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21:55:55姬茪 (intense b.)

「日常隨筆」諸多的恐懼


人,需要克服許多的恐懼。

這樣的恐懼有很多,統稱是恐懼,但其實分門別類。

比如說,被背叛的恐懼,不被愛的恐懼,不受到肯定的恐懼。

有時候甚至必須被迫面對那些自以為不存在的恐懼。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選擇逃避,以為不會在下個轉彎處遇見它,但它就像是制定規律的暑假作業,即使逃了今天,還是會在收假前夕擾亂你的作息。常常我會想著,那是我的一部份,我應該學會接納,聽從它的建議,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一樣啊,未雨綢繆。

於是這些恐懼便主宰了生活,取得自由的鑰匙,當我向恐懼妥協,我便是把掌控權主動地交出去,我與行屍走肉有什麼不同。

彼尚曾說過有一次聽到他妻子稱呼自己為“禿子”,他當下感到自己心跳加速,臉紅脖子粗,而他的第一個反應卻是叫他妻子再對他說一遍,當然不是那種算帳的“再說一遍試試看”,而是他想知道自己為什麼對“禿子”這兩個字如此反應過度,於是便讓他妻子以後每次都呼喚他“禿子”,直到他不再在意這個形容詞對他的影響。

札希拉姆.多多說:當看見山時你已在山之外。

—這就是靜觀

彼尚第一時間欣然面對自己的“弱點”,於是他已在弱點的掌控之外了。

彼尚當然並不是麻木於禿子一詞,而是藉由每一次的提醒來“靜觀”自己,來更深入明白自己。

看來這次水星逆行功課,便是要我面對諸多恐懼的其中一面。

許多星象學家與老師們已經針對不同星座提出建議與預告,慶幸自己只要克服心理作用,或稱之為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