消滅的無影無蹤。

迅速進入浴室後,將前一晚睡前所做的清洗動作,倒帶般的重複一遍。但有點不一樣的,是前晚如同一場心靈洗滌,反躬自省的盛宴。但現在,卻是如妖女迷情,想返回人世後的重畫人皮。

果然不用多久,一個冷豔高傲的身影,又如同女王駕到般,如朕親臨喻筱滿意的,如同模特兒般,站在連身穿衣鏡前,不時轉身點頭,看著鏡中,美豔高貴,完美無暇的自己。

女為悅己者容女人天生對愛情的眷戀,雖在他腦中一閃而過,但隨即而來,自動防護的理性,又將她打入自我矛盾的糾結老娘兩腿一夾,男人保證手到擒來!”她想起這句常在她心中流轉,,確有其事,也履試不爽的半玩笑話。但對這個其實已朝思暮想的期待,她突然有這招,不知是否靈光的猶豫。

比約定時間,晚了幾分鐘才下樓,劉軍已將車停在豪宅門口上車後,雖然這是再平常不過的,每日必要的接送但不知為什麼,喻筱覺得,今天的氣氛似乎不同往昔,有股不安的騷動,在空氣中悄悄流轉

劉軍有意無意的,不時透過後視鏡偷看自己。雖然喻筱假裝不知,若無其事的看著窗外。但卻故意賣弄風情,不斷的撩播甩動,充滿發香的秀髮,及不斷來回交錯窄裙中,兩條雪白誘人的雙腿。一時之間,高檔名貴的轎車中,彷佛上演著如情色電影中的前戲。

看著劉軍雖緊握方向盤,但似乎已開始心猿意馬,把持不住的欲語還休,喻筱心中,有如觀賞國慶施放煙火時的,興奮與刺激感。

! 老娘兩腿一夾,男人保證手到擒來!”原來你也不過如此!本擔心這招不靈的想法,至此已如囊中取物般的自信喻筱期待著接下來,事情會如何發展?

當豪車緩緩的停妥,在公司地下停車場的電梯口後晚上七點準時來接我!”喻筱依然故做冷漠,下車後,對一個司機,下了每天應有的命令,然後緩緩的朝電梯走去。等待許久的獵物,倒底會不會上鉤?她正等著收網,果然身後傳來終於等到的,劉軍急促而來的腳步聲

終於!”彷佛等到禮物從天而降,她故意用甩動頭髮的性感姿態,迎接自投羅網的獵物。只是沒想到回頭的剎那,劉軍已是離她不到一步的距離,驚鄂之餘,本能的用手護住胸部。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令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以致若大的停車場,一時之間,靜如下班後的人去樓空。只剩一顆忽快忽慢的心跳,計時般的,律動在相視無語的兩人之間。

!”終於有人說話了,發話的正是劉軍!喻筱卻不發一言,只是看著劉軍,用故做冷靜的表情,劉軍知道,他可以繼續往下說。看著劉軍張惶失措的表情,她已有大獲全勝的心理準備。

…!”彷佛已調整好心理,準備豁出去似的,劉軍的聲調變的穩定清晰。,可不可以,讓我先預支兩萬塊錢!?”彷佛晴空中,突然響起一個霹靂,喻筱一時之間感覺懵了,不知劉軍這話是什麼意思?

!”劉軍似乎已克服心理障礙,準備將想說的話,全盤托出。因為我跟秀華,準備下個月結婚,所以最近要張羅許多事,手頭有點緊,假如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准我借支…!”

你跟秀華!?你們什麼時候好上的?”喻筱不敢置信,感覺有突然被捅了一刀的背叛感,但隨即穩住了心情,畢竟女流氓的稱號,並非浪得虛名。

,我們在進公司前就認識的,你看…”劉軍從他的背包中拿出一張印製精美的喜帖,上頭還印有他與秀華的結婚照。看著這張揚溢著滿滿幸福的喜帖,喻筱心中突然妒恨交加,至少幾十個,可以拆散他們的方法,不停的在她腦中流轉。

我才來公司不久,你就這麼照顧我,所以在我心中,你就如同我的長輩般,希望我有這個榮幸,能請你當我的證婚人!”劉軍不知喻筱心中,此時已充滿,多如暗黑料理般的整人想法。交差般的把話說完後,就靜靜的等著喻筱回應。

長輩!?原來我在他心中,只是像個長輩!”原本興起的惡毒念頭,彷佛突遭到血洗般,瞬間頹然失勢。剎那之間,喻筱想起,那位修行的高人,曾說過佛經上的一句揭語:

縱經百千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際會時,

果報還自受。

難道自己是遭報了嗎?”想起過去拆散過的諸多姻緣,喻筱一時之間,如泄了氣的皮球,已無莫名報復的想法。

年齡差這麼多,可不就是個長輩嗎?”一切的輾轉反側,一宿的澈夜難眠,原來只是春夢一場, 春夢原本就不可能長久。喻筱忍住胸中起伏的苦澀,默然的不發一語。

你還好吧…?!”看著喻筱沉默不語,劉軍有股怕期待落空的怯懦。我剛說的…?”不等劉軍說完,喻筱忽然轉身往電梯走去,將一臉驚鄂的劉軍,留在身後。

當她走到電梯口,按下了電源後,“等下去會計部填借支單,但不用還了,因為證婚人,我肯定當不了,就當送你的彩禮吧!”喻筱已恢復了一個百人公司領導,該有的氣度及冷靜。但記得,”明早七點準時來接我!”喻筱說完後,頭也不回的走進電梯,隨著電梯門閉合,劉軍身影, 也逐漸消失在視野之中

~!~!謝謝!”電梯雖寂靜無聲的緩步上升,劉軍興奮狂喜的語調,卻彷佛像空襲警報般,層層遞減的,從地下室向上漫延,響遍整棟大樓。

此時包包內,又傳出陣陣的來電震動聲響,拿出手機,看著來電顯示的名字,喻筱突然不知所以的,悄然從臉上,淌下了一滴清淚,她似乎是想家了。

默默拭去無聲墜落的淚痕,猶豫了一下,終於略為顫抖的,按下了接聽鍵, “也許該跟父親和解了!”喻筱想著,和解或許不代表要放過任何人,只是意味著,她也許最該放過的,就是自己!

代表電梯樓層的燈號,一明一暗的,逐漸往上排爬升,不一會兒,突然一聲輕響後,燈號倏然全部熄滅,彷佛什麼都沒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