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5 15:50:29玓觀仙子

破滅的夢*異國矛盾緣



*異國戀情浪漫的矛盾 !*

 
 一手拿鍋剷,一手舉鮮花 這是發生在閨蜜身上真實的故事。

閨蜜找了個法國男,相戀已有2年。

但對于是否加入跨國婚姻一事,一直持猶豫不決的態度,盡管

閨蜜正在努力學習法語,艾菲爾鐵塔、盧浮宮等法國名勝也觀

光過好幾次了。

 
這段感情對她來說猶如一段雞肋,分了吧,有點難舍,畢竟在

一起近千日,雖不是情深似海但比湖泊也不會淺。

結了吧,又有許多習慣上的不同。

如此,他們之間合合分分,分分合合,如一出由中國女和法國

男上演的愛情韓劇。

 
 法國男送給閨蜜第一件禮物是一盒巧克力、一瓶葡萄酒和一

大把極品玫瑰,時值情人節,閨蜜先是高興,終於有人給自己

送情人節禮物了。

但當知道買這些紅玫瑰所費的銀子時,一股怒氣從她心中升起。

 
巧克力和葡萄酒貴就貴點,畢竟還是食物,能滿足自己味蕾的

部分需要,可這玫瑰哪天不能送呀,非要在情人節那天趕熱潮

往水裏砸銀子。

 
 收到禮物後不但沒有表示出高興,還埋怨法國男浪費

錢:“為什麼送花,花再貴也會凋謝,真是浪費錢!”法蘭西

本身就是一個充滿著浪漫氣息的民族,閨蜜的這番話對法國男

的打擊可想而知。

 
自然,閨蜜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不解風情,但不覺得自己有

錯,畢竟對現實生活而言,會過日子比什麼都重要。

 這次舉動,換來的是法國男許久都不再送禮物給閨蜜。

此後隨著其它生活上的磨擦,迎來了兩人第一次分手。

 
閨蜜為此還以“愛情的保鮮度不會超過3個月,也就是90天”來安慰自己。

 日夜交替幾個月後,兩人“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和好之後,法國男送閨蜜一個相框。

法國男一邊送禮物一邊小心解釋:“相框不會凋謝,可以裝照

片或是美麗的風景畫”。

 
接下來,法國男送給閨蜜手機、杯子、手表或是化妝品之類

的,這些禮物無論貴賤,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那就是實用。

當然,女友再也沒有收到過法國男的鮮花,一朵也沒有。

 俗話說,鮮花是女人想要的另一件漂亮外衣。

時間久了,閨蜜也想要法國男送花。

 
前段時間,兩人同逛花市,面對4角一支的玫瑰,女友終於沒

忍住,問法國男為什麼不再送花,一點都不浪漫。

法國男委屈道:“你不是說花會凋謝,不實用?”女友看著一

臉無辜的他,氣憤地說上次是舍不得花那麼多錢買花,但對相

愛的人來說,不送花就不覺得有情調。

 
 過了幾天,法國男興衝衝跑到女友跟前,從身後掏出一束花送給閨蜜。

花用漂亮的塑料紙包著,開啟一看,竟然是乾花。法國男對此

的解釋是:你喜歡花,我就送你花。

 
鮮花易凋謝,但乾花不會。

看著法國男孩子般天真的面容望著自己,極想得到自己的贊許

時,閨蜜哭笑不得,自己對法國男“消費再教育”竟如此成

功! 一方面是中西方文化的差異,一方面是愛情的理想與現實。

 
撇開前者不談,僅就後者而言,愛情既要脫離世俗的天馬行

空,也要食人間的五谷雜糧。

但毫無疑問,再好的美食中過份浸泡的愛情,也總會讓人生膩。

一手拿鍋剷,一手舉鮮花,也許這才是我們想要的愛情。



 
 
 
*女人必須要破滅的五個夢*


20年前,一個名叫瓊瑤的女作家,以一部欲生欲死的“六個夢”,寫盡了癡情女人對愛的幻想,被無數少女奉為愛情的金科玉律; 20年後,“我還相信愛情“成了最容易遭到嘲笑的一句話,社會廣為流傳的是女人變得如何的拜金如何的現實,連結婚之前也要一本正經地談好離婚的贍養費。

男人們感嘆,愛做夢的純潔少女到哪裡去了,難道她們已經集體變成了勢利的婦人?


