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23:28:08閑人乙枚

美學散論連載(美 致沙復明 三)

人文-美

同樣普遍、豐沛……不那麼純綷但同樣不虞匱乏的另一來源,則是人類物質與精神文明交融媾生,代代累積的特有資源。一般論述慣把物質與精神文明的資產二分,但如果把「美」視為一種獨立的價值,而且是源自於同一種感官感受,這些二分的界線應可在此一範疇內破除。

源自於文明資產的「美」成為文化體的共識、共感,最初的情境如何產生?如何依附於世俗人性賦予的價值系統運作? 其內涵及特質為何?這些問題使得「美」的感知和價值判斷很難出於單一、普遍的判斷標準,審美動機也很難指涉同一本質。

如果以中文從「玉」字旁的所有美石所構成、延伸的符號群為推論情境:在一切之初,我們設想依「審美情感」為生存或實用之外的獨立動機,把「玉」從其他石頭間區別開來的第一人,他那時看到的是什麼、是什麼觸動他、什麼使他覺得這塊石頭具有一種與其他石頭有別的、令人愉悅的價值?在眾石頭中,什麼吸引他看見、驅使他走向、拾起、審視?依通常人性推論,此時「美」的特質或許與「新奇、不平常的視覺經驗」相關,這最初的特質,一定是眼睛可以察覺、區辨的,或許是與眾不同的顏色、質地、奇異的紋路、光澤……

如果我們可以設想一個空檔,於忙碌勞苦的生存活動中偶然降臨的一瞬閒暇、一次眼神的餘光、一次無目的的好奇……他看到了,眾石頭中有什麼特別的吸引他的眼睛,那種吸引力的強度必需能讓他暫時放棄難得的閒暇、忘記周遭可能發生的危險,足以讓他的眼睛和好奇的念頭暫時成為他行動的指引,把他牽引至它所在之處。相對距離拉近之後,它必需仍能散發出足夠的吸引力,促使他把它拾起來,仔細看看這塊特別的石頭。在這樣的審視之後,它與其他石頭的差異必需大到值得一次特別的對待,這就是物自身最初彰顯的審美價值。他也許愉快地他把它攢在手裡或是扔進一個粗陋的獸皮袋裡成為他的所有物;他也許空手而回,僅僅是在屬於「石頭」的歸納類型中闢間VIP室,特許一個記憶位置安置標記為「特殊」的感官經驗,以一次特別的記憶銘記這塊沒有特定實用功能的石頭。

這是視覺感官首度超越利害攸關的特定對象,暫時脫離與我相對的大自然模糊籠統的整體,真正進入主客相對的形式,以其個人的審美情感賦予一物以功能之外的獨立價值的時刻。這種價值,我們暫時把它稱為「願意持有願意保存的價值,以審美情感作為意願的獨立動機,其內涵可以界定為「形式之美」。這類審美活動中,視覺感官的愉悅是被事物展現的形式所引動的,是物與我之間純綷、有別以往的相逢與相識,過程間不引發任何主觀聯想。

某次我和同事分別在商業圖庫裡尋找適合的素材完成提案的色稿,那整個下午,我在幾千張素材裡尋找一個「適用」的自行車後輪。空檔下樓抽煙,順便接受同事笑語慰勞:「整下午都在看輪胎很無聊喔?」我在那過程裡其實找不到能夠對應「無聊」這個詞的狀態,於是猶豫,「那感覺不是無聊是什麼?」、為什麼能免於無聊?思之無解,只好答:「很好笑,你覺不覺得很有病,來來去去不過是輪胎,看久了居然也覺得有一種美感。」
如果夠專心的話,彼時視覺感官幾乎可以完全超脫功能、新舊、價值……等等,進入一個純綷形式的世界。你眼前的東西是些排列、分布、構成、切割出來的空間、形狀、大小、質感、光澤和某種節奏和韻律……。在數千張同一素材不同角度呈現在眼前的攝影作品中,有一些所呈現出來的就是我們以平常實用器具觀點所熟知的腳踏車,而另一些則可以帶領觀者進入這一視覺對象所具有的形式的世界,提供新奇、不同於以往的視覺經驗。

只要其人有感、願意賦予價值,腳踏車的後輪(尤其是局部特寫)在此一時刻,便是這世界中「自身有美的事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