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18:16:59ryoma

05 有信心之時

到了翌日,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某節的美勞課。
同班學生1不禁傻眼:「哇!不愧是肯納兒,畫出來的作品就是不一樣。」
同班學生2見到別的角度而不悅:「問題是,是所有的肯納兒,都有先天的獨特天份?」
仁 凜真直搖頭:「並不是,其實,只有一小部分的肯納人口,才有。」
同班學生3完全月同意:「況且,肯納者,也沒有那麼突出,行嗎?」
傳山一副無奈:「(主啊!希望能幫助所有的肯納者,能順利用優勢,來傳福音。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到了下課時間,在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之餘,別班學生1見到仁 凜真而無奈。
別班學生2不解:「(都快要第一次段考了,仁同學依然老神在在,豈不是早就做複習了?)」
別班學生3一副正經八百:「你知道嗎?仁同學一副迎刃而解的樣子,包準早就有複習過了。」
別班學生1不解:「會不會是因為,肯納症的記憶力呢?」
別班學生2不禁傻眼:「不會吧?就因為得到全科滿分?」
別班學生1早就無奈:「所以,每次段考將至,我就煩惱這一塊。」
在聖心醫院的上午,巧爾在院內自由活動。
巧爾無奈並出現肯納痕跡:「沒有想到,我能否進職場,是一大問題。」
然而,下午的中正國小,仁 凜真早就在課堂進行今日的家庭作業。
同班學生2有些不安:「(在阿仁被霸凌,而仁伯母出面之後,這情況在阿仁是不利的。況且,要是阿仁因此送到急性病房,到時候,就要預防了。)」
到了下課時間,仁 凜真剛從福利社回到教室。
仁 凜真不解:「因為我每次得全科滿分?」
同班學生3一副正經:「所以,妳早就成為全校的小老師,那麼,別班老師怎麼想?」
仁 凜真早有底:「呿!我才不和那種惡老師,一般見識。因為,搞不好,自個兒在教學,心態有問題。」
同班學生2不解:「阿仁,妳有想過,自我保護?例如,目前妳作全校的小老師,問題是,那些看妳不順眼的惡學生和惡師長,都認為妳在丟人現眼不說,而且,打算把妳趕出這所學校!」
仁 凜真一副不在乎:「那又如何?事實上,我申請自學,又沒有什麼大不得的。」
同班學生2早有底:「阿仁,我就直說了,這就是那些惡老師和惡學生的目的。」
仁 凜真一針見血:「那是嫉妒心,造成的。因為,嫉妒心是見不得被超越了。」
同班學生1無奈:「總之,那些惡老師和惡學生有這打算,遲早得到報應的。」
仁 凜真一副對主有信心:「那當然,因為,主是看人心的。」
到了放學後,雨莉和琪莉見到仁 凜真一副無奈,而一副正經八百。
雨莉不解:「惡老師所想要的項目?」
仁 凜真一副無奈:「因為,對惡老師來說,認為星星學生都沒有地位。」
琪莉一副平常心:「我看,無論惡老師有什麼背後的原因,傷害星星學生,就是錯在先,今天,我就責備了一位自以為是的惡老師,因為班上有比你嚴重的星星學生,就不斷針對那星星學生,傷害她。」
仁 凜真一副好奇:「那麼,那惡老師,有表明什麼?」
琪莉一副嚴肅:「我就問那惡老師,你看重的是什麼?要是你無視星星學生的潛能,表示你是正確的嗎?而且,你永遠是正確的嗎?與其在那邊傷害星星學生,倒不如幫助星星學生,開發潛能。結果,那惡老師,完全無法反駁又無話可說,就算有話可說,全是歪理。因為,是惡老師,傷害星星學生,錯在先。」
雨莉無奈:「而且,有幾個惡老師,見到琪莉,就皮皮挫。」
琪莉一副平常心:「就是怕到了,因為,那些傷害星星學生的惡老師,我完全不認同!」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看來,琪莉老師,真的是有威嚴的好老師。」
到了當晚,仁 凜真吃完晚餐,就開始家務事。
仁母無奈:「今天,傳山老師有電訪,說要我們引導凜真,進行自我保護的訓練。因為,將來換到惡老師,到時候容易住到急性病房。」
仁父一副開明:「嗯,這當然要做。因為,我早就有引導凜真,出門在的自我保護了。」
仁母不解:「那麼,凜真怎麼想?」