必須破滅的夢之一:愛情是命中註定的緣分

等下去吧,總會有一個百分之百完美的戀人,手拿紅玫瑰,站在命運的轉折處等待著。

 於是,我們的眼光不自覺地變得挑剔:甲抽煙太厲害,沒有風度;乙走路有些外八字,有礙觀瞻;丙相貌事業皆優,只是木訥不解風情 ... ...些微缺點,也會成為對方出局的理由。

我們不遺憾,因為我們堅信,就在不遠的將來,必會碰上我們的先生權。


 也許真能遇上一個完美的男人 - 只可惜對方往往心裡又有了另一個人。

於是我們暗自想,只有他是最適合我的,這是命中註定的,只要等下去,一定會有結果。

 可是年華不等人。

等到眼角生出了魚尾紋,等到不再有男子對自己獻殷勤,這時候才開始有悔意:當初挑剔不入眼的甲乙丙,原來都是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的戀人。

 再回過頭來看那句話,呀,原來不過是說最好能在合適的時機碰到合適的人,若碰不到,退而求其次也好。


可惜,很多女人,就是堅守了“命中註定的緣分”,打死也不願求其次 - 九十年代初,連續劇“東京愛情故事”風靡全中國的時候,大家都心疼樂觀單純,苦戀完治,最終以孤獨收場的赤名莉香。

我們痛恨她愛的男人如此不懂風情,居然選擇了另一個虛偽的女人,讓可愛的她痛苦一輩子。

可是愛情本來就沒有道理,莉香眼中的他固然是百分百,可他心中的百分百,卻只是另一個女人。

 莉香的執著感動我們為她落淚,可是,受傷的卻是她自己。換個眼光換個視角,其實離開後的時間裡,她身邊不乏青年才俊,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就能過得其樂融融。


女人必須破滅的夢之二:他愛上的是你的內在,而非你的外表

沒有哪個故事比“簡 - 愛”更讓女人心潮澎湃了,因為,是一個長相平平的女人,而不是一個美女,成為了女主角,並獲得男人最深摯的愛。

 簡 - 愛相貌尋常,但卻內心豐富,自尊倔強。

她做家庭教師期間,暗暗愛上了男主人羅切斯特先生。

沒想到的是,她的內在美,竟然早就深深地吸引住了對方。

哪一個女人年輕時,不曾暗暗記誦那蕩氣迴腸的宣言:“你以為我窮,不好看,就沒有感情?... ...我們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我跟你經過墳墓,將同樣地站在上帝面前... ...“ 令人震撼的愛情故事讓我們相信,那些真正有思想有品位的男人,會眼光獨到地拋卻外在的一切,只為了我們的內在而愛上我們。




必須破滅的夢之三:沒有他,我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覺得不值嗎?覺得愚蠢嗎?平心靜氣的時候你可以這麼想。

可是,你真的沒有過類似的念頭?失戀以後,一個人躺在床上,是不是也想過:讓我睡過去,永遠不要醒來就好了? 這個噩夢,大多數人最後能夠掙脫出來;另外一部分人,卻終被夢魘,最後成為血淋淋的犧牲者。

 犧牲者拋下世間一切,無可補救,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可怕的是,活下來的那些人,往往自殘自虐,自暴自棄,最輕微的,也要自怨自艾,在女人最好的年齡裡,把自己弄得不成人形:要么像祥林嫂一樣到處宣告自己是怨婦棄婦;要么整日陰沉沉的,把臉上寫滿曾經的滄桑。

這樣,有意思麼?到老了,活明白了,回憶起那時候來,怕只剩下慚愧和悔恨了吧? 翁美齡自殺將近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在一部二流片子裡看到湯鎮業 - 那個據說讓翁美齡為之自殺的男人。

當我向年輕女孩說起那段往事時,十六歲的她驚訝地叫起來:“啊?就為了這個豬頭老男人?” 一句話令我心頭惻然。

湯鎮業年輕時自然也是翩翩佳公子,否則翁美齡絕對不會愛他到離不開的地步。


可是,如果,翁美齡能夠看到今時今日的湯鎮業,我相信,她不會自殺的。

也許她不會那麼刻薄,說發了福的湯鎮業是豬頭老男人,但是,她會發現,他只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而自己當初竟然為了不能和他在一起就去死。

愛戀中的你,是不是也覺得你愛著的男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非他不可,非他不行?他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他,你的生活一團漆黑? 其實,那是因為他身上有光芒,這光芒迷惑了你的眼睛。

但那不是他自己的光芒,而是愛情的光芒。愛情的光芒讓一個普通人顯得與眾不同,而普通人才是他的真面目。

相信我,如果你覺得離開一個人活不下去的時候,你只需要等待一些時間。


 短則三五個月,長也不過三五年,愛情的光芒一定會從他身上褪去,那時你便發現,他其實也不過只是個男人,好的話也不過只是個還不錯的普通男人,若不好的話,你會在他身上發現讓你後悔得腸子也青了的缺點,這就是時間的力量。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離開誰活不下去,除非他是給你提供水,空氣,陽光和食物的上帝。

 所以,千萬不要相信“沒有你我活不下去”的傻話,熱戀的時候說說也就罷了,千萬別當真。

 頓頓鮑魚魚翅的男人,必定格外珍惜清粥小菜,所以,儘管他風流成性,儘管他花名在外,你也不能停止對他的幻想: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來說,最富誘惑力的夢莫過於:他愛上的是你的內在,而非你的外表。


