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7 18:22:36玓觀仙子

人類進化的課題*了解催眠覺知潛能開發的重要性

闻迷迭香 被催眠真能提高考成绩 看专家咋说


[催眠治療的不同之處]


來自親愛的古都的實戰經驗,非常不錯的深入淺出催眠讀物噢~

催眠治療的不同之處

什麼是催眠?

維基百科中這樣定義催眠:“催眠(英文:hypnosis,源自於希臘神話中睡神Hypnos的名字),是由各種不同技術引發的一種意識的替代狀態。此時的人對他人的暗示具有極高的反應性。是一種高度受暗示性的狀態。並在知覺、記憶和控制中做出相應的反應。雖然催眠很像睡眠,但睡眠在催眠中是不扮演任何角色的,因為如果人要是真的睡著了,對任何的暗示就不會有反應了。“催眠”這個名字本身是帶有一定誤導性的。”


這裡提到的“意識的替代狀態”(alternative state of awareness)就是我們所說的進入催眠的狀態。在現代西方大多數催眠教程中,催眠的定義基本都被簡化成一點:繞開評判機制(bypassing the critical factor)。這種進入繞開評判機制的狀態,“意識的替代狀態”,都可稱為是催眠狀態。這裡的評判機制指的是什麼呢?我用一個看電影的例子來說明一下:


其實我們看電影,電視劇的時候,就已經是在一種催眠狀態。當我們身處電影院,看著銀幕上由不同投影組成的影像和故事的時候,發自內心的感受到故事中人物的那些喜怒哀樂,各種不同的情緒時,我們就是在一種催眠的狀態。因為在看影片的同時,我們心裡都十分的清楚:這些故事都是“假”的,都是由編劇寫出來,在導演和演員的配合下演繹出來的,穿的服裝,所在的場影,說出來的對白以及任何一個表情和動作,都是事前定制好的。那麼為什麼在這些“虛假”的組合中,我們能夠感受到最真實的感情呢?是的,因為我們繞開了評判這些“虛假”的機制。


也就是說,我們的意識不再去“干預”我們的身心投入程度,不再去評判故事的真實性,甚至是合理性,所以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故事中,甚至把自己代入成為故事中的人物,而不是去思考,評判故事背後的“虛假”。當然,這種情況有例外,那就是當我們在看一部爛片的時候。取而代之身心的投入,會是一句“這部片子真爛”的吶喊。


催眠的引導,就是一個繞開評判機制的過程。當繞開了評判機制,就進入了催眠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同樣的,還是可以清晰的知道身邊,周圍發生的一切,也很清楚我們正處在這樣一種狀態下。就如同看電影的例子中,不管我們對這部電影有多投入,我們總是知道,我們周圍所發生的一切,只不過我們會有意識或無意識的選擇去忽略這些對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情。


並且我們時時刻刻清楚自己是在電影院裡,並非是真的身在電影的場景中,如果不是這樣,那麼當電影中的怪獸向我們“撲”來的時候,我們不單會感到害怕,還會不顧一切的逃跑,衝出電影院。但是卻沒有人會這樣去做,其原因就是跟身在催眠狀態中一樣:我們時時刻刻的都知道我們在這樣一種狀態下。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必去擔心,如果催眠了以後醒不來了怎麼辦?如果我受到催眠師的完全控制怎麼辦?如果我暴露了任何不想被別人知道的隱私怎麼辦?這樣的事情幾乎不會發生,因為任何一位被催眠的人,在心裡的某處都意識的到自己其實是在這樣一種被催眠的狀態下,所以如果催眠師對他進行一些違背他個人意願的事情,他都只會警醒,而不會去做的。


各種催眠的書籍及文獻記載,多次的做過催眠實驗,暗示當事人做違背意願的事,結果都是失敗的。流傳比較廣的一個實驗就是讓暗示一位催眠對像手裡的一杯清水是硫酸,讓他潑向另一個人,無論怎樣命令催眠對像去潑,他都沒有執行。而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美國政府曾經讓軍方做過大量的實體實驗,想將催眠應用在審問犯人身上。


後來發現,不但不配合的犯人根本就無法進入催眠,就算進入了催眠,這些犯人編的謊言會更圓滑,細節更真實,更符合邏輯,反而提高了他們撒謊的能力。所以大家盡可放心,即使在最深層的催眠狀態,我們還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在做什麼,而我們不想說的秘密和隱私,是完全不會講出來的。


