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18:22:57天下無二道

時空漣漪

  清靜的水湖,無波無漣,水面如鏡,清澈見底,水鏡照物可謂水鏡。本清靜的水湖,因道之因,使水湖產生湖面波動,可謂水波。水波產生陣陣漣漪,水面模糊不清。何因產生漣漪波紋?道也。道也?造之時也。造之時即產生波動,波動產生漣漪波紋,使水面不平不寧。水波久久目視雖似平靜無波,但細波微紋依然波動不止,波動於湖內來回波動,直到道的波動消滅為止。   

  寧靜的心湖,無波無漣,心靜如鏡,清澈見性,心鏡照性可謂心鏡。本清靜的心湖,因道之因,使心湖產生心性波動,可謂心波。心波產生陣陣漣漪,心神不靜不寧。何因產生心波漣漪波紋?道也。道也?造之時也。造之時即產生心波,波動產生漣漪波紋,使心性不平不寧。心波久久忘道雖似平靜,但細波微紋依然波動不止,波動於心事之中;心心之間。有言心事重重;心心相印;心心相繫…,直到道的波動消滅為止或歿亡方

  心波漣漪歿後而止息寧靜,靈波動穿透時空漣漪,彼此波動漣漪之交集而相聚,聚散後而滅道,而復性清淨。交集之刻即是相聚之時,聚散之刻即是滅道清淨之時,一語明之︰「古道今照,古道今了。」 

  靈性本一切清,是一切淨;道本無形,德本無迹。清淨的聖靈,無波無漣,清淨如鏡,清澈見性,心鏡照性可謂性鏡。本清靜的心靈,因道之因,使靈性產生靈性波動,可謂靈波。靈波產生陣陣漣漪,神性不靜不寧。靈波世世不息,生命之重生復活又起波之始漣又動,漣漪不停往外追道尋道。一世又一世的重生漣漪又起直至道之交集相聚還其道。

  性鏡如心鏡猶水鏡。清靜的水湖,水面如鏡,清澈見底,水鏡照物可謂水鏡。性波無漣無漪,聖靈安寧清淨,清淨見性可謂性鏡。性鏡無波無漣無漪,本一切清,是一切淨。道生之,水鏡生波生漣生漪,水波漣漪不寧不靜。心鏡生波生漣生漪,心波漣漪不清不寧不靜。性鏡生波生漣生漪,性波漣漪不清不淨。

  聲波在時空中迴盪,空谷迴音,千迴百轉,迴迴久絕,可謂聲波。水波在水是水波;在空是氣波;在聲是聲波;在性是靈波,其波不斷綿綿不絕。波何來?道也。道之始即是波之初,波之終即是道之盡。波之始即是生之始,波之盡頭將是道之束。而靈波則歿後重生之即是波之始,波之邊緣細微則生命將盡,必是一生一世之終點即是靈波一生的終點。但隨後生命之重生又起波之始漣又動,漣漪不停往外追道尋道。一世又一世的重生漣漪直至道道之交集相聚還其道。

  氣聲有極,氣波有盡,極於時空。心聲有極,心波有盡,極於臨終。性波無窮,性靈無限,極於復性。靈波無極,波靜又起,極於清淨。

  靈波漣漪穿透古今之遠,貫穿萬世達無窮之久,直到漣漪交集相逢相聚,漣漪銷彌方可滅道。性波有極,極於歿時,然,歿後再生,生之時,靈波在同一時間不同空間又起。依其空間又起時空漣漪,其漣漪不斷四週擴散,無盡無窮的追道尋道,靈波無極,償還迴盪,盪於時空,極於道滅。靈魂各自有去無回的尋道追道,追尋前道,尋恩報恩,尋仇報仇,尋命索命,追債索債,靈波將成交織網羅,展開追尋,追捕獵物,惡權而逃,善權追到哪裡,「物」就逃到哪裡;善權討到那裡,「物」就躲到那裡,縱天崖海角後會必有期之奇幻飄旅,莫名奇緣。這些的奇幻飄旅,莫名奇緣就是靈性與靈性的追逐,交織網羅,已成時空網羅,綿綿不絕,俗言,天羅地網,何曾逃過?道不可避之。

  道不可避之;道不可欺之,流浪天下,各個皆過客。死是生的開始,生是死的開端;生是死的開始,死是生的開端,生與死無終亦無始,無始亦無終,終是始的開始,始是終的開端,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生死何懼。生~該來的總要來,該面對的總要面對。道不可欺也。

  有生必有死,死,債沒還,冤未清;功未享,德未清。故,走了還要再來,死了還要復活重生,其生償還取付。故,生而創命,死而待命,再生稟命,稟而執命。君要創造甚麼命?