必須破滅的夢之四: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澳門一個有名的富豪,在一夫一妻制的今天,堂而皇之地娶進一房又一房妻妾。

記者採訪他的第四位妻子時,那個原籍廣東擅長跳舞的漂亮女人自信滿滿地說:“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 也許你不那麼漂亮,你愛上的男人也不那麼富有,但你對他何嘗沒有同樣的幻想?我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最後一個,最值得珍惜。


不管他之前有多少經歷,只要遇到你,統統都成了樂曲的前奏。 只有你才是他最適合的結局。

你也許不夠美艷不夠嫵媚,但是你自有獨特的地方,譬如善良,譬如才華,讓他深深折服,非你不可。

 張愛玲就是滿腹才華的女人,愛上了風流才子胡蘭成。

在他們相愛前,胡蘭成已經做過另外三位女子的丈夫,在外人眼裡,並不是一個可靠的男人,但一向精明世故的張愛玲是陷進去了。


兩人訂下婚約,張愛玲懷著珍重的心情,送給他一句話:“但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怎樣才算“安穩”和“靜好”?

張愛玲沒有明說,然而,靜好安穩的世界裡,是絕對不可能有外人的。

說到底,張愛玲希望的,正是成為胡蘭成的最後一個女人。

但,張愛玲的才華橫溢,沒能阻止胡蘭成很快和青春朝氣的護士小週舉行結婚儀式,而護士小週的青春朝氣,也不能阻止胡蘭成向成熟嫵媚的範秀美靠攏 ... ...對一個風流的男人來說,誰也不會成為他的最後一個,哪怕有名有才如張愛玲,更何況普通的你我? 無論他說得有多好聽,他不會和你一樣,視彼此為生命中的唯一。


你只是他生命中的“之一”,可輕可重,或者,無足輕重。 對於四房的自信放言,富豪早已癱瘓在床的原配嗤之以鼻:“誰也不會是他的最後一個女人。

”經歷二房,三房到四房對家庭的入侵,這位元配,想必早已心如明鏡。

 你是真心珍惜你的感情,就永遠不要幻想,一個有了妻子卻還在尋找愛情的男人,或者一個四處留情的男人,會真心地愛上你,讓你成為他的最後一個。

 從年輕時候開始,我們是多麼地相信,為愛人無條件地付出一切,那才是真愛的含義。




必須破滅的夢之五:愛他就要為他無條件地付出一切

一個 28歲的女人,從 18歲開始做上司的情婦,替他操持家務,為他煲湯做飯,十年如一日,卻從不開口要求什麼,甚至每次不小心懷孕後流產的錢都是自掏腰包。

她說,我是真的愛他,所以我不要求他任何東西,就算沒名分沒地位,我也會一直愛著他。

對愛情,我們有這樣的誤解,對,是誤解,以為愛上了一個什麼人,就應該不做任何要求地付出愛,哪怕自己要為此承擔許多的痛苦。

所有輿論都這樣告訴我們,這樣才是忠貞,這樣才是美德。


假如你對愛人有所要求,無論什麼,哪怕是他同等的愛,同等的尊重,那麼你收穫到的,都將是唾罵,他甚至可以為了這個理由堂而皇之地踢開你,甚至還可以獲得輿論的理解。

只有等到我們真正地為人婦為人母,經歷一番生活的折磨,才會知道,這種愛情,只好在虛幻的電視小說裡感動一把,放到現實生活中,卻該是多麼沉重的枷鎖。

 那個 28歲的女人,與社會脫節了10年,多次流產造成再也無法生育的事實,終於色衰愛弛,被男朋友一腳踢出家門。

她的愛越是高尚無私,她的結局就越是可悲。


如果說這是一種毒,那麼你我身邊中這種毒的女人,實在不在少數。

 中毒比較深的一種,便是心甘情願地做著某個男人的地下情人,為了證明自己是真愛而不是貪圖他什麼,不肯向他要求任何東西;另一種中毒比較深的,老公或者男友有嗜賭或者吸毒等等惡習,她們便拿自己去填那個無底洞,直到被拖得再也活不下去,仍然不忍離開。

而最常見的類型,便是那種賢妻良母的女人,當初為了成全一個男人,放棄了自己的追求,退到他的身後去做一個煮飯洗衣婆,等他功成名就嫌棄自己這個黃臉婆,在外面找了更年輕漂亮的女人時,還忍辱負重地寬容他,希求他的一點點憐憫感動。


這樣的女人,還少麼?難道她們麻木到感覺不到自己的疼痛,或者她們竟然能從這種自虐的方式裡得到快樂?不是的,她們不是感覺不到,只是她們被一種強大的論調給壓制了:真正的愛,應該是沒有任何條件的。

何必要等到犧牲得無法挽回的時候才幡然醒悟?你和你的男人,本來是世界上兩個毫不相干的人,為什麼一旦用愛情把兩個人聯繫起來,他們對彼此就有了不可推卸的責任,一方就要毫無所求地為另一方付出呢? 這不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