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7 16:05:22玓觀仙子

怎樣認識父親——家庭系統排列問答

觉行敦煌 唤醒每个生命内在生生不息的觉知力


關於家族系統排列,它是一個以系統的整體觀點來看待生命。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他自己單獨一個人,有時候我們會感覺到跟周遭的人尤其是跟親近的人有聯繫,而且關聯非常緊密、環環相扣的。就像是一個孩子,他不是單純只是一個生命的長大,他跟周遭的家人從小到大都受到很深刻的影響,跟他生活、情感都是有關聯的,這是一般我們就知道的。

  
但在家族系統排列看到更深的或是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除了這些情感上,只要屬於我們這個特殊的、特定的,在這個家族系統裡面的特定成員,特別強調的是,他就有一個位置屬於這個家庭裡面。
  

這又分成兩部分:一個是血緣關係、一個是非血緣關係。
  
血緣關係裡面的人,有時候我們小孩出生沒多久,可能兩、三歲就過世的孩子;或者是發生一些事情、可能他的行為不被家裡面接受、或是發生一些命運上不尋常的痛苦事情,然後家裡面把他遺忘、排除了。這個時候我們可以看見,對家庭裡面會造成一些負面的影響。


另外,非血緣關係,就好像剛剛舉例說:家裡面某一個前任的伴侶關係,例如:以前有一個情人在一起,後來因為特殊的命運分開了,可能是戰爭或是搬遷…等等,可是彼此之間沒有一個好的分手時,前面這個伴侶在整個系統來說,他也佔有一席之地。


以我們看人類活在這個系統裡面,就好像一個太陽星系裡面一樣;毎一個人在這裡面都要有一個位置。如果在太陽系裡面,其中一個星球不見了,這個太陽系整個會大亂。在家庭裡面我們很難察覺到這個部分,通常較易察覺的是表面的情感、互動…等,但在背後的系統所要求的完整性,會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力量的影響。
  

系統的完整性就是:只要屬於這個系統裡面的任何一個人,不管他生命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有權利屬於這個系統。
  
當某個屬於這個系統裡的人被排除或是遺忘了,就造成了失序。
  

例如曾有人邀請我到台東跟原住民工作,其中有一位先生之前就酗酒,有時候酒喝太多,家裡的照顧就會出問題,後來我們透過家族系統排列這個方法,替我們找到:原來在他的生命裡面,他自己的父親酗酒。因為爸爸酗酒,沒有照顧家裡,後來就被媽媽趕出去,在這個家裡爸爸的位置就空缺了;這孩子並不是看到爸爸喝酒而模仿他,而是因為這空缺的位置,需要有一個人來填補。
  

因為系統是要完整的。爸爸的位置本來應該由爸爸來填補,但是他做了一些事情,讓家人把他趕了出去,孩子就去填補這個位置,根據觀察,填補位置的人很容易就會重複前面一位的作為。所以這位先生的爸爸酗酒,兒子也一樣,好像在心裡面不知不覺對父親的缺乏,慢慢的讓他取代了父親的位置,繼而跟父親做同樣的事情。如果在家族系統裡,原本應屬於這個位置的人被排除了,代替他位置的人會產生相同的命運跟行為。
  

這個方法很特別是,在家族排列裡面的成員,是在現場臨時找一個人來代表。我們當時找一個人代表那位當事人的父親,雖然代表並不認識那位父親,但是代表卻可以感受到他心裡面的感受或是內在的歷程。我們讓這個人代表父親的時候,因為當事人很小就失去他的父親,現在有這個機會重新的看到他的父親,然後我們在排列中讓他和他父親,在心裡面有個和解。
  

雖然他的父親現在已經找不到了,但是當自己有機會在心裡面跟父親和解的時候,同時他也有個機會讓自己退回到孩子的位置。也就是父母親之間吵架,讓媽媽恨爸爸,而孩子被捲入這場戰爭,家族排列法讓孩子有退回到孩子位置的機會。當事人在心裡面跟爸爸和解,然後把爸爸重新帶回到他心裡面,給他一個位置。
  

家族排列中位置很重要。它是一個心理的位置;即我們在心裡面對我們共同的系統中所有成員,都有個應屬的位置。不管他是活著還是過世,或是被排除了;都因為家族排列而有機會重新被帶到原來應有的位置。這個時候在當事人心裡面的位置就重新被調整了。
  

這次工作坊結束後,過了幾個月,我再度被邀請到台東工作,這位當事人告訴我,在上次排列過後,他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喝酒了。他現在過的很好,也找到一份工作;因為他不需要再去取代那個空缺的位置,所以他也重新回到他的位置,可以做他自己。
  

從中我們看到,有時候空缺的位置是系統裡面某些人被排除了,而這些人我們很難去察覺。當我們陷在裡面,就會不知不覺做一些原本不屬於我們,而是所取代的那個人的一些行為跟生活模式。