仁父一副有把握:「沒有想到,凜真問我,霸凌者,沒有苦衷嗎?」
仁母不認同:「呸呸呸!一旦傷害他人,就算有苦衷,根本不可能成立!因為,傷害他人,本來就是錯!」
仁父無奈:「話雖如此,妳想,對凜真而言,看重的是什麼?」
仁母無法反駁:「凜真所看重的?妳又知道了?」
仁父一副平常心:「事實上,凜真看重的,是事必有因。妳想,要是一昧去懲罰霸凌者,那麼,霸凌者的想法,是什麼?」
仁母不屑:「呿!那有那麼重要嗎?」
仁父強烈責備:「妳就是因為有這想法和回應,才養出連個同理心都見不到的一般人!妳要知道,凜真就是因為有看到霸凌者的形成原因,才能饒恕霸凌者的,不是嗎?而妳呢?不但完全無視形成霸凌者的原因,而且妳這想法和意見,和霸凌者傷害他人,完全一個樣!」
仁母無法反駁:「這‧‧‧你又知道了?關於霸凌者的事。」
仁父一副平常心:「因為,凜真提到重要的關鍵,家庭教育。當然,我認為,原因不單單只有家庭教育一種。因為,班導師在學生加諸過多壓力,也是原之一;包括,因為鄰居的唾棄。」
仁母依然不認同:「總之,傷害他人,就是錯在先。」
仁父無奈:「算了,妳不認同,是妳家的事。」
到了下一翌日,是接近第一次段考的日子。仁 凜真以平常心進行小考之餘,見到有學生的臉色差。
仁 凜真一副正經:「(他看起來,很不舒服。)」
傳山早有注意到:「(先和他爺爺連絡,到時候再看看。)」
到了下課時間,傳山帶那同班學生出教室。仁 凜真見到此況,而感到憐憫。
同班學生4感到心痛:「朵姆真可憐,因為朵姆先天腸胃不好。」
仁 凜真無奈:「這我知道,但我也只能同理他。況且,我也無能為力。」
同班學生5一副平常心:「不過,朵姆被霸凌,也是這原因。所以,朵姆的成績優秀,才得到這班級的前五名。」
仁 凜真一副凝重:「因為,我也有幫朵姆一把。只是,見到朵姆那麼痛苦的樣子,令人餘心不忍。」
同班學生4有危機意識:「只是阿仁,以妳得全科滿分,到時被霸凌,妳怎麼看?」
仁 凜真早有底:「那是因為,是家長的要求,別人會的,自己一定要會,這要求造成的。」
同班學生4傻眼:「不會吧?妳又知道了?」
仁 凜真無奈:「因為,父母完全無視人的獨特。」
同班學生5一副平常心:「那麼,惡老師呢?」
仁 凜真早有底:「那是原生家庭,惡老師的父母對他的要求,造成的。」
同班學生4依然無奈:「事實上,目前,星星學生,依然是被拒絕的。只是,要星星學生得到肯定,需要時間。」
仁 凜真早有底:「那有什麼問題,因為傷害星星者,只是沒有去理解罷了。」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剛吃完,就到教室後方,進行準備出售的商品。
同班學生6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知道,妳的平衡失調嗎?」
仁 凜真早有底:「我當然知道,至少,又不是每次在搭乘大眾交工具,遇到人潮多。」
同班學生5一副正經:「唯一確定的是,總會遇到,有好心人士的乘客。」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至少,在我來說,沒差。因為,總有到站下車的時候。」
到了午休,仁 凜真依然在教室後方,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傳山見到仁 凜真而平常心:「(以阿仁來說,有見到惡老師和霸凌者的難處。問題是,在霸凌者來說,要如何讓霸凌者見到,星星學生的優勢,是一大問題。)」
然而,在聖心醫院,巧爾在附院院內散步時,充滿平常心。
巧爾一副平常心:「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沒有進步。」
到了下午,在中正國小的教室。
仁 凜真出現星星症狀:「到目前為止,那些在雜誌的新作品,有我想傳達的訊息。至於讀者是否有收到,就交給主。」
同班學生6一副好奇:「新作品?阿仁,妳想傳什麼訊息?」
仁 凜真一副坦然:「是關於,霸凌者和惡老師的難處。」
同班學生5傻眼:「難怪,阿仁的最新作品,有不同的風格。」
同班學生3認同:「沒錯,特別是以雙面人的風格,去詮釋形成惡老師的原因;詮釋形成霸凌者的作品,一副作品代表一種原因。」
