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5 12:54:24玓觀仙子

情路因緣*人間姻緣穎




*80後星座中可能不知道的戀愛常識*


談戀愛有許多竅門,也有許多規律可循。 這些知識不僅對未婚的青年男女大有好處,對於已婚夫妻來說,也是多多益善。 因為結婚並不等於戀愛的結束,反而是戀愛加性愛的開始。

 
剛剛開始談戀愛的時候,雙方總是並不直接涉及任何關於性的問題,而是首先從性的吸引力方面來觀察和評價對方。 只有在感受到對方的性吸引力,而且對這種吸引力感到滿意之後,雙方才會進行更進一步的交往。

 
當然,這個過程可以是非常短暫和迅速的,就像年輕人經常說的那樣,似乎—看見對方就出現“觸電”的感覺;也可以是另外一種,即經年累月地感受對方的性吸引力,而且一般都是心照不宣的。

 
 在年輕人心裡,這叫做“慢火燉的更香”。 對於已婚夫妻來說,在性愛里談戀愛的過程也是如此。 只有學會不斷地發現和欣賞對方的性吸引力,雙方在性愛中的交流與溝通才能日益深入,從而達到未婚戀人所無法達到的更高境界。

 
 對於已婚夫妻來說,“慢火燉”可能更重要一些,也更會有效一些。 已婚者的性吸引力不是減弱了,而是加強了,因為只有已婚者才能在實際的性生活裡,不斷地用性具體動作、神態情緒和做愛的語言來更充分地表現總結性吸引力,包括那些在婚前不得不暫時隱藏起來的方面。

 
 在未婚戀愛的下一步中,戀愛雙方之中必須有一方首先發出信號,表明自己試圖開始直接的性活動,或者試圖把雙方的交往和關係引導到這個方向。 對方接到這樣的信號之後,總要進行一番評價和估量,然後做出自己的反饋。

 
 如果這個過程是順利的,它就可能是非常短暫的,即所謂的一見鍾情。 如果出現不可逾越的障礙,雙方也會終止交往,或者使交往停留在僅僅是“純情戀愛”的水平上。

 
 已婚夫妻實際上也是如此。 如果雙方都認為提高性生活的質量僅僅是對方的責任,那麼誰也不會首先邁出第一步。

 
 有些人擔心自己所發出的信號會被對方誤解,或者會由於對方沒有反應而丟失自己的面子;也有一些人(妻子居多)則是習慣於被動和服從,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應該而且可以發出信號,就如同在“傻樂吧”黑色幽默圖庫論壇裡,你不看到搞笑的帖子你怎麼發笑? ;還有一些人是因為在其他方面鬧了—些小彆扭,誰也不願意讓步,而且把這個矛盾帶到了性生活裡。


 結果,一方面雙方都覺得性生活的質量有待提高,但是另一方面誰也不願意先下台階,或者不知道該怎麼下台階才好。 其實,總得有人暫時讓一步。 這並不表明首先讓步的人理虧,反而證明他(她)比對方更開明,更珍惜婚姻,更愛對方。

 
 這樣的信號一發過去,對方只要不是蠻不講理者,就一定會做出反饋,夫妻間的那一點點小矛盾,往往也就迎刃而解了。 許多已婚夫妻會覺得,既然都已經過了許多次性生活了,那麼對方就一定不會誤解我的信號了。

 
其實不然。 例如,有許多妻子在自己需要過性生活而丈夫卻沒有發覺的時候,常常有各種各樣的“不舒服”或者“心煩”的表現,而且許多妻子自己也真的不懂這是為什麼。


 如果丈夫沒有理解這一點,還是像往常一樣,僅僅關心妻子的身體健康,或者送上具有潤膚保健功能的回家內衣就完了,那麼妻子的煩惱反而會更加嚴重。

 
 同樣,有些丈夫在某些時候也想過性生活,可是又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或者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於是有的人自己悶在心裡,越悶越來氣;有的人則跟妻子發起了無名火,把事情越弄越糟。



  


*怎樣積陰德與結婚的講究*


十二因緣俱足才能成為一個分,以後緣分適宜的情況下,我爭取每個月都辦一次講座,題目都不同,都是把中國傳統文化與現實工作、生活相結合。

 比如下一次的《道談生死》,專門講人的生與死,特別是一些人們經常說但又不知其所以然的東西,如三魂七魄、五臟六腑。

平時的易經,主要講一些術數類的內容,這次講的是心態,如何降服其心,還可以把佛學裡的三苦、八苦介紹清楚。

 

 以前有一位禪師非常愚笨,記“阿彌陀佛”這四個字,天天記、天天忘,四個字都記不全,記憶力特別差,後來有人問他:“你進山門有三四年了,天天掃地,你怎麼不進經堂啊?”他說:“我不像其他的師兄,念經都記得住,我不行啊,連這四個字都記不住,我就會記一個字。”

 
那人說行啊,能記住一個字就夠了,其他的不用,記哪個字呢? 就記這個字:佛。 他就天天一邊掃地一邊唸這個“佛”字,掃一下念一下,天天如此,掃了三年也就念了三年,最後往生了。

 
 往生就是把你的神識徹底的放下,達到智慧的彼岸,脫離了六道輪迴,到了西方極樂世界。 別人就奇怪了:這個人天天只是掃地,也沒讀過什麼經,記憶力這麼差,也沒什麼修行,他怎麼能往生呢?