再舉例來說:第一種,在家庭中某一個被排除的家人。例如:有一對父母親過來,他們的兒子不跟他們說話,兒子目前大約18-20歲左右,自己搬出去住,已經兩三年都不跟家人說話,尤其跟爸爸;所以媽媽也很擔心。參加家族排列之後發現,原來父親自己的哥哥,小時候跟他去玩水,哥哥在父親的面前溺水而死。
  

在父親當時的心裡面很難過,持續到現在,使得他心裡有個動力,是希望能跟哥哥一起死去,因為他覺得對哥哥的死很愧疚。在排列中我們看到當父親被死亡的力量拉著,無法真正看到他的家人,這個小孩跟父親的關係就無法親密;我們讓父親去看到哥哥的過世,然後在心裡真正的表達對哥哥命運的尊重,他無法去拯救哥哥,也重新的願意去接受哥哥的死。
  

從哥哥那邊,他也瞭解到哥哥希望他能夠好好的活下去。在重新有個好的和解時,他也好像從哥哥那邊得到力量,就像是哥哥准許他好好活下去一樣。然後他就能轉過身來看到他的兒子,兒子也開始可以跟爸爸靠近。
記者:他兒子沒有參加嗎?
  

特別的是,在家族排列中不用每個人都參與,只要關鍵的人在就可以了,其它成員可以用現場成員代表。
  
我剛剛說到,在這個排列結束後,過了幾個月,我們接到媽媽的電話。當時已經過了爸爸節,她跟我們說:我兒子在爸爸節那天打電話回家,約爸爸跟他一起吃晚飯,還特別買一個禮物送爸爸,祝爸爸父親節快樂。


記者:那是因為爸爸回去之後有做了些什麼事情嗎?
  
這就是家族系統排列中重要的部分。因為父親被哥哥的力量拉扯的時候,他完全無法看著他的兒子。所以這家庭中隱藏的動力是,爸爸被死亡的力量拉著,兒子站遠遠的,可能想離開這個家庭;這個力量造成現在的狀況。
  

可是排列讓他們有機會可以重新調整。當爸爸在心裡面跟這力量和解,這股力量就從拉扯轉變成支援父親回到這家庭的力量;我們是在系統上面工作,讓家庭中的隱藏動力能重新調整,好像我們一個人,身體裡面不平衡的地方重新調整,力量就可以恢復一樣。即使這小孩當時不在場,也可以實際影響到孩子;更重要的是爸爸內心也得到調整,讓他真正能看到小孩,變成他內心對小孩也有著渴望,使得他們在父親節有這樣的機會能好好開始。


記者:這樣說來,比方有的父親跟自己的母親或女兒,有過分緊密的關係;像有的時候,家族治療裡面父親的女兒很親密,但跟妻子反而過份冷淡。這樣的情況,比如父親跟母親有過分依賴,佛洛依德就有他自己的解釋,而在家族排列中是用一個位置的說法來解釋嗎?
  

我們說系統有先後的順序。如果家庭成員成立了一個新的家庭,他的順序就優先于原先的家庭。也就是這個先生,現在有自己的家庭,對新的家庭優先照顧,對我們來說,這個系統的運作會最好。



带着觉知上路,你的生命就在光明里


(下)

記者:有時候,父親受到原生家庭牽絆太大,就無法優先照顧這新的家庭,當然就會產生問題。如果我們看到婆媳問題,例如三代同堂,以現在觀念,小家庭出去自立門戶,在這個系統裡會有衝突存在嗎?突存在嗎?
  

三代同堂也是一樣,如果我們跟自己父母住在一起,然後我們已成立新家庭,一樣要先以自己小的家庭為優先,然後再對自己的父母親;否則會變成,自己的小孩沒有爸爸,然後爸爸去照顧自己的父親。如此下去,一代一代的小孩都沒有的父母親了,家庭就會出問題。
  

其實在臺灣三代同堂比較少,重要的是順序,除了位置很重要,另外的順序是新的系統優先。為什麼先生跟自己的母親無法脫離,重點是在於這個爸爸,也就是婆婆的先生,因為先生跟自己的媽媽關係太緊密了,所以我們看到他跟自己的爸爸也是疏遠的;或者是這個婆婆跟自己的先生,關係是疏遠的,所以婆婆需要拉著兒子來彌補。
  

這份關係的疏遠,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我們可以重新的把公公加進來,讓公婆之間有好的和解互動,就可能讓先生脫離這個拉力。或者是有時候,婆婆自己的家庭背景,可能是沒得到父母親的愛,然後先生又沒有給足夠的愛,她變成要從孩子那裡得到愛。這時候孩子就很難脫離這層關係,如果說一個孩子要成為成人,必須要有調適,也就是當我們看到父母親,要學習到去看到父母親自己的成長背景,瞭解到他們父母親是如何對待他們,或者是他們生命中發生了什麼樣不好的事情,讓他們有這樣的遭遇;或者他們是受到家族牽連的影響。
  