同班學生7無奈:「但我聽說,阿仁所詮釋的作品,全都刺入所有霸凌者的心裡。反而,部分的惡老師,完全嗤之以鼻。」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至少,時間能證明一切。」
然而,在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就到福利社買東西。
別班導師1一副不屑:「那個仁同學,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看了就想吐!」
別班導師2一副無奈:「呿!能自學所有科目,那又怎樣?反正又進不了職場!」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些老師,根本無視,人的獨特。」
別班導師2見到仁 凜真而火大:「唷!基督教就了不起!」
仁 凜真一針見血:「那麼,妳們能憑記憶力,寫生嗎?」
別班導師3不以為然:「我會咧!怎樣?」
傳山一副嚴肅:「那麼,放學之前,就交出作品,讓阿仁審查!而且,三位都要!」
傳山的出現,三位惡老師所提出的要求,立刻當頭棒喝。
三位惡老師心生恐懼:「那麼,我們要去改,作業,不方便多聊。」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最好是,因為,人在做,天在看!」
傳山一副平常心:「阿仁,別忘了,妳有主,因為,妳本來就沒有心機。但妳要對主,有信心。」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我知道。」
在放學後,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不解:「果然,社會大環境不斷傷害肯納者,也只有專注在主了。」
傳山一副平常心:「(截至目前為止,阿仁刊登在雜誌的第一批作品,是以霸凌者的心聲而創作。不過,能維持多久,就不知道了。)」
別班導師4一副開心:「(沒有想到,阿仁的作品,依然以繪畫,進行傳訊息。)」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不以為然:「凜真,用不著和那些惡老師,一般見識。」
仁母早有底:「沒錯,況且那惡老師無視一般人的獨特,是他們家的事。」
仁 凜真無奈:「只是,那些惡老師,是因為原生家庭,造成的。」
仁母一副平常心:「既然無法改變,也只有放生了,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總之,到時將來,想開間畫廊。」
仁母不解:「開畫廊?問題是又找不到店面可以放。」
仁 凜真早有底:「當然,那是到時候的事了。」
到了第一次段考,仁 凜真早有作答完畢和檢查,依然對主有信心。
仁 凜真無奈:「也只有,交給主了。」
在第一次段考的第一天,結束之餘,仁 凜真依然對主有信心。
傳山一副平常心:「(阿仁那幅畫,引來讀者的批評。因為,在讀者來說,認為阿仁為霸凌者和惡老師做幫腔。反而,部分的讀者,見到阿仁要我們去省思,就是,事必有因的事實。)」
同班學生2感到緊張:「阿仁,我都沒有想到,妳刊登在雜誌的作品,引來讀者的批評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又如何?那些讀者不過是無視,事必有因的事實。況且,霸凌者的誔生,和家庭教育,脫離不了關係。」
同班學生5一副無奈:「妳說事必有因,那妳能理解,霸凌者的背後原因嗎?」
仁 凜真早有底:「一方面,是父母認為,別人會的,你也要會;連師長也有這歪曲的觀念,就是因為這觀念,而養出霸凌者的。第二方面‧‧‧」
同班學生5火大:「夠了!說來說去,阿仁,妳只是為霸凌者,找藉口!」
仁 凜真一副無所謂:「隨妳怎麼想,因為,那是你聽不下去。」
到了半天的放學時間,仁 凜真見到別班學生1的一抺邪笑。
傳山一副平常心:「(凜真,要倚靠主。)」
仁 凜真在屬靈的倚靠主,看在主耶穌的眼裡,感到欣慰。而原本和仁 凜真要好的學生,而一一的背判仁 凜真,以平常心看待的仁 凜真,依然有倚靠主。