那麼為什麼在催眠狀態下,我們的心理問題能夠得到更好的解決呢?在我詳述這樣一個答案前,請讓我先就心理問題的形成做一下說明。任何心理問題,它都會給我們帶來行為,認識或是情緒上的失調,從而影響我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而心理問題,都並非是表面上看上去那樣簡單。


就如同身體生病發燒一樣,發燒不是疾病,而是一種症狀。發燒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種,比如感冒,炎症,病毒等。如果以發燒來比喻各種行為,認識,情緒上的失調的話,那麼是否只把發燒治好就是好了呢?恰恰相反,如果只處理髮燒,而忽略真實的原因,只能延誤真正的病情,掩蓋身體發出的需要醫治的信號。



幸福课堂 西安国际注册催眠师直通班 让你切实掌握催眠实操技能



心理問題也是一樣,所有表現出來的問題,都是由於深層次的心理原因所造成的,只想著去除最表面,最淺顯的問題,往往只能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即使是真的把表面的問題處理好了,也只是治標不治本。最根源的問題還是會改頭換面,以另一種方式來擾亂當事人的生活。


通過運用引導,暗示等手段使當事人繞過平時在生活中發揮主導作用的評判機制後,我們可以更好的開啟潛意識的大門,進入更深層的意識,在這裡心理問題的根源更容易的顯露出來。從而讓催眠師及當事人能夠更好的理解問題的原因和影響。然後在催眠狀態下,對其原因進行處理,並且釋放所有積累的負面情緒,達到徹底解決問題的效果。


例如,一個嗜酒非常嚴重的人,嗜酒可能只是表面的症狀,而其根源很可能是強烈的自卑感。而只有當喝酒的時候,才能找回自信,在這種情況下,只處理嗜酒這個症狀是幫助不了當事人徹底解決問題的。即使是當事人完全把酒給戒了,這種強烈的自卑感會以其它的方式繼續擾亂當事人的生活。只有當徹底了解,理解這種自卑感的來源,並且加以處理,那麼當事人的嗜酒問題,十有八九就會自行解決,因為沒有必要再去通過喝酒來找回自信的感覺。


正如同一位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抑鬱症患者一樣,即使他能夠按時吃飯,睡覺,那麼是否他的抑鬱症就算是痊癒了呢?答案很明顯,當然不是。但是如果找到讓他抑鬱的原因並加以處理,那麼他的胃口及睡眠問題就會自然解決。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處理心理問題時,一再強調要找到真正的根源並且加以處理。


為什麼在催眠狀態下會更容易找到問題的根源,並處理的更有效,更快速?

首先,因為被催眠後,當事人能夠摒除雜念,更好的集中精力在令他困擾的情緒上,例如引起嗜酒的自卑感,引起吸煙的焦慮,等等。然後不去評判,不去思考的,完全由潛意識的帶領回到讓當事人有著這樣強烈情緒的幾個事件中去。從而可以快速有效的了解引起當事人各種困擾的真正原因。


另一方面,潛意識本身就是高度自知自覺,清楚並且明白很多我們自身問題的根源。我所親歷過的其中一個案例就是一名有著嚴重咽炎的女性卻不可抑制的不斷吸煙。催眠以後,尋求根源的時候,她自身的潛意識告訴我說其吸煙的原因是因為早年的一段感情經歷中所受到的傷害無處訴說,唯有通過吸煙這種嘴部活動來象徵與人傾訴。在幫她把這種情緒化解了之後,第二天她打電話給告訴我說當晚她試著點了根煙,吸了一口後感覺又苦又澀,十分的嗆鼻,立馬扔了。從此以後,她再未吸過一口煙。


其次,在催眠狀態中,當事人能夠更好的接受催眠師的話語和建議。而在深度的催眠狀態下,當事人接受催眠師的語言暗示後,甚至可以真正的“看到,聽到,聞到,嚐到,觸到”催眠師憑空所講的任何東西。


我曾經把一位女生深度催眠後,暗示她睜開眼後會成為詩仙李白,正在一家酒家裡給眾詩友作詩。她睜開眼後,十分灑脫的即興作了一首:“一夢二三年,顧影何自憐。一望皆是客,酒盡歌百篇。”這樣的五言絕句。並在最後豪爽的對“大家”說,“喝酒!”。