 

 再看他的一位師兄,天天念經、鑽研經、寫經文、講經說法,結果三年之後一身的病,天天躺在床上,別人就覺得很奇怪,感覺不對,同樣兩個人,為什麼沒修行的往生了、有修行的反倒一身病?


 開始質疑佛家的言論、經教,寺廟的大住持看到了這種現象,覺得必須得出來說話了,召集大家,說了很多,但最終的只有一句話,意思是:雖然那位師兄天天講經,但他太執著於文字、經教、傳授的行為之中了,離佛教的言論完全背離了,離真經很遠了!

 
因為他研究時有自己的心得,阿彌陀佛說句話、釋迦牟尼佛說句話,他都有自己的一個解釋,摻雜了自己的研究心得,但不是佛菩薩的言論,於是他的心得一旦傳授給其他人,就造成了謗佛,因為這些根本不是佛說的.




 


釋迦牟尼佛說的是“如是我聞”,而他說的是“如是我想”,他自己怎麼想的就怎麼記錄,錯誤的言論傳授給別人,造成了不是真經而是偽經,成了謗佛,於是老天就讓他生病、難受,提示他別再講了,懲罰他,最後他是病死的,沒有往生。


 而掃地的那位僧人,一邊做著最低層的工作,一邊心中只有一個“佛”,沒有其他雜念,而他也是放下的去唸佛,一邊掃地一邊唸,而不是執著的、為了念佛而什麼都不干。

 這兩人是天淵之別,所以最後老和尚說,如果你想修行成功、往生去往西方極樂世界,就得有放下的心,還要有抓住的心,而一放一收要學會拿捏好。

 
 講這個故事,是要告訴各位,如果你想把事情做圓滿了,不在於你的智商有多高、機遇有多好、悟性有多深,其實易經的三大原則,簡易、變易、不易,早就說透了,簡易就是簡單的思維,把萬事萬物都化繁為簡、化難為易,這樣你就容易掌握了。

 有的人為了成功,想了很多很多的戰術、辦法,結果到最後一個都用不上,而且還不一定成,過程一繁雜,容易功虧一簣,這就是沒達到簡易。

 
 有些所謂成功人士,有幾十個億,但有了這些錢卻很空虛,不知道怎麼去用,只能是做善事,有了錢,最高的境界就是做善事,對社會報恩,他到了這時候才做善事,雖然也不算晚,為什麼不早點做呢?

 

 最後被逼得不知道做什麼了,到了頂峰、沒有什麼錢可以讓自己去掙了,才去做善事,還能留點名聲,“慈善的企業家”,這是很可悲的!

 如果把企業兩字去掉,就是慈善家,才真正達到了一種更高的境界,如果連這幾個字都沒有,只知道這個人很厲害,連名字都沒有,那這個人就是大功德。

 有的人捐了善款,還要寫上自己的名字,大肆宣傳,這叫積德,但不叫積陰德,功德之中,陰德最大,就是暗中做好事,關於自己的信息完全不留,一絲塵土都不染,做完了和沒做一樣,當平常的習慣,這種情況下,陰德俱足,將來的好事特別多,自己都覺得特別奇怪。

 

有的人一生中會遇到很多怪事,其實有四個字:“見怪不怪”,這是高僧大德說的,因為他們有那種境界,看出來你的因果了,種下了善因、才有了後面的善果,所以出現了一些常人看似很奇怪的好事,但在老和尚眼裡,如如平常,該有的陰德因果都出來了,並不奇怪。

 
有的人覺得自己生活特別不如意,夫妻打架,工作不順,但你要把心往下沉,就看成老天給你的一個機緣,考驗你,看看你是不是往好處想、往好處做。


 各位遇到的苦,也有很多種,如苦苦,就是平常的苦,就是遇到錢被偷了、家裡失火了,都是自然的苦事、災害;還有佛家講的壞苦,就是你們在樂的時候,也是一種苦,這很難理解!

 

就是說比如你突然中了彩票、一下發了大財,一旦有了好事,就要居安思危了,因為有句話叫“樂極生悲”,如果每天都保持傻樂,也是一種境界,但你不可能做到,有了一些錢,就想更多的錢了,這就叫壞苦,不是好事啊,領導哪天一表揚你,千萬別傻樂、得意,沒準回頭就有災!

