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5 19:37:19玓觀仙子

生命之花*靈魂的修鍊




*猶太人之所以出色是因教子秘密*


幾十年來,諾貝爾獎的得主中,猶太人所占的比例遠比其他民族高。猶太人在智力取向活動中的優勢為全世界所公認,所以猶太人出色的智慧秘密也一直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其實,仔細研究一下就會發現,他們的聰慧除了遺傳之外還與家庭的教育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他們非常重視早教,而早教的秘密就掩藏在這個民族的生活習慣中。
    

吻甜書的儀式   :在猶太人家裡,寶貝稍微懂事,媽咪就會翻開聖經,滴一點蜂蜜在上面,然後叫寶貝去吻聖經上的蜂蜜。

這個儀式的用意是,告訴寶貝書本是甜的,讓寶貝在最初接觸書時,就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從而一生都喜歡書。猶太人家庭還有一個世代相傳的習慣,那就是書櫥要放在床頭。如果放在床尾,就會被認為是對書的不敬。


這些民族習慣都使得他們成為一個愛書的民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88年的一次調查表明,在以猶太人為主要人口的以色列,14歲以上的人平均每月讀一本書;在人均擁有圖書和出版社以及每年人均讀書的比例上,以色列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成為世界之最。
  

給人們帶來的啟示:智慧除了來自遺傳因素之外,有時更來自于一種好的習慣。還有什麼比讀書更能增長人的知識,引發人的思考,提升人的智慧的習慣呢?猶太人抓住了早教的要點。

  

傳統的家庭問答。

猶太人家庭的寶貝,幾乎都要回答這樣一個問題:“假如有一天你的房子被燒毀,你的財產被搶光,你將帶著什麼東西逃跑呢?”如果寶貝回答的是錢或財物,母親將進一步問:“有一種沒有形狀、沒有顏色、沒有氣味的更重要的東西,寶貝,你知道是什麼嗎?”


要是寶貝回答不出來,母親就會說:“寶貝,你要帶走的不是錢,也不是財物,而是智慧,因為智慧是任何人都搶不走的,你只要活著,智慧就永遠跟著你。”給人們帶來的啟示:猶太人世代相傳這樣一個問題,其實是很有用意的,既是在引導寶貝形成正確的人生觀,也是在提醒自己,時刻把對寶貝的教育重點放在內在素質的培養上。

  

猶太人的諺語。

猶太人中流傳著一句話是說:“不做背著很多書本的驢子”猶太人不僅非常重視知識,而且更加重視才能。他們把僅有知識而沒有才能的人喻為“背著很多書本的驢子”。他們認為,一般的學習只是一種模仿,而沒有任何的創新,學習應該以思考為基礎。


思考是由懷疑和答案所組成的;學習便是經常懷疑,隨時發問。懷疑是智慧的大門,知道得越多,就會懷疑得越多,而問題也就隨之增加,所以發問使人進步。正是基於這種認識,猶太人家庭特別注重與寶貝的思想交流,寶貝一直受到成人的教誨和指導。寶貝們可以同成人談話並討論問題,偶爾成人還會同寶貝們纏個沒完,意在引導他們投入到學習與研究上去。無疑,猶太人出名的口才和智慧測試中的高分同這一點不無關系。
  

給人們帶來的啟示:首先是引導寶貝讀很多書,其次是避免書呆子式的學習方式,看來智慧=知識+運用知識才是不變的真理。猶太人不僅非常重視知識,而且更加重視才能。他們把僅有知識而沒有才能的人喻為“背著很多書本的驢子”。他們認為,一般的學習只是一種模仿,而沒有任何的創新,學習應該以思考為基礎。
  

思考是由懷疑和答案所組成的:從小背誦經書的習慣,在猶太人的家庭裡,寶貝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背經,成了不變的定律。在這裡,猶太人的目的不是讓寶貝們理解經文的意思,而是讓他們機械地背誦。猶太人認為,這樣大量的背誦是培養良好記憶力的途徑。如果不能讓寶貝有一個好的記憶力,今後學習其他事情就會增加很大的難度。


寶貝在很小的時候會先從誦讀祈禱文開始,稍大會接觸《摩西五經》、《聖經·舊約》及《塔木德經》,這是每個猶太人一生必修的東西。而且,猶太人有一種特殊的方法來誦讀經文。除了抑揚頓挫地朗讀,還要按一定的節律左右搖擺。他們一邊用手按著經書,一邊動用所有能想到的身體器官,按照經文的意思,將自己完全投入進去。他們認為,同時使用看﹑讀、聽、說、動,要比一般的單純默讀式學習方法,效率提高幾倍,並這種習慣會保持一生。
  

