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10:22:31亡是公

【自創】不平凡的一晚 (第四章)

第四章

 

「貓,你在哪兒?」言啟走在山間小徑上,不斷的四處張望找尋貓的身影。

就在剛剛他跟著貓跑進山區後,不曉得為什麼瞬間就追丟貓的身影,如今他正獨自一人走在山間小徑中尋找著。

喊出的話語在山間小徑中清楚地迴盪,此塊區域只有他的聲音,四周呈現詭異的寧靜,連蟲鳴聲都沒有聽見。

「奇怪……跑哪了呢?」言啟搓搓手臂,努力忽略掉心裡毛毛的感覺。他喃喃自語著,腳踩過一個又一個的階梯。

小徑周遭佇立著零散的路燈,言啟藉著路燈的微弱燈光尋找貓的蹤跡,也不時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踏過崎嶇的道路。

他眼前的地面上,有一道被燈光照耀下而顯得細長的影子,那是他的影子,但此時在這夜深人靜,以及光線不夠充足的環境下,這道影子在言啟的眼中卻顯得有些的妖異。

總覺得……好像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似的……

言啟的腦海裡不自覺得浮現出各種鬼片、鬼故事的情節,他趕緊甩甩頭,將那些恐怖、驚悚的畫面甩出腦海。

專心!別胡思亂想了!

言啟叮囑著自己,重新將注意力轉回尋找貓的這件事上,再次邁開腳步。

他與之前一樣尋找貓的當中會不時低下頭注意腳下崎嶇不平的道路,深怕會絆到摔得四腳朝天,每當低下頭,視線中總是他那細長的影子,隨著他的前進而向前移。

「咦……?」突然間,他發出一聲疑惑。

就在剛剛,他已經看慣的細長黑色影子,似乎有一瞬間扭動了一下,然後,在嘴巴的部位突然裂開一道裂縫,拉起一抹弧度,看起來就像是……在笑一般……

但在一個眨眼後,細長的黑色影子並沒有任何異常,就是一般平常的影子,而剛剛那詭異的畫面就像是錯覺一般。

「看錯了嗎……?」言啟揉揉眼睛,再仔細看了看自己腳下的影子,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異常。

儘管剛剛那詭異的畫面就像是錯覺般,但不可否認的,言啟的心底已經升起一絲害怕的情緒了。

他加快腳步,想著趕快找到貓好盡快離開,但是過了一會,他發現他的周遭不曉得從何時開始瀰漫著一層白霧。

「什麼時候起霧的……?」言啟神情慌張地看著周遭的白霧逐漸濃厚,前後左右的景色也在白霧的瀰漫下漸漸變的模糊不清,他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大半夜踏進山區的舉動簡直是找死啊,同時也回想起今晚老闆娘離去前對他的提醒。

「不會吧……別讓我遇到那接所謂『不好的傳言』的事啊……」言啟搓搓因害怕而起雞皮疙瘩的手臂,嘴上不斷唸著「阿彌陀佛」,內心也一直祈禱千萬別遇上什麼怪事,雖然現在的情況對他來講已經夠怪了。

由於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可能會有危險,於是言啟決定不要繼續再找貓了。至於那條串珠,貓喜歡就送牠吧!不過別以為他會這麼慷慨大方,明天,貓來的時候他一定要好好的玩弄牠,讓牠後悔劫走他的串珠,更要讓貓體會到他現在在山區又累又怕下所累積的怨念有多恐怖!

言啟在腦中不斷思考明天要用哪些方法來玩弄貓,一邊往回走打算沿著原路回去平地。

但是走了好一段時間後,他漸漸察覺到,情況好像……不太對勁……

這條道路……原本有這麼長嗎……?

