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01:59:45樣離

離開25 - 溺夢(寧櫻/鹿.鞠)

我討厭這樣的你。
這樣無所不知,卻又甘願沉淪的你。

明明聰明得過分,明明可以比任何人都清醒,卻沉醉於夢境中不肯離開。
即便結局早就預知,而付出注定得不到回報。

※※※

散亂的酒瓶、未吃完的食物殘渣與地上垃圾的酸臭味,讓手鞠一進門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隨手把某人交給自己的鑰匙砸過去,冷淡道:「已經一個月了,就算只算我到木葉的時間,也有一個星期了。你還真頹廢。」

下意識接住鑰匙的鹿丸看也不看她,用低沉沙啞的聲音回道:「這不是還有妳嘛。」
略顯朦朧的月光照在靠在窗前的男人面容上,依稀能看見他一臉無關緊要、毫不在乎的神情。

聞言,手鞠簡直氣不打一處來,舉起方才沒拿鑰匙的另一隻手,卻因為發現手上提著熱食只好忿忿地放在鹿丸面前的桌上。
雖然,力道重了一點。

「幫你買晚餐了,快吃!」望著鹿丸無動於衷的表情,也不知道他聽進去了沒有。手鞠說不上來心裡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他就像雕像一樣。工作結束後直接回家,回家後就找個地方坐著,身體一動也不動,連眼睛都不眨。若不是他還酗酒,叫他吃東西也會吃,不然基本上就是座雕像。
他都這樣坐到半夜,直到睡著。

手鞠這幾天常常在想,他是不是快要精神分裂?明明晚上總是如此頹喪,但接近上班時,他會起身打理自己、清潔沐浴,而出門時表情便恢復到平靜。在白日裡見到他,不能說狀況很好,但至少也是維持著"普通"的狀態。

「其實,妳不用理會。」鹿丸挪動身體,默默打開熱食的蓋子。
「那你為何叫我來?」
這個問題她一直很想問。

兩個禮拜前,人在外地的手鞠接到砂忍村由我愛羅親發的加急信件。信上說鹿丸發了封簡訊到她的手機。
由於她出任務的地方收訊不好,所以設定簡訊會同步轉給身為親人的我愛羅與勘九郎。勘九郎對鹿丸總是沒有好臉色,自然不可能幫他傳話。而我愛羅 -- 她印象中跟鹿丸也沒什麼交情,卻在收到簡訊沒多久就立刻發加急信給她。

信上說,簡訊只寫了一句話:「請來木葉找我,拜託。」
明明是那麼沒頭沒腦的話,卻讓手鞠有不好的預感。顧不得任務,將事情交代給下屬後,手鞠連砂忍村都來不及回,便匆匆趕往木葉。幸虧我愛羅早隨信附上使者信函,不然沒經過申請前往木葉,也會造成對方村子的困擾。

可明明當初是他拒絕了自己,自己為何還要這樣卑微地為了他一句話披星戴月?手鞠一邊趕路一邊壓抑著內心的徬徨。
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不甘心?還抱有希望?
又或者是因為我愛羅信上寫著,請她放下怨懟,如對待他的問題一樣,去面對鹿丸。
我愛羅與小櫻,她與鹿丸,多麼相似的關係。可這兩份感情中,明明從來不是誰的問題,至少,不是我愛羅的問題。
那,是小櫻的問題嗎?手鞠被心中想法嚇了一跳。

「妳都分心了,還想聽答案嗎?」翻動碗內食物,鹿丸出聲喚回手鞠的意識。
「當然。」無論是基於什麼理由,她都想知道。
鹿丸嘆了口氣,看著她道:「妳聽說小櫻的事了?」
沒想到鹿丸會問這個問題,手鞠表情有點僵硬地說:「聽說了,但不要岔開話題。」
「這幾天沒見妳情緒起伏這麼大過,排除我的問題,也只有小櫻了。」
「......」沒遇上他之前,她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麼暴躁。
這個人到底曉不曉得自己既擔心又糾結了幾天啊!

「難道跟小櫻無關嗎?」
手鞠被他的平靜弄得想氣也氣不起來,只能悶悶地回道:「無關。」
說實話,是有那麼點關係。但那是因為我愛羅。

「妳會覺得很意外嗎?小櫻居然選擇了寧次。」鹿丸雖然表情沒什麼起伏,但貌似對這個話題有興趣。

手鞠雖然不太想談小櫻的事,但能讓他感興趣的話,還是值得聊聊的。於是順著他的話題開口:「是很意外,我原本以為她恐怕沒那麼快釋懷。」
「我以為妳對她會有意見,畢竟妳們曾經關係不錯。」
「要說沒有意見,是不太可能。」手鞠垂眸,說:「但我跟她依舊交情不錯。」
雖然,小櫻離開砂忍村後她們有段時間沒連繫,但這幾個月又恢復了聯絡。畢竟我愛羅的事,終究讓兩個人尷尬了一陣子。

