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13:02:31樣離

【特傳同人】雨停之後(哈漾)5 END

※本回有冰夏片段,無法接受者請注意!


冥漾離開前的那晚他曾想過,如果可以留下冥漾,哪怕要自己捨棄尊嚴永遠埋沒於塵灰中也無所謂。


但在那個妖師自私地替他做出決定後,哈維恩才發現他其實-
並沒有自己想得那樣無私。





祭典舉辦的第二天,千冬歲、喵喵、萊恩及西瑞等人紛紛來到冰牙族。簡單的敘過舊後,哈維恩又被眾人拉去逛市集,順便跟著手癢的某殺手一起打了場競技場擂台。


「哎,你還不錯嘛,要不要像漾之前那樣跟著大爺我混?」打完擂台後,某殺手露出誇張的表情,說出了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的招攬話語。
哈維恩敬謝不敏,三兩句就推掉了對方的邀請。


走到靠近祭壇時遇上了夏碎。對方朝他笑了笑,攤開的掌心上放著他的鍊墬。


「昨天多謝你。」夏碎溫聲道。表情平靜中透露出幾分釋然。
哈維恩點點頭,將項鍊戴回脖子上,說:「我只是說出自己的看法。」


「聽到你這麼說......」夏碎嘴角上揚,心情頗好地說:「褚學弟可真是幸運啊,你昨天那席話令人羨慕呢。」
「是嗎?」哈維恩被夏碎的情緒感染,也露出了微笑。


無論如何都不後悔相遇?
現在想來,這句話確實有點過於理想。但卻是他真實的想法。


晚上回到宮殿時,哈維恩遇到了意外的訪客。
沒想到妖師首領會來,令他愣了片刻。


「你很意外我會來嗎?」然好笑似地望著他,旁邊還跟著總是露出溫柔微笑的辛西亞。
「不,我只是......」哈維恩頓了頓,在心中組織著應該要說的言語,但反覆編排半天,最後卻只說句:「有失遠迎,望您莫見怪。」


他的確猜得到發現合歡樹祕密的然一定會來,但真的看到人的時候,仍然有點不知所措。


「你呀。」然無奈地垂眸搖搖頭,再次抬眼時,表情變得有些傷感,嘆氣道:「都最後了,我不能來見見你嗎?」
本以為會被斥責卻聽見如此無奈而悲傷的話語,哈維恩訝異之餘,愧疚感油然而生:「抱歉,讓首領費心了。」


「不要緊。」然微微一笑,突然伸出手摸了摸哈維恩的頭,宛如長輩般寬慰道:「你跟冥漾一樣總讓人不省心,但幫你們處理這一切本就是做兄長的義務,所以,不用介意。」


哈維恩聞言,只覺得莫名心酸。
自己明明應該替首領分憂解勞,卻總是讓他為自已與冥漾操心。首領的表情雖然幾乎都保持微笑,但身影已漸佝僂。


沉默良久,然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什麼時候知道的?」
但哈維恩卻知道他要問的是什麼。


「這次巡視的出發那天清晨。」哈維恩斂眸,平靜地回答:「天還沒亮我便醒了,那時就知道了。」
「是嘛......」
「這之後的事可能又要麻煩您了,尤其是老頭公跟米納斯。在來的路上,我已經安排妥當。」


然沒有立刻回應,目光落向地面。
這時,辛西亞張開雙臂摟住了他,然的身體微不可見地顫了下,這才生硬地開口:「好。」


三日後,祭典劃下了句點。


在冰牙的宮殿前,除了先行離開的然跟辛西亞,眾人皆齊聚在傳送陣旁。


「現在真的好難見到小哈啊,下次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喵喵看著哈維恩,有點感傷。
「確實,很久沒看見你了。」旁邊的萊恩也附和道。
「正確來說,這幾年除非正好遇到你在巡視陰影封印地。就只有我們去沉默森林找你那幾次吧。」千冬歲推了推眼鏡,頗為嫌棄地說:「夜妖精的生命這麼長,你卻提早過起養老生活了。」


話才講完,旁邊的西瑞不樂意了,嚷嚷道:「喂,四眼老頭!漾是老子的兄弟,哈維恩是老子兄弟的伴侶,你是對他有什麼意見嗎!」


「你說誰是四眼老頭!」千冬歲暴怒。


「唉......」喵喵無奈地嘆氣,對於這兩個一見面就會吵架的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萊恩在旁邊淡定地拆起飯糰包裝紙,目光飄向哈維恩,替千冬歲解釋道:「你別誤會,歲他講話沒有惡意。」
「我知道。」哈維恩回了一個極淺的微笑。