一意識到這問題,一個非常著名、可以用來形容眼前狀況的名詞瞬間浮現在言啟的腦海中。

——鬼打牆。

明明不斷地前進,但最終總會回到原地,就像是一直在原地繞圈般,無論怎麼走都走不出去,這樣的情況就是俗稱的鬼打牆。

而現在,言啟發現他目前遇到的狀況,似乎、好像、可能,就是這傳說中的鬼打牆……

「不會吧……」言啟小聲哀號著,同時停下前進的步伐。

言啟看著四周都被白霧壟罩,根本看不清周遭的環境面貌,不禁想蹲下抱頭痛哭。

他簡直是衰死了啊!家裡發生不愉快的事就算了,在工作上錯誤頻頻也就算了,現在竟還陷入這種詭異的情況中!他還能有命回家嗎……

言啟不斷嘆氣哀嘆自己這最近的運勢。

接著他拿出手機,然後毫不意外地看到畫面右上角顯示無訊號。

果然收不到訊號啊……戲都是這樣演的,小說也都是這樣寫的,不意外了……

他淡然的收起此時沒有作用的手機,同時也在思考著他要繼續往前走呢,還是要留在原地呢?

看了看模糊不清的周遭。又看了看腳下的階梯,言啟心一橫,再次邁開步伐決定繼續往前走。

不管是留在原地,或是繼續往前走,都有一定的危險性,他就賭一把吧!

依照他來時的印象,他追逐貓的身影,從平地跑進山間小徑,約莫過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那麼他如果要按照原路回去平地,路程就是十分鐘左右,但由於速度的關係,所以時間上可能會有些誤差。

言啟抬起手,看了下上頭的時間。

就二十分鐘吧!他再給自己二十分鐘的時間去走,倘若這二十分鐘過後他還是沒有回到平地,那麼他就不再浪費體力前進了。

言啟摸了摸後背包,他記得包包裡似乎還有幾塊解嘴饞用的餅乾,水壺裡也還有大概一半的水。

「走吧……」言啟深呼吸幾口氣,強壓下害怕、緊張的情緒,邁開雙腳繼續前進。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言啟內心此時已經接近絕望了,他走了那麼久,也沒有走任何的岔路,但他現在還是在山間小徑中,視線中也不見任何人或是平地的景色。

「該死……」言啟抬起手,隨意抹去臉上的汗珠,他想從後背包拿水出來喝,但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此時水源可是顯得很重要,於是便忍住口渴,又再繼續往前走。

二十分鐘還未到,他不能這麼快就放棄!

之後大概又過了兩分鐘,一直關注周遭景色變化的言啟發現白霧似乎飄散了一些,沒有像剛剛那樣那麼濃密了,他的心中頓時又燃起希望,雙腳邁動的速度也不自覺地加快。

踩踏過不曉得是第幾個的階梯,言啟發現白霧中出現了屬於平房建築外觀的影子!他立刻大喜,看到這些平房,就代表他已經接近平地了!

再往前走了幾步,他更看見前方似乎有幾道人的身影,他頓時感動到都要哭了。

終於看到人了啊!

言啟加快腳步,動作迅速的朝那幾道人影走去。

由於此時的言啟太過開心了,導致他沒有仔細看清周遭的景色,假若他能夠冷靜下來觀察四周,便可以察覺到周遭那些平房建築物的影子輪廓,似乎與現在建築有些不同,而那些影子後方,又有幾抹更大的黑影潛伏在其中,緩緩蠕動著……

 

「你好,請問你們有見到一隻叼著串珠的貓嗎?」

儘管剛剛才經歷過可能是鬼打牆的狀況,但現在言啟認為自己已經脫離那詭異的狀況了,於是看到人影時不忘詢問一下貓的蹤跡。

反正都遇上人了,就表示他現在已經沒事了吧!等會直接順著路就可以下山了,那就問一下貓的下落吧!

