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7 16:22:17玓觀仙子

家庭系統排列精華錄

相比以前 discovery 科学探索频道的老纪录片《前世今生——轮回的故事》,内容更为详实,


尊敬父母是家庭系統排列療法的核心所在。
  
如果拒絕父親,就等於壓抑了自己身上的陽剛之氣。
  
隱藏在抑鬱症後面的往往是對父母的蔑視。
  
最惡意的行為往往是因為最善意的良知釀成的,而最善意的行為又常常是最惡意的良知所致。


如果妻子對丈夫說:  “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或“如果你離開我,我就死給你看!   ”這就是一種違反夫妻平等性的做法,其結果丈夫肯定會離開妻子。要求別人不斷關心自己,這是一個孩子的要求。
  

產生心理疾病的原因之一,是人的潛意識裡對親人的愛在意識中被壓抑了,將愛和尊敬說出來,重新喚起人們內心深處的純樸的家庭親情,疾病就有康復的可能。
  

如果誰輕率地拋棄家庭並對此不聞不問,那麼這個家庭的孩子往往會患重病而死,或自殺,或患上某種慢性疾病。而這個丈夫也許不再能建立滿意的、長期的夫妻關係。這種輕率的離去對家庭而言無異于一種犯罪,並勢必留下相應的後果。


海靈格提到弗裡茨的完形祈禱,  “ 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至於你會怎樣,不關我的事,我走我自己的路。   ”海靈格對此的評論是:“在這裡,責任被否定掉了,後果被推到別人身上。我稱此類自我實現者為可惡的心理富翁。”
  

海靈格對觀察和感覺也有所區分。缺乏整體前提下的觀察會導致片面的認知。
  

當人們仔細觀察一個人的行為時,往往只獲得一些局部細節。相反如果我觀察時對細節並不太注意,同時我正做著其他事情,可能我會忽略了某些細節,卻抓住了本質和核心。
  

人來自于家庭,家庭賦予人生活中的種種可能性和局限性,家庭關係把人捲入某些不幸事件。在海靈格看來,沒有比家庭更重要的了。


海靈格對家庭有一種深深的崇敬之情,尊重父母在他看來特別重要。父母對海靈格是如此重要,使得他從不對他們提出任何反對意見。這樣的態度讓人感到驚訝,因為我們已習慣于把所有的過失統統推給父母。甚至在心理治療中醫生也常常與患者站在一起反對父母或其中之一。海靈格否定那種“你必須擺脫你的父母”的觀點。這在他看來荒唐透頂,因為“孩子怎麼能夠擺脫自己的父母呢?他或她是自己的父母啊!”
  

當然海靈格並不否認,巨大的不幸有時源于家庭。他不是鼓勵當事人發洩對其父母的憤怒,這樣做的結果只能導致當事人遭受更大的痛苦。
  

海靈格的辦法是使當事人重新擁有純樸的父母和兒女親情。如果一個人因家庭而產生痛苦或因此患病,那並不是因為某個家庭成員的緣故,而是因為在一個家庭裡,遭遇的不幸會影響所有的家庭成員。


在海靈格眼中,如果在家庭系統排列中取得了成功,那麼它就超越了所有其他的治療方法,這是一個禮物 —— 一種恩賜。


海靈格給自己提出的任務是讓當事人感覺到那份來自自己家庭的親情。在海靈格看來這不僅是一種治療,而且是一項化解矛盾的工作。通常,心理治療師會認為自己對當事人很重要,而海靈格認為,與當事人的家庭影響相比,治療師的作用是微不足道的。而對於“作出決定”一詞,他認為醫生是不自量力的。



活出你自己.


