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19-12-12 13:09:11逆流而上

瀑布灣下的雞蛋仔

說實在的,被類似AK47的自動步槍射中,那一瞬間是不會感到痛楚的。當愛麗森半扶半拉着廸新上了白色Model X後座的時候,他的意識只是飄浮在半空中,有種恍惚暈眩的感覺。

 

「你究竟是誰!」愛麗森嚴正地質問道:「別以為我們不知道,釣靴鬼的跟在我們的後面!而且已經不止一次!我親眼看到,這一輛車牌寫着『LOCKE』的車就是擋着牡丹逃走、害她被警察逮捕的Model X!你是怎樣知道我們的事?」

 

廸新心想,那個「你」應該不是指自己吧?他的頭枕在愛麗森的大腿上,從下而上看到她不是面向自己,而是望着駕駛座。

 

那是一個空空的駕駛座。

 

那她究竟和誰在說話了?

 

「我一直駭入網絡監視着你們。」那是一把年青的男聲。

 

「駭入?監視?」愛麗森自言自語:「難道你就是『害羞鬼』?」轉念一想,再說:「不!你不會是『害羞鬼』!但你與第七保險箱那個掌鑰人有甚麼關係?」

 

廸新立刻想起在東方酒店停車場遇上愛麗森前的短訊。

 

「我只能說你猜對了一部分。」男聲續道:「但現在不是爭論這個問題的時候,這位宅男快要斷氣了。」

 

這麼一說,廸新真的忽然覺得呼吸困難,他往下一看,自己也嚇了一跳,血正不停地從胸口湧出來,不過他只感到一股痕癢感。

 

「扶穩!要飛了!」

 

Model X突然猛烈加速,然後不知如何「飆」上了半空,落下時打開了車後座的鷗翼,漂亮地降落在中環行人天橋的橋頂上。

 

他們就像坐過山車般的馬戲團空中飛人表演。

 

當廸新從車上那塊特大的天幕玻璃再看到蔚藍的天空時,槍傷的位置一下子出現了非常強烈、扭曲般的灼熱感,那種難以言喻的痛楚,就像用火把內臟全扯出來。

 

「嘩啦!」伴隨着一聲吐血吼叫,廸新的意識全都回來了。

 

「從這兒去瑪麗醫院需要八分鐘時間。」

 

「不!我們要去瀑布灣!」愛麗森以不折不扣的港女口吻叫道:「我要去看雞蛋仔!」

 

瀑布灣?雞蛋仔?

 

「那他真的會死。」

 

「不!他不會。」愛麗森不知從哪裏弄來一根針,一下便插入廸新的頸靜脈處。

 

廸新頓時跌入黑暗冰冷的深淵,本來Model X外的藍天變成了天井口,而且快速遠離縮小,最後幾乎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一點星光。他在完全失重的狀態下,像自由落體般不停往下跌,而且愈跌愈快,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

 

廸新下意識很想抓着東西,哪怕是一根蘆葦草。

 

愛麗森的聲音在漆黑中回響着:「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廸新依着她的話做了。

 

「接着我會慢慢從一數到二十,每數一次,你就進入更深的意識狀態,整個人會更輕鬆、更寧靜,等數到二十的時候,你就會進入很棒的安靜狀態。」

 

「這只是自我催眠的方法而已。」男聲說。

 

「你別說話!這樣會影響效果的。」愛麗森說。

 

「那個是!雙圓環!」本來語調冷漠的男聲顯得有點驚訝:「難道……

 

「就說別插嘴!」愛麗森收起怒意:「把呼吸放慢、拉長,吸氣的時候,想像空氣好像是一條細長的銀線,從鼻子鑽進氣管,流入肺葉,帶來一股清涼的感覺,一點一點滲透到全身的皮膚,然後跟我數,一、二、三……

 

廸新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態如何,但是想着她的話就是了。

 

廸新的心境果然平靜下來。

 

「今天,那顆子彈射不中我。」愛麗森平和地說。

 

她的說話在黑暗中產生了回音,不停地激盪着。

 

廸新再次感覺到子彈造成的灼熱、痛苦,他甚至看到火柱從身上直噴出來。

 

「今天,那顆子彈射不中我。」

 

更奇怪的感覺出現了,那顆子彈在身上造成的火炎在「竄動」!

 

「今天,那顆子彈射不中我。」

 

火柱往左邊處慢慢移動,廸新在害怕着,當火燒到心臟時,那就是他消失殆盡的時刻。

 

「今天,那顆子彈打不中我。」

 

「啪啦!」某些東西的碎裂聲。

 

火柱消失了,廸新的意識也更模糊。

 

「這種電子反應……那是應用了控制量子層面……量子纏結現象……」他甚麼也聽不進去,真真正正昏死過去。

 

良久。

 

廸新的意識慢慢恢復,他聽到海浪的聲音。

 

有微風輕輕地掃過他的臉,舌頭也覺得鹹鹹的。

 

他睜開了眼睛,發覺眼前仍是Model X的特大天窗,他仍然躺在Model X的後座上。

 

只是愛麗森的大腿不見了。

 

他突然想起自己胸口中了槍傷,應該痛得要死,可是身體傳來的感覺卻很自在。他摸了摸胸口,一點傷口也沒有。

 

雖然德國軍褸上滿是血跡。

 