給人們帶來的啟示:看了猶太人這個世代相傳的習慣,就想到了日本教育學博士、國際著名右腦開發專家田真七。他指出,多運用聽覺與背誦,而非我們傳統上的視覺與理解,是打通右腦回路的有效方法,並且容易進入深層記憶,大量誦讀會增強人的記憶力。同時,也想到我國古代也要誦經背詩,大概也有這個道理在其中。另外,猶太人傑出的智慧,也是與他們動用全部感官來學習的經驗是分不開的。

  

銘記歷史的傷害。

猶太人的寶貝是聽著聖經的故事長大的,也是聽著自己歷史的故事長大的。歷史對猶太人來說,決不只是一門學校裡的課程,而是深深烙印在每個家庭裡,每個人心裡的故事,像家譜一樣世代流傳。歷史和他們的成長、體驗、家庭、朋友、故鄉……都連接在一起,成為不可分割的部分。他們也會用體驗式的方式來學習歷史,如他們會用討論的方式,也會用假設的方式等,他們是在銘記歷史,也是在思考歷史。
  

給人們帶來的啟示:由於歷史上的猶太人不斷遭受迫害,財產被掠奪,房屋被燒毀,人民遭驅逐屠殺,從而使追求知識、增長智慧成了猶太人的一種防衛機制。猶太人一心追求知識,並以不同尋常的方式運用知識來謀生的特點代代相傳。看來居安思危,可以產生更多的智慧這種做法,是非常有道理的。
  

注重休息日
  
在古代,只有猶太人在每週都拿出一天時間來休息,這在當時的其他國家看來是非常奇特的事情。而且,猶太人不主張利用休息日大老遠的去遊山玩水,等到回家已經筋疲力盡。他們覺得休息日要達到休息的目的,鬆弛緊張的神經和肌肉,淨化浮躁的心靈,以更好地恢復良好的工作狀態。
  

在休息日裡,他們甚至停止一切商業活動:早上八點就出去做禮拜,一直到中午,他們用希伯來語誦讀祈禱文,傾聽《聖經》的教誨,拉比們會講述那些平時接觸不到的深邃的思想,讓人們的心智一片光明;回到家後,猶太人一家其樂融融地吃過午飯,很快就午睡了;四點左右,他們會在自家或是猶太教會堂和朋友或是拉比們一起交流,研究《塔木德經》和《聖經》。午睡和研究的順序顛倒過來也沒有關系,但一定要研究,因為這是猶太律法規定的義務。
  

他們認為,如果休息日裡沒有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好,那恐怕就很難實現真正意義上心靈與身體的改善。人的意識都是連續性的,沒有休息好就會在潛意識裡面依然充斥著以前的“電波”。這就好像是收音機和電視的音量調至靜音後,它們的頻道還是沒有改變。所以,重要的是“切換”頻道。因此,一定要在休息日裡將自己從世俗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完全沉浸在另一種世界裡面。在這種世界裡,猶太人得到了他們思想和靈感的源泉。
  

給人們帶來的啟示:創造性與靈感都是智慧尖端的產物,而它們的產生恰恰是在大腦放鬆的狀態下形成的。不管大腦多麼聰慧,長時間地緊張、過度疲勞地思考,都會開始麻木。看來“智慧是需要充足休息的”,還真是一個容易被人忽視的簡單道理。猶太人不只懂得通過不斷的努力獲取知識更注重通過適當的放鬆,調節身心、修養大腦。難怪他們總能保持那麼旺盛的精力和聰明的頭腦。






[占星思維 vs 靈性修行]


● 欲望是熱忱的來源,熱忱是達成欲望的動能

光的上師提及當欲望是能夠把你帶到更高自我的表達之動力,感謝它、接受它、肯定它,讓欲望以熱忱的形式流露出來,讓熱忱感染你身邊的人事物,説明你達到自身經驗的圓滿。是的,個人星圖裡的火星與灶神星,就是你我在個性自我與靈魂自我層面上的欲望動能。


如果生命裡沒有這股火星所掌管的去「做」的力量,這股灶神星所掌管的「神聖的去做」的力量,我們意志、情緒、思想、情感的表達,都將只是停留在意識層面,而不能落實與完成在生活層面上。親愛的,當你想要為自己,也為他人完成甚麼有益的事物,觀想「赤紅色」之光 正熊熊照亮著你的「欲望」吧!然後讓熱忱的動力 ,説明你全力以赴去實現它吧!