  生命在這端茫海中消失,神秘之“妙客”,卻也立即在另端“相應後果”、“承啟轉合”、“繼天立極”立即重生。重生是延續生命的真相,綿貫天權的執行,簡言之;聖靈出之於此,入之於彼,繼續執行天權時空漣漪的盡頭將是生命死亡的邊緣,盡頭即是時空漣漪生死交替,性性轉換、容體轉變之時。生命死亡後,時空漣漪是「延續生命的真相」。性靈的波動穿透時空漣漪,波動漣漪之交集後滅道復性清淨之時。

  有形之聲,迴迴久絕。氣聲有極,極於時空。心聲有極,極於臨終。有心人「假藉神意」,「曲解神意」,「假傳聖旨」,利用禱告、祈禱、祈求、彌撒…之儀式,以假聖神之名為工具,達自我為中心的標的。有心人自以為是聰明,神不知鬼不覺,天下沒神不知鬼不覺之事。汝必然知之,走過必有足跡,做過必有痕跡,說過必有音波。走過、做過、說過必錄影,錄於靈性中,必迴盪於汝,造道者必被道造之 

  何因有波動?造之時產生之,水波侷限於水面漣漪的境界;聲波侷限於耳間漣漪的境界;心波侷限於內心漣漪的境界;靈波時空漣漪是無盡無窮無限於十方無界無極之波動。氣聲有極,極於時空;心聲有極,極於臨終。有形之聲,迴迴久絕。水波漣漪平面可見可證可說;心波漣漪可測可證可說;聲波漣漪可測可證可說;靈波超越時空漣漪於無極,精妙幽深,難見難證難說,請玄悟深悟才能玄通。

  水鏡可見可證可說易喻;心鏡在您的心靈您知您證之有感;聲波耳靜在您的耳鳴可知可說可辯易喻;性鏡在您的性靈難知難應。由水鏡引入心鏡,由心鏡玄入性鏡。由水波引入心波,由心波玄入靈波。水產生水波漣漪水面;心產生心波漣漪波動;靈產生性波時空漣漪波動。水波有限;心波有止,靈波無盡。從可見可證可說的水波引進似有感的心波,又從難見難證難說的心波導入無覺的性波。淺入深,由覺入妙從平面引入時空之立體十方的天羅地網,時空網羅。再從水波引入心波,導入性波。人心人性導入天心天性。從不清不靜直入清淨。    

  何因有波動?造之時產生之,水波侷限於水面漣漪的境界,靈波時空漣漪是無盡無窮無限於十方無界無極之波動,其不斷波動之漣漪是尋道追道,追尋古道,以求了道。性波漣漪穿透古今之遠,貫通陰陽之玄,貫穿達萬世無窮之久,無類無界無窮之界,尋道追道捕道方可滅道,後而漣漪消彌,性波則止,止而靜,靜而不動,不動則無道,無道則無波。

  靈波不停向外漣漪尋道性性波動相交之時,性性之轉化,精妙幽深,直到漣漪相逢相聚,古道今了,無縫移轉;古道今照,古今接應;承前接後,無縫接軌,如是綿密連節,不失一切道,一切道了了。 

  本一切清,是一切淨;道本無形,德本無迹。天下之萬物,無不生於道,無不成於德,非道不生,非德不存。生之者,不知其道,忘乎其道。存之者,不知其德,甚忘其德。造之時,道生之,道定之,物形之,緣蘊之,聚待之。聚之散之,緣之盡之,道之滅之,性波無波無漣無漪清淨矣。