他知道,所有人都很擔心他。這份情誼他始終銘感於心。


「我們也差不多該動身了。」夏碎難得俏皮地向哈維恩及眾人眨眨眼,主動拉起冰炎的手。


見狀,千冬歲也不跟西瑞繼續吵了,表情變得凝重,「哥......你確定嗎?」
「嗯,已經決定了。」夏碎露出溫柔的笑,低頭摸了摸抱著他的腰的小亭的頭,說:「我也想陪亞跟小亭久一點,儘管可能會被亞的父兄斥責。」
「有我在,他們不會刁難你。」冰炎攬住夏碎,眼中帶著笑意:「不過,時間不多了,我們得趕快動身,要幫夏碎處理的事情有很多。」


「哇,恭喜!」喵喵開心地說。
「謝謝。」夏碎笑著回應,目光隨後飄向了明明很高興卻又忍不住替他操心的弟弟身上。


萊恩推了推千冬歲,他才不情不願地擠出一句:「恭喜。」
隨後凶狠地瞪向冰炎,說:「要是讓我或是雪野家知道我哥過得不好,你就死定了!」


「好啊,拭目以待吧。」冰炎自信地看了回去。


兩人離開前跟眾人道別,路過哈維恩身邊的時候,夏碎的表情變得有點憂傷,但腳步停頓片刻後只是淡淡說了一句:「期待下次與你相見。」


「嗯,下次見。」哈維恩鎮重地點頭。


「哈維恩,說到要做到。褚已經讓我們等很久了。」冰炎站在傳送陣中,嘴角勾起一個弧度,「再見。」


冰炎突然提到冥漾,除了哈維恩跟夏碎,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後,喵喵等人的心情都還未平復。


「漾漾真的走了很久了呢。」喵喵低聲說,眼睛中瞬間蓄滿了淚水。


眾人聞言皆陷入沉默,片刻後喵喵見眾人的表情低落,連忙開口:「抱歉抱歉,喵喵隨口說的,大家不要介意!」


「這不是妳的錯。」千冬歲安慰道,「妳自己明明也很難過。」
「不用道歉。」萊恩也說。
「嗯......」喵喵弱弱地應了聲,隨後眨了眨眼睛,讓眼眶裡的水珠滴落。


這時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般地看向哈維恩:「對了,小哈。你叫漾漾不要再擔心啦,喵喵過得很好,大家也都過得很好,已經...可以了。」


說到最後甚至帶上了泣音。


「什麼意思?」哈維恩屏住了呼吸。
「雖然漾漾去的地方不是安息之地而是地府,但喵喵可以感覺到他還沒走。他就在這裡。」喵喵伸手指了指他的心口。


那個瞬間,哈維恩感覺心跳漏了一拍。
如果是之前的他聽到這樣的回答應該會暴怒吧,心裡一瞬間燃起的希望又被不切實際的話語立刻掐息,或許會回她一句「別開玩笑了!」吧。
但現在,他卻露出了微笑。


「妳開什麼玩笑啊!」西瑞不滿地說道。
「喵喵沒開玩笑,漾漾他一定是放不下小哈,所以還沒去投胎。」
「漾走了這麼久,如果沒去投胎可是會變孤魂野鬼的,妳想詛咒漾嗎!」西瑞扳起手指,指關節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
「才沒有,喵喵真的是這麼感覺的。」


正當兩人僵持之際,千冬歲突然開口:「漾漾,你在嗎?」
目光巡視著周圍。


見狀,西瑞煩躁地吼道:「都說漾已經死了,棺材都釘死了還怎麼詐屍。四眼老頭你是腦子壞了嗎?」


不理會西瑞,千冬歲在看了一圈周圍後,目光飄向哈維恩,說:「以你的個性,如果還在就應該在哈維恩身邊吧。你當年真的太任性了,你知道你的決定讓我們有多傷心嗎?」


四周靜悄悄地,沒有半點動靜。


片刻後,西瑞不滿地說:「你看吧,就說漾不在。」


千冬歲搖搖頭,轉身一腳踏上傳送陣。在準備跟萊恩一起離開前,突然對哈維恩的方向沉聲道:「漾漾,下次再見到你,我一定會揍你一頓。」
「同上。」萊恩目光也飄了過來,堅定地說。