 

● 修煉「心」熏習 「靈」 落實 「 夢」 也是修行的一環

光的上師提及情緒體與感受體,像個磁鐵般的吸附,也像個海綿般的吸收,所有生活裡來自他人與環境裡投射出來的種種正面與負面意識頻率。


是的,以占星學來思維時,個人星圖裡的月亮與海王星的能量,攸關我們在情緒與感受體上的吸附型態,月亮的能量作用,會讓我們的情緒時時刻刻的運作于所有生活中的一切情緒感受;海王星的能量作用,會讓我們的靈魂渴望時時刻刻的感應于生活中所有一切的夢想與靈魂 想要提升的路徑,個人星圖裡的月亮與海王之吉凶,攸關情緒是否能安住 ? 夢想是否能實現 ? 如何修煉「心」熏習「靈魂」落實 「夢」即是我們生活裡修行的一環了!

 

● green eyes 的背後隱含的是甚麼呢 ?

要怎樣知道自己已經修練得比以前進步呢 ? 可觀察自己是否能夠懂得欣賞同行、同業或同學,而不輕易的因忌妒而否認這個與自己在同一個領域求表現的人呢 ? 忌妒往往會使自己失去客觀性,失去欣賞對方能力的視野, 而如果自己剛好是被他人忌妒的物件, 那就一笑置之吧!因為這顯現的是對方認為你的存在是他(她)的威脅啦!

 

● 我們的靈魂頻率自會吸引特定的人際物件來與我們共鳴,演出生命裡的一切與種種

光的上師提及靈魂會為我們吸引特定頻率的人 ~ 是的,個人星圖裡的每一個能量的原型,每一組相位的能量模組,都是一種特定的能量振動頻率。這些頻率會依天體運行之行運力量,吸引與其完成共修的人際物件,不論這物件是家人、伴侶 、朋友 、上司 、部屬 、師長。


生命裡每一個與自身有重要關係的人,都是造物主為我們在人世間設計好的靈魂旅程之頻率交響曲的共鳴者。---(珍妮佛)



 


*生命之喜悅內在之花*


親愛的朋友們,

 
我是約書亞。今天我在這裡問候你們所有人,同時也邀請你們認知自己,重視自己,即使你們對於在地球上的輪迴之旅感到艱難。

 
請永遠不要忘記你真正是誰:光之火花,上帝的一份子。這也是你們存在的基礎和權益。你無需刻意去改變自己,做一個迥異于‘真正的自己’的人。‘真正的你’已是純潔、自然又善良的。你對自己以及你之內在感受的抗爭,正是對‘你之人性’的抗爭,進行抗爭的形式則是評判——你所接納、認同的外在評判。

 
請感受這些外在評判以及自我批評的能量……感受評判的冷酷,它是如此地缺乏慈悲,缺乏同理心:“我做錯了,我沒有這個能力,我失敗了。” 感受一下這一評判的強度,感受它如何使你遠離宇宙中的愛和豐盛——它們也同樣屬於你且永遠屬於你。請與宇宙中的愛和豐盛建立連接。

 
你真的以為上帝會在意你在這個世界上是否成功,是否一帆風順或是否嚴格地遵守那些外在的制度和規範?上帝只關注你的內在,並看到那裡有花兒含苞欲放;或者你內在的某些面向,花苞依然緊閉或仍處於萌芽狀態;而在其他面向,花兒則已綻放——它正在慢慢綻開或已然怒放,盡情地展現其獨特的美麗。有時你對這一切毫不知曉,認為攜有這一綻放的力量本是理所當然之事,事實並非如此。



你們常常傾向于關注那些尚未開放的花朵——或者那些難於綻放的花朵,然而上帝欣賞所有的花:含苞待放,悠然綻開,恣意怒放,以及那些正在凋謝的花朵——它們任花瓣凋零從而為新的花苞騰出空間。

 
上帝從不評判你內在的花朵。也請你以這種目光看看你自己,帶著寧靜和溫柔。看看你的內在,看看生長在那裡的內在之花……這是你最美麗的珠寶,是‘真正的你’,是你能夠帶給這個世界的一切。這是你的本質!


