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10:43:58非說book

[姻缘籤]

             
                  遊魂般的在這個觀光景區,飄蕩了一個下午,其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到景區內的一間知名廟宇求個「姻緣簽」。起心動念是從媒體開始鋪天蓋地的報導,這間廟宇有許多關於男女姻緣的神奇靈驗事蹟後,就讓他腦中彷佛被植入了某種程式,下了暗示般,成為日思夜想盤據在他腦中揮不去的一個執念。

   該不該去求個簽?像得了強迫症加燥鬱症似的,自偷偷得知這間廟宇在哪裡後,他開始天天自問自答,彷佛終於找到一個人生目標,但其實心中早有答案,就是一定要親自來到那裡,將網路或媒體說的方法照做一遍後,才能將心中,那個鑽牛角尖似的懸念化消。
   從小到大,學理工出身的他,凡事只講邏輯,只信奉科學精神,原本對一切,不符合科學論述的怪力亂神,或網路傳說都一律視為封建迷信與招搖撞騙。但隨著時光流轉年齡漸長愈來愈瞭解人生有它的複雜度,許多事單靠科學,似乎也不是那麼無往不利。
   譬如感情,明明自己各方面條件都不差,國立大學畢業,專業是網路程式設計,在一家上市公司擔任IT工程師的職位。雖然沒有將自己創造成全國首富,但至少上班的公司領導,是全國知名的首富之一。網路的段子,都說現代娶妻條件“要有車有房,再加上父母雙亡!”車房沒有問題,但“父母雙亡?這,可能要給他點時間!”他自顧自想,半開玩笑的自我解嘲。
   但玩笑歸玩笑,在這個物質掛帥的年代,雖然結婚的基本條件他都俱備,但至今依舊單身。原本仗著自身性別,可以不像女性對青春虛擲那般著急,但後來發現,這個處處競爭的社會連愛情的資源都必需如同春運搶票般,不努力爭奪,就只能看著別人,開心的揚長而去。
   所以,他稍稍舔了一下有點發幹的嘴唇,自己學「科學」的主要目的,原本該是追求真理。但日復一日後,不知在那個情人節的夜晚,驚覺依然是電視機陪著自己渡過後,才發現,原來歲月的蹉跎,科學的真理早離他愈來愈遠,而上帝的天堂,反離他愈來愈近!
   不能一個人再這麼過下去了彷佛回到童年,什麼都沒有的年代,一種原始的渴望,在他內心逐漸被喚醒。
   抬頭看了一下天色,夏秋交替的傍晚,氣溫已有點下降,但地面因熱輻射的關係,廣場依舊有海市蜃樓般煙氣騰騰的蒸熱感。環顧四周,植栽在廣場的大王椰子,略為擺動,幾道晚風刮過樹梢,揚起一陣沙沙響聲。
   “都幾月了,怎還這麼熱?”無意識的自言自語中,將戴在頭上,一頂灰色鴨舌帽刻意拉低。觀光景區的人,雖已顯著減少,但他還是很注意,經過他身旁是否有認識的人。“千萬不要有人認出我!”他有點緊張的又看了一下四周,“要是被認出,知道我來幹什麼,那就糗大了!”他突然想起當年學科學時,自己是多麼瞧不求神拜佛的人們,“那是封建迷信,是邪教!”記得這是年輕時,在心如明鏡,神若冰雪的理性下,用上下劇烈晃動的食指對一個長輩,輕蔑無禮痛批時,所說的狠話。
   但此刻,還沒進廟門,原本的信仰,似乎已丟盔器甲。因為來之前,心中也有過對科學信仰的掙扎,曾數度質問自己,為何要相信這種怪力亂神的報導?但理性的思辯,從來敵不過,長夜漫漫時,一個人獨醒時的失落。信仰動搖下,只能求助未知!所以那曾有過的,堅定不移科學信仰,曾有過的,對他人冷酷無情的謾駡指責,都可以雲淡風清、自私自利的,只為得到他想要的結果,與從不相信的未知玄秘產生交易,用反科學的態度,實現另一種科學上,冷冰冰的唯利是圖。
