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18:05:58Solo

∮花落誰家三十二:遠洋珆珀璇宮∮

∮花落誰家三十二:遠洋珆珀璇宮∮

  妹在背上問:哥,那以前哥有唱過什麼日出歌給仙女姐姐聽過嗎?你那時每天早上跟她一起上學!我笑:妳說呢,妳猜!妹笑:我猜一定有,哥對姐姐那麼好!只是唱什麼歌,妹不可能猜得出,說不定那時你妹我都還沒出生呢!我笑:那個當然有囉!她還很喜歡呢!那首歌在妹出生前一個月問世,1980年8月,確實妹還沒出生!妹笑:我就知道!那哥還記得不?唱給姐姐聽聽,重溫舊夢一下,妹剛好旁聽學一學!我笑:那個旋律不難的,妹應該一聽就會了!妹笑問:哥,妹問你喔,那曲守著陽光守著你是誰寫的詞?我看哥記得那麼熟?這個有故事嗎?我笑:那是我高中學長寫的詞。叫謝材俊,筆名唐諾!他比我好命,他高中時因為編校刊的緣故,到老師朱西寧家中約稿,認識了與自己同齡、在北一女中念書的朱家二女兒朱天心。相識一年后,謝材俊和朱天心一起考上了台大歷史系,畢業後他們倆結為夫婦。妹笑問:朱天心?我笑:對!朱家三姐妹在我唸高中那時,都挺有名的!他和朱家大女兒朱天文,高中同學丁亞民等人,共同創辦了三三文學集社,出版三三集刊。他們高中時,差不多是我老學究哥哥唸高中的時候!妹笑問:那哥的那個老學究哥哥,為何大學時存錢買了那麼多中文系的書,放在你們那個酷熱的春天書房呢?哥剛好冬天閒來無事當翻書匠,妹對這個很好奇!我大笑:這個秘密呀,我知道,因為他唸大學時,他的女友唸中文系呀!但後來,他在金門當兵時,發生兵變!妹笑:兵變是何意?我笑:兵變就是當兵時,女朋友移情別戀呀,所以叫做兵變!妹笑:原來是這樣呀!那後來老學究不是結婚後住在宜蘭?哥的大嫂是唸什麼系的呢?我笑:我大嫂唸外文系,是個英文老師呀!我哥是因為去宜蘭的一個五專教書,教工程數學時認識也同在一個學校教英文的大嫂!妹笑:原來老學究哥哥也是個教書匠,還教工程數學!那他們家不就有兩個老師,一個教數學一個教英文,酷!我笑:他們倆跟我比較有話講,我當兵時休假會突然去看他們,順道去看小姪女!我那個老學究哥哥,一定不能事先跟他說要去拜訪他!妹笑問:為什麼?我大笑:因為我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他一高興就去買酒陪我喝!那樣他就不會太嚴肅了!好了,說了那麼多,該唱另一曲日出歌給妹聽!

風中的早晨 1980
原唱:王新蓮、馬宜中
詞:洪光達 曲:馬兆駿

我推開窗門 迎向風中的一個早晨
我靜靜地等待 等待著你的柔情的眼神
看日落月升 看黎明黃昏
看風兒吹過每個早晨
看日落月升 看黎明黃昏
看不到你柔情的眼神
只聽見永恒的潮聲 永恒的潮聲
迎著風中的早晨 迎著風中的每一個早晨