 
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因緣的,都不是十足的好或壞,沒有絕對的朋友或敵人,都是為了共同的利益或目標而走到一起的。

 
夫妻兩人能走到一起,是為了什麼? 搭梆過日子、生孩子? NO! 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互助、互敬、互愛,共同成就美好的人生。

 

 很多人都沒有看透,沒搞清為什麼要結婚,就因為到歲數了、父母催了、身邊朋友都結了,自己也就隨著結了,這都是瞎胡鬧,沒把婚姻當回事!

以前古人結婚是很困難的,要經歷四件事:看權力和財富門當戶對、八字合婚、打聽對方的人品、考驗對方的身體,這幾件事都是要做的,這並非迷信。


 現在很多人都不重視,草率的結婚。



 

*婚姻究竟是什麼*


在婚姻中找到幸福的人說婚姻是天堂,在婚姻中喝盡苦水的人說 婚姻是地獄。

婚姻被推到了人們嚮往和恐懼的兩極,婚姻有了玄而又玄的神秘色彩。
 

 讓男人和女人欲進欲退,難以把握。

 其實,婚姻既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獄,婚姻最真實的位置在人間。
 
 
 因為人對婚姻寄託的希望太多,想從婚姻中獲取太多,給婚姻移位了,移到了天堂。

又因為婚姻承載不了人那麼多希望,而常常讓男人和女人夢想落空。婚姻再次被移位了,移到了地獄。
 
 
 
 就這樣,許多人的婚姻一直不在自己原有的位置上。

人對婚姻的不滿,也都是因為婚姻食太多的人間煙火。

婚姻要承擔生兒育女的任務,要和油鹽醬醋打交道,要管最瑣碎的家務事,附著在婚姻上的各種色彩被平淡無奇的日子剝蝕得只剩下一個堅實耐磨的核——日子。
 
 
 於是,男人和女人開始對婚姻失望,把自己所有的不快都歸罪於婚姻,要婚姻對自己的不快負責。

婚姻本身不存在責任,婚姻只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結合的代名詞。
 
 
 如果說婚姻有責任,那也只能是這個男人和這個女人相互的責任。

 離開自己的責任心,讓婚姻來承擔責任純屬於自欺欺人。
 
 
 
 婚姻的錯位導致出男人和女人兩種心理:一種是過分相信婚姻,相信婚姻能給自己想要的一切;一種是對婚姻的不信任,總擔心婚姻奪走自己原有的一切。 所有男人和女人對婚姻的不滿都與這種心理有關。
 
 
 一個女人說:我們愛得非結婚不可了。 於是,她向友人宣布了她結婚的決定。

過了些日子,她從婚姻逃出來說:婚姻太平淡了,我無法忍受這麼平淡的生活,於是,她又向友人宣布了她離婚的消息。


 

 婚姻本身就是平淡的,人們不甘於平淡是因為總拿愛情作對比。

 男人和女人總希望把在愛情中被想像力煽動起來的情緒延伸到婚姻生活每時每刻,甚至每一個角落。

讓心靈時刻為愛所點燃,火花四濺。
 
 
 
 然而一進入婚姻生活,男人和女人感受的完全是另一種景象,做飯、洗衣服、買菜、帶孩子。

這一切實際得不能再實際的內容充斥著每時每刻,甚至每一個瞬間。
 
 
 愛情喜歡竊竊私語,相愛者的語言是從詞典裡一遍遍篩選出來最能打動人心的詞彙,每一句都閃著光澤,帶著甜味。

而婚姻不講究這些。 婚姻總說大實話,結果說得男人和女人都失去了想像力。
 
 
 愛情喜歡變換場景,或花前月下,或停泊在心裡想像的海邊和宇宙間任何一個地方。

 而婚姻卻只有一個去處,一個擁擠或不擁擠的家。

 不管男人和女人願意與不願意,天天都得走進去。
 
 
 
 因愛情而走進婚姻的男人和女人常為重溫不到愛情或找不到相愛時的感覺對婚姻吹鬍子瞪眼,說婚姻的壞話。

因命運安排走進婚姻的男人和女人常因想像擁有一份想像的愛情而跟婚姻鬧彆扭。
 
 
 婚姻就這樣被光芒四射的愛情比得黯淡無光了。

婚姻不得不時時品嚐不滿和抱怨的滋味。

如果一定要拿愛情和婚姻來比,那我說:愛情好比濃酒,婚姻好比白開水。
 
 
 但請別忘了,濃酒不能天天喝,因生命承受不了,而白開水天天要喝,因生命離不開它。

 不管人們用什麼詞彙給婚姻下定義,婚姻的本質不過是一個現實的男人和一個現實的女人的合作。

作為合作,合作者必須具備尊重、理解、寬容他人的基本素質。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只要擁有這種素質,再找對合作對象,自然會把婚姻放在本來的位置上,然後,在這個位置上學會不斷調整合作過程中相互關係和自己的心態,而使自己時常能觸摸並把握住婚姻的脈搏。
 
 
 只有如此,女人才會心情開朗,充滿自信地面對生活;男人才會自由奔放,心情爽朗地迎接風雨;家庭才會成為永遠迷人的風景和憩息的港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