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1
2017-04-20 23:51:05su yuin

「女書」的神秘面紗

在湖南省江永縣及其毗鄰的道縣、江華和廣西部分地區,出現過一種只在婦女中流行、傳承的神秘文字———「女書」。「女書」秀麗娟細,造型奇特,近2000個符碼,有點類似的甲骨文的文字,只有點、豎、斜、弧四種筆劃,書寫呈長菱形和斜體,自右而左,沒有標點符號,不分段落,可採用當地方言土語吟詠。舊時當地才情女子採用這種男人不識的文字互通心跡,訴說衷腸,將其刺繡、刻劃、書寫於紙扇巾帕女紅,傳記婚姻家庭,社會交往,幽怨私情等內容。然而,這種被學術界譽為「世界惟一女性文字」的語言活化石,竟到了瀕臨滅絕的邊緣。
   ●神秘天書曾誤為「密碼」
   「永州之野產異蛇」,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為後人留下了對永州繡在絲帕上的女書:「祝賀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生活快樂美滿幸福」的印象。隸屬於永州的江永縣位處湖南南陲,與廣西接壤。今人矚目於永州,是因為當地有被婦女稱為「長腳文字」的「女書」。「女書」究竟源自何年何月,生活在這塊土地的人們只知道這是「母親的母親的母親的……」年代的事。64歲的何靜華阿婆的兒子打小便知道,連漢字都不識、只會說瑤寨土話的母親,掌握著一門神秘的「外語」,但在這位能讀會寫漢字還能念洋文的大學生眼中,母親的「蠅頭小楷」依舊是本「天書」。他解釋,這原來就是女人才知道的東西。家住江永縣銅山嶺農場、65歲的何艷新老太,同樣也沒有女書發源地:江永縣普美村打算將小時候從外婆那兒「得道真傳」的識「天書」本領,傳給家中的男性。「老傳少,母傳女」,已成為世世代代一條不成文的規矩。沒有男性知道神秘「天書」寫了些什麼。解放初期,當地婦女用「天書」通信,被下鄉的外地工作人員誤以為是什麼「密碼」,一度禁止使用。
   ●絕世無雙的女性文字「從看到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可以拋掉其他的一切了。」80歲的語言學家、中南民族大學謝志民教授掩飾不住孩子般的興奮。謝老回憶道,1982年底,時任中南民族學院哲學教師的宮女書字符與漢字的對照哲兵在江永縣帶領學生考察民族文化時,帶回了一些寫有奇特文字的手抄本、紙扇和花帶,「當時沒有人知道這是些什麼東西,我最初將它推斷為漢語古文字的變異」。從此,謝老便一頭扎進質樸而奇妙的「天書」中。經歷近10年的研究,謝老推翻了當初的判斷,認為「女書」擁有完全不同於漢語及當地任何村莊口頭語言的語音、詞彙和語法系統,是一種獨特的、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女性文字符號體系。謝老同樣備感吃驚:在漢文化的壓力下,這些自成獨立體系的文字究竟是如何猶處「世外桃源」般生存至今的呢?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