許多身患重病的當事人很難鼓起勇氣說出心理治療師為他們設計好的能夠解釋疾病原因的話語。海靈格認為他們寧願忍受而不願行動。因為在人的心靈深處存在著這樣一種隱密的想法,它對愛的理解是:“愛就是我將成為像我父母一樣的人。


 ”或“我將做像我父母一樣的事,像他們一樣去生活,這就是我作為子女對他們的愛。   ”人們還有這樣的隱密想法:通過他的痛苦和死亡可以拯救他人,即他們死了,別人將會過得更好。這種想法既隱密又天真,因為不需要行動,他們聽任命運的擺佈,相信所有幸福來自痛苦。
  


那些在講述他們不幸和痛苦時露出驕傲和燦爛笑容的人,在他們的潛意識中將自己與某種未知的家庭不幸連在一起。誰想得到幸福,就必須以告別自己的童年心靈作為代價。
  

總的來說,在每次家庭系統排列中看到的並非整個事實,而是事實中的一個部分。
  

從事這種工作的心理治療師必須具有的最重要的東西是:無所畏懼。他需要有面對事實的勇氣,即使是十分可怕的事情。如果缺乏這種勇氣,家庭系統排列的參與者便會下意識地覺得這位心理治療師不能勝任這一事實,並且使他們的感覺受到限制。
  

從事這種工作的心理治療師還得具備一個條件:他應該愛並且尊敬自己的父母。否則他怎麼能説明他的當事人去愛並且尊敬其父母呢?
  

儘管心理治療師有不足之處,但家庭系統排列的結果絕不是毫無根據的。如果治療師不夠大膽,那麼排列儘管不能完全展現事實真相,但部分真相的展現也有助於對當事人的治療。
  

父母與孩子或者說孩子與父母是不可分離的。尊重與父母的感情聯繫特別重要,而父母也必須意識到這種聯繫。
  

我們與家庭的聯繫是不可分割的。孩子把這種聯繫視為愛和幸福,這與孩子在家庭中如何成長或者夭折無關。這種愛是第一性的,也可稱原始之愛。
  

在孩子的眼裡沒有什麼善惡之分的合理標準。對於一個孩子來說,父母認為好的東西永遠都是好的。
  

如果第二個妻子嫉妒丈夫與前妻所生的孩子,那麼這種自然順序也會遭到破壞。對於丈夫來說,這些孩子始終排在第二個妻子的前面。妻子只有滿足于自己的二等公民現狀,才能使婚姻幸福,因為她沒有嫉妒的權力。
  

只有平衡供求關係才能保持人與人之間的正常交往。
  
只有父母和孩子之間才有可能不平衡,因為父母主要承擔了給予的角色。將來孩子再把從父母那裡得到的東西繼續傳給下一代,到那時這種供求關係才能達到平衡。
  

一種良好的夫妻關係不僅要求平衡供求關係,同時要求接受方回報給予方的應該多一些。這樣給予方付出的將會更多,婚姻或伴侶關係會因此更加和睦更協調。這種供求關係越好,雙方也就越幸福。然而這也會產生一種讓有些人感到害怕的影響:感情聯繫的加深。
  

誰如果主張自由,他對供求投入的份額就不會大。一個人如果認為他不需要獲取,只需要付出,他就是認為自己比別人更強,而且很快會感到孤獨。婚姻或伴侶關係不可能長期承受這種不平衡。關係破裂是想像之中的事。
  