孩子的調適是要去瞭解父母親的成長,但父母親最重要的位置是把生命傳給我們,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若我們自己一直覺得父親應該如何,他應該改變,一直覺得他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這時候我們就比較匱乏沒有力氣。如果我們一直去看沒有的部分,生命的動力就會慢慢萎縮;我們應該去看到他們已經給我們的,因為事實上我們每個人的生命,應該要去創造出我們自己想要的,而父母親給我們這個生命已經是最重要的一份禮物。孩子如果能學到去看到父母親的背景,並且善用我們已經得到的部分,然後用這個生命好好去做些事情的時候,這是比較正向的力量。
  

如果有時候父母親可以多給我們一些,那是孩子的幸運。如果孩子能有這樣的調適,抱持著對父母親的一種尊重,父母親就是這個樣子,他可能有他的情人,不管是因為空虛還是他自己需要生命上的創作。我們可以看到父母親如是的樣子。


記者:這其實很難,因為你就是會希望家庭是完整的,也就是所謂一種幸福的夢想。

我說的是我們得到這個生命已經足夠了,如果能夠多得到一些,那是種幸運。

因為在實際生命中,對父母親來說他們命運的遭遇就是這樣,不是我們可以去改變的,即使是大人有如此的夢想,他還是停在孩子的位置。畢竟蠻多的家庭都不是幸福快樂,重點是當我們碰到這樣的狀況,如何讓自己更幸福,而不是去抱怨或是要求甚至去改變父母親。


記者:因為父母親本身也是個孩子,他們有他們自己生命的創傷,他們也渴望得到完整;因為他們本身沒有力量得到完整,所以也無法給你完整。
  
我們要看到的是我們所得到的。如果我們用這生命做一些好事情,讓自己得到快樂,對父母親而言也是種回報。


記者:也就是說完整是創造出來而不是父母給的?
  
我們的心如果有調整,抱持著尊重的心態,我們就不是只看到父母親的現在,還要去看到他們在我們生命中的位置。不管他們做了什麼事情,用這樣的態度,就可能把我們內在覺得空虛不完整的部分,重新調整,讓心裡面完整。接下來當我們成人時,就比較不會再用別的東西來填補。  我們不是去認同父親的行為,而是如實的去尊重他。尊重他是我們的父親這個位置,如此內在的空虛就能得到填補,這個完整就能夠讓我們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


記者:感覺上家族系統排列對人的要求是很高的,比如說它對現實看的也是很透徹。
  
或者說我們要成長,成長過程必須要去面對狀況。天真無慮的夢想存在孩子的世界,那是童話故事;但是生活是很平實的,當我們要得到幸福,一定要付出代價。
  

幸福不是從空而來,生命要經營,家庭關係也要經營,是需要努力得來的。當孩子要轉變成大人,他就需要承擔這樣的考驗。像我們有個例子:有個七十幾歲的婆婆對自己的母親很生氣,她媽媽已經九十幾歲。在排列中我們看到兩個很固執的老太太,終於達到和解;她從二十幾歲發生的事情直到七十幾歲還沒和解,都經過五十年了,還是像孩子一樣跟媽媽在吵架,當她們能重新和解,那好像是種突破,讓她可以成長。
  

所以家族系統排列是還原每一個人在家族中的位置,並且尊重每一個人他們自己的命運,且不是看表面。當我們找到自己的定位,並且可以尊重跟接受,自然就可以發揮自己的力量。因為我們的根就可以著的更深,就可以開花、茁壯、長成一個大樹。
  

家族排列同時在很高的層次看人,但也有很現實一面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性,就是很平凡的人。我們看到人的同時也看到他的背景,還有他背後的家族,這樣的角度更完整。
  
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管是由於怎樣的背景。
  

例如先生外遇,這樣的事情會傷害到自己的妻子;或是妻子外遇傷害到先生,這時候這兩個大人必須去處理自己的問題。重點是孩子要去拯救父母親而被捲入,這時候系統會更亂。所以孩子必須要成長到一個程度,去瞭解到這是父母親之間的事情,與他們無關,讓孩子有機會退到自己的位置,因為想要去拯救父母親的人,會永遠現在這個位置而無法長大,因為他可以不用顧自己的事情,負起不屬於他的責任,這樣對父母親來說是種不尊重。


記者:但也有很不負責任的父母親,他們不管教小孩,而把管教孩子的責任托給長子或是長女,使得長子或長女要提早長大,變成爸爸或是媽媽的角色。
  

如果這個長子以後結婚了,他變成爸爸之後,也許他有些另外的行為模式,我們就可以瞭解他就是這樣的背景,當我們有這樣更大的瞭解,孩子就有機會慢慢轉變成熟為成人,那種成熟就是不去要求對方完美,而是尊重他在我們心目中的位置,尊重他的遭遇,然後我們就可以發揮自己的生命。
記者:這對小孩來說很難。
  

對,因為孩子會有誘惑。當父母親吵架,孩子當然會希望他們合好,但那是對孩子來說;被誘惑的孩子往往很難逃出來,且通常都不快樂。可是孩子會長大,他會成長思考會學習,大概到青少年以後,他就可以去抵抗,知道這是父母親之間的事情,我不要去介入。當他學習去抗拒這樣的誘惑,並抗拒這股罪惡感,他就能學習成熟。

 

可以不为风景去旅行,但心中要有自己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