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1 14:11:04玓觀仙子

男人到底屬什麼 ?



鋼:寧折不彎

傳統社會認為,男人最重要的品質之一就是:剛強。 這成為衡量一個男人是否成熟、出色的重要標準。 如果哪個男人被確認為軟弱,連他自己都會覺得給男性世界丟臉。 然而,我們有充分的證據表明,男人其實比女人脆弱。


 從生理上說,生命之始,男性死亡率遠高於女性,國際公認,理想的出生性別比為100個女嬰相對於105至107個男嬰,這樣才能保證成年男女的比例平衡;生命之終,男性比女性平均早5~10年告別世界;生命之間,男性患多種疾病的比率均遠遠高於女性。 從心理上說,男人剛而脆,女人柔而韌,男人易折,遇重大打擊遠不如女人承受力強。
   

對於男人鋼性的形成,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的諸多男人比女人剛強的證據,均是在“剛強神話”這一文化因素下造就的,而非物種呈現的自然狀態。 男人從出生那天起便被告知剛強的男孩兒應該擺弄玩具車和玩具槍,柔弱的女孩兒才去抱洋娃娃,這種教化從家庭進人學校,直到社會。 男性的柔​​弱氣質受到排斥與壓抑,女性的剛強品格因為受輕視而萎縮。 文化的塑造改變著物種,只有人類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剛強神話”早在人類遠古時期便開始出現,是人類當時生存的一種需要與手段。 面對蠻荒的自然界,人類需要剛強與之對抗,而女人們因為生育與哺乳被束縛在家中,外出捕獵的工作便主要落在男人身上。 男人的社會分工使他們必須培養剛強,而女人的責任則要求她們必須柔弱、細膩,這樣才適合面對新生的嬰兒。 女人的生育職能最終導致她們直到今天,在幾乎所有方面,仍遠未取得與男子相同的待遇。
   

人類一步步地征服或破壞自然到今天,男人剛強的神話便也一步未放鬆地緊跟著,以至於今天的人類已經普遍奉持這一論點為真理,視其為先天的生理決定。 事實上,如果一男一女從出生後接受同樣的教育,進行同樣的身體與精神鍛煉,誰表現得更剛強絕對會令傳統社會大吃一驚。
   

男人鋼性的發展。 男人為了使自己符合“剛強”這一性別標準,從幼年期便開始了種種激烈的生存角逐,要成為所謂社會與人生的強者,而我們已經看到,強者的產生總是以對弱者的殘酷打擊為代價的。


 男人有淚往肚子裡咽,絕不能“輕彈!”;男人遇到困難獨自解決不向他人求助;男人習慣於有病不就醫,帶病工作這種殺雞取卵的愚蠢行為大受敬重;肉體再大的痛苦也不能喊出聲,精神再大的傷創也要默默挺著,按著現代健康的標準,以上種種表現都在塑造著肉體與心理的雙重病態。 男人彷彿不是人了,而是特殊材料造就的機器。 那些先天素質脆弱的男人,為了使自己更像個“男人”,不得不盲目攀比著剛強,使他們的生存變成一種被動的悲劇。
   

兩性平權理想強調的一個重要觀點便是:個體差異遠遠大於性別差異。 也就是說,一個男人與另一個男人間的不同,要比男性群體與女性群體的不同為甚。 男人剛強的論調,抹煞了個體差異,成為對未能進人剛強模式的男人的一種毒害。
    強調一種性別剛強,便也否定了另一種性別具有同樣的屬性。 剛強神話損害男人的同時,也造成了對女人的輕視。


 如果不打倒男人剛強的神話,女人哪裡又能夠真正走出從屬於男人的地位呢? 女人對剛強男人的嚮往,歸根到底是一種弱者心態,想靠到別人厚實肩膀上的女人,終究會悲嘆自己是一棵無根的青藤。
   