言啟喜孜孜地想著。

「叼著串珠的貓?」其中一道人影重複道,隨後人影動了動,似乎是轉頭換向身旁的人影問道:「你有見到嗎?」

「沒有呢。」另一道人影搖搖頭回答。

「這樣啊……」言啟聽到回答後,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不過他很快就沒那心思去失望了。

因為在這幾句話來往的時間當中,他才突然發現到,在他眼前的這兩道人影,輪廓似乎……有些奇特……

只見其中一道人影比他矮上兩顆頭,身形有些渾圓,頭部則是呈現橢圓狀,這都不算什麼,重點是言啟並沒有看到影子有明顯的脖子,導致影子的樣貌看起來就好像是頭直接黏在身體上……

而另一道人影,卻是與他差不多個頭高,但是對方的身形是明顯的駝背,而且背上似乎……長著翅膀?就影子的輪廓來看,這人影的背上就像是長了四個類似翅膀的東西,而下半身則是八條粗長的條狀物在支撐。

此時才發現異狀的言啟不禁後退了幾步,全身頓時冷汗直冒,內心不斷罵著自己真是笨蛋!都沒有先看清楚就屁顛屁顛的衝上前攀談,他怎麼會蠢成這樣呢?!

這兩道身影不管橫看豎看甚至倒著看都不會是普通人的身影啊!

「咦?這位小兄弟……」其中那位個頭比較矮的人影像是發現什麼似的,突然發出疑惑的單音並且靠近言啟,「你……似乎是人類呢。」

對方突如其來的湊近,嚇得言啟又連忙又後退了幾步。

他一聽到對方的口中吐露出「人類」這個詞,便直覺到大事不妙。畢竟平常哪有人會對人說「你似乎是人類」這種話啊!又不是犯中二病!

「真的欸。」另一道人影也開始湊近。

「等……」言啟不斷的向後退,想要遠離眼前這兩道人影,但是從內心不斷湧出的恐懼令他的雙腳不住地顫抖,此時身體就像不是他的一樣,根本無法順利操縱身體做出行動。

同時在這時候,原本妨礙視線的濃霧突然開始逐漸飄散,眼前兩道人影的模樣也漸漸的顯示在言啟眼前。

言啟一看清眼前那兩道人影的真面目,差點直接暈死來逃避現在的處境。

那根本不是人類,是妖怪啊!妖怪!

言啟嘴巴大張著,想要尖叫但喉嚨卻發不出半點聲響,只能瞪大雙眼,渾身顫抖著,恐懼的看著眼前可以說是詭異的畫面。

在言啟的眼前,一條魚正用牠的尾鰭穩妥妥的站立著,魚的臉上有著人類的五官,身上則穿著一件黃袈裟;而那條魚的身旁,則是站立一隻上半身是猿猴且背上長著四個形狀似翅膀的肉瘤,下半身則是章魚的八隻觸腳的生物。

那隻站立的魚在濃霧散開,看清楚言啟的模樣後,呵呵呵的笑道:「唉呀,真的是人類呢!」隨後又再朝言起靠近了一些。

言啟驚嚇得趕緊又往後退,但由於太過害怕了,全身也因為恐懼而失去力氣,一下子腳軟便重重的跌坐在地。

他全身顫抖著,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無法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條站立的魚走到他前方僅一步之遙的距離後停下,接著那條魚彎腰,長著人類五官的魚臉朝他湊近。

言啟不禁摒住呼吸,緊張看著眼前的魚的一舉一動。

牠要幹嘛?

言啟內心充滿了疑惑與恐懼,深怕下一秒魚就會張開嘴巴,將他一口生吞。

他的腦海中不斷閃過各種恐怖想像的畫面,以往看過的恐怖漫畫、電影裡的情節在他腦中接續上演。

不過過了好一會,那些恐怖的畫面、情節全都沒有發生。

只見那條魚將他的魚鰭合併,就像人類雙手合掌那樣,然後彎了下腰,說道:「呵呵呵,你好啊!」

「……」被一條詭異的魚用笑呵呵且不失禮貌的口氣打招呼,該要做何反應?