  心像勝神像,實相無相,實相真神非神像也,真神無遠,神像有,心像左右。無聲勝有聲,真聲無聲,無聲心聲非氣聲也,心聲無極,氣聲有盡。像法得以追思,萬法務必終結,終結於真理真道。眼波障於相,耳波障於聲,心波障於念,念波障於塵,不能見如來。目不視邪色,耳不聽邪聲,心不念邪心,念不思邪利,則,無雜相,無雜聲,無邪心,無雜念,無雜亂。則,相無著,聲無動,心無念,思無邪,身無煩。則,無邪心,無邪行,無邪道。道者視之於無像,智者聽之於無聲,慧者思之於無雜。雜音雜像,迷其耳目;雜念亂其心思,雜塵染其心潔,惑其心志,心貪妄念。一心無二念,心鏡如水鏡性鏡,無波無漣,清淨明性,念念皆正覺,聖靈一塵不染,一道不存,天性超然自哉。活於當下的大染鍋不被汙染才是真功夫,不被俗易才是真本領,移風易俗才是真聖慧。真理聖子曰:「邪心辦正道,其道也邪,正心辦邪道,其道也真。」邪心邪利邪取邪道也,真理正心真道也。 

  雜音雜像,迷其耳目;雜念亂其心思,雜塵染其心潔,惑其心志,心貪妄念。一心無二念,心鏡如水鏡,無波無漣,清淨明性,念念皆正覺,聖靈一塵不染,一道不存,天性超然自哉。四維八德、三綱五常、六順五美、八正之修是人性根本基礎,所故,道德之修是修人道,終故,修人道歸人性得人位。若,喪失人道之修,衣冠禽獸,名紳劣行悖德之為,終故,行獸道歸獸性得獸位。行魔道歸魔性得魔位。如何成神?唯修真道歸天性得天位聖靈歸。     

  聖靈本一切清,是一切淨;道本無形,德本無迹,清淨的天性聖靈無波無漣,清淨無憂。然降於塵卻染塵,靈不安性不清心不靜,焉能生清靜心?既不能生清靜心,焉能生清淨性?既不能生清淨性,聖靈焉能清淨?生前已驚其主,動其 神,帝何來安息?清靜?安息?故而產生靈波。

  罪人慾滅罪藉以求道、修道、洗禮、懺悔、萬法化解,如此是一情願異想天開單方的私想,選擇性的作法。如是之作法欲擺脫宿命的追討、報應是能理解的,是能被原諒的,但,不能被接受的。雖不被接受但是可喜的,因,已知罪惡報應之可怕,想儘儘辦法擺脫罪惡束縛之索取,所已知罪,故,可喜的,有救的。可怕的是服罪不知罪,可恨的是知罪不認罪,可惡的是知罪還造罪。人人雖不知罪不認罪卻默默的服罪且正服於罪中而不知不覺。此不是罪人惡人之原形嗎?

  人人皆欲返卻不得歸,奈因,德罪求償之障強留紅塵。欲清彼卻強求不得清,欲淨彼卻強償不得淨。欲純卻擁德不得潔,欲真卻帶罪不得太。道已造之,道道與時並進,與空並行,貫乎古今,通乎陰陽,廣達無遠弗屆。穿透古今之遠,貫穿達萬世無窮之久,無類無界無窮時空漣漪之波動。之遠之久至滅道止,直到天荒地老,暨靈波不止。靈波邊緣的細微將是生命盡頭,但生命在此結束卻也再另端“相應後果”、“承啟轉合”、“繼天立極”復活而重生,重生又是靈波的開始。

  道道不因時空變遷、世代交替、時代改變而有所變動。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天命所指︰天名、天位、天權。小人所指常人也。常人畏懼法律責任,盡其所能規避法責,卻不懼權襲之可怕,天權無窮之追究!蓋因法責可見刑責在即監獄在眼,天權卻不可知、不可見、不可觸。權襲雖不可知、不可見、不可觸,但,縱天涯海角、天上地下均無所遁逃,天下無法躲,天權可追溯之年無限,得求償之年無盡。天權如何找到債務?如何追道尋道?就是靈波時空不斷無極漣漪。 

  天權貫乎古今,通乎陰陽,貫古今而無遺,通陰陽而無漏,承啟轉合而無失,順天承命而無窮,精妙幽深而無錯,陰陽會合而無誤。故,真理聖子︰「天命不可違,天權不可抗,唯命是從。」孔子曰︰「無所逃於天地之閒。」古賢有言︰「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舉意早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如是皆皆靈波不止一世又起,不歇一世又興,一生又一世永不停歇,有天必漣漪相交相聚相會,相聚相會即是還果、奉還、取付、償還之刻。故,真理聖子說︰「天命的天敵是宿命。」是也;又言︰「真不可疑,道不可欺,遵道阿阿。」真道不瞞不欺真實應得。  