對於男人鋼性的表現,一般來說,男人的鋼性在為人處世中會很受人欽佩,但是太過剛直了,則會走向反面,變成固執己見,嚴守自我的做人準則,不退讓,不變通。 事實上,人活在世上,如果沒有一點鋼性,那就會被他人瞧不起,只是任何事都不可太過,太過則會走向相反的方向。 男人表現自己的鋼性,並不是要男人去追求那些無益的個人“勝利”,而是要學會避讓一些小事,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現自己的鋼性品質。 如果不是這樣,只是一味地剛強蠻幹,最終會引起他人的厭惡,並有可能在人生的旅途上碰得頭破血流。
   

男人的鋼性是男人的性格標籤之一,一般情況下人們習慣稱之為男人的堅韌。 堅韌所反映出來的,是一個人對生活的態度,也就是人的傲然風骨及其品質。 男人一向強調! “大丈夫能屈能伸”、“拿得起放得下”。


 一些文學作品、影視作品中的男人們,尤其是英雄的男人們,無一不是顯示出了他身上的那種堅韌的性格特徵,如周潤發的冷峻中充滿溫柔、周星馳嬉笑怒罵中的剛直不屈、陳道明的深沉中不乏激情等等,無一不是將男人的性格近乎完美地鋼性化了,這就給了人們一個暗示:男人要成大事,沒有堅韌是絕對不行的。
 


 然而幾乎所有人都忽略了一點,堅韌的性格雖然可以讓男人迸發出無窮的力量。 但是,沉著這種力量所延伸的是一種“死不回頭”的“玩命”精神,這種精神可以成就一個男人,同樣也可以摧毀一個男人,而且摧毀的程度遠遠大於成就的程度。 男人都希望幹出一番驚天偉業以證明自己的價值,可是卻往往會因此而撞得頭破血流。


 今天的社會無疑已經進人一個浮躁的社會時期,處在這樣一個時期的男人,如果仍然盲目地堅持自己的鋼性,那結果往往會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所以,鋼性的男人,必須記住一句話:“適可而止!”



                             

泥:遇水即​​化

“女孩兒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紅樓夢》中這句經典的台詞,把天下男人與女人的特性說得極為透徹。 泥做的男人對其泥的特性,往往也供認不諱,甚至有些自得其樂的感覺。
   

對於遇水即化的泥性,我們自然都很清楚,無論是多麼強硬的泥,一旦遇到水,必然會被水化,哪怕是成了精的泥—石頭,也經不住水的侵蝕,“滴水穿石”。 可想而知,遇水即化,是泥的本性,而且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本性。
   

男人就是一塊泥,一塊頑固的泥。 之所以說他頑固,是因為在沒有“冰”的場合,男人總是標榜自己有著如何高超的戲水本領,甚至,還會把“冰”貶得一錢不值。 可是事實呢,男人的心裡非常清楚,一旦“水”漫金山,他這塊泥便軟了,化了,強硬不起來了。 所以,不管男人的嘴有多硬,他永遠都怕水。 女人是水,是男人所怕之水。 無論多強的硬漢,在女人面前,都會被軟化。
   

當然,泥性的男人也並非在任何場合都怕水性的女人,“水來土淹”,當男人覺得自己必須強硬的時候,往往也會在女人面前強硬一下,以示其陽剛之氣。 泥性的男人在很陽剛的時候,可以將水擋在自己的面前不讓其隨意流走,但是,那隻是在泥性的男人化為“土”的時候。 泥與土,畢竟還是有些區別的。 屬泥的男人並不屬土,所以,泥性的男人最終還是只能有一個特性,就是遇水即化。
   

男人與生俱來的惡性。 泥的本性是惡的,所以屬泥的男人本性也是惡的;男人的惡性,大可隨手拈來,數不勝數。 你走在大街上,邊走邊噴雲吐霧、隨手扔煙屁股的一定是男人;你掛在腰間的手機,只因為你坐在車上打了個噸,醒來手機就不見了,那肯定是被小偷偷走了,而這個小偷,絕大多數是男人;世上圖財害命的案子,也大多是男人做下的;聚眾鬥毆的是男人;逼良為娼的是男人;作姦犯科的是男人;攔路搶劫的是男人;殺人越貨的是男人;制假販毒的是男人;欺男霸女的是男人……實在太多,世上幾乎沒有一件壞事不是男人幹的,即使有些壞事有女人參與,那大多也是受了男人的唆使、引誘。