見狀,本來暴怒的西瑞突然愣住。沉思了數秒後也揮出一雙獸爪:「算我一個。」


喵喵見到三人的反應,朝哈維恩的方向露出燦爛的笑容(雖然感覺覆蓋著濃厚的陰影):「喵喵也加入。」


四人第一次達成共識,視線交錯時都笑了出來,異口同聲道:「做好覺悟吧,漾/漾漾!」


望著四人身上飄出的殺氣,哈維恩覺得,如果那個妖師真的在這,估計會嚇出一身冷汗。
但此時,他的心情卻是無與倫比的輕鬆。


哈維恩目送眾人離開後,轉身也進了傳送陣。


你知道關於合歡的傳說嗎?
白川主的話語浮現在腦海。哈維恩憶起了當初與白川主的交談。


冥漾離開後,他整整找了冥漾四年,用盡各種辦法不停穿梭,幾乎翻遍整個冥府,然後又在曾經旅行過的地方四處尋找。
許下的諾言與愛人賦予的言靈使他不能拋下陰影封印地不管,所幸,他與冥漾旅行過的足跡多半與封印地重疊,使他能在不違背誓言的情況下持續尋找。


再不知道第幾次經過盡淵峽谷時,他遇見了白川主撐著傘等在山道旁。


「你還真是固執啊。」白色的人影說道。偏了偏頭,將傘收起,又說:「我有點看不下去了。」
哈維恩沉默望著他,不知道對方有何打算。


「不如給你個念想吧?」白川主提議。


哈維恩想也不想便回絕道:「我不需要念想。」


白川主有點愣住,但也只僵了幾秒,便笑了出來:「也是,你並不需要虛無飄渺的希望。」


那句話刺進了哈維恩的心裡,他面上寒意更重。若不是看在對方的身分,他想轉身就走。


白川主嘆了口氣,說:「那麼我承諾你,最終之時,你所求終將實現。」


哈維恩的表情總算有點動容,他忍不住問: 「你為何要幫我?」


「你就當成,是感謝你們這麼多年辛勞的回報吧。」


回報嗎?哈維恩垂下雙眼,淡淡地說:「妖師一族及沉默森林的夜妖精,並不會覺得鎮守封印需要回報。那是屬於我們的使命。」
無論拿什麼交換,都無可取代的種族使命。


「至於,替您尋找黑石這件事是我的伴侶自願接下的。我不過是一同旅行。」


「你呀......」白川主又好氣又好笑,很沒形象地搔了搔頭,「這麼老實可是什麼都得不到的喔!」
又說:「我說出口的承諾,就一定會辦到。就坦率接受吧,如何?」


哈維恩聞言,終於動搖:「我該以何物作為交換?」
「就以你們這些年的辛勤作為交換吧。」白川主笑嘻嘻地說。
「好。」哈維恩說。


「那麼,我需要一個施法之物以及,與他相關之物。施法之物最好是能變化的東西,相關嘛......曾沾染他氣息的東西即可,戒指就不錯。」
「我們沒有戒指。」哈維恩說著,握緊了胸前掛著的髮灰瓶。


對於這不知何時才會實現的承諾,他仍感覺有些不真實。深呼吸幾次後,他才看向白川主。


「相關之物可否使用這個?」哈維恩從耳上摘下一隻白色耳環,說:「冥漾曾戴過這只耳環,是直到我們定居沉默森林後才與我交換的。」
在植樹儀式後,兩人互換了一只耳環。


「至於施法之物,可否使用活物?」哈維恩詢問道。
「活物?」白川主愣了下,目光上下掃過哈維恩,見他表情平靜,這才反應過來:「你說的是你與褚冥漾種的那棵合歡樹?也是可以。」


「術法會有被發現的風險嗎?」哈維恩再問。
「在最後到來之前都不會,等最後時刻接近時才會慢慢顯露。屆時你可要多加留意。」


說完,白川主收起傘,雙手向前平舉,掌心前出現了複雜的陣法。白光之中,哈維恩感覺有什麼與自己的靈魂相連,就像是能感受到樹的脈動一般。


在施法的最後,哈維恩緩緩開口:「我想知道,冥漾是否以生命為代價,像您或其他人換取了什麼?」
白川主分心看了他一眼,說:「你不是心知肚明嗎?」


「我知道,當初在盡淵峽谷封印第二個陰影前,若他沒有與誰交易,我恐怕早就死了。」哈維恩的聲音彷彿是從牙縫中擠出,身體微微顫抖。

雖然不知道詳情,但他是有所察覺的,只不過冥漾不願意言明,他便也不逼問罷了。


「想必後來他壽命的減少你也很清楚。」施法的光芒漸漸微弱,白川主幽幽地說。


「我本來想不明白。不過,現在......」哈維恩攤開雙手,低聲喃喃。


封印陰影的風險極高,心性不夠堅毅者易受其反噬心神。長期接觸陰影的毒素,就算是有抗性的種族也受不住。每次封印時他們都會設下各種防護設置,只為了將危害降到最低。卻沒有想到,冥漾為了確保無礙,竟多做了一件事。