海靈格說,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幸福通常長久不了。

  在感情聯繫方面,我麼所體驗到的清白是對家庭的歸屬感,有罪是對家庭關係的擺脫。我們所體驗到的感情聯繫方面的罪過是一種嚴重的罪過。
  

在供求平衡方面,我們體驗到的清白是一種無拘無束和輕鬆自在的感覺,而有罪則是一種責任和義務。
  

在秩序問題方面,我們體驗到的有罪與清白根據不同情況有所不同。在認為秩序是現行規則的情況下,清白便是忠誠和認真,有罪則是逾越和害怕懲罰。
  

最惡意的行為往往是因為最善意的良知釀成的,而最善意的行為又常常是最惡意的良知所致。
  

化解矛盾,促使和平的善必須消除那些良知由於對群體的感情聯繫強加給我們的限制。


生命中所有的相遇都不是偶然
  

我們所出生的家族與我們的命運無可分割地連在一起。
  
尊敬父母是家庭系統排列療法的核心所在。
  
兒女是否尊敬他們的父母,其結果總是反作用到兒女們自己身上。
  
只有首先接受父母身上的東西,自己的東西才有機會得到發展。
  

誰如果極不尊重自己的父母,在他身上就會缺乏最重要的東西。他會感到空虛和失落。對父母的排斥越強烈,對自己的懲罰也就越嚴厲。
  

接受父母首先要做到恭順,一種對通過父母獲得的對生命這一禮物偉大意義的恭順。


人們可以體驗一下,如果他想像跪在父母面前,伸開雙臂,手掌朝上,然後說:  “ 我敬仰你。   ”接著站起身,凝視父母,感謝他們賦予你的生命之禮物。
  

有些人認為,對父母的這種無限制的接受可能會因其父母的個性問題、過失或生理方面的問題給他們帶來不利的後果。
如果有人提出異議,他便喪失了完全接受父母的機會。 我們沒有對父母評頭論足的權力。
  

誰在接受父母方面不挑不撿,最終反倒不會繼承父母親有問題的地方,而更多的是那些好的方面。
  

有一種拒絕父母的特殊形式是提要求。其實誰提要求,誰就是在拒絕接受,就是把自己淩駕于父母之上的表現。
  
如果他想接受父母給他的東西,他就必須放棄要求。許多人不願放棄,因此,他們也就很難擺脫他們的父母。
  
接受具有一種令人驚奇的特點:分離。
  
誰在接受,誰同時也在說:你們已經給了我很多了,夠了。剩餘的我自己來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這樣的態度讓人自立。



人生是"愿力"重要,还是"业力"重要?
  

海靈格認為,接受是一種恭順之舉。
  
在他眼裡接受與接納有很大的不同。
  
接納中包涵著某種仁慈,而接受是指我贊同真實存在的東西。這種接受超越道德,無善惡之分。
  
如果某人有一個當妓女的母親,並且在心裡對她說,即使你是妓女,我也視你為我的母親,那麼他就不能真正接受自己的母親。
  

如果他說:雖然你犯了很多的錯,但你仍然是我的母親。這樣說同樣不行。只有孩子滿懷深情的對母親說:我接受真實的你。你是我真正的母親。這才是真正的接受。
  

如果他對母親的職業感到痛苦,他就無法真正走到她身邊。他必須克服這種痛苦,才能真正接受自己的母親。
  

在心理治療中,人們常常只看到父母與孩子關係的表面。人們通常把氣出到父母身上,而並不注意隱藏在深處的父母與孩子之間的原始之愛。
  

由於父親受到兒子的完全排斥,兒子便變得越來越像自己的父親。在恨與鄙視的後面顯然還有對父親的深愛。
  

如果孩子因學費問題或其他的要求埋怨自己的父親,這樣做也會產生不良的後果。孩子將對這種越權行為付出代價。受到虐待的孩子也必須百分百地去接受他們的父母,這是為了他們能夠去走自己的路。
  

仇恨和報復就有很強的束縛力,而如果我們愛誰,誰就會還我們自由。
  

如果晚輩要給予長輩什麼,而不是晚輩從長輩那兒接受什麼,那麼家庭中的整個供求關係就被打亂了。
  

如果孩子欽佩他們的父母並能體驗到父母的了不起,那麼在孩子身上才能形成一種安全感。
  

如果孩子被迫承擔起父母安慰者的角色,這會增加孩子的心理負擔。對於這種自然秩序的顛倒孩子是無能為力的。


孩子不幸地陷入這一境地並不得不承擔其後果。 在父母面前不管到什麼時候永遠是孩子。現在我已成年,我和父母處在了同一位置。這種說法應該是錯誤的。
  

如果做兒女的向父母保證說在父母將來貧困和年歲大的時候會照顧他們的,那麼父母會願意讓孩子離開自己。
  

照顧父母的通常是排行最小的那個孩子,因為他所得到的不僅僅來自父母,而且來自哥哥姐姐。
  
孩子必須照顧父母,這種觀念許多孩子根本沒有。

已經成年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時,他們馬上會感覺到自己又回到 5  ~  7 歲的童年時代,而父母一看到他們的孩子也總覺得他們仍然是小孩子。