   

對於男人的惡性,現在還沒​​有好的解決辦法,因為有些惡人連國家法律都管不了,比如小偷,被抓到了最多關押幾天就放出來了,然後小偷更加變本加厲地偷,變得更惡了。 所以,見到惡男人,最好還是學會保護好自己,惹不起,躲開吧。
   

男人的痞性是泥性的帶生物。 其表現在痞話與痞事。 男人的痞性是天生的,所以在一個男人身上,無論表現為痞話還是痞事,都不能代表其人的優劣。 由於男人的痞性,曾一度產生過頗有影響的痞子文學,而且因為其痞性而備受眾多讀者的追捧,痞話也因此而盛行於世。 男人因為會說痞話而驕傲,不會說痞話的男人,不僅男人瞧不起,連女人也瞧不起。 因為男人的痞話,已經被誤解成男人特有的幽默了,有痞性的男人成了有幽默感的男人,你說男人還有理由不痞嗎?
   

另外,男人醜劣難改的懶惰,是天下所有人的共識,男人們自己也大言不慚地標榜“不懶非男人”,還要給自己的懶惰找到理由:懶人有懶福。 於是懶惰便成了男人特有的標記,男人絕不會以懶為恥,相反的他們往往會以懶為榮。
   

當然,男人的懶惰有時候也是女人慣出來的,女人總是瞧著男人這兒不順眼,那兒不舒服,於是極盡她們“收拾”之能事,把男人從頭到腳都包辦了,因而當我們看到一個頭臉收拾得異常乾淨整潔的男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他身邊一定有一個極愛整潔的女人。 如果一個單身男人的住處收拾得一塵不染,整整齊齊,那麼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肯定有女人幫他收拾。


 身邊沒有女人的男人即使再邋遢,再不修邊幅,也不會被嘲笑與指責,因為在人們的眼裡這很正常。 可是一旦他的身邊有了女人,而他再以這樣的面目出現在人們的面前,那麼遭受指責的肯定是他身邊的女人。 因為男人可以懶,可以不收拾自己,但是女人絕不可以懶,不可以不幫助懶惰的男人收拾。 男人可以躺在沙發上連續看四個小時的足球賽,心安理得地放著一堆髒衣服在那兒招蒼蠅而熟視無睹,也不會花二十分鍾先把髒衣服處理掉再看足球賽。
   

當初盤古開天地的時候,就是“輕清者為天,漸升高而運轉;重濁者為地,漸低下而凝靜”。 地即是土,土即是泥,男人就是這種濁的泥,其惰性自古已然,想讓他們改變,真是難上加難。 可是奇怪的是,世人偏偏要把每一個家庭中的男人喻之為“天”,這實在是極大的荒謬!



                     

驢:從不妥協的倔脾氣

男人的脾氣經常成為女人的最恨,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會聽到一些女人在罵自己的男人時,總會將男人的“臭德性”放在口邊。 當然事實也確實如此,男人似乎天生就是一副驢脾氣,倔得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男人的驢脾氣有許多表現,如拒絕求助,不甘順從,不願妥協等等。 男人的驢脾氣由來已久,如果不理解他們的這一特性,要想讓男人“倔服”,那可真的會比登天還難。
   

男人的驢脾氣,是從他們幼年時期起就已經開始形成了。 早在孩提時代,男孩就被灌輸進一種理念:男子漢就意味著不依賴別人,他的需要被壓抑,被否定,被拒絕,他對依賴別人的反應非常激烈,嘲笑那些
   