   所以人世間的所有標準,向來都有兩套。一套是自以為相信的,另一套,是強迫別人相信你相信的。但不管這些信或不信,是否與當初自身的想法南轅北轍?但到最後,似乎一定可以替自己找出,一個能接受的理由!這就是人性中特有的自我矛盾與荒謬,也在他身上體現十足。
   又看了一下四周,他才略為放心,知道自己擔心似乎多餘,因為偌大的廟前廣場,雖人來人往,但卻沒人願多看他一眼。他似乎也發現了這點,心中陷入自我矛盾的疑惑。“我的長相,倒底是有多不起眼!怎麼經過我身旁的女人,個個都看了我半眼後,像頸部裝了彈簧般立即將頭部轉向,彈開目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打扮,似乎想從中找出,自己不吸引女性目光的原因。
   好一會兒,才在狐疑中,感覺找到答案。“可能看我穿的隨便,全身沒一件名牌,所以她們才這樣迅速的,讓眼睛從我臉上逃走!”他自言自語的鑽著牛角尖,“是這樣,沒錯的!哼!勢利的女人!你們跟本不知自己錯過了什麼!”下意識的摸了摸,放在黑色單肩包內的皮夾,裡面有數張銀行卡,那是他絕不離身,打拼了半生積蓄的存放之所,也是他安全感,與自信的來源。
   他開始朝景區內的一間超商門前移動,想運用超商門前玻璃折光反射的原理,看看今天自己倒底是什麼樣子?只是原本期望不著痕跡,利用短暫經過轉頭的一剎那,希望旁人察覺不出自己想做什麼的方式,完成一次自我窺探!只不過天不從人願,這個自我感覺己在腦中,早建構好的完美公式流程,還沒走到門口,就發現因天熱,超商進出的人流大增,玻離門跟本沒有關上的機會。所以摸了摸頭,遲疑了一下,即然已到門口,只好假裝若無其事的走進去,以為這樣可以掩飾原先的目的。但還是一樣,自以為是的考慮太多,其實真得沒有任何人注意他的存在。
   走進超商,找了個靠落地窗的單人位坐下後,掏出手機看著未啟動前,手機的黑色螢幕。因為他想起來,手機黑屏時,一樣有反射人臉的效果。但明明打開手機的視頻,就可用手機的自拍功能,將自己什麼模樣,看得一清二楚,但他似乎不想這麼做,因為內心深處,他其實是刻意逃避,只想活在沒有色彩,沒有比較的黑白世界,不希望將自己看得太清楚。
   拿著手機,自我端詳了好一陣子後,不明究理的人,還以為他的手機出了什麼問題?隨著手機上下轉動,頭部左右搖擺,螢幕上,顯現的是一個略帶清瘦,膚色蒼白,兩鬢飛霜,眼圈周圍已見紋路及眼袋,看起來有點年紀,而且自信不太足的怯懦面容。然後彷佛真要自拍般,想找到一個自己最好看的角度,但找來找去,還是放下了手機,默默無語的看著窗外。其實他知道,自己雖早過了,靠外型找姻緣的年齡,只不過打理的還算斯文,不會讓自己看起來,模樣像沒有文化鄉下人,而且頭頂沒禿,腰圍沒變廣,無不良嗜好,買得起車房,也養得起嬌娘,整體分數,應不算太糟。
   但婚姻這個問題,有時在半夜醒來,巨大的孤獨失落感,常讓他不自主的問著自己:“為什麼這麼多年,依然遺世孤立,孑然一身?”雖然他主觀的認為,問題可能是出在自己不會開車,或還沒買豪宅,所以無法滿足社會上愈來愈盛行「拜金女孩」的炫富心理。但這只是安慰自己的藉口,真正的問題,其實自己也搞不太清楚。只不過對於許多女性而言,只要一聽到他的年齡,連見都不想見,就直接拒絕他的邀約,常讓他感到憤懣與不解。
   “這真是不科學!”他在遭到想邀約的女性拒絕後,經常在心中,發出了這樣的憤恨,“那樣的女人就是膚淺!只喜歡那種刺青,染髮,張狂無禮,看起來像野獸般的男人!跟本不知什麼是好男人!算了,反正我也不在意!”聽起來,這似乎只是想為自己,被拒絕後的窘境脫困,所補上的一句廢話,但真得不在意嗎?