他坐起身來,在軍褸的暗袋中掏出了一部智能電話。他那部聲稱能「防彈」的智能電話機套破了一個大洞,彈頭卻卡在破裂的手機屏幕上。

 

沒錯,為他擋了那一發子彈。

 

X!我還在掛機呀!那麼『食雞』的記錄不就全都沒有了!」他叫道。

 

「噗哧!這個時間還記掛着手機遊戲?」

 

廸新抬頭一看,在Model X鷗翼外站着的正是愛麗森,她嫣然一笑,讓那毒男也看傻了眼,把她不久前才欺騙過他、掌摑過他的事完全拋諸腦後。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他問。

 

「不是今天。」她笑得更開心了,然後轉身穿過被藤蔓包裹的圓拱形鐵門,進到一個小公園。

 

廸新也下了車,看到旁邊掛在鐵絲網圍牆上的路牌寫着「瀑布灣公園」。

 

他想起了在半夢半醒時聽到愛麗森與某人的對話:「瀑布灣?雞蛋仔?」

 

他沒有多想,便跟着她。

 

在入口的不遠處,是一個小型的兒童遊樂場,盪鞦韆、馬騮架……廸新停了下來,他裹足不前,呆呆地望着那些兒童遊戲設施。

 

「幹甚麼?」愛麗森回頭看他。

 

「我父親在台灣出生,十六歲便越洋來到香港尋找失蹤多年的爺爺,他說兒時爺爺最愛和他在公園玩捉迷藏,故此我童年也在公園中度過……

 

愛麗森沒有追問,但卻耐心等待着。

 

「可是他在我十歲的時候過身了,之後我也再沒有走入公園了……」廸新發覺自己陷入了回憶之中,便尷尬地笑了笑:「可能因為如此,我才迷上了『食雞』類捉迷藏般的電子遊戲。」

 

「我們要往這邊走。」一會,她繼續帶他走入公園深處。

 

他們下了樓梯,沿着海邊的小徑繼續往前走,穿過樹林,來到公園的另一邊。在休憩用地的分岔路,往上走是燒烤場,往下走則很快便看到小路的三邊都被高高的鐵欄圍封了。

 

「沒路了。」廸新說。

 

「你沒有聽過『在箱子外思考』嗎?」愛麗森輕輕一跳,便跨欄而出。她捉着山坡的樹枝,再借力跳入圍欄後邊往下的石階。

 

廸新照版煮碗,可是卻雞手鴨腳得多。

 

終於來到樓梯的盡頭。

 

「我從來沒有想到香港會有這樣的地方!」廸新慨嘆着。

 

他來到一個石灘,碎石灘的左邊是海,右邊是一個懸崖,懸崖的中間是一條小瀑布。小瀑布的水不停飛射而出,算不上怎樣壯觀,也沒有雷霆萬鈞的氣勢,水柱卻很結結實實地打在石灘大岩之上,有點莫名的風骨。

 

愛麗森早已橫過由瀑布流出海洋的淺溪,去到對岸一間殘破的小石屋裏。

 

廸新追了上去,一進小屋,看到她原來正在更衣,除了已換上迷彩軍褲,暗紅色的輕紗透視上衣早已脫下,只留下黑色的Bra-top

 

「對不起!!!」廸新幾乎來不及轉身。

 

愛麗森卻慢條斯理地說:「請你等等。」

 

廸新冒起一股偷看的慾望,意志卻努力地壓止着。

 

他吞了一呑口水,拚命地想着其他話題讓自己分心。突然靈機一動,問:「這兒哪有雞蛋仔?」

 

「這兒當然沒有,雞蛋仔在外面。」

 

廸新稍稍回頭,偷偷看愛麗森所指的方向,卻發現她的胴體早已被所謂「蟲衣」的偽裝迷彩軍服完全包裹着。

 

說實在的,他有點失望。

 

愛麗森一邊整理她身上的偽裝「樹葉」,一邊指向屋外。他順着那方向望去,忽然聽到遠處傳來槳翼及電機發出的聲音,探頭一望出去,那是一架載人的無人機從遠處飛來,正要降落在愛麗森所指的石灘對出的淺水區域。

 

本來被水淹浸的地方,被螺旋槳的強風吹散了,露出了水下面的岩石。那是一塊一塊呈波浪形狀的大岩石塊,遠看就正好像一底香港特色小食「雞蛋仔」。

 

「那是?」廸新回頭詢問,得到的卻不是答案,而是一個大的黑色尼龍袋。

 

他從愛麗森的手上接過來,想像不到是如此沉甸甸的,幾乎要掉到地上。

 

愛麗森沒有說一句話,背着另一個大背包,離開石屋,向無人機走過去。

 

愛麗森走後,廸新還獨自一人留在石屋中,心想他又沒有答應幫她拿東西,為甚麼她硬塞給他?就在這時,從黑色尼龍袋中傳來沙沙的對講機聲音。

 

「老博士呼叫瞌睡蟲,雞蛋仔行動正式展開。」

 

瀑布灣下的雞蛋仔 

要一氣呵成?《逃出香港》可於紅出版郵購,電子書亦在Google Play光波24上架哦!  
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逃出香港II》可於紅出版郵購,電子書亦在Google Play光波24上架哦! 
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694
https://www.24reader.com/280393


《逃出香港》粉絲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