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6-30 10:31:21Head瘋Panda

瑕不掩瑜的貼地英雄故事「迷霧之子—永世英雄」(有雷慎入)

  「永世英雄」作為「迷霧之子」三部曲的最終回,前作所挖的坑跟各人的命運都要在此填好填滿。因為作者也沒有再賣關子,把該交待該揭曉的實情全部塞進這一部之中,除了主線故事外,在每小節的開頭還有一段像是來自沙賽德或某人的讀白,來進一步解說一些在劇情內沒有細說的情節,務求讀者能更好的理解故事的全貎。在大方向跟佈局上這部「迷霧之子」的確是一部佳作,角色的轉變跟成長也跟故事互相緊扣。不過有一些情節跟安排個人還是覺得有點美中不足。

  在真相大白之後,在故事開始作為一個暴君存在的統禦主拉剎克終於要被洗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阻止滅絕重獲自由跟延緩世界的毀滅。長期噴發的火山灰是為了遮蓋過盛的陽光,避存大量物資,建造避難所是為了世界末日時人類還空間可以多殘存一會,建造一個收集並隱藏天金的經濟系統,阻止滅絕重新取得力量。在滅絕的監視下,千年來拉剎克獨自承受著一切,默默的進行自己的計劃。回想起第一部時,提及到紋見到統禦主真面目時,覺得他有種精神上的蒼老及疲累,在真相大白的第三部終於明白為何作為至高無上的神會有這種病態。對比同樣在拯救世界的紋一行人,統禦主其實要苦得多。他沒有可以互相扶持的伙伴,有生之年也沒有人理解他的苦心。雖說世界劇變很大一部份是因為當年初掌神力的他無法精準的控制那股力量,才導致一系列災難級的變遷,不過他還是選擇承擔責任,盡力去修補一切,其品格還是值得敬佩的。

  同樣作為一個領導人物,剛開始的依藍德跟統禦主的作風剛好是兩個極端;統禦主獨斷強勢,不計後果的讓世界服從自己的安排,依藍德則是一名好好先生,讓人民自主,希望每個決定都能滿足各方的期待。而現實是兩種極端都是行不通的,統禦主被推翻,依藍德亦被罷免。只是有主角光環的依藍德在一連串事件後漸漸改變,成為一個「霸道」跟「王道」並行的領導者。過程中依藍德亦多次懷疑自己的那些強勢行為是否令自己變得跟統禦主一樣,這個疑問的背後其實是自由意志跟群體利益的先後關係。根據故事的情節,我相信作者認為自由意志跟群體利益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平衡,才能讓世界順利的走下去。而關於「平衡」的重要性,在「滅絕」與「存留」身上也能很明確的表現出來。

  在「迷霧之子」的世界中,追求延續的「存留」跟追求終結的「滅絕」是兩位勢均力敵但理念相左的兩位創世神。祂們兩者無法獨自進行創造,只有同時結合「存留」跟「滅絕」的力量才能進行創造,所以世間萬能皆含有「存留」跟「滅絕」的屬性。「存留」為了創造一個能持續存在的物種,以自己大部份的力量和「滅絕」可以終結世界這個承諾作為交換,創造出人類這個「存留」遠大於滅絕的物種。變得虛弱的「存留」卻違反了承諾,以自己的意識成為代價,建造了「昇華之井」囚禁「滅絕」。這是整個「迷霧之子」故事的開端,但這個層級的力量設定有些地方卻有點牽強。像是神力的繼承條件,就有點不明所以。紋被選為「存留」的繼承人,故事的最後沙賽德同時繼承兩股神力,他們為甚麼可以成神故事沒有明確說明,好像為了劇情需要誰也可以成神似的。而既然兩股力量可以由同一個人支配,那麼當初為何會分成「存留」跟「滅絕」呢?這點故事中也沒有交代,不過卻不影響整個故事的節奏跟走向。

  此外,在「統禦主」跟「滅絕」鬥智鬥力的各種布局跟算計中,作為其中一直被營造得非常重要的坎德拉,個人覺得其用意也是有點雷聲大雨點小。坎德拉是由獲得被其稱為「祝福」的血金術金屬刺開智而成的霧魅,而霧魅則是由最初統禦主的族人同伴,以放棄人類形體以換取長生不老形成的種族。他們跟統禦主有一個約定,有一天時候到了,他們要放棄「祝福」重新成為霧魅。這對於坎德拉一族來說如同自殺的一個「初約」,為的是在關鍵時候能反咬「滅絕」一口。因為「滅絕」能操控擁有血金術金屬尖刺的生物,所以這個「初約」是讓坎德拉在被操縱前斷開「滅絕」的聯繫。在最後的「天金爭奪戰」中,牠們大部份人也真的實行了「初約」,但作用卻只是延緩了「滅絕」步伐,讓他少了一些可操作兵種。在前期大量的舖排下,最後這個結果讓我覺得牠們的犠牲跟達到的效果有點落差,感覺有點可惜。雖然牠們爭取到的一些時間的確為最後的勝利提供了一份助力,但如果「初約」的作用能殺死一些敵軍或重創「滅絕」,會更對得起埋了這麼久的一筆。

   雖然有些小瑕疵,但整體來說「迷霧之子」還是一個很精彩的故事。特別是當中的英雄人物更加接近真實的人,他們的七情六欲,愛恨交纏,迷茫自責,都跟現實中的人類沒甚麼兩樣。紋跟依藍德之間的愛情也很發人深省,他們之間沒有那種死去活來的纏綿,卻處處帶著生死相依的堅定。如果你是喜歡「貼地」英雄故事的人,這個故事相信會乎合你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