   時間久了,他也不得不接受,雖然現代社會的進步與網路的發達,與科學的發展有很大關係,但人與人之間感情交流,與科學毫不相關。只能說科技浪潮襲來,後浪推前浪的結果,已逐漸在社會形成了一種,與自己全然不同的價值觀,就是談感情,不但要求年輕多金,會吃會玩,而且還要比出身,看身價,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臉。像他這樣已年近半百,其貌不揚,身價一般的中年大叔,還想與年輕世代,在感情資源的爭奪中一較長短,只能說是自取其辱,註定會在資本主義的,現實社會巨浪中滅頂。
   “但這是沒辦法的呀~!”他內心發出了感慨的聲音,似乎想對天控訴!因為出生的年代,物質與資訊都無法與現代相比,很多事都得按步就班,急也沒用。譬如念書,留學,工作,然後慢慢攢夠人生的一桶金,這些都需時間,而且沒有網路的時代,什麼都慢,慢得一輩子做不了幾件事,慢得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等到想起自己該成家了,才發周遭合適的女性早嫁光。老話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朋友聚會時,也發現這個一向理性冷靜,藐視一切以物質為感情目地的人,也有喝多時,口齒不清,淚流滿面的訴說著,想當年有多少女人,在他身旁錯過的悔不當初!
   “唉!那像現在的年輕人,把人生當遊戲,把遊戲當感情,換女友比換手機還快!成家條件容易了,反不容易成家。那像我們想當年…”他默默歎口氣,想著自己年華老去,時不我予下,只能像打敗被俘的戰士般,淪落到低頭祈求自己從不信的神明救贖,內心不禁又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
   所以自從網路上,得知這個屬於玄學範圍的訊息後,他就迫不及待的病急亂投醫,想藉此脫離單身困境。終於等到一個風和日麗的休假日,來到了期盼已久的目的地後,卻發現自己的心情,依然只是抱著,看網路假新聞的不確信心態,雖一遍又一遍的說服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但來到現場後,還是一圈又一圈,猶豫不決的逛著週邊景區,直到感覺累到非下決心了,才彷佛從畫地為牢的禁區裡,卸載自己設下的心防結界,在這個己經過了許多次的廟宇前,停下了腳步。
   假裝拿起手機自拍,實際是暗暗打量了一下廟宇及四周景物,有無自己相識之人,直到再三確認後,才像做賊般的,潛伏進入廟裡。廟內光線不佳,眼睛慢慢適應昏暗後,才發現其實與全國知名大廟相比,這個廟宇的規模,只能算是「土地廟」的級別。
   廟宇正面不寬,大約一台SUV車的橫面寬度,兩旁有僅能側身進入的狹小窄門,但因內部頗深,所以感覺像兩個隧道口般,可供右進左出。廟內橫置一張神案,供著一尊略小的月老神明。神案前有張小型八仙桌,桌上擺著鮮花素果,及擲茭用的聖杯。廟內右側牆面,釘了一層木架,架上置放著一座雕工精美,圓形花器般的花梨木籤筒,內部亂箭式的插滿了木質竹簽。左側牆上橫掛著六排共60幅,書簽大小般紅紙印刷的紙質詩簽。籤筒表面木質暗沉,牆上詩簽撕痕累累,中央一尊人身高度,井口般大,內部插滿清香,表面煙熏陳舊的銅制鍍金焚香爐,置放在八仙桌前。“看來來這求詩簽解惑的人還不少!”他暗暗的端詳,這座傳說中的神奇廟宇,只是沒想到這麼靈的廟,居然是這般不起眼他環顧四周暗想著,已漸漸放鬆不安的心情。
   其實只要信徒稍多,廟內就會感覺就很擁擠,雖天色漸晚,但廟內人來人往,一點都感受不到莊嚴肅穆,反覺得有擠年貨市場的滑稽感。信徒即然這麼多,“為何不擴建?”他依希記得網路上的資訊,說這間廟之所以如此狹小不改建,據說是與這間廟宇的歷史背景有關。