有依賴性質的人為“寄生蟲”。 因而,當他們被迫依賴自己的父母的時候,他們既焦慮又痛苦,認定自己將讓人失望,因而努力想要擺脫父母的懷抱。
   

在傳統的教育之中,父親永遠都不會希望兒子具有依賴的惰性,總是對孩子極盡鼓勵,要求他們不要依賴任何人。 同時,在男孩自己的交際圈裡,依賴也被等同於軟弱,沒有什麼比看到自己五六歲的兒子被稱為小男子漢而讓一個父親感到驕傲的了。
   

隨著年齡的漸漸增長,男人們在傳統的男子漢理念支配下,逐漸養成了抑制自己產生請求別人幫助的意識,這與他們對依賴和順從的不斷反抗是密切相關的。 當一個男孩子,他在學習“男人氣”的時候,其表現出來的主要特徵就是能夠說:“我自己做”、“我能行”、“我不需要幫助”。 為此,他可能會花上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時間去解決自己面臨的問題,僅僅只是他羞於請人幫助。 男人在迷了路之後會驅車亂闖半個小時,以期尋找到方向,而不會停下來問路。 男人總是隱藏著自己所面臨的困難,因為他的男子漢意識使他拒絕別人對他提供的幫助。
   

幾乎所有的男人都不會向自己的身邊的人說:“我幹不動了,請幫我一下。”他會選擇默默地忍受與默默地奮鬥。 因而,在許多男人最終失敗時,或是在極端的情況之下毀滅了自己的時候,就連他最親密的伙伴也會大吃一驚,因為他的這些行為讓他們也一頭霧水。
   

事實上,男人的這種拒絕幫助的傾向,破壞了他與親友、家人的關係,如果他們愛他,他相信他們就會知道他需求的是什麼,根本用不著他向他們提出來,他們應該可以“猜”到他的需要。 可是當他們做不到這一點時,他就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在承受中引發對親友的默默的憎恨。 他會認為大家都不管他,不理會他,而獨自沉浸於自己的沉默中,在他的心裡所產生出來的想法,只是大家都在利用他,而不會有人真正地關心他。
   

總之,男人的驢性造就了男人害怕做“膽小鬼”和“缺乏男子漢”的人,在這種心態的驅使下,他們會做出一切努力,來確認自己是一個無所畏懼的男子漢,即使這些努力最終完全是自我毀滅的舉動,他也會在所不惜,因為他就是仗個驢脾氣!



                   

紙:其實很脆弱

男人的屬性其實是個複雜的問題,而男人的紙性卻又讓許多大男人不得不承認。 為什麼呢? 因為當今時代已經進步到了毫無空隙的地步,男人的脆弱、陰柔、易燃、少韌性、壓力大、苦楚多溶怕孤獨、怕受挫折、消極避世、不經打擊等等,都已經暴露出了男人的紙性。 於是,陰盛陽衰,男人看似威猛,卻又不得不低下頭顱;將自己的紙性完全地顯露出來。
   

男人有淚不輕彈,一直都被看作是男人強硬性格的寫照,可是,真正的原因並不是這樣。 男人有淚不輕彈,是因為男人害怕流淚,害怕自己的淚水把自己沖垮了。 一個紙做的男人,他的最怕只能是兩種,一種是水,一種是火。 男人不流淚,是因為一旦他用自己的淚水把自己沖垮,那必然會遭到世人的嘲笑,男人不能接受這樣的嘲笑。 男人怕自己的淚水,同時也怕女人的淚水。 不管男人​​表現得多麼強悍,只要女人在他面前一流淚,男人肯定立刻就軟了。 所以說,女人的淚水是征服男人的武器,這並非沒有道理的。
   

有人誤以為男人天不怕地不怕,當然也包括不怕玩火,其實這是一種誤會,或者是男人自己自欺欺人的一種伎倆。 事實上男人最怕玩火,而且尤其害怕在女人身上玩火。 這是由於男人的紙性決定的,他們害怕引火燒身,因為一旦引火燒身,那麼他將在一瞬間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男人的心裡其實很矛盾,因為以他們的秉性而言,他們是非常願意玩火的,因而他們常常會懷著一種僥倖的心理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縮手縮腳地玩一把火。 可是,到頭來,卻又都無一例外地引火燒身。 於是男人害怕了,轉而以一種虛張聲勢的自誇來掩飾自己。 男人這麼做只不過是讓女人看的,一旦女人識破了男人的這一伎