神情姿態都十分的灑脫,真的有如詩仙附體一般。以此為例,催眠憑藉著能夠讓當事人很好的接受暗示和建議這一特點,會比其它傳統的心理治療手段更快速,更有效的幫助當事人擺脫那些困擾著他們的負面情緒。像之前提到的,負面情緒往往是造成我們各種行為困擾的根源。所以,負面情緒的消除也就意味著從根本上解決了造成困擾的心理問題。


綜合而言,催眠治療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它能夠更有效,更快速的處理好心理問題。因為它能夠使當事人在替代的意識狀態下,繞過評判機制,深入潛意識,找到問題的真正根源,然後再加以處理,擺脫困擾當事人已久的負面情緒,從而從本質上解決問題,根除問題。通過催眠,可以徹底的打破舊的思想行為模式,完全改變生活模式,開始一段嶄新的歷程。---(古都催眠師)



你觉得宇宙中存在外星生命吗


[如何結束爬蟲人與人類的衝突]


通靈資訊:如何結束爬蟲人與人類的衝突

在歷史上的許多過去文明的記錄中記載著人類和爬蟲族之間的古老的戰鬥。我相信爬蟲族與人類這2個種族的衝突是為什麼我們存在這顆地球上的原因。而且我相信這次衝突是靈魂演化的極性綜合遊戲(結合光明與黑暗的極性遊戲)的基礎。 現下你們中的一些人對使用“遊戲”一詞感到困擾,因你們相信遊戲只是一種樂趣。


讓我重述這概念 :
 
透過遊戲或者扮演角色是我們最好的學習過程。 如在其上,如在其下。那天傳送給我的訊息。 它是對我們説明這顆行星提升上的重大打擊。將花費巨大的努力從傷口那裡治癒痛苦。 我知道為什麼我們選擇不記得多維過去的我們。 因我們在面對過去的悲劇時會是多麼的困難。如果我們從我們過去的集體意識去記得全部悲劇,它看起會像什麼? 我必須同意我認為我不能承擔它。然而我必須提醒我自己,並且記得那全部只不過壯麗實驗的一部分 。我們像創造者神/女神般演奏著自己的演化之路,因此沒有人應受責備。

        
你可能問什麼事件造成爬-行人/人類衝突? 這事件下一步叫做極性整合,多維度靈魂演化的戲劇。 我將分享在我的自己銀河系記憶裡的部分,我鼓勵你使用你自己的洞察力進入你自己的銀河記憶。你將在阿凱西記錄裡找到這些。透過銀河聯邦記錄的大廳也可得到,如同你得到阿凱西記錄的方法。

        
我理解爬蟲人/人類衝突在天琴星座的織女星系中心開始。人類在織女座系統裡的一顆行星上Avyon被創造。從那開頭人類被允許逐步形成。他們給的創造神話中說明他們能殖民其它星球,但是如果他們在那裡發現其它生活的宇宙內的任何生命,他們將努力與那些生命形態相調和。當人類類到達彎曲駕駛能力並且開始在他們的行星世界以外搬出,他們傳播在他們心內深深刻入的創造神話並且努力履行他們和最初源頭之間的神聖的承諾。 人類被教導並且過著一的法則。他們的父母種族(獅族,從他們的世界離去很久) 教導他們一切事情都是能量。能量的河流過連結所有的一切。

      
獅族是著名種族在我們和其它星系形成以前很舊存在。人類是他們最大的遺傳學的成就,結合了許多的生命形態的最好的特性。正如我們也透過遺傳工程正建立新生命形式。我知道這可能發出有點像星際迷航(Star Treky),或許,這些影片被創造來説明我們記得我們是以及我們的宇宙歷史。Rodenberry (Gene Rodenberry在六零年代創立的電視影集Star Trek,) 和其它作家接進我們的宇宙的阿凱西記錄,這些圖像並不只是他們的想像。在人類達到彎曲運行能力(Warp drive capabilities)後 ,另一個種類來到。 他們具有一種爬-行動物的本性。 在任一方面,他們與人類相當不同。不僅他們身體上,這爬蟲人感情和精神構成上也與人類不同。 人類是感情的,爬蟲人是智力的。 