   但他並無太多心思想瞭解這間小廟的歷史,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參拜廟內的「月老」後,然後求到一個好的「姻緣簽」,儘快離開已有點吵嚷的現場。因為人生至此,除了感情是他剩下的唯一懸念外,其餘人世中的一切,他都覺得了無興趣,都是浮雲。雖說到現在,內心依然萬般不願相信這種鄉野奇譚,接受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可以透過神桌上那尊黃泥土胎塑成的「月老」促成佳緣!但現實世界中的感情一再挫敗,讓篤信科學的內心,也不禁產生,姑且一試的動搖。
   照著廟內人員的指示,拿著幾柱清香,先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再次確定人群中,沒有遇上自己認識的人後,雖然心中還有幾分抗拒,但在默默的閉上眼,儘量讓自己不再想與科學有關的事後,一陣沉靜;漸漸的,似乎也找到了一份,原本不屬於自己對民俗的虔誠。他開始了一陣發自內心深處,期望自己能擁有一份真愛的虔誠祝禱,然後彷佛終於找到一個可傾訴的對像般,很自然的將內心所有的想念與期待,隨著口中的聲聲默念,如江水決堤般,傾泄而出。
   祝禱完畢,慢慢睜開雙眼後,微濕的眼角,昭示了方才真誠展露的一份癡心。他彷佛真得被自己感動了,覺得這份發至內在的真誠,應該會感動神案上那尊髯髯白胡、雙頰紅潤,終日慈祥微笑,拿著婚姻簿的「月下老人」。
   焚香祝禱完畢後,他開始了今天最重要的任務,先拿起圓形籤筒左右上下搖晃一陣後,從亂箭般的竹簽中,隨意抽取了一支,表面刻印著號碼的竹簽。然後將抽到的竹簽,放在神案前的八仙桌上,再拿起放在桌上,像征與神明溝通稱為「茭」的兩片月牙形紅色木塊。然後對著「月老」,報上大名,生辰八字,地址身份證字型大小,接著以赤誠之心,低頭請問神明,方才抽到的竹簽後碼,是否就是自己所求問之事的解答?然後將兩片月牙形紅色木塊,往地上投擲三次,這叫「擲茭」,也是人世陽間與天界神祁的溝通之法。等木塊落地後,看產生的形式,來判定神界是否已收到來自人間的訴求。如果向地面投擲三次,皆產生一正一反的模樣,這叫「聖杯」,也表示抽中的號碼,就是神明給你的解答訊息。然後接下來,就是將從竹簽上的號碼,到對面牆上,找到相對應號碼的詩簽,詩簽上的文字,就是解答。反之則表示否定,必須將方才的動作重新來過。當然如果一直擲不出「聖杯」,也可當做神明已讀不回,或忙線中置之不理,所以不再求籤離去也行,但一般人到了廟裡,皆會為神聖裝嚴的氣氛感染,很少人敢這麼做。

不過也許心誠則靈,他不但如願的求到了,象徵可鎖定姻緣的「赤繩」,因為民間傳說,只要將求來的赤繩,綁在喜歡的女孩手上,今生今世,她就是你的人,誓天不負,永不分離,生生世世,白頭終老。此外,還抽中了一個不錯的「姻緣簽」。雖然他心中明白,不論「赤繩」還是「姻緣簽」,都可能只是一種心理上的安慰劑,但前者只是物件,後者卻是文字,所以彷佛迷茫之人,終於找到可以讓自己開悟的導師般,他迫不急待的,撕下對應竹簽號碼的紙簽後,走出廟外,對著已悄悄開啟的街燈,捏穩紙簽,打開觀看抽到的詩簽內容,但不知因緊張,還是已揚起的晚風,紙簽似乎微微在他指中輕擺顫動著,上面寫道:
   一樹花殘一樹果
   勸君留意更殷勤
   門戶相當無上下
   兒孫滿堂福綿長。
   他緩緩的吐了口氣,臉部出現一絲笑容,因為那是一個帶著吉兆的上簽。雖然他自認對文言文的理解程度不差,但他還是找了廟宇內的解詩簽人員,幫他再確認這個讓他心情大好的吉兆。