言啟愣愣地看著魚直起身子,用牠那人類的五官做出困惑的表情,轉過頭向牠身旁半猿半章魚的生物問道:「海兄啊,這人類怎麼沒半點反應呢?」

說到沒反應這詞,魚還露出一點失落的表情。

「估計是嚇傻了吧。」只見被稱為海兄的半猿半章魚的生物淡淡的瞥了一眼一臉疑惑又夾雜一點失落的魚,接著仔細看了看仍坐在地上的言啟的表情,回道。

「唉呀唉呀,是呢!我們現在的外貌可是會嚇著人類的。」魚用牠的魚鰭拍了拍頭,恍然大悟道。

隨後牠突然「嘿」了一聲,動作輕巧的在原地跳了一下,接著一股白煙自牠腳邊竄出,將牠渾圓的身體整個壟罩住,不出幾秒的時間,白煙便消散了,露出裡頭的身影。

「這樣就不嚇人了吧?」那身影說道。

如果之前言啟的心情是恐懼、緊張的,那麼現在肯定只剩錯愕。

原本在他眼前那條會站立的魚已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面容和善的光頭大叔。

「呵呵呵,人類你好,我是人面魚,名叫余雨,你可以叫我阿余。」真身是人面魚的光頭大叔笑呵呵地做起自我介紹。

「……你好……」言啟小小聲地回應道。見眼前從魚變人的人面魚如此有禮貌地做自我介紹,況且對方都怕嚇著他而貼心的特意變成人類的外貌了,他覺得自己再沒回應也太失禮了,而且也拜那外貌所賜,他內心的恐懼的確是消散了不少。

這一頭得到回應的余雨似乎顯得很開心,只見他笑的雙眼都瞇起來了,隨後又指指他身旁被他稱呼為「海兄」的生物,說道:「牠是海和尚,名叫海遠哦!」

被介紹的當事人則是翻了個白眼,似乎對余雨這擅自幫他介紹的舉動感到無奈。

「人類,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做完己方的自我介紹後,余雨這麼問道。

「……」言啟沉默了。

禮尚往來,余雨都這樣做完介紹了,基於禮貌他應該也要做一下自我介紹然後雙方互相認識認識,但是,他可沒忘記對方是妖怪啊!雖然余雨很有禮貌而且很和善的樣子,但是,這無法掩飾牠是妖怪這事實啊!他記得不能向妖怪透露真名的對吧?!鬼故事裡都是這樣演的啊!

但是如果不回答又很失禮貌啊!更何況余雨那充滿期待的眼神讓他更是覺得如果拒絕的話他就會是罪大惡極的罪人啊!

言啟表面上仍舊是呆愣的模樣,但是他的內心此時已經陷入天人交戰,糾結要不要自報姓名的抉擇中。

「你別問他名字。」原本安靜站在一旁的海遠似乎看出言啟的糾結開口向余雨說道:「人類不能輕易向『我們』透露真實姓名,這會使他們暴露在危險中。」

此話一出,余雨立刻恍然大悟,「啊!是的是的,海兄你若沒說我都忘了呢!」他拍了拍光亮的頭,又朝言啟問道:「那小兄弟,你希望我們怎麼稱呼你呢?」

「……阿啟……」

「阿啟、阿啟,很好很好。」余雨樂呵呵的重複「阿啟」這稱呼,臉上燦爛的笑容從未消失過。

海遠見雙方自我介紹做得差不多了,余雨也一臉滿足的呵呵笑著,似乎對這互動的結果很滿意,便將他擠到一旁,湊近言啟問道:「阿啟,你是怎麼來這的?」

「我、我是追著一隻貓……」面對突然湊近的海遠,言啟還是有些害怕,雖然經過剛剛那番互動下來,他直覺眼前這兩隻妖怪應該不會傷害他,但是海遠那妖怪的外貌還是令他身子不自覺地向後挪了挪。

「海兄啊,你嚇著阿啟了。」余雨並沒有忽略言啟的小舉動,他拍了拍海遠的肩,一臉自傲的說道:「快學學我吧!這樣多有親和力啊!」

「嘖,煩死了。」海遠拍掉放在牠肩膀上的手抱怨道。不過牠的嘴巴上雖然抱怨著,卻接著卻打了個響指,一陣白煙瞬間將牠圍繞住,過沒幾秒煙霧散去,一個剪了平頭造型,下巴有少許鬍渣,有著銳利眼神的嚴肅大叔出現在言啟眼前。