別班學生2辛災樂禍:「(最好因為這件事,而影響到仁 凜真在段考的情緒!)」
仁 凜真在注意到這件事,依然倚靠主般平常心看待。到了下午,回到家的仁 凜真,依然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我說阿仁,今天發生的事情,妳怎麼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事實上,無論在校內和我要好的學生,還是封鎖我的臉書之人,我都不在乎。因為,在我來說,那些不重要。」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為什麼?」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那些人,根本無法見到,霸凌者的難處。如同,無法走入,星星者的內心世界一樣。」
仁 凜真淺淺的笑並用腹語:「也是,況且那些人,根本是與主為敵之人。」
仁 凜真一副坦然:「總之,那些人,根本是屬世界的。」
在第一次段考的第二天,仁 凜真不單單是倚靠主,也有在作答時,依然順暢。
同班學生1無奈:「(真羨慕記憶力強的人,特別是阿仁,一學就會。)」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以阿仁來說,阿仁不斷按時交作業,但問題是,阿仁還要負責家裡的生活費。目前的作品,在阿仁的名氣,大受影響了。)」
到了第一次段考結束,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專注在主。
別班學生2不解:「(怎麼可能?為什麼那丟人現眼的阿仁,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別班學生3無奈:「你知道嗎?關於在臉書的評語,有出〝茶包〞了。」
別班學生2不解:「什麼意思?」
別班學生3更加無奈:「因為,臉書管理員,有找出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了。」
別班學生1不禁冒問號:「那是誰?」
別班學生2依然無奈:「是宅男大學生,而且,是美工系的。」
別班學生3不禁傻眼:「結果呢?」
別班學生2依然無奈:「因為那宅男大學生,連我們的上臉書權限,都完全強制抹殺了。」
別班學生1火大:「呿!竟然有這種事!這個仁 凜真,別因為記憶力強,就自以為是!」
在放學後,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不解:「對主有信心?」
傳山一副平常心:「嗯,我有看到,妳對主有信心。」
仁 凜真早有底:「因為,那些批評我的、封鎖我的,我本來就不在乎。在我來說,有主就夠了。」
傳山依然平常心:「沒錯,我們本來就不屬於世界。」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爸,我有想過,我將來想成為插畫師。」
仁父靈光一閃:「我說老伴,妳想,美工科不也有繪畫,這項目?」
仁母無奈:「美工科?就算凜真想學插畫,要是遇到嫉妒凜真具有的專業,強過老師的惡老師呢?到時候,豈不是又要我去處理?」
仁父早有底:「所以,妳的意思是,要埋没凜真具有的繪畫天分?有必要為了怕惡老師,而埋没凜真具有的繪畫天分?」
仁 凜真早有底:「因為,目前台灣的社會,依然不了解肯納者。這和社會的大環境,有關係。」
仁父一針見血:「總之,到時候,凜真要上大學,而且,要讀美工科。至少將來,可以做廣告設計系,不是嗎?」
仁母火大:「這我完全不同意!因為,現實是殘酷的,到時候在職場,凜真出現惡化現象,那又要強制住急性病房,豈不是‧‧‧」
仁父反駁:「那妳能活得比凜真久嗎?」
仁母無法反駁狀態,就生悶氣。
仁母火大而生悶氣:「(就算不能,至少,那些人,必然有懲罰的。)」
在當天晚上,仁 凜真順利將未來,交給主。

上一篇:04 有主真好

免費小遊戲 2019-05-16 16:36:23

有空逛逛~http://www.av6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