   雖然此時此刻,他感到自己彷佛被一團好運的光環圍繞,但隨著離開廟宇的腳步愈來愈遠,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後,他的自信心,也如同電影散場後的人潮般,逐漸向四周沉沉的黑暗中消散。
   也許該找個地方好好吃頓晚餐了!不過,唉!又要在休假日一個人吃飯!雖然一股饑餓感,忽然如滿街下班的車流人流般,向大腦奔襲而來。不過還好,身處首善之都,要找個地方補充食物不是太難,下意識的摸著依然靜靜躺在口袋中的「姻緣簽」,一股安心感讓他似乎暫時忘了饑餓,但隨之來的巨大的悲涼感,卻是因為他覺得說不定那天,自己也許會突然病倒,但在連用餐都沒人陪伴的狀況下,很可能就這麼一個人默默無聞的離世。
   “唉~”他深深的又歎了口氣後,用力的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不要再讓理性與悲觀的情緒糾纏下去,他要樂觀的面對人生!因為今天以後,應該很多事都會不一樣。暗暗的再度捏了捏口袋中,那張象徵好運將起的「姻緣簽」,他抬起腳步,鼓舞自己,走向那間常去又熟悉,在都市中到處可見的速食餐廳。
   月升日落,天上的星辰,已轉換了位置,下班的車聲人潮漸漸消散,也象徵著一天已漸近尾聲。不知不覺中,他在這家速食餐廳中,已待了快三個多鐘頭。但不是因這家餐廳的餐點,美味的令他不舍離開,而是注意了一個晚上的目標,似乎沒有移動的跡象。再握起桌上的紙杯,輕啜了一口杯中的咖啡,但因紙杯放了太久,已有變軟的跡象,轉涼的咖啡也已略帶酸甜味。所以當舉起紙杯,將剩餘的咖啡倒入口內時,味蕾因一下受不了酸甜的刺激,而產生了劇烈反應。“咳。咳”,甜味的刺激讓他輕咳了兩聲,但一道溫柔的目光,卻隨著他的咳嗽聲,含情脈脈的飄了過來…。
   “莫非真得是月老顯靈了?”他低下頭再看了一遍,手中那張幾乎玩轉了整個晚上的「姻緣簽」。因為自踏進這間餐廳開始,一個坐在角落,安靜的神秘長髮女子,就如同在等待他似的,華麗的進入他的視野之中。她的美貌讓他驚豔,尤其是眼神交會的第一眼,彷佛黑暗的天際中,忽出兩道橫空交錯的驚雷閃電,那樣像電器短路般激起的火花,不但光明耀眼,奪人心神,而且彷佛被愛神的飛箭,突然穿胸而過,全身上下,有股說不出的愉悅與酥麻感!他忽然聯想起插滿亂箭般的籤筒,沒錯的!絕對是月老顯靈,不然怎麼都像愛神的箭?意外的飛來豔福,已將他的科學精神徹底瓦解!
   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個美麗神秘的長髮女子,似乎也若有似無的,向他釋放出友善的訊息。雖這也許是他自己的幻想,但至少當他想偷偷多看她一眼時,她都不吝惜,用她那對勾人魂魄的雙眼,大方的用迷人的眼神回敬。有時兩人的眼神,會故意若有似無的交錯,有時兩人也會彷佛比誰先笑的四目相接。這樣勾天雷動地火,電力失控般的激情四射下,不但讓他的心跳,如擂鼓般的不時加速,而且在靦腆不安,手足失措下,如同做了壞事被揭穿的小孩般,不時趕緊低頭,躲開這些不斷突如其來的驚喜。
   方才的咳嗽,讓他又迎來對方溫柔的一擊!所以顯得有點狼狽,翻了一下口袋,他想找手帕擦嘴掩飾不安,但……他忘了,他跟本沒帶手帕的習慣。苦笑一下,想起剛端咖啡的餐盤上,似乎有放幾張紙巾,挪動了一下目光,他發現了餐盤上確實有放一迭紙巾。伸手過去,順便用眼角的餘光掃視了一下目標,但目標似乎,只是暫時移開了她的眼神,感覺不像是刻意的,只是輕輕的拂開,散落肩頭烏黑亮麗的頭髮,好像幫他化解尷尬般的,有意的視而不見。拿起紙巾輕抹著嘴角,他儘量把動作放慢,因為藉由抬頭擦嘴的動作,不但可掩飾自己,方才兵慌馬亂的一幕,也可以繼續偷偷的瞄向,那個眉目如此姣好的容顏。此時他腦中不斷的飛轉回想著,對這間速食餐廳的印像,雖然這個品牌餐廳的形象,已像羅盤般,牢牢吸附在他的腦海中,就算到處亂逛,但只要是累了,想找個地方休憩,到最後都會不知不覺的,被下暗示般,自動走到這個熟悉的地方。“我常來這麼呀!但何時出現這樣的美女,怎麼今天才讓我遇見?”他有點興奮過頭,不知所以的自問自答。