   
男人雖然極具紙性,但是就是做紙也做得併不安穩。 與女人相比,在當今社會裡,男人們面臨著太多的危機,男人們看到的是他們的權力根基正在漸漸地被侵蝕,他們不再是社會無可爭議的主人,他們再也不會作威作福了,他們甚至連紙老虎都做不成,而只能做一隻紙綿羊。 女人不再以侍候丈夫按時上下班為職責,她們也不會再考慮是否及時地為丈夫做好晚飯和可口的湯羹,她們要與男人一爭高下,她們已經成為男人的競爭對手。
   

紙性的男人真是不容易。 做紙老虎同樣沒有機會,男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悲哀,但是男人的這種悲哀卻沒有人來可憐他們,雖然他們想要自憐自艾,只可惜女人們已經了解了男人們內心的恐懼,更加清楚了男人們內心的脆弱。 因而,女人們也就更加理解了男人所有行為背後的動機了。 如今,曾經被男人嘲笑為“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已經慢慢跨到了男人這紙老虎的背上,成了駕馭男人的騎手了。



                             

虎:雖然剽悍卻鬥不過貓

男人給人的印象,總是爭強好勝的,而且永遠都擺脫不掉這一特性。 因而,在男人身上,依然可以顯示出一絲虎性來。 儘管我們在前面將男人的紙性也打上了紙老虎的烙印,但是男人們還是很為自己的虎性而驕傲。 一些自以為是的男人為了顯示自己的虎性,無論是在事業還是在家庭中,都表現出一種愛佔上風的嘴臉。 事實上,這只不過是由於男人害怕屈居人下,受人驅使,而表現出來的外視的強悍。
   

男人在婚姻中,總是害怕女人會高過自己,於是他們時時刻刻都表現得極其愛佔上風,向女人顯示出自己的霸權主義。 男人還把這種霸氣延伸了開來,讓別人都接受自己的意志,接受自己的領導,似乎只有這樣,他才會感覺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男人既自認為是虎性,就得向他人發出虎威來。 可是有一個現像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注意,虎威十足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也會立刻洩氣,顯示出底氣不足的面目來。 有人深人地探究了其中的原因,發現原來在女人的諸多性格屬性中,居然還有貓性的基因,於是這就不難理解男人為什麼在女人面前甘拜下風了,因為貓永遠是虎的老師。 試想學生再厲害,能厲害得過老師嗎?
   

男人的粗暴由來已久,而且往往表現在他們對待女人的態度上。 男人對女人施暴,不僅不以為恥,還會引以為榮。 蹂躪女性曾一度成為男人表現自己雄威的標誌,雖然女權早已經獲得解放,但是對女性施暴依然是一個廣泛的社會問題,打女人甚至是一些男人藉以表現自己男人虎威特徵的手段。


 男人對於女人的粗暴程度往往會讓人膛目結舌,但是男人卻總是以身為男人而高高在上,歧視女人、對女人施暴視作平常的事情,有些人更是對女性百般刁難,迫害和剝削女性成​​癖,自己儼然就是百獸之王,而女人只不過是任其殘食的小動物而已。 這類男人其實壓根就不懂得愛,而且也絕不會想到自己最終的結局。
   

看過《水滸》的人都知道,在武松打虎那一節,對老虎的本領描寫無非是一撲,二掀,三剪。 而今男人想利用虎性征服女人,也不外乎這三招。 第一招,是想一撲而給女人一個下馬威,先嚇倒女人再說。 接著便是一掀,把女人從虎背上摔下來,摔她個暈頭轉向,找不著北。 最後是虎尾一剪,再來一個回馬槍,試圖讓女人躲閃不及,受創而歸服。


 可是男人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這三招在女人面前根本不管用,女人的貓性讓男人空費力氣,她們給你來一個“一哭二鬧三上吊”,男人便手足無措了。 不過,女人的這三招已經被人們誤解了,事實上當初女人的三招並不是現在我們所說的三招,真正的意思應該是“一附二撓三厲叫”。 怎麼講呢?