  本一切清,是一切淨。道本無形,德本無迹,性波無漣無漪,聖靈安寧清淨,清淨見性是謂性鏡。道生之,性波不寧,於時空產生波動漣漪,靈性波動穿透時空的漣漪,尋道追道,波動漣漪交集天緣奇遇之時,既是還果、奉還、取付、償還之刻。

  生命在這端茫海中消失,神秘之“嬌客”,卻也再另端“相應後果”、“承啟轉合”、“繼天立極”復活而重生。生死皆時空漣漪的轉移,性性之轉換,漣漪之折轉即是時空生死交替、性性轉換、容體轉變之時。轉換轉變之即時又重新啟動時空漣漪隨波追道尋道的執行。

  真道篇云︰「原是真者,後是道者,終是物者;原是聖性,後是人性,終是物性。真者清淨無憂,道者逐波隨波逐道隨道,物者隨波隨道。」靈性之波動穿透時空的漣漪,波動漣漪之交集後而滅道,性復清淨。何因有波動?造之時產生之波動,波非水波漣漪的境界,而是靈性波動時空漣漪無盡無窮無限之波動。當波動與波動相交之時就是了一道之刻,隨後又續尋道追道波動尋找另一波動,交集後又了一道,如是之再再尋道追道波動。波動不停不止,如是之不止波動,何時無漣無漪而清淨?如何安息圓寂?永無清淨安息圓寂之世!

  凡走過必有足跡,凡作過必有手紋,凡說過必有聲波,瞞得了誰?騙得了天權?其天權不因時空而中斷,不因時間而消滅。承襲啟後是建立在既有的天權基礎上,道故,只能應天承運、繼天立極的接納宿命,命運道緣聚的安排。終有一日造道者必被道造之。

  天權,無時而不流通,無後而不順適。芸芸萬物,紛紜交錯,變化有序,有條不紊。公道、正義不在人心而在天權,人心可恕,天權可追人生有盡,天權無窮,人生之盡才是天權的開始。天權是生命重生的依據;遺產是生命重生的種子;種子是生命重生的根源。不流通、不順適暨是性性時空漣漪流通、順適之宜。之宜是有依有據有根有源有道。                

  踐履牽連引動其權,後而其權相依,後而其名相隨,俗名而至,虛體隨到。妙變、妙合、妙離、妙生、妙死,妙出必有因,妙成必得果,巧妙造化不可喻,湛冥莫測,奧不窮知,妙無止盡,一切萬物未嘗不由“天權”而運化。故,真理聖子說︰「物物是真理的化身;物物都是真理的分身。」人人物物無法超越時空,超越生命,時空與性命同在,性命與真理同存,永恆不離,除非了道,否則,追道尋道之漣漪永不停歇。何因? 真理篇云︰「真理不是抽象觀念,不是口號,而是人與天地萬物之間的“互動”,運行於天地之間。真理與天同在,與地同行。在於天地之間,行於天地之閒。」

  無極的領域,性波時空漣漪耗盡之時,亦是一生一世的結束。雖結束,但方死方生,又是一生一世的開始,生之時,性波時空漣漪又開始展開追道尋道的執行。

        清淨示意圖︰聖靈清淨無垢,

        染垢示意圖︰中心點暨是出生之時之地,靈波在時空漣漪往外不斷波動,追道尋道。當波動細微之時即是生命歿之時。方死方生,聖靈又另一方不滯留出生,又是另一生命的開始追道尋道。這就是世代交替,靈波無極。眾生的靈波在時空漣漪中不斷交集,尋道解道,而形成靈波綿綿不絕的交織網羅,天羅地網。

  足聖慧思構細膩的您應會領悟到,您我他芸芸眾生漣漪的情景與情節,兆靈在時空漣漪追道尋道中,靈性與靈性暨兆靈與兆靈的追逐裡,交織網羅,已成時空網羅,已成天羅地網,綿綿不絕。俗語,天羅地網,何曾逃過?道不可避之。取付償還服侍中熱鬧非凡。

上一篇:熱化 You TUBE

下一篇: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