對此解決的辦法是告訴父母:  “ 如果你們需要我,我將盡所能照顧你們。   ”這樣孩子便步入成年人的行列。
  
離婚意味著夫妻關係的結束,但並不是父母關係的結束。
  
如果你妻子要求離婚,最好的辦法是表示同意。這樣至少能挽救父母關係。
  
最好的辦法是父母離婚後定期討論所有重要的子女教育問題。在教育孩子的義務上他們仍然是父母。繼父繼母無權干涉非親生孩子的教育問題。
  
離婚及其產生的後果,這些都是父母之間的事。孩子不應介入其中。
  

通常父母讓孩子替自己作主時,孩子會不高興,因為他們希望自己的父母敢做敢為。

孩子必須容忍離異父母選擇的配偶,當然孩子可以不愛這個新的配偶。 真正的男人和真正的女人很難找到,能找到好男人和好女人就足夠了。



生 命 觉 知 纪 念 艺 术 家 崔 岫 闻


愛情不僅需要激情,還要有 “ 腦子 ”  。
  
海靈格認為,沒有腦子的愛情必然失敗。

愛情離開了對秩序的尊重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婚姻關係的失敗常常在於人們不願意承認秩序所提出的要求。
  
即使最浪漫的愛情也不例外。如果愛情損害到其他家庭成員,這種愛情便很難持久,肯定會遇到不同程度的失敗。恰恰這種題材成就了世界文學中的不朽之作。男女主人翁生活在甜蜜的幻想之中,在那裡只有他們倆,他們看不到自己的行為對其他家族成員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伴侶關係出現問題的原因往往在於來訪者父母家庭的系統動力的影響。
  
男女雙方互相吸引,都想使對方成為自己的妻子或丈夫,這就是愛情。

如果雙方出於愛情以外的原因走到了一起,那麼這種婚姻就會失敗。這些原因有:經濟上的照顧,生活上的舒適,有人為自己做飯洗衣,不用為吃穿發愁,情趣相投,宗教信仰或者想讓對方成為孩子未來的父親或母親。 只有在心靈深處能夠與自己的父親取得一致性的男人通常才能贏得真正的婚姻。


對於女人也是同樣的道理,是指自己的母親。 如果拒絕父親,就等於壓抑了自己身上的陽剛之氣。 如果妻子對丈夫說:“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或“如果你離開我,我就死給你看!   ”這就是一種違反夫妻平等性的做法,其結果丈夫肯定會離開妻子。要求別人不斷關心自己,這是一個孩子的要求。 男女關心一旦確定便很難重新抹去,即使日後彼此分道揚鑣並重新擇偶。
  

離過婚或經歷分離的人只有在內心處理好了與第一個伴侶的關係,才能與另一個女人或男人成功地結合,這是眾所周知的道理。


一個嫁給第二個丈夫的女人必須尊重她的第一個丈夫。她必須全部接受第一個丈夫贈送給她的東西。而且夫妻雙方都得承擔各自的那份罪過。這個女人的第二個丈夫當然也可以做些對夫妻雙方有益的事。他可以從內心對妻子的第一個丈夫說:我在你付出的代價之上擁有了這個女人。我尊重這一切,你是第一位的,我是第二位的,你的地位在我之上。現在我娶她為妻。   ”如果第二次婚姻有了孩子,可以在心裡請求第一個男人用善意的目光去面對孩子。
  