        
那些爬蟲人是一個強有力,能吃苦的種類。 那些爬蟲人被給予與人類相反的一個創造神話。爬蟲人的神話說明他們有宇宙的所有權,有權為宇宙設定他們相信的一切秩序。因此,在他們殖民一顆新行星的任何時候,他們能破壞控制他們找到的任何其它生命形態。因此我們有兩個種族,有著性質上完全相反的創造神話去探索銀河系。這是這個宇宙極性整合遊戲的一次完美的安排。(不同宇宙有不同學習的課題) 。幸好,發現人類的第一個爬蟲人種族並不具有他們其它的一些同類種族的侵略性。這群爬蟲人不是一種軍事本性的;相反他們關於找到適合殖民地化的新行星的外是探險者和科學家。那些爬蟲人來自α-Draconi,遵從來自獵戶座的領導。


猎户星座

 

在人類行星上著陸的爬蟲人是來自很多不同的行星的團體。 他們興奮的發現另一個有知覺的物種--人類。這是他們以前沒看見的一種獨特的生命形式。人類歡迎他們為一個神的新形式,不同于他們的那些獅族父母種族。 (當我們是孩子時,很象我們崇拜我們的父母作為神。) 獅族很久以前告訴他們在宇宙裡有其它種族,有一天那些種族將來接觸,引導這顆行星和它的新生的種類學習一個新的世界和意識。人類類相信那些爬蟲人是這個預言的履行。 這些爬蟲人是和善的,他們與人類交朋友並且開始向他們教導更多的先進技術,使他們能夠完美的發展他們的彎曲運行能力(Warp drive capabilities)。 在靈魂水準上,人類正準備接受這次技術上的跳躍,它作為他們的下一進化與進入宇宙的步驟。

        
很多年過去,更多的爬蟲人來到這顆行星並且形成殖民地。人類和爬蟲人在很大程度上相處共存。人類在那些爬蟲人的説明下在這個時候做大的進化和技術上的飛躍。 那些爬蟲人也做進化的飛躍,但是他們的進化更多是一種感情本性。那些爬蟲人缺乏人類敏感的情感體(emotional body),但是透過與人類的混血他們能以較少的時間親自取得這些他們缺少的部分。 因此每人獲益。

        
我注意到當我寫下這時,接進過去的這些記憶,我的心再一次充滿難以接受的痛。我記得這段無邪的時間,我也記得在純真丟失之後的時間。我幾乎不能忍受感到壓倒一切的悲哀和絕望。 或許你記得它,如果,像我一樣,你也在那裡。 讓我們繼續。在那些爬蟲人的保護下,當人類變成更機敏更精明時,人類變得更想當權。他們的王室,金黃色頭髮和藍色眼睛的人們開始從他們的教師那裡希望得到自治權。那些爬蟲人已經透過結婚和混血在他們的政府得到許多權力位置。人類開始收回對他們的爬蟲的鄰居的支援,人類感到需要取得他們自己的行星統治者的地位。


另外,在這個時候,一系列鬥爭也在爬蟲人Avyon殖民地和他們的爬蟲人統治委員會之間爆發。爬蟲人Avyon殖民者傾向與人類合作的特性違背了爬蟲人的創造神話。殖民的爬蟲人具有一種造反而非服從的本性。為了找到一個新家,我相信這些爬蟲人在他們探索科學的偽裝下逃離他們的家園。 當然,那只是我的觀點。


但是,最終爬蟲人他們的政府找到他們並且採取行動。爬蟲人委員會發現Avyon爬蟲人反對與人類的戰爭。因此他們迂回滲入政府並且傳播種族主義的病毒。結果是鄰居反對鄰居。 人類開始憎惡爬蟲人。 種族主義撕破了這個大家庭。特別對那些出身混血的,這是個非常困難的時期。在王室,在兩個種類之間的婚姻的聯盟緊繃到中斷點。獵戶座爬蟲人也已經滲入這些家庭,帶來更多痛苦和損壞。
        

我將略過大部分細節並且到達故事的末端。在一次統治家庭的成員之間的通訊誤解上戰爭爆發。人類首先發動攻擊,這次戰爭的結果是人類世界的損壞。這次損壞的痛苦和它創立的傷口, 形成極性競爭的基礎。我們地球繼續延續這場戲劇。如同創造者神和女神,我們創造這星球上的戲劇,以達到我們重新治療傷口的目標。 我們二個種族同時承載那損壞在我們集體意識和我們的DNA 方面的記憶。