   雖說這樣能讓他無時不刻,想來消費的印象,是這間品牌餐廳,行銷成功之處。但對他這個已近半百的單身王老五來說,當初怎麼被置入性行銷已不重要,因為與其在家中,日復一日感歎逝水年華,倒不來到這裡,讓自己融入熙攘的人潮中,或許這樣才可以短暫的說服自己,還沒有被這個世界遺忘!所以這麼長的時光過去了,對這家速食餐廳的感覺,只是漸漸成為自己心中的第二個客廳而已。但今天晚上遇上的驚喜。就如同突然在自家的客廳挖到寶藏般,讓他興奮又迷惘。不禁想起一部電影的名字;難道真得可以轉角遇到愛嗎?還是世上真有如聖誕老人的月老?民間傳說都是真的!他已失魂般的語無倫次。
   再看了一眼手中的「姻緣簽」,他忽然覺得,詩簽的語意,似乎暗藏著天機;
   一樹花殘一樹果
   勸君留意更殷勤
   默默的低聲又念了一遍,彷佛回到小學時代的認真複頌課文,“這真是不科學!”再偷看了一眼美麗長髮女子後,他自言自語的,似乎又恢復了點理性,一樹花殘……“莫非詩簽暗喻的是她曾結過婚?”,“那下一句的意思,不就是要我趕緊把握機會,要積極不要再錯過?”他已在不知不覺中,將自己深信的科學,轉化成完全的不科學。
   “那接下來的兩句呢?”,他把姻緣簽再度仔細看了一遍,
   …門戶相當無上下
   兒孫滿堂福綿長。
   雖已不知翻轉這張詩簽多少回了,但他的表情可是認真的。“就算離過婚,那又有什麼關係?什麼時代了,自己可不是那麼守舊的人!而且詩簽似乎暗示我跟她是門當戶對!”自言自語的口氣中,似乎對方已是他老婆,因為此刻他是真心的認為,那位只是看過,卻還未說上半句話的女人,已是他共度一生的伴侶。他想起曾與一個朋友的對話:“為什麼不交個女朋友然後結婚呢?”朋友是這麼問的,但他只記得;因是在聚餐中,酒酣耳熱下,突如其來的關懷,讓他心頭一熱,所以滿腔的熱血,傾盆而出,說出了平生最大的心願:“其實我是最渴望的,是墮入一段情網,好好找個女人,轟轟烈烈的愛上一場,但…沒人喜歡我!”不過當說完這段話後,好像並沒有在當下引起多大共鳴,所有的人彷佛沒人聽到似的,依然杯觥交錯,吆五喝六。
   所以從那場聚餐,在大醉之後醒來,從此不管是朋友聚會,或秉燭夜談,心裡就算有多大的孤獨感,這樣的問題他都不願再回答,有點像災後的心理創傷般,選擇性忘記!而隨著年華遠去,朋友也一個個怕觸動他心事般,不再問同樣的問題,日復一日時間久了,這樣的問題,從此也就杳如黃鶴,消失的無影無蹤。
   “明明我就是個頂天立地,學富五車,鐵錚錚的男子漢!為什麼每天只能回家,孤獨的面對四面牆,無言以對?這真是太不科學了!"憤恨之下,他的口頭禪總是這麼千年不變。沒有美女崇拜自己的眼神,也沒有一般尋常百姓的尋歡做樂,除了少數幾個日子,可以借著網路的情色頻道,暫時麻痹感官外,大部份的夜晚,他總是這麼獨自憤憤不平的,直到東方發白。雖然他年輕時,也曾有過女友,但自從這段感情,經歷被橫刀奪愛的創傷後,他就立誓,非冰清玉潔,溫柔婉約,視錢財如糞土的女人,他不再輕易墮入情網。那個後來居上,追到她的富二代,也不過就是每天用賓士車送她上下班而已,她就這麼經不起誘惑!”每想起這段被橫刀奪愛的經歷,他依然妒火中燒!
   “我只是不會開車而已,她也太虛榮了吧!哼~!賓士我也不是買不起!這種女人…就是膚淺!”每想到激動處,他心中依然恨聲不絕,彷佛這是昨天剛發生的事!