以前的丈夫通常由第二次婚姻所生的兒子代表。如果只有女孩,將由女孩擔當此任。這個女孩將因此很難成為真正的女人。
  

反過來也是如此:過去的女性伴侶通常由女孩代表,如果只有男孩,就由其中一個男孩擔當此任。這個男孩在性方面同樣會出問題。
  

同性戀的原因可能就在於此。
  

男女雙方如果必須分手,他們在分手時應努力做到:大家都確信,他們會帶著共同經歷過的美好回憶走向今後的生活。
  
有許多伴侶在分手時卻做不到這樣。
  
如果分手時帶著恨離去,那麼他們在以後的愛情問題上還會遇到障礙。
  
而如果雙方確信,他們將帶著美好的回憶走向未來,他們會再痛苦一次。正因為如此,人們才不願這麼想。
  

然而痛苦不同于仇恨。這種痛苦是必要的,誰感覺到了這種痛苦,誰就為下一次戀愛作好了準備。

另外,在分手時各自能夠面對自己的過錯,這一點也很重要。 仇恨表現的只是愛和痛苦的另一面。
  

如果某人在愛情方面受到傷害,就會產生仇恨。然而如果誰培植仇恨,就等於給自己在通向愛的道理上製造了障礙。
解決辦法是說:  “ 我非常愛你。所以分手對我來說非常痛苦。   ”伴隨著這句話,恨也因此消失,和好也就有了可能。

而在仇恨後面並沒有和解的位置,因為說了氣話之後,人們恰恰失去了本來想得到的東西。 每當男女雙方一起來找海靈格,說他們不再能共同生活時,他就觀察他們,想辦法弄清在他們身上還有多少可以共同生活下去的可能。如果他們提出分手時非常痛苦,說明還有重新和好的可能。


如果沒了這種痛苦,雙方都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了,那麼這時愛情的最大敵人。 沖愛人發火有很多原因,比如不能容忍的痛苦。然而沖著愛人而去的火,其原因往往不在愛人身上,而在別的人身上。
  

許多人對心理治療師突然中止的做法表示不滿。

對此海靈格對在場的人說道:  “ 問題是:什麼東西在起作用?是我在起作用嗎?   ”  如果觀察到的是真實,那麼是真實在起作用。如果人的行為超越真實,不尊重真實,那麼其結果會十分糟糕。
  

仔細觀察到的並受到重視的真實是有益的。心理治療師若除了真實之外還想做些別的,對於當事人和治療方案是無益的。因為他把自己淩駕于真實之上了。


對於當事人來說,不要去想把一切盡可能快的重新控制起來,不要想入非非,重要的是首先要順從命運的理論。這種態度儘管並不是康復的保證,但卻為康復創造了機會。 隱藏在抑鬱症後面的往往是對父母的蔑視。


對父母越是不滿,那麼此人從父母那兒接受到的東西也就越少,情緒也就變得越抑鬱。如果對父母充滿敬意之情,抑鬱也就沒了。 心臟不適通常是愛心受到壓抑的一種具體表現。

一旦這份愛心表達出來,這種不適便可消失。 人們常常覺得這種被壓抑的愛是針對伴侶的,其實在其後面常常隱藏著一個不被接受的母親或父親。


尼采所說的 “ 上帝已死 ” 這句話在海靈格看來不是論斷,而是尼采對現實的觀察。上帝遠離人類而去。


從前作為一種力量能夠感覺得到的東西,現在已不復存在。即使虔誠之徒也覺得,上帝已經離去。 海靈格說,對我們不理解的東西採取敬畏或恭順的態度是最好的辦法。
 

冥想並不是為了連通更大的空間,而是為了在人們與更大空間相連時偶爾能感受到思索的需要。通過冥想人們可以獲得以後行動所需要的力量。
  
所有與日常行為相分離的東西在海靈格看來都是不可信的。
  
海靈格認為力量蘊藏在日常行為之中,如思考在伴侶關係或婚姻中有什麼需要解決的問題?在孩子、在職業方面有什麼問題?


海靈格說,我發現那些冥想者所冥想的 “ 有許多都非常輕,他們與幹重體力活的人相比沒有什麼(心靈上)的重量 ……

 
脑鸣患者不要怕,小巧秘方 益脑通窍汤 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