試一試你能否看到這一內在之花,看看它的顏色和形狀。它是否已經綻放並不重要,請靜靜地觀看它本然的樣子……以開放和關注的態度靜觀它……看它是否還需要什麼以進一步成長——無論它的成長方向如何……或許這朵花需要更多的陽光、養料或水才能夠綻放;也或許它已經進入了綻放的最後階段,希望放下,離去,從而為新生命創造空間。

 
請看一看你的內在之花——你的靈魂之花——正處於什麼狀態,並同時感受一下這朵花並非你的全部——你遠大於它,因為你內在的某一能量是這朵花的觀察者:你正在觀察這朵花。

 
這一觀察者到底是誰?誰是這一開放的觀察之流?它充滿了愛和生命力,持完全開放的態度,不帶任何評判。這一能量流關愛、呵護著這朵花,助其成長綻放,使其能夠感受並體驗到力量及生命的活力。儘管如此,這一能量流——你內在的觀察者——不會也不想強迫和迫使,它以開放的態度對待一切。





 
請讓這一能量流潺潺地流經你,它本是你的源頭,是在喜悅中與物質實相共舞的上帝。祂在共舞之喜中創造了花,正是因為花的美麗,美得耀眼,美得令人窒息,為觀察它的人帶來無盡的喜悅。無論你現在需要什麼以使內在之花深植于大地,使它在這個地球實相中閃耀其奪目的光彩,請象上帝一樣,以無限的自由和嬉戲性,讓各種靈感——它們告訴你什麼可以使你的內在之花深植大地並在地球實相中閃耀其美麗的光芒——湧現。因為你們都是肉身化的神,都是神所彰顯的人類形相。

 
你于內在是至善且完整的。只是因著與地球實相——那裡存在著恐懼和評判——的連接,你有時會變得無明。而與內在之花——以及靜觀它的柔順之流——建立連接,則會對你有所助益。這個世界其實是對你的一個挑戰,你有可能會因為充斥這個世界的恐懼、評判和負面情緒而震驚,感到你的內在之花遭到踐踏,不再記得‘你真正是誰’。


一旦與內在的本質核心失去連接,你會感到生活是如此地沉重。你搖擺不定,試圖遵從外在社會的規則、觀念和期望。然而,這樣做的話,你最終會以失敗而告終,因為這些外在的規則、觀念和期望無法賦予你靈感、真正的喜悅和堅實的根基。

 
從心而行的力量正在於:與內在之花建立連接並自始至終地呵護它、榮耀它,而這一內在之花就是你那獨特的靈魂能量——能夠為這個世界做出獨特貢獻的靈魂能量。如果你覺得這一內在之花的力量和生命活力受到其他能量——外在或內在的負面能量——的壓制,就請與那一靜觀之流——柔順的、一直在觀看和覺察的意識覺知——建立溝通。並看一看,看看當恐懼占上峰,當你嚴厲地對待自己,用外在的尺度評判自己時,你的內在都會發生什麼?請靜靜地觀看,靜觀所發生的一切。

 
你們中的有些人害怕跟從內心的聲音,害怕被拒絕,害怕那美麗、珍貴的內在之花慘遭踐踏。不過這其實是一個誤解。或許你確實感到被拒,並因他人對你的反應而深感痛苦,不過,最終而言,他人對你的評判都不具意義,只有你對自己的評價才算數。


你是接受他人的評判呢,還是能夠繼續靜觀你那內在之花的美麗、珍貴和純潔?真正的力量——真正的內在力量——在於:忠於自己,一直堅信自身的純潔和美麗,並敢於在這個世界中做自己。而這正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它所需要的是你敢於帶來新事物、新能量,而不是你去努力適應現存的規範及評判體系——恐懼是它們的基礎。無人能夠摧毀你的內在之花——心靈之花,永遠不能!因為這一美麗的花朵為你所有,它僅僅屬於你!只是,如果你相信他人對你的評判,相信他人灌輸給你的恐懼,這朵花或許會受到傷害,不過這也只是表面現象而已。





 
現在,請與那不朽的觀察者建立連接,靜觀你那內在之花。

 
或許,你的內在之花有些贏弱,需要你以意識覺知、以自信賦予它更多滋育的甘霖。儘管如此,這朵花畢竟生根于那一神聖之流,這是一切萬有之流,它永恆不朽,且一直不斷孕育著新的花朵。也或許,正有新的花朵在你的心中萌芽,它的形狀和顏色都不同以往,且更具力量和活力。


請看一看,再次看一看你的心,想像你在那裡看到了你的內在之花,它與你一樣,正開放地前行于這個世界中,心中充滿了對自己的信任與臣服,對你之靈魂力量的信任與臣服。你不再對外在世界有絲毫的恐懼,帶著完全的信任與自己的內在神性建立了連結。

 
現在,那朵花又是什麼樣子?你又感覺如何?你是否感到解脫,感到自由?這是地球上新時代的開始:人們敢於帶著完全的信任與自己的內在神性建立連結。而第一步則是走向內在,感受心靈的能量,感受內心的渴望以及那些帶給你喜悅和靈感的事物。這使你更加接近你的心靈、你的真實本質以及你的人生使命。