  妹笑:這首歌裡有姐姐的名字,難怪她會喜歡!我笑:唱完咱們也到北山路了,該去吃早餐了!唱了一整夜的歌,肚子餓了!咱們就坐在樹下的位子吃,北山路香格里拉的樹都長得特別好,特別高大!哥問妳喔,妹畢業有何打算呢?總不能一直在那兒駐唱吧?妹笑:我想去鄉下當音樂老師,但是可能賺不到什麼錢?我笑問:妹現在當駐唱一個月可以賺多少呢?妹笑:基本上最低一個月會有一萬人民幣!我笑:那是還不少!不過妳們上音是音樂學院中學費最高的,這個我知道!上海現在的平均月薪將近兩千人民幣而已,兩年前2000年一月我在杭州西湖畔藍山咖啡館那兒,我和酒鬼與那咖啡館的店長很熟,我們在那兒有存豆與存酒,那時那店長,她是成都人,她的月薪才八百人民幣,但是我們喝的咖啡就要一百人民幣!妹笑:你們去的那家咖啡館應該是杭州最高級的咖啡館,又在西湖邊,所以價位特別高!我笑:妳去鄉下當音樂老師也好,上海那地方呀,貧富差距太大,體面的衣冠禽獸不少,那樣太危險了!妹大笑:體面的衣冠禽獸?哥的形容好特別!我笑:上海是個最勢利眼的都市,先敬羅衣後敬人在那個地方,一覽無遺!妹笑:那杭州呢?我笑:杭州是上海的後花園,步調慢了很多很多,現在還算是個休閒的旅遊都市,西湖就是城市的生活重心,所以是最優雅的都市!妳沒看到咱們剛剛一路走過來,都遇到些什麼人嗎?妹笑:有老人準備到蘇堤上打太極拳,還有很多背著畫架的年輕人!我笑:那些背著畫架的,都是中國美術學院的學生,他們的學校就在南山路上,西湖南山路那一側也是風景極優美的地方,因為可以欣賞西湖的日落,還有長橋也在那附近!所以日出呢,他們就跑來北山路這一帶寫生,畫日出!北山路這兒附近有孤山,可以居高臨下寫生!妹笑問:長橋?孤山?這些名字都挺有意境的!我笑:妳沒聽過西湖三怪嗎?斷橋不斷,孤山不孤,長橋不長,這就是西湖三怪!妹笑:這還真有趣!我笑:長橋確實沒有很長,只是有梁祝的故事加持,他們在那兒十八相送,於是就叫長橋了!斷橋呀,有斷橋殘雪一景,在冬夜雪季時,雪線一望無際,於是就顯得沒有斷,現在斷橋就是一座橋的名稱。至於孤山,樓外樓就在那兒,還有西泠印社,清代的文淵閣也在那兒,孤山不孤是乾隆説的,他那個寡人到孤山一遊,於是就說孤山不孤!我笑:妹,咱倆一夜沒睡了,在西湖玩了一整夜,等會哥要回飯店補眠!等會哥送妳到杭州火車站,妳回上海好好補眠,哥下午四點與酒鬼坐火車回上海,咱們今晚一起晚餐!妹笑:好!遠洋天旋地轉餐廳,妹記下了!不見不散!

  近中午時,酒鬼一家三口到飯店找我午餐!酒鬼夫人燕琳大笑:春卿,你可真的來者不懼,茅台全喝光了,你到底是怎麼喝的呀!酒鬼笑:這可就神奇了!酒愁你昨晚跑到西湖邊找你夢中酒友了嗎?我笑:我是在蘇堤賞月,於是就不小心把它們給清空囉!燕琳笑:春卿昨晚酒興這麼好呀!杭州兩天的中秋夜,喝了六瓶茅台,酒詩人真是太猛了!酒鬼笑:酒愁,你今天一定很口渴,咱們等會喝啤酒好了!今晚,咱們在上海還要回A7工作呢!我笑:那邊包廂的驗收不是搞定了嗎?酒鬼笑:是呀!但是還有大演藝廳還沒呀!今晚那兒不對外營業,咱們就在大演藝廳直接聽LIVE,驗收音響設備與點歌系統,對了,還有小樂隊!就當作詩歌酒音樂會的安可之夜,我已打電話給小秘書,叫她把小雪再找來合音,還叫小雪多叫幾個音樂學院小妹妹過來當合音天使!怎樣,不錯吧!記得把你寶貝妹妹給找來,晚上九點多才開始,你們可以好好吃頓晚餐,吃完你再把她帶來,我沒跟冰冰說。這個交給她哥哥負責!我笑:喔,好!我一定把妹妹帶來!燕琳笑:春卿,我看你昨晚大概沒有睡,你等會在火車上可要繼續補眠了!因為晚上你還要點歌,哈哈,然後又是詩歌酒!之後,明天下午你又要回台灣受苦受難了!