 一附,是貓見虎來勢兇猛,因而附樹而避其鋒芒;二撓,是女人利用貓樣的極其銳利之爪,當面一抓,讓男人顏面全無;三厲叫,就是女人的嬌叱,雖不比河東獅吼,卻也貓聲凌厲,男人的霸氣立時踪影全無。
   

毋庸諱言,男人的身上有許多足以讓男人們引以為榮的優點。 但是,這些優點在男人的內心深處又有著許多難為人知的隱憂在困惑著男人們,同時也在壓迫著男人,致使男人們感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確非常得艱難。 男人被賦予了眾多的使命,他是一家之主,是家庭的主心骨,要承擔最主要的也是最重要的同時又是絕大部分的責任,他不僅要扶老攜幼,而且還要承擔起照顧、遷就妻子的義務。


 男人永遠都只能像一條老黃牛,只能默默地承受著這些壓力,因為“百事孝為先”,他必須對老人惜盡孝道,老人稍有不順心便是他這個做兒子的不孝;另外,又因“養不教,父之過”,他必須承擔起教育子女的責任,兒女不成才是他這個做父親的沒盡到責任。 男人對此沒有任何理由推辭,誰叫他是“頂樑柱”呢?
   

這個時候的男人,早已經沒有了虎威,所以只好放下“虎架”,默默地承擔起全部責任,儘管他的心裡有苦,有氣,有恨,有淚,甚至有血,但是他絕對不可以像女人那樣痛快地向他人傾訴,最多只能自己一個人躲在一邊暗暗地嘆一聲:“唉,男人真命苦!”
   

當然,這樣的嘆息沒有用,男人還是男人,是男人就得承擔家庭、社會賦予他的那些他必須承擔的責任,他永遠都無法擺脫,除非他不再是男人。




                              

鼠:謹慎而妄為

男人屬性中最值得稱道的,應該是男人的鼠性。 雖然談起老鼠人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是個討厭的傢伙。 但是人們卻又不得不承認,老鼠比之於人類,是具有諸多優越性的。 首先,它們與人類共存,讓人類對其束手無策;其次,它們遍布於人類足跡能踏到的所有地方,也遍布於人類足跡踏不到的地方;再次,人鼠戰爭從未間斷過,但是人類永遠都別想消滅老鼠;最後,尤其是中國人,還不得不將老鼠供為十二生肖的第一位。


 當然,人類也並沒有忽略老鼠身上的諸多優點,因而人們往往也不會忘記美化一下老鼠,以求得與老鼠的共生,著名動畫片《貓和老鼠》似乎應該算是美化老鼠的代表,而《精靈鼠小弟》、《捕鼠器》等等,似乎都暴露了人類對於老鼠的崇敬。 由此可見,男人的鼠性,絕非是一個貶義定義。
   

但是,男人在相貌上稍有讓女人不如意處,女人便會習慣地以“賊眉鼠眼”冠之,甚至有些男人自己,也會用這一定義稱道自己的同類。 當然,賊眉鼠眼不是一個好詞兒,但是定義到某一個具體的男人身上,義並非完全是壞意思,比如梁山好漢“鼓上蚤”時遷,一出場便是個賊眉鼠眼的精小漢子,但是時遷在整個一部《水滸》中,卻是個非常可愛的角兒,其偷盜之術、其縮身之技,也都令人嘆為觀止。
   

當女人近乎詛咒般地評價某個男人賊眉鼠眼的時候,事實上,她已經是被這個男人吸引了,或者說她已經被這個賊眉鼠眼的男人征服了。 因為,凡是賊眉鼠眼的男人,一定是個“神偷”,當然他們現在偷的不是金銀財寶,也不會是皇家專用的九龍杯,而是女人的心。