「我本來也沒想過自己會跟她做朋友,畢竟我們個性差那麼多。」可能是因為鹿丸很專心在聽,手鞠忽然有種想說出口的念頭。

「可能是因為我愛羅吧,我身為姊姊多少也有點好奇。當初我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中忍考試,那時的她表現得並不出色。」
「我倒是覺得,我們這幾個都因為那場考試成長了不少。」因為想起過去,鹿丸的表情柔和不少。
「我真正認識她,還是在工作中遇到她。那時她已經是火影的弟子,天賦卓越、手法高明幹練。她的工作經常接觸我跟我愛羅,我那時就意識到我愛羅對她很重視。」

「我問過我愛羅很多次,但都問不出什麼,所以就主動接近小櫻了。她的確是個好女孩。」
這樣的人讓人心疼,也值得被愛。只可惜我愛羅沒能等到她。

聽著手鞠侃侃而談,鹿丸卻突然問道:「那妳在介意什麼?」
「我......」手鞠也不懂自己為何莫名心慌。
鹿丸沒有追問,只是默默把食物吃完,然後起身拿去丟。這次居然有好好扔在垃圾桶裡。

直到鹿丸回座位時,手鞠才抬頭道:「你還沒說叫我來的原因。」
「或許,我是想給我們一個機會。」
月光灑落在站著的鹿丸臉上,新長出來的鬍渣看起來格外刺眼,眼底全是遮也遮不住的疲憊。
手鞠忍不住打了他一個巴掌,但快要觸及他的臉頰時又硬生生停住。手腕因為收手的施力不當而作痛。
「騙子。」

那硬撐著過每一天而緊繃的身影、即使是白天也無法完全壓制的悲傷氛圍,他當真以為別人毫無察覺?更何況她親眼見到他每一天的頹喪。
說著什麼要給兩人機會,他明明身上都是那個女人的影子。

手鞠從來沒有如此覺得自己失控,眼淚不受控制地奪眶而出。眼見他坦然地看著自己,不躲也不閃,心裡便越發難受。
「當初是你說的,你說就算能跟她在一起也只是一場夢境,即便是這樣也無法割捨。是你不肯面對現實,卻要我死心。而到了現在你還要騙我嗎?」

手鞠用力拭去臉上的眼淚,聲音顫抖著:「明明再清楚不過,你卻還沒夢醒嗎?」
這個人為什麼可以一而再地左右自己?他憑什麼踐踏自己的感情與尊嚴?

「妳回去吧,我不值得。」鹿丸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晃動,但很快又恢復平靜的表情 – 雖然啞著的聲音出賣了他。


※※
寧次一早就接到任務必須外出,由於時間尚早,小櫻還不用上班,便想著難得可以送他一回。兩人並肩走到了木葉門口,卻見到了熟悉的身影。

「手鞠?」小櫻訝異地看著她。
她知道手鞠來木葉了,但這幾日她似乎都跟在鹿丸旁邊。自從前幾天聽到娟代夫人提到鹿丸的事,她便有些在意。對於井野跟鹿丸的關係,她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現在手鞠的出現讓她多少了解了狀況。
也許手鞠能讓鹿丸好過一些,畢竟鹿丸能接受手鞠跟在他身邊。為了給他們空間,小櫻一直沒去找他們。

手鞠的狀況看起來不太好,臉上滿是失眠的憔悴。小櫻連忙走了過去。
此時寧次注意到不遠處的腳步聲,回頭看見鹿丸朝這個方向而來,卻在中途停下了。寧次看著他,心裡瞬間有了判斷,正想過去卻聽見前方傳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手鞠突然打了小櫻一巴掌。

寧次連忙上前拉開小櫻,皺眉望向手鞠。
只見手鞠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又看向小櫻,「我,我怎麼會......」
「手鞠,妳怎麼了?」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小櫻擔心地問道。
手鞠看起來真得很不對勁。
「我.......小櫻,對不起。」手鞠低低地說道,隨後轉身快速離開了木葉。
小櫻連忙要追,卻被表情嚴肅的寧次攔下來。

「寧次?」小櫻既焦急又不解地看著他,卻見寧次回過頭對著不知何時出現的鹿丸怒吼道:「你還愣著做什麼!她出事就是你的責任!」
鹿丸的表情明顯動搖,掙扎片刻便道:「幫我轉告火影大人以及砂忍者村,拜託了。」
說完便往手鞠的方向追了過去。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只能幫這麼多了。」寧次輕輕嘆氣,收回了看向村外的目光,低頭問道:「小星,妳沒事吧?」
小櫻搖了搖頭,安慰道:「你不用擔心,我相信他們會沒事的。師父跟砂忍村那邊我來通知,你先出任務吧。」
「好吧。」寧次點頭,隨即便動身離開。

有些事情終究是不得不面對的,可是井野,妳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小櫻只能嘆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