白川主收回施術的雙手,看著他說:「以壽命為抵押,徹底確保黑暗不洩漏一絲一毫。雖然他每個陰影付出的壽命都不多,但你們走過了如此多地方。」


哈維恩繃緊了身體卻仍不住地顫抖,閉上的雙眼有濕意微微滲出。

對某些生命來說,存活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沒能守護卻反被保護著苟活,足以撕碎他的自尊、內心以及靈魂。


白川主沒有出聲,直到他重新睜開眼才開口:「你知道合歡的傳說嗎?」
哈維恩看著白川主,回答道:「我看過很多版本。您想說的大概不是故事本身吧。」


合歡,只願君心如我心,合心即歡、花葉相隨。


「既然他能許諾出性命,那麼我也能立誓。」哈維恩堅定地說:「可否答應我的請求?」
白川主這次又愣了片刻,才會意過來:「你真的要這樣做?」


見哈維恩不語,白川主皺著眉思考了半晌。目光飄向了遠方又飄了回來,突然抿嘴笑道:「呵......你們選擇了合歡倒也是有點道理。」
一個兩個都上趕著用壽命加固封印,莫非現在流行這樣?


「好吧。」白川主說。


哈維恩鬆了口氣,又問:「另外,我能否知道當初冥漾究竟是與誰交易?」


「這件事很重要嗎?」白川主偏著頭瞟了他一眼,將身側的傘重新撐起。「我只能說,不是我,也不是小黑。」




哈維恩回到住處,將一個多月沒住人的房子打掃了下。他環顧居住多年的屋內,將東西一一收拾好,並將黑環及水藍色的幻武大豆放在墊有軟墊的桌上。又去取澆花用的水壺。
米納斯跟老頭公相繼化形出現,望著哈維恩目光有些不捨。


「別擔心。」哈維恩微微一笑,輪流拍了拍米納斯跟老頭公的肩膀:「接應你們的人我都安排好了,稍後就會到。感謝你們這些年的幫助。」
「願來日能再與你相會。」米納斯拉著裙擺行了個禮。
「再會。」老頭公說。
「嗯。」哈維恩點點頭,隨後走出屋外替合歡樹澆水。伸手撫上合歡樹的枝椏,他不禁有點感嘆。

時候差不多了,他看向天空。


終於,最後又下起雨了。


他與冥漾共度的數十年光陰中,每一次的雨都為他們帶來了改變,或是相會,或是失去
--他們已在這些雨中得而復失、失而復得了許多次。


所以,冥漾不在之後。每一次下雨,他都執著地等在雨中。
除非是跟冥漾離開那天一樣的太陽雨,其他類型的雨他從未缺席。


哈維恩走進多年未踏入的花園,望著周圍的景色,心情出乎意料但又毫不意外地平靜。
他緩步走到涼亭前的台階上坐下。


連綿不絕的雨勢中,天色竟漸漸破曉。夾帶著光芒,雨仍不停落下著。


「沒想到,最後居然是太陽雨。」哈維恩喃喃,目光凝視著遠方。


他曾推測過無數次終末之時的景象;那會是怎樣一場雨?而自己如果再次遇見褚冥漾,又該是何種表情?


種種設想經年累月後越顯偏激、悲觀、負面。
可真到了此刻,他卻只是平靜地微微仰頭,然後閉上眼睛數著自己的心跳聲。


心跳跟雨聲夾雜,如此不協調卻又如此和諧。思緒再次飄回離別之日那長達半天的太陽雨。
佇立在雨中的妖師身影既美麗又單薄,他曾在光雨中試圖向自己告白,最終卻在光雨中說要離開。


雨停之前,雨停之後,一切都將獲得改變。
而當烏雲再次密布,空氣凝結為雨,
我是否能期待,你將踏著雨後的彩虹回返?


我在等你,等下完這場雨。(註)


雨勢漸歇,逐漸放晴。
零落的水珠滴落聲中,哈維恩驀然睜開眼睛。


望著前方,露出了微笑。


                              -END-


(註) : 此句來自後弦 - 下完這場雨 歌詞


某樣邪惡計畫:

終於打完這篇了,之後還預計有三篇番外(可能四篇?)。寫這篇可說是腦洞大開,瞎掰了很多有關妖師一族、時族、冰牙族的設定,如有造成看文上的困擾還請見諒(鞠躬)


番外部分確定是 哈維恩篇(還有?)、漾漾篇跟白晝篇,還請期待~(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