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00:30:52phonixxx

武俠小說:小刀會外傳卷十五

小刀會外傳卷十五
***
"德慈恩加宇內威浩大明禮教宣化太功孔孟朱程寧綏遠服平倭蕩寇閣首薨斯..."
吏部給事郎某某
一封封確認張顧命真的已經病死的書文,就這樣無趣地擺在萬曆皇帝的寢室

***

第二次關原會戰正式的名稱是德川家康繼第一次的金礦問罪之後的,又來問大阪城的豐臣秀賴,這次是因為前田利家年老病死了,所謂的東部勢力的東軍擔心著從加賀一直越前越中的二百萬石封地安插的城主,這將減少德川軍的五萬大軍,再將來面對與西軍的決戰將可能出現後繼無力的援軍,以及近江和上衫家可能倒戈腹背受敵的關東平原將可能直接遭受西軍的主力軍正面入侵,
"從近江加賀抵達德川的江戶城只需要半天的騎馬,這將使得原先德川家康留下的作戰計劃,分化西軍再擊破西軍於毛利領地的軍勢,也就是留書軍策指的豐臣秀吉曾經選定的決戰地,安芸吉田郡山城,以及清水宗治的姬路城,
這樣的話,即便,敵軍勝利或和談,仍然需要耗費五六天整備,才能抵達近江與三河"
話剛說完的家老兼續,德川秀忠立即招開軍議,立即調集了近江以內的所有軍力,手上的三萬步兵加上,從上衫趕赴來參加的幾千騎兵,從伊達家趕赴來的四千人騎兵隊,以及派遣送信密謀的死士前往島津家要求會合擊破西軍的大阪城,這樣代表著,大阪城是這一次戰役的目標,而不是上一次的九州島與毛利領地
德川秀忠的軍隊主力是舊的豐臣的七千人鐵砲隊以及三千武士騎兵,十門僅有的葡萄牙鐵砲被運上了前線,

日本曆
慶長五年,九月,大阪會戰開展.

****
九州的島津軍只花了一天,立即集結完總兵力七萬余步兵及少量騎兵準備攻城,一路快速行軍從豐後就被葡萄牙人發現了,七萬多人的部隊已經是島津軍最大的糧食攜帶量了,一路行軍至大阪城若是折損一半,大概連走回家的糧食都不夠吃,笑稱大概另一半走到安芸就餓死了,如果小早川軍還是西軍主力仍然足以阻欄島津軍回程,那麼島津軍只能力敵完餓死在安芸
當然這麼扯的單程軍事計劃,島津軍的大將怎麼能講.


奧州的伊達軍也臣服在東軍的德川之下,從奧州軍馬最快也要十天才能抵達支援德川的江戶地區,

女忍者,
千姬突然出現在石田三成的家宅,
"為什麼德川秀忠現在只有奧州及島津軍會樂意當死亡盟友呢?"千姬
"因為只剩這麼偏遠的小城後輩會理會那個德川秀忠,那個德川秀忠還在拿長槍戳戳戳的時候,我都已經在秀吉大人手下幹奉行了,當初我還看過德川家康對武田軍一個臉蒼白的,武田軍運氣太差,什麼地方不選偏偏選河川,上衫的叛變消息或是毀約,足以讓德川秀忠起兵來一趟,秀忠要是在我手下當城主會比他在江戶當二代將軍享受更好,都交給小早川軍了,如果小早川沒攻擊九州諸城主,我就帶著主力騎兵亡命天涯"
石田三成又罵:
"上天偏偏要選勇武的,不選我這種智力驚人的,福島正則藤堂高虎這種勇武的居然還選秀忠這種勇武的當主子,全部都是勇武的,即便是..."
"德川勝出?"
"德川的下場也只是一堆勇武的"

"我從福島正則,加藤清正,加藤加明,平野長泰,藤堂高虎,大久保,島津義弘,伊達政宗,上杉景勝,長宗我部元親,算到現在,剩這幾個勇武的還活著,我這麼細心的算每一個武勇的死亡日期,來確立我一步步登上西國總大將的位置,只計劃一個治世社會,上天選勇武的存活在那邊,還要催促我快點應戰,真是不公平"

千姬說:"只剩島左近大人"

石田三成出門騎著馬接見島左近聚集的千人騎兵

這便是石田三成最後的計劃,島左近護衛隊,以及千人忍軍夜襲德川秀忠的城,
料定了德川秀忠根本不會自行帶著兵力出城,江戶城的兵力全出門了,整個近江到奧州無全出動的軍團在大阪城的前方集結完,耗時十天多一些,
到了一個傍晚,福島正則和加藤清正的萬人輕騎兵這種退時的軍種,早已被一隊又一隊的弓弩火砲殲滅的差不多,
小早川秀秋的主力軍一面迎擊島津的分隊,一面看著會戰士氣變化,福島正則就是弄的到處都是福島正則的旗幟,明明都被殲潰了,還要肉身擋箭,

石田三成和島左近重騎兵一路襲擊江戶城的天守閣,
三成的眼中似乎看見了本能寺之變,看見了被忍者包圍的德川秀忠以一人之力,力敵千人忍軍而亡,
三成有一種快樂,

上次三成出現這種快樂是征朝之戰,那些受傷回國的大將將會爭扎在病痛中死去,不再與他爭奪

咻咻咻,千姬隊曾想過出賣三成的情報,最後決定跟三成一起攻進江戶城,每一個忍者都被分派了二柄忍刀,

忍者一路爬上城樓,終於真的發生三成所想的激戰,不過,是生病的家康,家康都已經是老老人了,勉強抽出佩刀,面對十來個忍者,不會有人問為什麼有敵方忍者出現的,
忍者一個都沒死,家康死了,

德川家康身死的消息,千姬還是不信,她只看到天守閣裡有幾具守兵的屍體,這個老人也像家康,那個也像家康,

島左近的重騎兵,突入了城內,
"這一仗還沒結束"
島左近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