   但自那天起,他的內心就起了一股要與大環境對抗的心理;我就不信人間沒有真情意?依我的條件,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冰清玉潔,溫柔婉約,風情萬種的絕世美女!他總是日復一日的鼓勵自己,但這種唐吉訶德式的理想,隨著時光遠去,理想也如同,最終被風車擊倒在地,直到今晚,努力從月老哪裡求得了一個「姻緣簽」後,才覺得似乎靈光乍現,如有神助般,終於擺脫離自己愈來愈近的天堂,拉近離自己愈來愈遠的真愛奇跡。收起了詩簽,他終於鼓足了勇氣,緩緩的抬起頭,穩定了心神,將自己的目光,略為顫抖的,投向那個與他眼神交會了整晚的美麗長髮美女。沒什麼好怕她的,做了一下深呼吸,內心鼓勵著自己面對這場美麗的邂逅。而當長髮女子的眼神,也大方的與他四目相視時,他感到有股電流沖進他的身體,在他的四肢百賅亂竄,雖然感到有股壓力,讓他呼吸開始急促,喘不過氣!但這樣的刺激,似乎已讓他漸漸上癮。那樣略帶暈眩又茫然的感覺,雖讓他有點慌了手腳,但旺盛的動物賀爾蒙,依然讓他鼓足勇氣,也癡情堅定的回望著對方。“美目如月,秀眉如畫,雖然略施脂粉,但難掩國色天香!他心裡暗暗讚歎:冰清玉潔,溫柔婉約,風情萬種,她真得就是我心中的理想女人!他雖有中頭獎的感覺。但也有點不信自己有這般好運,“莫非世上真有如此不科學的事?只不過去參拜過了月老,桃花運就真得開了?”他在給自己找答案的同時,長髮女子似乎並沒有,因為他的目不轉睛,而感到尷尬,反倒是對著有點慌亂無主的他,給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這位女子積極的反應,讓他的頭腦,有點神經失常,不斷搜索著形容美女的詞句。“她一定就是我要找的那種冰清玉潔,溫柔婉約,視錢財如糞土的女人。皇天不負,老天終於開眼了!”他已是高興過頭,只差沒起身手舞足蹈。但接下來要怎麼做?如何讓她知道,我是個守份有禮,學識不凡,感情專一,謙謙如玉的君子?要怎麼介紹自己?沒有太多追女法則的經驗,他只能在腦中不斷的快速搜尋著,曾看過的電影場景。當他還在一團混亂的記憶經驗中找方法時,長髮女子忽然起身,她要離開了嗎?一陣失落如暴雨般襲來,但並沒有澆熄他的熱情。“她要是走,我就跟上去,把她按到牆角「壁咚」,反正不是挨個巴掌,就是擄獲一個值得長相廝守的女人,我跟她拼了!”一剎時,他覺得自己的勇氣,有著如黃花崗七十二革命烈士般的慷慨就義!但長髮女子並沒有開門離去,反倒是向他走來…。時光似乎沒過多久,但他還是呆呆的歪著頭,努力想弄清楚;“一次八千”是什麼意思?坐在他面前的,依然是那個冰清玉潔,溫柔婉約,風情萬種的長髮女子,但…怎麼她的問題…;我聽不懂?他彷佛面對的是個人型海報!
   “你聽到我說的嗎?”長髮女子盯著他,依然淺淺的笑,但語氣沒放鬆;“一次八千?”這…什麼意思?他有點吃力的問著長髮女子,但原本堅定的眼神已有點怯懦。
   “哎呀!別殺我價,價錢你可以打聽一下,我是廣告明星耶!我拍過飲料廣告,你沒看過嗎?”長髮女子的口中連珠炮似的敘述,讓原本美麗,而且令他陷入幻想的性感豐唇,迷蒙之間,說出的話,卻彷佛如毒蛇吐信般的令他反胃!
   “你第一次援交嗎?看來你是第一次,所以不懂行情!”長髮女子的語氣略帶取笑,“我告訴你”長髮女子慢慢說著…;“一般是四千五,90分鐘,但我是明星,所以貴點!”
   “我看你挺老實,又是第一次,假如你要,我可以給你便宜一千元!”。
   話至此,他知已無法回避,但沒有過這樣的應戰經驗,他只能依然歪著頭,呆呆的看著長髮美女…。“你倒底要不要?”長髮女子語氣已有點不耐。
   “你…你是要援交的?”想了半天,他才從空白的腦中,挖出這個答案!“不然勒?……你以為我是來跟你談戀愛嗎?大叔你別鬧了吧!”長髮女子的語氣已由不耐轉為不屑…。
   他已忘了,自己是如何狼狽的,逃出這家餐廳,只記得,離開時口袋中的姻緣簽,被他掏出後扯得粉碎,拋向天際,因為這種不科學的事,他是再也不會嘗試了!
   清朗的夜空,街上車水馬龍的聲音已消散,忽然一道流星,在空中畫出一道,彷若美麗燦爛的煙火後,只一瞬間,就消失在逐漸轉濃的夜色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