 
建立這一連接——即使有時是逆流而上——是你重新找到自己並回歸自然本性的第一步。下一步則是敢於將光與喜悅的能量——同時也是渴望、靈感和熱忱的能量——帶給這個世界。你不僅僅只是自己——于內在——感受到這一能量,也敢於將這一能量彰顯于你的話語、行動以及與他人相處的方式中,或者彰顯于你所做的工作中。你不再壓抑這一能量,而是敢於以各種方式彰顯本真的自己。也就是說,敢於實實在在地使你的神性肉身化。

 
這樣做時,你可能會直面恐懼——來自他人或你自己的恐懼。一旦你向外在世界邁出第一步並任你的靈魂能量自由地流動,你就承擔了一定的風險——至少你感覺如此。然而,將一切都禁錮于內在才更具危險性,因為這最終會使你脫離實際並陷入痛苦。誠然,‘勇敢地走出來’確實會喚起恐懼,對‘不再隨眾而行’的恐懼,對‘與眾不同’的恐懼,還有對‘長大’和‘跟從覺知——你自己的內在覺知’的恐懼。所有這些恐懼都會深度地影響作為人類的你,但是我告訴你:這就是你的路!





 
走入外在世界會使你更深地進入內在,通過覺察你于哪些方面對恐懼——它被外在因素喚醒——反應強烈,你就會與內在那些比較黑暗的面向建立連接,這些面向尚未進入覺知之光,尚未為你內在之花的成長做出貢獻。正是籍由敢於邁出這勇敢的一步——聆聽內心,敢於將真正的自己展現于外在世界,你才能與內在建立連接,與那些尚存恐懼、依然畏縮不前的面向建立連接。這就是‘走向內在’的真正意義:覺察內在那些尚存恐懼的面向,擁抱它們,理解它們,用覺知之光照耀它們,從而整合自己,讓恐懼慢慢消失。

 
這其實很簡單:當你帶著自己的靈感走入世界時,他人對你的反應只有兩種:接納或拒絕。如果他人接納你,你會感到自己的能量正在順暢地流動,你與大地的連結更強,你正在將自己的靈感以及靈魂的能量實體化。這會帶給你無盡的豐盛:喜悅、創造力以及物質上的豐盛——無論你有何種物質需求。這就是也會觸動和激勵他人的‘接納之流’。

 
然而,你也有可能在某些領域或地方遭到他人的拒絕——拒絕中可能充滿了恐懼或偏見,你或許甚至會遭到他人的強烈抵制。其實,無論這些拒絕是基於是恐懼也好,偏見也罷,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面對這種‘受拒’的情形,是否會因此而變得蹣跚不定,是否一蹶不振,是否感到很難忠於自己和自己的心?這是對你——作為人類的你——最大的挑戰。

 
接納‘拒絕’,對它說Yes,接納不自信——或感到自卑——的自己,並對自己說:“我已看到你,也看到你在哪些方面不自信,這沒有什麼!”,這是一門藝術,是對拒絕說Yes的藝術。鼓勵自己,用柔順的能量擁抱自己,你無需去刻意消除這些不自信和自我懷疑,只需靜靜地關注它們,你的意識覺知具有神聖的療愈能力,你無需涉入,唯一需要做的只是接納它們。

 
一旦你接受了自己的恐懼和黑暗的感受,你的內在以及周遭環境就會開始漸漸變得明亮,而你也越來越有力量,並逐漸看到他人對你的評判只是源于他們自身的恐懼和不自信,這些評判其實與你無關。從而,你也能夠任這些評判留在它們的歸屬地——評判你的他人。

 
這一過程使你更加深入內在,走近真正的你。走入外在世界並在這個世界中閃耀自身之光會將你帶入更深的內在。從根本上講,這並不是走進外在世界,所有的路都是走向內在之路,你越敢於在所謂的‘外在世界’閃耀自身之光,越覺察自身的恐懼和自我懷疑,越深入地走入內在,你那神聖之光就越明亮。

 
‘向內’與‘向外’的能量流實質上是相互連通的,我今天帶給你們的訊息是:敢於做真正的自己,敢於將真正的自己彰顯于外在世界,不要害怕有可能遭受的拒絕,因為這是你‘內在之旅’的一個階段,會使你變得更加有力量。那時,你也會獲得他人的接納,因為你的能量在地球上是非常受歡迎的,這個世界需要那些跟從內心的聲音,真誠、自發、自然地生活的人。這裡歡迎你們的能量,我鼓勵你們、支援你們在任何情況下都對此充滿信心和信任。

 
謝謝你們!

 
©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