  抵達上海時,已經六點多了,簡單地與酒鬼處理了入住飯店事宜後,酒鬼去A7,我驅車前往遠洋!一下車,一陣秋風襲來,幾片秋葉撒落在身上!看見妹站在大堂內,她瞧見我,就跑出來接我,又是直接勾著我的胳膊笑說:哥,怎麼樣?補眠充電有睡飽嗎?我笑:妹,妳呢?有睡飽嗎?外面風大,應該為妹添置一條圍巾!中秋過後,這邊的氣溫梯度就一週一週掉得快!不過,現在氣溫還好,就是入夜風大了些!走,咱們上樓!妹笑:這邊沒人彈古箏吧?可以聽上樓一曲!我笑:沒,這兒是聽二胡與鋼琴合奏,老琴師!我來這兒聽他們演奏已經三年多了!他們一直都在這兒!妹笑:哥,你在台北到底有多少CD,我聽酒鬼說他回台北都去你那兒,看到你在聽音樂!我笑:我大概有五六千張吧,哥也沒在算!妹大驚:那麼多呀!我笑:哥從1990年開始收藏呀,到現在12年了,一直都在工作就那麼多,哥沒工作就會餓死,那是我唯一犒賞的方式,沒聽音樂就會枯死,哈哈!妹笑:也是,你上大夜班也是挺辛苦的!我笑:我每週五晚上最忙,幾乎像個酒保似的,都在賣酒!妹笑問:怎麼說?不喝酒卻都在賣酒!我笑:因為週五晚上,上大夜班時我都一上班就放一首歌,一直重覆播,然後大家就想要買酒喝!妹大笑:是哪首歌?這麼有趣!我笑:那是四年前,1998年時陳明章寫的歌,叫流浪到淡水。歌詞第一句就是唱著,有緣無緣,大家來作伙燒酒喝一杯,乎乾啦乎乾啦!妹,你知道嗎?哥周五上大夜班,這首歌一放,哥的單日業績是平常的兩倍,都在賣酒!妹大笑:我哥實在是太聰明了!那咱們上天旋地轉餐廳去喝一杯!

  我笑:妹怎麼樣?在二十八樓居高臨下的感覺如何?這餐廳是上海第一家旋轉餐廳,也是目前最好的旋轉餐廳了,又靠近黃浦江及外灘!哥每回在上海的最後一夜晚餐,都在這兒聽二胡小酌度過!妹笑:我哥日子過得辛苦卻很懂得享受,在這兒欣賞上海夜景很棒!服務員,這位客倌口渴,先給他上一手啤酒,哥,今晚就不給你喝青島,換百威好了!你先解解渴,晚點妹找地方唱歌給哥聽,送哥一程!我笑:對哥這麼好呀!妹笑:那當然囉,咱倆是什麼人?拜過天地的好兄妹!哥這麼疼妹妹,妹也不能輸給哥,對不?咱們現在點首二胡來下酒!妹陪哥喝一杯,祝哥明日順風!我笑:好,離別在即,今晚不可以哭哭喔!前幾天妳喝太多,哭得稀哩嘩啦!妹笑:真情流露嘛!不過呀,咱們昨晚在蘇堤那兒,唱歌唱得可開心了!我笑:妹,妳給老琴師點旋律優美的老歌,比較不會難倒他們!他們就在中間大柱子旁演奏,等會轉過去就會看到他們了!妹笑:哥這麼熟呀?我笑:我都來當聽眾已經三年了!妹大笑:對!我哥是史上最念舊之人!深秋,就點首庭院深深!我笑:服務員,紙筆!妹,哥幫妳寫那曲子的歌名,請服務員遞過去,另外附上小費,這樣比較不好意思!妹笑:哥真懂禮貌呀,服務員給我幾條毛巾,這個客倌聽老歌喝酒,他的手會流汗,小費給!

  妹笑:哥,聽二胡,這樂器與小提琴一樣,很懂得傾訴!難怪我哥這麼喜歡聽二胡!我笑:我以前聽過一曲二胡曲,叫絲綢姑娘,可是我找CD一直找不到,我也很喜歡那曲子!妹笑:這曲庭院深深也很棒,老琴師的功力果真了得!我笑:今晚是在上海最後一夜,不然就帶妹去和平飯店去聽老爵士樂團,也都是老琴師,那也很有名!來,乾一杯!妹笑:這個冰啤酒,不是威士忌,妹倒是可與哥乾一杯,不然我哥可要擔心了!我笑:對,敬吾妹!敬今夜!怎麼樣?想不想高歌一曲,二胡老琴師給妳伴奏如何?就唱這曲庭院深深熱身一下!妹笑:哥說乍辦就乍辦!我笑:服務員,麻煩給她麥克風!妹笑:這不是A7的寂寞麥克風,妹就隨興唱他一唱!