「這樣總行了吧。」面相嚴肅的大叔開口沒好氣的說道,而他的聲音與海遠一模一樣。

「呵呵呵,海兄這模樣可真好看。」余雨知道他這好友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於是他笑了笑,也不曉得是不是真心地,誇讚了一句後也沒再多說什麼。

海遠則是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隨後又面對言啟繼續發問:「你說的貓,是長什麼樣子?」

「就……」

「唉唷!這是人類嗎?」

正當言啟開口要描述貓的外貌時,卻被突如其來的女性聲音給打斷了。

他下意識地看向聲音來源,只見一名婀娜多姿的女性正朝他們這方向走來。

那名女性身材姣好,臉蛋更是美豔動人,那勾人的鳳眼,水潤的嘴唇,在在誘惑著人上前去一親芳澤,就連喜歡男人的言啟也瞬間被對方的美貌奪去了心神,直到他瞧見那名女性身後正晃著一條老虎尾巴……

那是什麼?!

言啟在看到尾巴的那一瞬間立刻清醒過來。

那條老虎尾巴是怎麼回事?!

言啟的內心不斷在吶喊著又來一隻妖怪了,而一旁的余雨見了來者則是老樣子笑呵呵地打招呼:「虎姑婆,妳好啊!」

「別這麼喊我!」只見那名女性嬌嗔的瞪了一眼余雨,「說了多少次了,叫我琥魅,虎姑婆這聽起來多老啊。」

「好好好,我下次肯定記得。」余雨憨厚的說道。

「這句話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琥魅嘟著嘴埋怨著。

兩人的對話言啟一字不漏的全聽進耳裡,包括「虎姑婆」這三個字。

此時不論眼前的琥魅再怎樣表現出誘人、撫媚的表情舉止,言啟都不會心動了。那可是「虎姑婆」啊!那個童話故事中吃了人類小女孩的「虎姑婆」啊!重點在於她吃人啊!

身為在場唯一的人類,言啟深深為自己的性命感到擔憂。

「所以,這是人類吧!」琥魅上下打量著言啟,說道:「我剛就還在疑惑為什麼魔神仔要突然讓山中起霧,原來是因為有人類跑進來了啊。」

接著琥魅舔了舔紅潤的嘴唇,表情很是誘人的再次開口:「我可以吃了他嗎?我好久沒吃人類了呢。」

言啟瞬間感受到自己的性命正面臨極大的危險。

雖然意識到危機,但言啟卻不曉得自己該怎樣做才能逃離這樣群妖怪。

只見琥魅的手愈來愈接近,他只能害怕的下意識閉上雙眼,任人宰割。

就在琥魅的手將要觸上言啟的臉頰時,一道低沉、冷漠的聲音竄入他們之間,制止了琥魅的動作。

「別碰他。」那道聲音如此說道。

聽到新冒出的聲音,言啟反射性的睜開雙眼,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留著一頭長及腰的宗褐色長髮,用髮圈隨意地束著垂落在身後。

見到男人的外貌,言啟不禁呆住了。

這人不就是那位「美人」男客戶嗎?!

除了那熟悉的面貌讓言啟腦筋思緒打結之外,還有男人的眼珠的顏色。

——那是一雙異色瞳,右眼是如湖水般的碧綠色,左眼則是如藍寶石的水晶藍,與平常見到深褐色的眼珠完全不一樣!而且現在這雙眼的顏色,竟然跟貓的一模一樣!

這個想法才剛從腦海裡竄出,言啟下一秒就想起貓撒嬌討摸的畫面,然後不自覺得將貓替換成眼前這高大酷帥的男人……

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斯巴達了,那畫面太美他不敢想下去了啊!

正當言啟的思緒逐漸飄遠時,男人已經走到他前方,擋在他與琥魅之間,用淡漠卻堅定的語氣說道:「他是我的,別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