朴树 猎户星座 同名曲mv 讲述专辑幕后故事


除了些許不同,這相同戲劇已在我們的行星上重新制定。那些爬蟲人已經滲入我們的社會和政府,尋找和有最純種的人DNA血統的金髮/紅發和藍色眼珠的人雜交育種。只是這次他們從第4,5維度工作,透過擁有人類身體和化身在我們的世界控制他們的血統。透過他們的優良的技術和知識,他們已經在這個星球上創造監禁我們的一個電磁頻率領域,一個行星磁柵。 然而在相當大程度上,我們對此毫無所悉。那些爬蟲人,是我們肉眼未能看見的壓迫者。他們正試圖奴役實際上比他們強有力的人類---


人類有完全發展的感情身體。 這為什麼如此重要? 嗯,當你有一個發展完全的情感體時,你已經在創造過程中安進你的DNA 最強有力的工具。那件工具被叫為同情。

        
同情是在創造過程中的最高的頻率,它能造成新實相或者變化現有的實相﹗ 回到人體,當你有一個完全發展的情感體時,你有能力使低的能量情感(例如恨,憤怒,辛酸和羞恥)變化。這個過程被在高的心臟或者胸腺裡完成。在情感體內,胸腺/高的心臟很象一個火爐。它接受更低的頻率的精力並且從把他們轉成高的頻率變化。如同木頭轉變成火。 同情是能改變我們的DNA 的一種情感和頻率。


 在Greg Braden 的書中 (應是 "Awakening to Zero Point", 與 "Walking Between the Worlds: The Science of Compassion") ,提出許多喚醒零點(Zero point)的科學性解釋實驗。 這表明更低的振動頻率必須提升到這頻率的水準。如果你能實現同情,如果你能建立一個同情的磁場,你能從中建立一根閘極欄。


建立一大得足以圍繞一顆行星的閘極欄你們需要的是足夠的人數(魔術的144,000嗎? ) 去點燃並擴展這個閘極欄。一旦你建立一根同情的行星的閘極欄並且繼續給它加燃料,你能最終消除較低的振動頻率或者閘極欄。 

這表明我們能溶解弄斷爬蟲人加在我們世界的頻率場與柵欄,並且恢復我們的自由。從極性綜合的視角中,當被監禁的靈魂因同情使他們自己擺脫監獄,這場遊戲也結束了。我們怎樣結束衝突?為了結束這極性的衝突我們必須以不同于我們過去所遵守的規則來參與這遊戲。


 已經讀過”We are the Nibiruans”,或網頁上 Polarity Integration Game的人們 將記得這將是我們的第3 次嘗試的大規模整合光明與黑暗,因此地球被叫極性整合的第3次壯麗實驗。如果我們能保持洞見並且從我們的過去集體記憶中拉出,我們將看見跟黑暗作戰將不會説明我們,實際上,是保證我們的失敗。

        
結束這場極性競賽的方法在於使用他們沒有的武器 --同情。 (我們常區別的光明vs黑暗 ,其實不如說是尊重包容vs控制漠視。並不是壞事做盡才叫黑暗,一心避開或一心消滅黑暗的也並不代表自己叫光明。 我們認為的黑暗其實也認為自己是善的一方。一樣充滿光明與喜悅。並認為他們選擇的作法才是對世界最有益,是這宇宙的生存與進化之路。


 地球一直是黑暗勢力的領地,我們的社會結構,經濟體系,均是標準的負向意識的體制。我們不得不承認,或多或少,我們都是這個體制的共犯,這已是人類集體選擇的負向極性進化道路。 
        
星際聯邦裡有爬蟲人的文明 ,獵戶座聯盟裡也有人類文明。

光明, 黑暗, 並非以外表表徵判別,而是以集體意識的行為來判斷。


當我們能夠,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場種族,意識到黑暗的顯化,其實是我們自己的內部黑暗的外部形式,我們將停止戰鬥並且整合黑暗。當我們記得我們都是一體,爬蟲人和人類,男人和女人,光明和黑暗,我們將再一次敞開心扉擁抱我們陰暗面。 並且由於我們的同情,來創造許許多多的協調, 結束這場極性整合遊戲,這個宇宙要學習的課題。



如图所示,明亮的恒星照亮了猎户星云(右上角)和马头星云(底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