庭院深深 原唱 歸亞蕾 1971
詞:瓊瑤 曲:劉家昌

多少的往事已難追憶
多少的恩怨已隨風而逝
兩個世界 幾許癡迷
幾載離散 欲訴相思

這天上人間可能再聚
聽那杜鵑在林中輕啼
不如歸去 不如歸去
啊…… 不如歸去

  我笑道:妹,唱得不錯,果然專業,老琴師都為妳鼓掌了!待會轉到那邊去,看見老琴師,哥再請他喝一杯!妹笑:可是剛剛唱到不如歸去那兒,妹有點感慨呀,哥明天就要回台北了!我笑:不要想那麼多,要把握當下,晚點,哥再帶妳去瘋唱!聽哥的!今晚,哥可能是甭睡了,妹也甭睡了!妹大笑:那不就跟昨夜一樣!我笑:對的!把握光陰嘛!小時候老師不是有教,一寸光陰一寸金!妹笑:寸金難買寸光陰!那好吧,妹今晚都陪哥哥玩!這樣這一手,哥四瓶妹兩瓶,然後哥還要半斤的白酒!妹笑:好的,服務員,給他半斤的洋河大曲。我笑:知我者吾妹也!晚點,咱們再換地方喝!再回A7去!妹驚訝道:要回A7續攤呀?我笑:對!詩歌酒安可之夜,不好嗎?重溫舊夢呀!咱們也是在那兒拜把的呀!而且,老板還欠咱們很多酒呢!妹笑:這麼好,就回那兒去!我笑:咱們先填飽肚子,給水庫補充點水份!妹笑:對!我哥今晚又是一雙汗手了,大汗哥哥,請受小妹一拜,哈哈!我笑:再來呢,等會請老琴師拉一曲最後一夜,我每回來他都拉這曲子給我聽,老規矩!妹笑:哥的小姪女,就是老學究哥哥的雙胞胎千金,不是也會嗎?一個二胡,一個琵琶!我笑:她們還是小學生,不過我哥倒是很疼她們的!我跟妳說,我哥他平常很少看電視的,但是去年三月他住院一個月,我在醫院陪他,他居然會看連續劇,當時他在看像霧像雨又像風!妹大笑:那不是兩年前的大陸電視劇嗎?周遜演的!你哥也會看那個戲?我笑:妹,妳猜猜,他為何會看那齣戲?妹笑:雙胞胎長得像周遜?我笑:吾妹果然冰雪聰明!我那兩個小姪女長得就像周遜那樣可愛!當時我大嫂在宜蘭要一個人照顧四千金。我哥在台北住院,平常就是我陪他,大嫂週休時會上來,所以當他在看那齣戲時,我就知道他在想念雙胞胎女兒!那雙胞胎女兒,他自己帶大,可撒嬌了,她們還是小嬰兒時,晚上睡覺時,要牽著爸爸的手才睡得著!妹大笑:這麼撒嬌呀?那你老學究哥哥不就融化了?我笑:可不是呢!一點脾氣也沒有!與小時候KO我時,完全是兩樣的人!妹笑:哥,你的小姪女長得像周遜,那不就也挺美的?我笑:我媽媽的孫子孫女們都是俊男美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妹笑:哥,你身上有沒有你母親的照片?我笑:有呀,就在我皮夾裡呀!妹笑:妹就知道哥身上有,你那麼念舊,給妹看看!你母親也是個美人呀,眼睛長得特美的,隔代遺傳!哥你們家專門都玩隔代遺傳那套!哥也像那個沒見過面的外公呀!我笑:這樣說,好像也對喔!

  妹笑:哥,妹發現呀。你們家的人,都挺重感情的!我聽到你爺爺的酒友,把閨女託孤給他,還有你爺爺的故事,還有老學究的脾氣個性,你們家的人都很念舊!哥也是!我笑:好像是喔!妹,哥介紹一曲二胡曲給妳聽聽如何?這曲子比較新,是二胡家賈鵬芳去年的作品!妹笑:我知道他,留日的音樂家,很棒的二胡手!只是不知道老琴師會不會?我笑:哥等會去請老琴師喝一杯,然後問問他!那曲子的旋律可美了!妹笑:曲名是什麼?我笑:睡蓮!

Solo 記2002.09.22戌時上海遠洋
2019.05.23子時整理於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