 當一個女人認清了男人的賊眉鼠眼的真面目之時,她的心已經被這個男人偷入囊中了。 這個時候,男人的這種鼠性讓女人受之不甘,棄之不忍,會搞得女人神魂顛倒,坐臥不安,最終為男人的鼠性所征服。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看到一些看上去“賊眉鼠眼”的男人極有女人緣,原因就在於此。
   

除此之外,人們在把一些讚美硬漢的詞彙用在男人身上的同時,也會有一些強烈的帶有刺激性的讓男人承受不了的詞響在他們的耳畔,如:“膽小如鼠”、“糯夫”、“孬種”、“軟蛋”等等,這些詞彙都讓男人們從心理上受到沉重的打擊。
   

事實上男人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有人對他們的勇氣提出質疑,他害怕別人懷疑他是否勇敢,因為這會使他們非常尷尬。 男人們害怕別人說他無能,是男人致命的弱點,這一弱點使得男人們在身體不適的時候也不願意躺下,而且會拖著病體拼命地干活,而他們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證明自己是個男子漢,是個連疾病都不害怕的“英雄”。


 然而男人的這種硬充好漢完全是對自己的一種傷害,因為他為了表現自己而不惜一切代價地堅持下去,往往會使自己最終難以堅持而倒下。 也許他們在倒下的時候會如願地得到人們對他的諸如“了不起的男子漢”之類的稱讚,但是事實上,這樣的男人內心卻是真正的“膽小如鼠”,他們正是用這種咬牙堅挺、外似堅強掩飾著內心的膽小與懦弱。 男人們的這種膽小如鼠使得他們承受不得任何的驚嚇、嘲笑與輕視,甚至承受不了別人的同情。 因此,男人必須硬撐起自己的堅強,儘管這種行為是對自己極大的傷害。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認為世上最狡猾的動物是狐狸,人們也常常喜歡用“像狐狸一樣狡猾”來對有智謀或是奸詐的人進行比喻,其實世上真正最狡猾的動物並不是狐狸,而是老鼠。 老鼠的狡猾不僅“技壓群雄”,而且還將自己隱藏得特別深,以致人們無法輕易地認識到它們的狡猾。
   

也許你會覺得我這麼說有些武斷,但是看一看我們中國人習慣使用的十二生肖,為什麼要將老鼠擺放在第一位呢? 傳說是當年上帝準備在動物中選出十二種來代表天​​下年份的時候,要求動物們進行一場“馬拉松”比賽,按跑到終點的先後進行排名。 如果憑藉真實的本領,老鼠恐怕連入選的希望都不會有。


 可是狡猾的老鼠做出了一項令其他動物都無法想像的事情,它居然敢於騎在貓的頭上,借助貓的速度超越其他動物奔向終點。 當然這也並不奇怪,原來在此之前貓和老鼠是一對好朋友,而貓的奔跑速度是動物中最快的。


 在即將到達終點的時候,為了讓上帝明顯地看到是它第一個衝出終點的,它便在貓的頭上狠狠地拍了一掌,這一掌拍得貓暈頭轉向,在大吃一驚之下猛然停住腳步,老鼠便藉著貓陡停的這一股衝力,飛身衝過了終點線,成為第一個到達的動物,從而佔居了十二生肖之首。 可是貓卻因為那一停,等它回過神來,其他十一名動物早已經越過它的身邊,衝過了終點線。 貓因此而氣得暈了過去,從此奔跑速度降低了,同時它也把老鼠當成了死敵。
   

這種狡猾的鼠性在男人的身上有著充分的體現,尤其在那些以政治家自詡的男人身上,體現得更加明顯。 有人甚至說,男人天生就是政治家,事實這句話的潛台詞就是:男人天生就具備鼠的狡猾。






(悄悄話) 2020-08-09 15:3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